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荒原》

第10章

作者:云中岳

祝中原被老乞婆一掌震落泉坑中,落入了三个凶魔的包围圈内,想冲出逃命,已是不可能之事。

六盘人屠心恨中原在蛇山中揭破他的毒谋,以至功败垂成,切齿痛恨,要出手活劈了他.但戴英雄巾的人却出声阻止,要先擒下中原再说,这一来却保全了中原的小命。

“小娃娃,你替老娘爬出来,看老娘活擒你。”老乞婆叫,一面将古藤杖插入腰带中。

中原把心一横,喝道“老乞婆,退开!小爷要和你拼命,看看究竟谁行。”

老乞婆向后退,嘿嘿大笑道:“你想拼命?早着哩!三招之内擒不了你,我燕山乞婆童世贞不用再在江湖鬼混了,上。”

中原一跃而上。扭头向戴英雄巾的人叫:“你这厮脸呈忠厚,为何也同祝某为难?”

那人仍淡淡一笑,神态从容,极有风度地说:“老夫为人确是忠厚,杀人绝对光明正大,要取不义之财,你要知道老夫的名号么?”

“你是谁?”“山西太行山山主一剑三绝史超。”

中原只觉心中一凉,绝望的感觉爬上了心头,这黑道道奇霸建窝太行山,党羽爪牙满天下,结交的人全是江湖中一等雄枭惹上了他。天涯海角也无处遁形。茫茫天下,将没有寸土作为容身之地。

“你为何与我这江湖小人物为难?”他沉声问。

“老夫的好友夜游鹰要抓你,为了江湖道义,老夫应该为朋友尽力,你不必再说了,唯一保命之法,便是随老夫一走,看你年纪轻轻,人如芝兰玉树,果然是人间英才,可资造就,老夫愿向李兄弟代你求情,收你为门下……”

“呸!祝某怎能投身为贼?”中原怒叫。

“你不愿?”“头可断,血可流,要祝某投身为盗,万万不能。”

“你真要自投死所,当会如愿以赏。”太行山主笑答。

燕山乞婆点手儿叫:“小娃娃,别废话!来来来,三招,老婆子擒了你,再说废话不迟。”

中原作势迫进,冷冷地说:“老乞婆,三招擒我不着。怎么说?”

燕山乞婆想了一想,嘿嘿笑道:“老身一月中不再行乞,今天不再向你伸手。”

她所讲的行乞,指的是作案,老乞婆老姦巨猾。从不上当。刚才那一掌她已深怀戒心,中原神情冷然发问,似有所恃,神情不象个小娃娃,英风豪气外露,大有英雄气概,所以她不愿也不敢说得太满。

中原再追一句,说:“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老乞婆答得很干脆,反正她不吃亏,当然不在乎。

中原一声大吼,柔身而上,左掌一探,右掌攻出一招“手挥三弦”,招出一半突然收手,沉肘外翻,左掌再吐,虚虚实实,一招三变。

老乞婆左掌一圈,五指狂拂,右掌倏出突然变爪,先出

“金雕献爪”再变“百猿献果”上扣,中原吐出的左掌。

双方出招急逾电光石火,一往右绕,一往左闪迫进,恰好迎个正着,没有照面换位的机会,象是同时放手抢攻,人影乍合。

中原深怀戒心,双目紧迫老乞婆的眼神。留意她神色的几微变化,小心应付,看去他正放手迫攻,事实上已预留退步。

老乞婆用掌便抓,自然是想擒人,她的五个指头如同鹰爪,千万不可碰触,不然一切休矣,幸而她夸下了海口,爪中未注入真力,不用先天真气发出潜劲伤人应付并无困难。

爪到,五指箕张,控制住两尺方圆,整个胸部全落在爪下,中含抓扣拂出几种凶猛招诀。

中原本是吐出左掌,老乞婆爪向上托,下半招是翻腕猛扣,定然被住扣掌腕。可是他聪明,掌向上一抬,人向相后的左前方斜纵而起,一腿踢老乞婆双膝,在间不容发中脱出对方爪影,好险!

老乞婆想向下拂中原右脚踝,那知中原是以进为退,用腿假袭,其实是虚张声势,由于出招太快,反而骗住了老姦巨猾的老乞婆,人已远出八尺开外了,脱口叫:“两招让过了,在下侥幸。”

老乞婆一怔,怪眼一翻,鬼叫道:“鬼话!一招未完,怎算两招?”

“乞婆,你要不要在下将招数说出?”

“呸!你想胡赖,真正的实招只有一招,老娘不上你的当,上,第二招。”

中原冷哼一声说:“不要脸!你算什么,前辈逞什么英

雄?不管是实招虚招,反正你已经用出了怎能不算?哼!”

老乞婆被他用话扣住了,怒叫道:“小狗会强词胡赖,老娘不和你们斗口,最后一招,将用内家真力卸掉你的手以便活擒。”

言为心声,她说要用内家掌力卸掉中原的手,好办,小心留意就是。

老乞婆向前一冲,中原向左游走,两人绕了一对面,再换了一次方位,中原有点紧张,但不是害怕,凝神应付,逐步后撤。

太行山主和六盘人屠已随两人的身形,在两旁随着移动,中原逐渐退至六盘人屠左近,人屠突然冷森森地说:“小狗,要是沾了我,那要怨你自己,碰着我的手,我抓起就走,碰着我的拐,那怨你命乖。”

“老鬼!你更不要脸。”中原怒骂人向右一躲。

这刹那间的分神,立陷危局,几乎劫不复,他好大意,真是如同自落罗网。

老乞婆闪电似冲到,双手箕张,但见漫天爪影飞舞,无俦罡风急旋,风雷殷殷,狂风暴雨似的卷至,劲风压体时,令人气血翻腾。不谨立足不牢,而且头昏眸眩。

中原毕竟修为不够,鬼影功施展得晚了一步,先机已失,而巴也无法在强烈的如山暗劲中闪动自如,只略一闪动,便已陷身危局。

双方一阵急旋,响起老乞婆的一声厉叱:“躺下!”

中原嗯了一声,身形飞起,接着,方传出一连串暴响:“拍拍拍……嗤!”

他连挨了三掌,爪落在他右肩,没被抓实,但却将衣袖撕掉了,半厘之差,右膀几乎完蛋。三掌中,一着左膀,一击左胯骨,一中背琵琶骨,每一掌都透力内腑,沉重结实。

中原只觉天旋地转,肌骨似要脱体飞散,虽有玄阴真气护身,仍难禁老乞婆一甲子苦修的内家三掌猛袭。

他只“嗯”了一声,身躯飞跌三丈外,眼前一阵黑,“呼噗”两声贯倒,再滚出丈外,一阵昏眩加上一阵剧痛,他“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奄奄一息,如果没有胁下的包裹将身躯阻止,至少还得多滚出丈余远。

在这同一瞬间,不远处也响起一声惊叫,两条人影像两个幽灵,像流光追电,奇快地射来。

老乞婆一声怪笑,如影附形跟到,伸出乌爪般的右手,向地下的中原抓去。

六盘人屠与太行山主同声长啸,迎向射来的人影。

三朵金星如同经天金虹,射向燕山乞婆。

这一瞬间,山坡下人影纷现,大批恶贼赶到,在枯林中现身。叫啸着扑来,也在同一刹那间,东南面山坡出现了人影,正是改装跟踪的凤凰夫人五个人影,向这儿破空飞射。

稍后半里地,是岳秋菡母女主婢七个人影,最前面还有一个小身影,那是小海文,中原的口盟小弟,一众有关的人全来了。

贼人发出震天呐喊,纷纷截出,恶斗即将展开。金芒来势奇快,但远水救不了近火,相距还有三丈余,老乞婆已到了中原身边,乌爪将及肩头。

中原略一昏眩,鲜血喷出,人亦突然清醒,他的右手,正按在胸下。正好触到了龙萧,衣襟已裂,所以箫柄露出,恰按在掌下。

临危拼命,即使抓了一把沙子,他也会随手抛出,这是人的求生本能。

他一咬钢牙,拔出龙萧,拼全力挥出,敲向老乞婆伸来的鬼爪,捷逾闪电。

老艺婆没想到他连中三掌仍能活着,未免大意了些,手将触肩,突然八音齐鸣,紫灰色的虚影幻化成虹。

她闻音心中一震,只觉气血上涌,手上一慢,“噗”一声闷响,龙箫击中她的虎口,四指骨飞肉碎,齐掌飞走了。

她的手不畏刀剑,抓石如粉,可是却禁不起龙萧的这一击,委实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俱在,不容怀疑。

“哎……”她发出了一声狂叫。飞起一脚,“噗”一声踢中中原的臀部,中原飞滚丈外,她也向前仆倒。

她一倒,反而救了她的老命,三朵金花擦过她的背脊,划了三道血沟。她向旁一滚,腾身而起,拔出古藤杖单手运杖向前急冲,向地下中原猛砸。

中原又挨了一脚,人臀部肉厚,不打紧,身躯一停,便反向后滚,箫使剑招,七煞散手剑的杀着大风起石向上疾射,恰从老乞婆的脚前向上翻。古藤杖击中地面,陷入地中尺余,一杖落空。

“哎……呀……”老乞婆狂叫,丢了杖双手掩腹,人向前仆,血从指缝里流出,如同泉涌。她腹下现出有八九个箫孔,可以看到暴出的肠子。

中原也已力尽,陷入昏迷之状,手中仍紧握着龙箫,爬伏在地。

老乞婆的尸身,扑倒在他的身上。向边一翻,肚腹朝天,她的身上以背着地,压中原的肩背头之上,两人都默默地躺倒。一寸长的箫尾,在她的肋下露出,已被血掩住了。看不出是什么玩意。

整个山谷中,杀声震天,惨号之声此起彼落,动魂惊心,谁也无暇在生死须臾间,分神注意这两个倒卧血泊的人是生是死。

岳秋菡母女七人。象七头发疯的母狮.逐步向这儿接近,围攻她们的二三十名恶贼,如潮水般向上涌,地下枯草间,遗下二十余具死尸。

凤凰夫人五女,也象煞了五条母大虫,五剑齐飞,所向无敌。但贼人大多,内中高手如云,被困住了。

小海文一剑在手,狂野狠辣夭娇如龙纵跳三丈横行八尺,向前猛进,一面在大叫道:“大哥往西南冲出会合。”

可是。中原已经不见了,姥姥和面色青灰的怪人向中原仆倒处冲来,击毙了五名姦贼,尸身仆倒又将燕山乞婆的尸体掩住,中原昏厥在尸堆中,已经看不到了。

六盘人屠截住了姥姥,沉重的紫龙拐风雷俱发三丈内罡风裂人肌肤,凶猛已极。

姥姥的白玉龙短杖,暗劲潜流漫天澈地,虽无罡风发,但一近紫龙拐,拐必向外荡开,两人奋勇狠斗,五丈内无人敢近,姦贼们纷纷后撤,退出圈外。

青灰面色的中年人,一柄寒芒如电的长剑,洒出千百道夺目银虹,向太行山主急攻,剑气狂啸,像有隐隐殷雷轻轻发出.

太行山主剑眉高挑,目中寒芒暴射。从容运剑步步进迫,一面沉声喝:“阁下是谁?剑术通玄,内力不弱,为何易容术掩去本来面目?哼!老夫要活削了你。”

青灰脸中年人没作声,一阵抢攻,却无法近身,被对方的无俦剑气,迫得八方激荡,心中着急,星眸中已现出焦急神色。

太行山主大怒,连攻三剑将对方迫退八尺,跟进斜举剑尖,厉声道:“通名!老夫要用三绝治你了。”

他的成名三绝,一是袖底的两寸长飞旋梭镖。可钻穿尺厚石墙,无坚不摧。二是专破内家气功的无影掌,三是可在丈外裂石穿金的雄猛霸道指力,叫穿云指,连续点出。无人可挡。

青灰色脸膛中年人当然知道他了得,手按腰下的小棒儿上,冷笑道:“姓史的.你的剑不过如此而已,强不了多少,三绝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哼!你有绝学,我也不弱,哈们拚上了。”

太行山主往边一看,只见姥姥的白玉枝,已经欺近了六盘人屠身旁,急逾闪电,把六盘人屠迫得急急暴退,怒叫如雷,只有闪避的份儿。

他看了白玉龙首杖,和玉杖所攻出的奇招,心中大骇,历叫道:“你的同伴是谁?”

青灰色中年人冷哼一声,说:“你别管是谁,认不得该你倒霉。”

这时,对面山峰下传来连声厉啸,那是夜游鹰李永到了,人影已现,西南面,也传来历啸音,那是太湖神鲛安天龙和赤面山魈钟如海,也在紧要关头赶来了。

太行山主怒火上涌,阴森森地说:“你们死期已至,怪不得老夫。”说完,他的左手剑诀往前徐移,要用他的成名的学三绝了。

青灰色中年人的左手,以徐徐探出,紫褐色的光芒缓缓出现。

蓦地,东北角一座小山下。突然现出一群身穿袈裟的和尚,太行山主骇然变色,顿生退意,这些和尚难惹。

“南无阿弥陀佛!”众僧齐诵佛号,用“行云流水”轻功往斗场逐来,飘飘然冉冉而至,那是少林派的独步武林名震江湖的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啸荒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