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索缚龙》

第07章

作者:云中岳

四海游龙感到愤怒,也感到痛苦。

与姜步虚见了两次面.都没获得决定性的胜利。

尤其是第二次,不但毁了一袭心爱的劲装,也受了一些皮肉之伤,鼻破血流污了脸,最后仍然让姜步虚得意地溜掉了。

他也获得群雄的赞扬,感到光彩,他在大街追逐天下四凶之一的一见魂飞,这个凶魔与风云十杰齐名。

昊天一剑白云深、刀过无情孙不群,都名列风云十杰,这两杰如想击败一见魂飞,并不是容易的事,恐怕还没有“追逐”的能耐呢!

最主要的是,他从姜步虚手中,救回孟姑娘,虽然孟姑娘是无我人妖五个人擒住的。

姜步虚能击败无我人妖五个人,抢夺孟姑娘,这件事也令群雄心惊胆跳。

元我人妖与一见魂飞狼狈为姦,武功修为不相伯仲。这表示姜步虚的武功修为,比无我人妖高出甚多,目下在柏家的群雄,真没有几个能与姜步虚相抗衡的人。

乱了半个更次,毫无动静。

大院重归沉寂,但灯火仍然辉煌,警哨加强了些,贵宾们纷纷返回客院歇息。

客院有几座小院,贵宾们分散在各处小院住宿;近东那座小院安顿了六位贵宾,四海游龙就是其中的一位,也是年纪较轻的一位。

武林无岁,江湖无辈;谁行谁就是名人、老大。

四海游龙在南方声誉鹊起,有他应有的地位。

初游北地,便追逐凶魔一见魂飞,谁还教轻视他的声誉地位?所以他虽然年轻,却够份量与前辈们平起平坐。

三更正已过,贵宾们仍然没有睡意。

三更,是嗜黑族类最活跃的时光,夜行人最喜爱的好时刻,谁敢断定今晚那他青衫人侵者不会重来?

所以贵宾们心中有事,有事便有点坐立不安,睡意早就被不安的情绪赶走了。

四海游龙就在小厅品茗,有孟姑娘陪伴,他更不想早早歇息。

他有好几套宝蓝色劲装,这是他最喜欢的颜色,被姜步虚毁了一套,他恨死了姜步虚。

今晚,他换了一套同色的劲装,由于搜入侵的黑影而佩了剑,还不想卸除,也许猜想今晚还可以派得上用场,入侵的人很可能去而复返,有佩剑不离身的必要。

孟姑娘丢了一把剑,也换了一把古色斑烂的好剑,是属于女性使用的轻灵饰剑,不但重量轻了三斤四两,而且短了两个两尺八。

对面的一套太师椅,坐着另两位侠义道名人:西安神刀门大弟子关中狂客陆南星,与昊天一剑联袂抵达的夺命飞锤晁隆。

神刀门,是天下武林四门之一。

天下各地门派林立,真正具有代表性的大门派,门以四门为武林朋友所公认。神刀门与尚义门同列四门之一,声威自然不同凡响。

神刀门的门主叫断魂刀客陶维扬,亲传五门人极为出色,在江湖名号响亮,甘年来各拥有势力范围,光大门楣替师门增光,局面令人称羡。

大弟子关中狂客陆南星,在关中的名气平平,但在江湖道上,光芒几乎掩盖了乃师断魂刀客陶维扬。

三十五、六岁正壮年,刀法之狂,罕逢敌手,也是一个目无余子的狂傲英雄。

夺命飞锤晁隆是前辈名宿,但与年轻人谈得来,不像昊天一剑那么倚老卖老。

他与关中狂客颇有交情,因此两人午夜品茗,打算清谈秉灯待旦。

四海游龙与孟姑娘意气相投,低声倾谈不理会旁人,对夺命飞锤两个人不假辞色,各自品茗谁也不理会谁。

名气相当的人如果不是有交情的朋友,相处在一起,很可能有是非。

不久,双方的噪音逐渐提高,这是必然的现象。

说到得意或失意的事,情绪难免激动,噪门逐渐提高势难避免,也必然引起旁人的注意

“姜步虚那混蛋,竞然胆敢如此侮辱你。”四海游龙一听孟姑娘说及姜步虚逼她下厨的事,激怒地提高了噪门火爆地说:“我决不饶他,下次碰上了,哼!我一定用绝学送他下地狱!”

“蔡兄,冷静些好不好?”孟姑娘放低噪音:“如果你激怒,下次碰上了,一定不够灵智清明,不能全力发挥,你会吃亏的。”

“你放心,下次一照面,我就用让他做恶梦的绝学对付他。本来,我自始就没把他看成劲敌,所以只用平常的武功和他相博。下次,哼!他非死不可!”

关中狂客有名的狂,愈听愈起反感。

狂的人有种人侧目的毛病,那就是只许自己狂,见不得别人狂。

关中狂客就是这种狂人,愈听愈感到不是滋味。

“蔡老弟打遍大江南北无敌手,想必具有惊世绝学。”关中狂客转首微笑,笑容怪怪地:“本来嘛!所谓绝学。假使珍惜使用,或者挟技自珍,早晚会吃亏的。

万一对方同样具有惊世绝学,一照面便立下杀手,不让对手有施展绝学的机会,结果如何?蔡老弟假使一开始就用绝学下杀手,何至于血流破面衣衫凌落?”

血流破面衣衫凌落,正是四海游龙狼狈的写照。

关中狂客有失厚道,一棍子戳中别人的创口。

“你多什么嘴?”四海游龙虎目怒睁:“难道说,你老兄也具有惊世绝学,准备与在下分高低,一照面便向在下立下杀手?”

“呵呵!老弟别生气,咱们是站在一边的。”关中狂客心中暗恼,但脸色却泰然自若:“在下不知道什么叫绝学,有技不传带进坟墓艺从此绝,并不是什么好德性。

在下练了二十年刀,天下问刀法有千种万种,那算得上绝学?老弟别抬举我啦:“

“阁下说话笑里藏刀,该算是绝学啦!”四海游龙不再激动:“幸好咱们是站在一边的,在下深感遗憾!”

“遗憾?老弟之意……”

“在下的意思,是没有各展绝学一搏的机会呀!也许,你我可以来一场赌博。”

“在下不是赌徒。”

“不是赌金银,是赌命。”

“什么意思?”关中狂客粗眉一轩。

“日后碰上功臻化境的高手邪魔,咱们拈斗上阵,看谁的绝学能在最短期间,将对手杀死;各以三场决胜负,能先后三场皆将对手杀死的人是胜家。

假使各胜三场,当然难分胜负,那就你我再公平一博,剩下的人是胜家,老兄意下如何?”

“胡闹!”夺命飞锤一看即将闹僵,只好出面排解:“自己人怎能用这种荒唐的赌法?蔡老弟的绝学,真能对付得了姜步虚?”

“那是一定的。”四海游龙傲然说:“那小子如果来了,阁下定可大开眼界……”

厅门口传来一声轻咳,黑影当门而立。

“姜步虚!”孟姑娘惶然娇呼。

“说曹操,曹操就到。”夺命飞锤喃喃自语。

姜步虚青衫飘飘,大摇大摆迈步入厅。

“你这混蛋真会吹牛,你那有什么狗屁绝学?”姜步虚嘲弄地说:“你那双狗爪子的狗爪功,只会刨地找骨头,只会撕破在下的衣衫,狗屁!”

“好,你来了!”四海游龙咬牙而起。

警讯发出了,气氛一紧。

“我说过要来,当然会来。”姜步虚一点也不紧张:“来等你一照而、使用绝学送我下地狱呀!不要脸瞎吹,十里亭第一次照面,你就用绝学对付我了,也许,你真怀有狗屁绝学,我倒是真想开开眼界呢!”

夺命飞锤是几个人中,辈分最高的人、不由他畏缩,必须挺身出面打交道。

“在下晁隆,匪号称夺命飞锤。”夺命飞锤劈面拦住姜步虚,暗中运功戒备:“阁下就是姜步虚?”

“不错,鬼神愁姜步虚,那就是我。”姜步虚背着手,神色泰然自若:“我听说过你这号人物,毕竟我赶镖车赶了四年,对横行天下的人物多少有些印象。

你腰间所缠的流星锤链子比传流的锤链长一倍,三丈内锤出夺命追魂,十分霸道。”

“阁下……”

“少废话,这里没你的事。”姜步虚摆出高手名宿的嘴脸:“我要和这条蹩龙了断一些事。”

厅口,第一个出现的人是昊天一剑,住得最近,所以来得最快。

“姜老弟,你来得正好。”昊天一剑的三角眼阴晴不定,迈步入厅说道:“何不平心静气谈谈?”

“我不是来和你们谈的。”姜步虚向侧移,避免前后受敌。

“那你来……”

“来抢回我老婆。”姜步虚向孟姑娘一指,笑容邪邪地:“好像她不守妇道,与这条蹩龙亲亲蜜蜜……”

一声怒吼,四海游龙愤怒地逼前两步,在丈外一掌吐出,绝学出手了。

姜步虚外表泰然自若,但暗中早作提防,事先已知道四海游龙要用绝学对付他,他怎敢大意?

他刚想接掌,突然发现四海游龙眼中,倏然涌发的异芒可疑,心中一动。

他已经领教过对方的爪功,知道对方所发的怪异劲道十分诡奇。

假使这种诡奇异劲加强,或者变异,那么,很可能出现无可抗拒的真正“绝学”,威力很可能石破天惊。

在不了解对方底细之前,贸然用自己的绝学接招,万一抗拒不了,结果如何?

知已不知被,是兵家大忌。

意动神动,他也丫掌吐出。

双方相距近丈,同以神奇的掌力遥攻遥接,行家一眼便可看出,他两人的内功修为,必定已修至化不可能为可能的超凡境界了。

能将掌功发于体外,伤人于三尺以内,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因为以掌发出,劲道不可能聚于一点进发,劲道扩散威力必定减弱。

所以掌功伤人于三尺以内不难练成,三尺以外便劲散功消,近丈伤人,根本无此可能,恐怕只有传闻而无事实可证了。

两人相距丈外发掌,连昊天一剑这种高手中的高手,也认为两人是在开玩笑,摆架子唬人。

夺命飞锤和关中狂客,更是心中冷笑,这算什么儿戏?摆样子唬行家,岂有此理。

还好,两个高手已在姜步虚现身时,暗中默默行功戒备,并非全无防备。

两人的掌吐出,一无风声,二无异啸,真像遥相比划,更像用虚招制造续攻的好机。

刹那问,灯光摇摇,潜劲陡然爆发,气流加速形成隐隐风雷,怒涌的气旋像是龙卷风。

夺命飞锤和关中狂客首当其冲,强烈的气旋斜涌,涌向远在丈外的两人所站处,看出异象,被引偏的强烈气旋已经及体。

“砰葡!”夺命飞锤和关中狂客,倒摔而出的身躯,凶猛地背部撞上墙壁,墙壁摇摇,厅柱也有摇动现象发生。

似乎整座大厅,正受到强劲狂风的摧撼,灯光偃而复明,令人动魄惊心。

吴天一剑疾退至厅口,几乎被门槛所绊倒一

四海游龙马步一虚,几乎随被引偏的劲道冲出。

姜步虚脸色一变,眼神呈现困惑与惊疑。

“你这小子使姦!”四海游龙怒叫,吸口气待发第二掌,左掌搭上了右小臂,右掌向外一翻。

姜步虚确是使姦,不硬接而用上了神奥的引力术,虽然表面上看是正面直向发掌接招,其实用上了斜走引力的妙着。

夺命飞锤与关中狂客,吃足了苦头。

四海游龙向外翻的手掌,将发未发的瞬间,姜步虚眼中困惑与惊疑的神情,也在急剧改变,斜立胸前的手掌,也向外一翻。

身后,突传出轻而急的长剑出鞘声。

身后唯一的人是吴天一剑,这位功臻化境,剑术通玄的风云十杰之一,用剑攻击必定狂猛无匹,如果在背后袭击,想得到必定更为可怕。

双方功力悉敌,加上超尘拔俗高手用剑夹攻,即使是三流人物,也可以计算出必然的结果。

他已别无选择,生死决于电光石火的一念之间。

一声长啸,他身形一晃,风生八步,整座大厅在啸声中飘摇,灯火乍明乍灭中,人影倏然隐没。

四海游龙的掌,就在这瞬间吐出,隐隐风雷声比先前的一掌稍强,但排山倒海的暗劲潜流却猛烈一倍,大厅似乎陷人滔天狂涛中。

昊天一剑光芒四射的长剑,也在这一瞬间吐出一道电虹,剑气破空声有如金石错呜,令人闻之毛发森立。

位于掌劲剑气汇聚中心的姜步虚,已经先一刹那消失无踪。

一股依稀难辨的淡淡青烟,流泻出大关的窗口。

不是青烟,是姜步虚,逸走的身法太快,所以误认为青烟。

掌劲与剑气一进而散,罡风劲流徐徐静止。

“你走不了!”四海游龙大叫,身形乍起,也幻化为淡淡的宝蓝色轻烟,穿窗而出倏然隐没。

厅口涌现五六个人,来晚了半步,只看到逸走的淡影。

“这两个年轻人,到底出于何处高人门下?”迈步入厅的伏魔剑客骇然变色:“就算是出身于绝世高人门下,也不可能修至这眼凡境界。诸位,今后切记不可逞强,与他一比一玩命,太危险了。”

“幸好四海游龙是咱们一边的人。”感到浑身酸痛的夺命飞锤脸色苍白,语气中仍饱含惊恐:“也只有他,才能挡住姜步虚。”

“难怪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蛟索缚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