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荒原》

第11章

作者:云中岳

笑阎罗未料到中原使姦,骤不及防龙萧也不往怀里带。反向外撇下沉,将力道分了,他乃是武林成名人物,如果让雪沾身,那怎成?日后传出江湖说他被一个小娃用雪击中,老脸往那放?武林高手印证,即使是衣袂被对方沾了,也算得落败失招,何况被击中。

他一声怒笑,人向后倏退,双掌急如闪电,一招“惊涛裂岸”攻出连连拍出八掌之多,掌出风吼雷鸣,山洪般的潜劲倏发。雪花回头反奔,暗劲狂泻。

“哎……”中原惊叫,反奔的雪花击中身上叭叭有声,如山暗劲压倒,身不由已被震出丈外,“叭”一声摔倒在地。

他的手最先受到暗劲袭击,麻木不仁,龙箫脱手飞抛,比他飞得更远,“噗”一声跌落在后面丈余雪地中。

他强忍痛楚,一阵急翻,向龙箫滚去。可先晚了,人影突从他的上空飞越,比他快得多,已到了龙箫之前,伸手去抓龙萧,笑声倏扬,原来是笑阎罗,好高明的身手!

“完了!”他心想。仍向前滚,抓起一把碎雪拼全力顺滚势向龙箫扔出,“噗”一声,击个正着,箫被击出丈外,从笑阎罗手指下滑走了。

笑阎罗笑容一收,足一点浮雪,正慾向前掠出。

中原岂肯放过?他已滚到笑阎罗身后。猛的一脚勾向对方的足踝。

笑阎罗委实不等闲,功力已修至化境,双掌向下急拍人向上骤升。从千钧一发中平空拔起,避过了一脚。让中原的脚从靴下擦过。

“好小子,等会儿再宰你。”笑阎罗怒叫,人向前急飞、到了龙箫前,凌空下扑伸手便抓。

蓦地白影电射,“噗”一声击中龙萧,那是从侧方射来一的一团雪花,将龙箫击飞两丈外,带起一阵奇异的八音和鸣。”跌落雪中。

同一瞬间,一个淡淡的青影从笑阎罗身后掠过,直赴雪上的龙萧,笑阎罗一声怒叫,突然折向飞射,疾逾流光逸电,也向龙箫追去。

双方先后到达,青影先到一步,不敢拾箫,倏然转身,笑阎罗左掌拍出,右爪一伸一收,想将龙箫用虚空接引绝学吸回。

雪花一动,龙箫似乎要飞起,可是却在这千钧一发间被一只快靴踏住了。

原来是青影的脚,他右掌向外一引,“砰”一声暴响将关阎罗攻出的掌劲引出,击向身侧雪地。将浮雪击了一个尺大雪坑。浮雪纷飞,八方激射。

人影突现,双方都站定了,这刹那间的变化快得令人肉眼难辨,两个宇内高人都用上了数十年修为的绝学,端的骇人听闻。

青影正是从阳和卫赶到的佩剑老人,他一足将箫踏住,左掌斜立胸前,作势攻出。脸上泛起淡淡的微笑,用不徐不疾的带感情的语音说:“甘老兄,别来无恙。”

笑阎罗脸上表情瞬息万变,不笑了。说:“姓尤的,我没死。”“唔!很好!很好!听说你攀上了高枝儿,现笑判官同行止,行道江湖,不知捞过多少钱、又捡了多少义?一正一邪,大概定然为武林留下了不少佳话!咱们二十余年未见,久违,委实思念得紧呀。”

“姓尤的,闭上你的鸟嘴。”笑阎罗怒叫,他似乎对姓尤的有所顾忌,语音饱含怒意,却不敢前扑。

姓尤的淡淡一笑目神光一闪即没,仍用那不带表情的语音说:“唔!甘老兄果然身手不凡,首次在我江湖客尤世贤面前说粗话了。语音也英雄得多了。”

他用手向斜掠态来的笑判官一指,又指:“原来是阁下的好朋友笑判官赶来啦!怪不得他会有如许神气。”

祝中原已在两人的侧方站起,听了二人的对话,只觉毛骨悚然,暗暗叫苦,暗忖:“真糟!原来那人叫笑判官。是两正之首,这人是江湖客尤世贤,两邪之首,今日正邪相遇我可惨了!怎生是好?我得把龙箫夺回才好,绝不能落在凶魔之手。”

他清楚的记得师父玄阴书生任嵩的话,两正两邪的称号,乃是他们当年的称谓。其实正好向反,正成了邪!邪成为正!像玄阴书生,怎算得是邪了?

他不怕江湖客,却怕赶来的笑判官,便在旁作势扑出,要夺龙箫,但龙箫已被江湖客踏住了怎能夺出?笑阎罗脸上发烧。哼了一声“铮”一声剑鸣,他撤下一把奇形怪剑。

剑有三尺长,但剑身却比平常剑宽了一倍,从中段起以到剑尖。锋口排列着三角形的尖锯齿银光闪闪,令人望之心寒。

锯齿剑出鞘,他冷热地说:“姓尤的,你真要架梁子破人买卖?”江湖客哈哈狂笑道:“甘弘,你几时开始做买卖的?恭喜!”没死。”“唔!很好!很好!听说你攀上了高枝儿,现笑判官同行止,行道江湖,不知捞过多少钱、又捡了多少义?一正一邪,大概定然为武林留下了不少佳话!咱们二十余年未见,久违,委实思念得紧呀。”

“姓尤的,闭上你的鸟嘴。”笑阎罗怒叫,他似乎对姓尤的有所顾忌,语音饱含怒意,却不敢前扑。

姓尤的淡淡一笑目神光一闪即没,仍用那不带表情的语音说:“唔!甘老兄果然身手不凡,首次在我江湖客尤世贤面前说粗话了。语音也英雄得多了。”

他用手向斜掠态来的笑判官一指,又指:“原来是阁下的好朋友笑判官赶来啦!怪不得他会有如许神气。”

祝中原已在两人的侧方站起,听了二人的对话,只觉毛骨悚然,暗暗叫苦,暗忖:“真糟!原来那人叫笑判官。是两正之首,这人是江湖客尤世贤,两邪之首,今日正邪相遇我可惨了!怎生是好?我得把龙箫夺回才好,绝不能落在凶魔之手。”

他清楚的记得师父玄阴书生任嵩的话,两正两邪的称号,乃是他们当年的称谓。其实正好向反,正成了邪!邪成为正!像玄阴书生,怎算得是邪了?

他不怕江湖客,却怕赶来的笑判官,便在旁作势扑出,要夺龙箫,但龙箫已被江湖客踏住了怎能夺出?笑阎罗脸上发烧。哼了一声“铮”一声剑鸣,他撤下一把奇形怪剑。

剑有三尺长,但剑身却比平常剑宽了一倍,从中段起以到剑尖。锋口排列着三角形的尖锯齿银光闪闪,令人望之心寒。

锯齿剑出鞘,他冷热地说:“姓尤的,你真要架梁子破人买卖?”江湖客哈哈狂笑道:“甘弘,你几时开始做买卖的?恭喜!”恭喜!开张鸿发,你该请咱们老朋友喝两杯庆祝一场才对,哈哈!还没正式,你便满口生动人口气了,你真了不起。”

笑阎罗看笑判官快到了,脸上逐渐恢复了笑容,一步步迫近呵呵大笑道:“姓尤的,不是你便是我。”

“这句话是最坦白的心腹之言,我是两邪之首,你是中原双侠之一,死对头。上啦!笑阎罗!别等笑判官同上,以二打一坏了你们的名头。”

“嘻!”笑阎罗脸上又泛起冷然一笑。”

江湖客仍若无其事地说:“哼!侠义英雄不会倚众群欧,我江湖客就是要瞧瞧你们是否浪得虚名。”

这时笑判官已到了三十丈外,首先传来一阵狂笑,一面向这儿发话:“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邪首江湖客。久违了!咱们一火一水终于又遇上啦!”

江湖客还未答话。在一旁的中原心中大急,突然展开鬼影功,向侧方闪近,要抓江湖客足上的龙箫。

笑阎罗一声狂笑,剑向旁一振,叫:“小辈,没你的一份。”

中原正想闪避,江湖客突然撒下长剑,从侧挥出说:“慢来,别欺负年轻人。”

“铮”一声脆鸣,双剑一触即分,火星直冒,江湖客未动分毫,笑阎罗却横飘五尺,一剑相较,优劣立判。

中原奔近叫:“老前辈,还我的箫来。”

“你是谁的弟子?”江湖客问。

“玄阴书生任公嵩”

“咦!”江湖客讶然叫,接着一掌拍出。

中原双掌一错,左右一分。但未能将袭来的雄奇劲道全恭喜!开张鸿发,你该请咱们老朋友喝两杯庆祝一场才对,哈哈!还没正式,你便满口生动人口气了,你真了不起。”

笑阎罗看笑判官快到了,脸上逐渐恢复了笑容,一步步迫近呵呵大笑道:“姓尤的,不是你便是我。”

“这句话是最坦白的心腹之言,我是两邪之首,你是中原双侠之一,死对头。上啦!笑阎罗!别等笑判官同上,以二打一坏了你们的名头。”

“嘻!”笑阎罗脸上又泛起冷然一笑。”

江湖客仍若无其事地说:“哼!侠义英雄不会倚众群欧,我江湖客就是要瞧瞧你们是否浪得虚名。”

这时笑判官已到了三十丈外,首先传来一阵狂笑,一面向这儿发话:“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邪首江湖客。久违了!咱们一火一水终于又遇上啦!”

江湖客还未答话。在一旁的中原心中大急,突然展开鬼影功,向侧方闪近,要抓江湖客足上的龙箫。

笑阎罗一声狂笑,剑向旁一振,叫:“小辈,没你的一份。”

中原正想闪避,江湖客突然撒下长剑,从侧挥出说:“慢来,别欺负年轻人。”

“铮”一声脆鸣,双剑一触即分,火星直冒,江湖客未动分毫,笑阎罗却横飘五尺,一剑相较,优劣立判。

中原奔近叫:“老前辈,还我的箫来。”

“你是谁的弟子?”江湖客问。

“玄阴书生任公嵩”

“咦!”江湖客讶然叫,接着一掌拍出。

中原双掌一错,左右一分。但未能将袭来的雄奇劲道全化去,身形疾退丈余,一声大吼重新扑上,他用上了玄阴真气防身,也用玄阴书生的绝学阴掌开始进攻。

笑阎罗也在这时发出一声冷笑,锯齿剑风雷骤发,化成百十道白虹,向江湖客快速击到。

笑判官也到了。在三丈外便撒剑叫:“算我一份,不可是倚众群欧。”

江湖客将龙箫踢飞,射向中原说:“快走,我无法照顾你。”

中原一把抄住,正想说话,身侧惊电连闪,龙萧震耳,剑气迫人肌肤慾裂,“铮铮铮”三声沉重的金铁交鸣突响,风雷更厉,江湖客已向笑阎罗关判官出手了。

他立足不牢,雄劲凶猛的剑气,已将他迫出两丈外,只觉有点头昏目眩。

三团淡淡光华飞滚中,响起江湖客的怒喝:“你们真不要脸,显然并肩上。”

“哈哈!你别少见多怪。”是笑判官的声音。

“呵呵!你今天要埋骨雪地。”笑阎罗得意的笑。

“也许是你们死,狗东西!”江湖客叫。

“哈哈!你没有什么了不起,这些年来并未长进哩!甘老哥,你收拾那小狗。”笑判官大声地叫。

“你……”笑阎罗答。“我阻了尤老匹夫,你办事去。”

“好!请小心。”笑阎罗语毕,即脱出斗圈飞扑中原。

中原不走了。走也走不脱,他连避三剑,换了三个方位,在危机一发中尽力躲闪大叫道:“老前辈,听晚辈一言。”

笑阎罗呵呵笑,剑尖前指,迫近说:“我老人家要箫,交出箫再说不迟。”

“晚辈乃是武林浪子上官公公的子弟,与老前辈……”

“什么?”笑阎罗讶然叫,又沉声道:“那老匹夫还没有死。”

“老前辈……”

“他在那儿?说!”

“上官公公为了老前辈……”

“呸!我问你他在那儿?”

“老前辈,难道你不念数十年的兄弟之情……”

笑阎罗一声怒吼,挥剑猛扑面上。

中原早有防备,展开轻功向大同方面急射.

“小辈,老夫要活剥你皮。”笑阎罗怒叫,收了剑跟踪猛追,他因收剑足下略慢,中原已射出三丈外,快逾流光如飞而去。追了半里地,到了一个小雪岳之下,追上了。

中原知道跑不了,突然向左旋身,箫带出一阵神奇地萧声。攻出一招“七星移位”,七道淡淡箫影疾射,袭到笑阎罗右胁。

“你找死!”笑阎罗大吼,他已追出真火,在喝声中连劈四掌,凶猛地迫近。

中原更上了七煞散手地狠招,可是双方的功力相去太远根本无法进身,对方的护体神功,令一切神招皆无用武之地

笑阎罗对龙箫甚为畏惧,不敢让箫沾身,连攻四掌朝中原身躯猛劈,迫他撒招自救,中原不知龙箫可以洞壁穿铜,所以火速收招后撒。

他不撤倒好,身形一动,沉重地掌力袭到,将他震出两

丈外,叭一声摔倒在地。

“小狗!纳命!”笑阎罗怒叫,扑近就是一掌拍下。

中原有玄阴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啸荒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