《蛟索缚龙》

第06章

作者:云中岳

  一见魂飞百里飞名列天下四凶之一,平时在江湖行走,同行的人中,有一位绰号叫

无我人妖陈宗礼的人,两凶魔狼狈为姦,江湖上的朋友把这两个凶残的老魔看成了毒蛇

猛兽。

  所以,孟念慈提醒四海游龙,小心还没现身的无我人妖陈宗礼。

  四海游龙不畏暗器的表现,也令她振奋,在她以往前估计中,四海游龙绝对比不上

她老爹幻剑功曹高明,更比不上伏魔剑客。

  但她老爹和伏魔剑客,在这双方对进猛扑的电光石火紧要关头,即使事先已运功戒

备,也不可能夷然无损,决不可能将一见魂飞以内力发射的铁蒺藜反震。

  小巷七弯八折,视界有限,追了百十步,她心中一虚,怎么听不到奔跑声或是行人

的惊呼声?

  “一定追错了。”她想,立即止步。

  身后,阴森的冷笑令她毛骨悚然。

  在府城,谁也不敢公然在大街上拔刀剑公然而斗,在小巷里,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

  身后,共跟来了三个人,她都不算陌生,至少听说过这些人物。

  无双秀士王士秀、桃花仙史,她并不感到意外,早知道点龙一笔那些人仍在城内外

藏匿,这时化了装跟在她身后,她应付得了。

  可是,她应付另外一个人必定凶多吉少。

  一个年已半百出头,穿了男装具有男人的身材,却有一张白白净净的面孔,没留胡

子,春山眉加上小嘴巴,想想看,那像什么?

  像极了周王府里那些中官(太监),那不男不女的面孔就是活招牌。

  江湖朋友畏之如毒蛇猛兽的无我人妖陈宗礼,就是这位外形像中官的老凶魔。

  老天爷真会开玩笑,她叫四海游龙小心一见魂飞的另一凶,指的就是无我人妖,岂

知无我人妖却出现在她身后,她算是栽定了。

  “你……们……”她骇然惊退,有点心虚。

  “此路不通!”只退了三步,身后传来另一人的狞笑,提出令她心惊的警告。

  止步扭头一看,心中一凉。

  又是两个人,两个她也应付不了的可怕人物,一看长相,她便猜出这两个人的身分。

  好色如命的色魔花花太岁阳起凤,家有大闺女的人,听说这位色魔莅境,莫不心惊

胆颤!

  另一位貌美如花的女道姑,却是天下闻名的荡妇。

  巫山魔境云雨神宫的巫山神女,专门引诱年轻英俊子弟的女魔,看外表像位青春少

妇,其实已经是年过半百的女人。

  据说已练成长春术,美得令良家父老屏息,妖媚的荡态足以令老道学也不克自持。

  “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巫山神士媚笑着说:“阳起凤,不许你沾手,人是我的,

云雨神宫需要有根基的弟子照料,以免后继无人。”

  “不能给你。”花花太岁断然拒绝:“好宫主,做做好事,不要夺人所好,功德无

量,这没开脸的尤物,正合我花花太岁的胃口。”

  “你们都不要争。”前面的无我人妖大声说:“这小美人是孟世家的闺女,正好弄

来做人质布陷井,事了之后,你们再争尚未为晚。”

  “对呀!”无双秀士正色说:“这小丫头比许门主的女儿更有价值,用她来布陷阱

设埋伏,必定可以把那些英雄豪杰引入陷阱送死,不能给你们。”

  “王秀士,你胆敢过问我属意的女人!”花花太岁不悦地沉声说:“我看你是吃多

了撑着了,忘了你是老几,想冲犯我花花太岁的忌讳,哼!”

  “阳老兄,你的意思是指,我无我人妖也冲犯了你的忌讳?”无我人妖勃然怒发:

“咱们这些人,最近表现得令人失望,各行其事各怀机心,简直就是临时凑合的一群乌

合之众,成得甚事?事先说好了先弄到几个人质.人还没弄到手.就争先恐后你争我夺,

像话吗?”

  “陈兄……”花花太岁脸上有点挂不住。

  “我陈宗礼说话算数。”无我人妖沉声说:“事了之后,你们再公平的竞争。桃花

仙史。”

  “有何吩咐?”桃花仙史笑吟吟地回答。

  “你的迷香还灵光吗?”

  “灵得很,陈老哥。”桃花仙史傲然拍拍高耸的酥胸:“天下十大迷香之一,可不

是一流高手名宿所能抗拒得了的,保证千灵万灵。”

  “擒下她!”无我人妖挥手下令:“交起手来很可能伤了她,所以交给你。”

  “遵命。”桃花仙史怪腔怪调地应诺,裙快飘飘,臀浪摇摇,向孟念慈媚笑着接近。

  “桃花仙史,你的迷香失效了。”孟念慈沉着地徐徐拔剑:“许小妹上了你的当,

我不会。在柏家助拳的人,都有辟香的灵葯携在身上提防意外,不客气地说,你还没有

凭武功胜我的份量”

  她说的话并非夸大,桐柏山孟世家的家传武学,在武林独树一帜,拳剑皆具有崇高

的地位。

  尚义门的门主移山倒海许正衡,固然是一代武林宗主之一,但比起孟世家依然差了

那些一分半分份量。

  点龙一笔一群人,设下圈套计算许姑娘,出动了众多人手,可知他们心中明白,想

与三五个高手与许姑娘相搏,胜算决不会超过五成,因此使用迷香相辅,这才把许姑娘

掳劫成功的。

  孟念慈的真才实学,比许巧云高上三分两分,该是最保守的谦虚估计,凭桃花仙史

这种只配供跑脚摇旗呐喊的货色,那配与她动剑?

  剑一出鞘,她像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先前心虚的神情一扫而空,成为沉静坚定

信心十足的强者。

  一举一动坚强中不失抚媚,仪态万方举止雍容,很难令人相信她是一个初出道的黄

毛丫头,真有几分官主的气质流露。

  桃花仙史的荡妇形象,在她面前简直成了卑下的贱婢,一听迷香对她已失效,本能

地急向后退。

  “那就交给我啦!”巫山神女娇呼,随即发出一阵浪笑,身形疾射而出,半途佩剑

出鞘,蓦地剑气进发,剑挥出幻化为一丛流光。

  “着!”孟姑娘冷叱,剑幻化为逸电,一无阻滞地楔人袭来的漫天流光中,这才传

出撕裂劲流剑气的呼啸声,逸电的亮度增加了一倍,掩盖了流光的光芒。

  “哎!”的一声惊呼,巫山神女在逸电及体的瞬间飞退,反应超人,急进急退似在

同一刹那完成。

  握剑的右手大袖,出现一个剑孔两面贯穿。

  孟姑娘的马步丝纹不动,森森长剑斜举宝相庄严,似乎她刚才并没出剑反击,收放

自如神乎其神,幻剑名不虚传,一招便击败了威震江湖的巫山神女。

  “人是我的。”花花太岁缓步上前,脸上涌现贪婪的得意神情:“好宫主,你已经

失去争的权利了,孟家的剑术神奥无匹,你和她斗剑,吃亏是意料中事。”

  孟姑娘身形徐转,剑势就在这徐转的动态中,控制了缓步接近的花花太岁,风目亮

晶晶气势磅礴,像一座绝对冷静的女菩萨塑像。

  “好厉害!”花花太岁止步,神色一变:“静如处子,动如雷霍,内功剑术已修至

不可能境界,孟世家能保持五代盛誉而不衰,决非幸致。你是我的!”

  喝声中,一双大袖连环挥出,罡风似殷雷,劲烈的浑雄袖风,以山崩海立的声势向

前涌发。

  孟姑娘一声冷叱,剑涌千层浪,无畏地贯入劲烈的袖风中,剑气将抽风遏得两面分

张。

  可是,袖风中进射出三道更锐猛的指劲,触及剑身展出金铁撞击的琤琮清鸣。

  孟姑娘竟然用剑击散了三指突击,却没能分心留意下盘。

  花花太岁的右袖底,趁左手发指连续攻击的掩护间隙,射出一根有如水晶般半透明

的拇指粗怪索,噗一击,索尾悄然击中姑娘的右膝外侧。

  “哎!”孟姑娘惊叫,斜撞而出,右脚似已失去支撑作用,活动困难,索的劲道怪

异得匪夷所思。

  眼看要摔倒,桃花仙史恰好站在一旁,趁机一闪即至,左手勒喉,右手扣住握剑的

右手曲池穴,胸贴背牢牢地将孟姑娘擒住了。

  “人是我的了!”桃花仙史高兴地娇叫。

  “你只会捡死鱼啊?”花花太岁大怒:“女人,你胆敢在我面前耍花招,小心我剥

了你的皮!”

  “阳老兄,人我负责事后交给你。”无我人妖挡在桃花仙史面前急急地说:“先别

乱了章法,办正事要紧,先撤走再说,咱们在这里逗留得太久了。”

  “好,我相信你陈老兄的金口玉牙。”花花太岁极不情愿地让步:“事后,你得负

责把这小美人完完整整地交给我,我唯你是问。”

  “我绝对负责,完全保证。”无我人妖拍胸膛嗓门够大,但不男不女的面孔表情暖

昧,眼中有令人不敢信任的诡谲光芒“这个美丽的小女人,决不会变成男的,一定可以

完完整整地交给你。”

  无我人妖身后,桃花仙史已缴了孟姑娘的剑,由巫山神女制了双肩井要文,留双脚

走路,两面将人架住,准备动身。

  五个高手名宿,制住一位出道不久的小姑娘,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无人的小巷中,

传出江湖必定元人肯信。

  没有人相信无我人妖这种拔尖的邪魔,会纠合几个声威同样远播的高手,向一个小

晚辈联手围攻自损名头。

  因此,决不许可有目击的证人。

  五个人都暗中留了心,留心小巷两端是否有住民经过,如果有,这人的命运便注定

了。

  留意小巷两端,却忽略了上空。

  小巷并不窄小,两侧是高高的屋墙或围墙,偶而可以在这一小段内,发现一两座紧

闭的侧门,有点像防火巷,平时罕见有人行走。

  “嘿嘿嘿……”巷右上空的屋顶侧檐上,传出一阵刺耳的阴笑“交给他?你们还没

问我肯不肯呢!你们这种虎口争食,夺人所好的作法极为犯忌,易地而处,诸位将有何

种反应?”

  五人吃了一惊。抬头上望。

  “姜步虚!”无双秀士不胜惊讶急叫。

  点龙一笔几个人,上次在大街上计算许姑娘,顺便掳走姜步虚,当然留有深刻的印

象。

  但尔后人交给审讯的人看管,便不再过问,其后发生变故妖怪出现,阴谋被捣散,

审讯的几个人成了白痴,谁也不明白姜步虚是如何脱逃的。

  无双秀士被许姑娘带走,也会被询及有关姜步虚的事,他怎知姜步虚是老几?所以

招不出所以然。

  逃脱之后,发现快剑那些侠义英雄们,也在大索姜步虚,因此所有的邪魔皆感到诧

异,对姜步虚的活动皆暗中留意,这才由点龙一笔在十里亭现身,招引姜步虚入伙。

  姜步虚却出现在再次掳人的现场,难怪无双秀士吃惊,但并不害怕。

  有关姜步虚击败洛阳双杰,以及受到伏魔剑客五人用剑突袭的事,邪魔门不曾目击,

认为仅是传开有误,或者有心人渲染而已。

  目下有无我人妖、巫山神女这种超等拔尖高手在,当然没有害怕的必要。

  “对,就是他!”桃花仙史更是记忆力惊人,对年轻英俊的男人更是过目不忘,姜

步虚便是年轻英俊的男人,站在屋上青衫飘飘,神姿英发,比上次受到两个黑衣大汉打

击挟持完全不同。

  “小伙子,下来说话!”无我人妖还来不及有所表示,挟持着孟姑娘的巫山神女,

已抢先将孟姑娘交给桃花仙史,向上媚笑如花招手娇呼。

  “我在上面听了老半天,应该下来啦!”姜步虚笑吟吟地说,不是阴笑,而是见了

漂亮女人的喜悦笑声:“呵呵呵!你巫山神女比我年长一倍,叫我小伙子我一点也不介

意,虽然你美得像朵花,一身媚骨仍有少妇风华,你不叫我也会下来的!”

  人站得笔直,屋顶离地面约有两丈高下,跳下来轻而易举,但他不是跳,而是身不

动腿不弹,直挺挺地向树干般向下插。

  向下降要快并不难,要慢可就难似登天,人的顿位重,重力加速度一定快。

  可是,他直挺挺的身躯,却是缓缓向下沉,甚至连衣袂也不曾飘动,脚下像有某种

看不见的悬浮物托住他,缓缓冉冉而降似乎失去重量了。

  他是背着手冉冉下降的,脸上的笑容令巫山神女这婬妇感到心旌摇荡。

  “唷!你会变戏法呢!”巫山神女昏了头,.忘其所以喜悦地娇叫:“你是怎么办

到的?是安滑轮用天蚕索,一定!我怎么看不见你身上的索影呀?”

  说了好几句话,按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