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荒原》

第13章

作者:云中岳

他事实上仍与江湖恶寇时有往来,每年都到江湖走走。对江湖形情并不陌生,首先便到了武昌。

不错,找到确实证据了,祝中原的大名,已经由参予蛇山夺剑的与会群雄口中,轰转之每一个角落。

他立即想起祝娘子的事,知道东窗事发了,那夜救走祝娘子的上官罡,定然是祝中原的师父,祝中原定然已身怀绝学,并未淹死在阎王窝。

他立即拜望夜游鹰李永,可惜李永不在家,当天晚上,凤凰夫人母女赶到,把夜游鹰的村庄一把火烧光,还伤了不少人,可惜,王万年的子女和夜游鹰的子女,那天都不在家,逃掉一劫。

宋五湖已探明一切,也得到了所有的消息,便向大同府急赶,要置中原死地而后于甘心.

宝剑和怪兽出现之时,这家伙没赶到,却赶上了夜游鹰不死心,仍在中原左近留连不去,会了面。

夜游鹰知道庄院被毁,但家小平安,一点也不焦急,他的住所有四五处之多,毁了一两处算不了什么,且先找找宝剑的下落再说。

宋五湖一听说真有宝剑,贪心又起,而且听说江湖客曾在大同府出现,助视中原赶走了笑判官,心中一寒,不敢动身追踪,乐得在这一带山区里避一避风头。

鬼使神差,可是刚刚遇上了狼狈而来的祝中原。

中原还未爬上山脊,夜游鹰三个恶贼已经发现了他,便将中原的来历告诉了宋五湖,宋老贼并不认识祝中原。但由脸型上已看出中原的幼时面目,还有些许怀疑,故而出言相问。

中原一看到三个凶魔,暗叫完了!自己功力全失,二十余颗夺命金丹救了他的命,却无法使他康复而恢复功力,这时背了一把不足八斤重的剑,已经令他吃不消,怎能再动手拼命?想走也不可能了事。

他站住了,背手而立,明知必死,死也死得光荣些。没有什么可怕的,吸入一口气调和呼吸,说道:“忘恩负义的宋老贼,你还认得我祝中原?”

宋五湖淡淡一笑,转首向夜游鹰问:“永公,你说这小娃娃曾具有什么了得的功力?”

夜游鹰脸上的表情无法看到,鹰图中却放射出阵阵冷电寒芒,点头道:“琛翁,你不信?”

“正是此意,看他眼中无神,脸色泛灰,大冷天额现冷汗,chún色枯燥,唔!乃是枯木矮草,六贼皆空之像,怎会是身具能耐的人?”

“兄弟也感得奇怪,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为何如今模样变得如此不堪?怪事!其中必定有隐情在内。”

宋五湖摇摇头,转向中原问:“祝中原,你是来大同找你爹的么”

中原冷哼一声,冷然答:“总有一天,老贼,你将要偿还你的孽债。”

宋五湖哈哈狂笑,笑完说。“恐怕你永远也没有机会了,下一辈再算吧!你能接得下几招。你自己说好。”

夜游鹰插口道:“琛翁,我看这小子还是交给兄弟算了。他捣散了兄弟的蛇山盛举我正要将他化骨扬灰。”

“永公既然有此需要,兄弟怎敢扫兴?”宋五湖大方的回答着。

夜游鹰向安天龙举手一拂,冷冷的说:“擒下他,带上。”

安天尤应喏一声,大踏步上前,狞笑道:“小子,前几次都被你在指缝中溜走,我安天龙脸上无光,惭愧之至,这次如再让你溜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小子,你插翘也飞不掉,乖乖跪倒免得我费手足。”

中原伸手拔剑,要作生死一拼。

可是晚了,安天龙已一声长笑,电射而至,蒲扇大的手掌劈面伸到。

中原连拨剑的力道也消失了,还来不及按下卡簧,对方的手掌已经到了胸前,他百忙中伸手去拨,白费劲,对方手一抄,便握住了他的脉门。

“哎……”他痛得冷汗直流,浑身发软,惊叫声中,被安天龙拉至身前拖到地上。

“咦!这小子怎么了?”安天龙也惊叫出声。

“怪事!问问他为何这般浓包。”夜游鹰惑然发令。

安天龙伸手一带,将中原拖起,“拍拍拍拍”给了四记耳光,把中原打得满天星斗,怒声道:“说你装死么?为何落得如此狼狈?说!你以往的威风那儿去了?”

中原好像已无法动弹,喘息着说:“太爷曾被人暗算,功力已失,不然你也无奈我何,哈哈!对付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神气什么?”

安天龙一把扣住他的脉门,半晌,再翻开他的眼睛细看然后再一按他的后心,良久,他向夜游鹰说:“禀主人,这家伙确是贼去楼中,去死不远的人,气血已呈枯竭之象了。”

夜游鹰正慾下令搜身,身后已经起了突变。

山脊下对峰山坡,半月前出现三首赤委蛇的土坑,突然响起阵阵殷雷之声。地面发出震动,树上的积雪簌簌而落,声势惊人。

“不好!那孽畜又出来了。”夜游鹰骇然而叫。

“晤!真有其事啦!”宋五湖也发出惊叫,他以前大概还不相信半月前发生的神异故事哩。

火焰开始上冲,碎石焦土开始翻腾,轰然一声,火柱冲起十余丈,坑穴,冰雪化为清水,向荒原中滚流。

不久,火焰渐减,火苗惭收,终于消失不见,土坑中,再次出现三首赤委蛇的三个奇形怪头。

“天!世问真有委蛇其物啦!少见多怪的宋五湖又叫了。

夜游鹰注观良久,说:“剑已不在它口中,不值得冒险了。”

三首赤委蛇这次出土,声势比上次差得太远了!这次的地火,最盛时冲起谨有十余丈,差了十倍以上,而且谨一冲即止。

委蛇并未出坑,仅冒出三头怪头。四方环视,喷出些微火焰,不住发出虚弱的牛呜而已。

安天龙注视片刻,发话道:“这畜生可能气数已尽,定然快死了,它中间的巨首转动不灵,定然是挨了太行山主的歹毒暗器,奇毒发生效用啦!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委蛇失去了承影剑,灵气已失,因而气数将尽,还以为是被太行山主所伤。

宋五湖接口道:“咱们且接近看个究竟,出许还会得到好处呢,天生奇物,必有大用,如果能得到它遗下的宝物,说不定好处大了!永公意下如何?”

夜游鹰听得意动,略下沉唤,断然的说。“走!这畜生已无法我们。”说完,往山下掠去。

安天龙把中原抗在肩上,随后跟上。

宋五湖,不甘人后,同夜游神并肩飞跃。

他们往下飞掠,三首赤委蛇却开始爬出土坑,拖着沉重的两个身躯,向高峰顶端爬去。

它身上的火焰,已经看不到火苗吞吐了。三个怪头的血盆大口内,呼出的火流也谨有尺余长短,转动也不灵光啦!所经之处冰雪仍然化为水气,弥漫烹腾,阻路的树木全被推倒小树枝被火燃烧着,幸而冰雪太厚,火热无法伸延,不然这一带山林和草原,必将被烧光大吉。

山腰以上十分峻陡,但它一步一步踏实,一步一个洞,深陷进土中尺余,不时发出历呜,一步步向山巅爬去,所经处,远远地可以看出一道巨大的焦痕令人望之心悸,难以置信这是事实。

夜游鹰三个凶魔悍巨寇,仍不敢接近,在十余丈外紧跟不舍,要看看怪物有何变故。

他们为了好奇,也为了贪心,竟将中原的事忘了,真是冥冥之中似有主宰,说来真是半点不假的事。

到了半山,委蛇越赴走快,向右一绕,到了南面悬崖绝壁处的凶险所在,停在近峰不远的一座崖上,仰天长呜,不走了。

这儿也正是早些天太行山主将委蛇引上,准备将蛇掼下去的地方,可是那次他们没成功。

夜游鹰大喜,向宋五湖说:“琛翁,咱们弄它下去。”

“怎么弄法?”宋五湖问。

这畜生已完蛋,可是十天半月不一定死得了咱们在后赶它,不怕它不滚下山去。”

“好!试试看。”两人撒下长剑,夜游鹰说:“必要,我用飞虹匕射它,一沾即退,小心了。”

“我也有些小玩意,必要时赏它两记。”宋五湖说。

夜游鹰淡淡一笑,说:“是夺命小飞叉么?你最好留心。”

“为什么?”宋五湖悚然问。

“这儿乃是是非之地,经常有江湖人物出没,万一你的小叉遗失在这儿,探花虎胡琛尚在人间的消息必将传出江湖,令师兄闪电手不全力找你才怪。”

“不会吧?多年没听见他行走江湖了。”

“哼。蛇山之会他就曾经在武昌府出现。不知怎地却临时退走,我亲眼看见他往街上走。”

“真的?”“岂能有假?两正两邪有三人出现,只少了玄明书生任嵩,难道你还不相信兄弟的目力?”

“兄弟怎能不信?好吧,我的小飞叉暂时不用也罢。”

“咱们上,攻它的尾部。”

两人悄然扑上,举掌便砍。

安天龙对夜游鹰确是忠心耿耿,立即放下了中原,拔出沉重的紫金刀而上。双剑齐下,“铮铮”两声龙吟,火花四溅,委蛇的尾甲缝中,突然烈火飞腾。

两人一声惊叫,被奇大的反震力崩飞三丈,只觉手臂酸麻,整个膀子像是脱了骨。

三首赤委蛇狂鸣三声,倏然转身,口中烈焰远喷五尺,已没有往昔凶猛,但也够哧人,狂风也似的转过身来,向两人猛扑。

两人身形还未站稳,没想到委蛇突然变得如此速疾,要躲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眼看两人要被烈火所焚,必将做了委蛇的点心。

安天龙已经抢到委蛇的身侧,舍命欺近,一声怒吼,向委蛇的腿胁全力一刀砍去,“铮”一声暴响,人立即被震飞,也因这一刀,救了两个凶魔。

三首赤委蛇狂呜一声,立即将左大尾一扔,“噗”一声击中飞腿的安天龙右胯骨,将他扫飞五丈外,浑身衣衫立即着火燃烧,同时沉重的身体一旋。三只巨首同向安天龙伸去。

安天龙浑身刀枪不入,但这一记重击他也难以禁受衣衫着火,人一声怪叫,重重的撞入雪堆中,这一撞,深陷两尺,雪花一涌,火便熄灭了,真够幸运。

夜游鹰怎能见死不救,安天龙舍命救他,他也必须为安天龙尽力,人一落地,乘委蛇转首前伸的刹那间,一声大叫左手电芒倏飞。

这家伙的飞虹匕,比他的死鬼师父飞虹剑客王万年还要高明一筹,但见虹影一闪,便奇准的射向委蛇右中两首,没入两首的右眼之中,三首赤委蛇突然连声历呜三个巨头向下一搭,火焰尽减,“砰”一声巨响,翻倒在地。

这一瞬间,三人都脱出危机,向外飞退。

三首赤委蛇翻了一个身又站起了,突然发起威来,三头急扔,四爪乱爬,两条巨尾以万斤神力左右挥击,旋走如飞,历呜震天,像一阵凶猛的旋风,在这一带十余丈方圆的山脊悬崖上狂舞,雪花坚冰碎裂,八方激射。

一卷之下,地上的中原立被狂劲的气流冲飞从右一旋,落下崖壁,随雪花向下急坠,砰一声扔倒在浮雪上,向山百丈深谷内急滑而下。

还好,这儿是悬崖的右方,可由浮雪上下滑,并不太峻陡,如果稍向左偏三两尺,定然由悬崖往下掉,大石头也会粉碎不用说人了,可以说是他命不该绝,天意如此。

山上,夜游鹰三人只哧了个胆裂魂飞,冰雪击在身上,直震内腑,打得他们真气慾散,浑身脱力向后飞撞五丈外,从北面斜坡三首赤委蛇上山之处,滚下山坐密林地带去了,这近两重的雪坡不太陡滑下去也够受的。

他们已浑身脱力,兵刃全丢了,骨碌碌向下滑晕头转向,幸而接近古林上端,有一处小丘,人向上一滑速度锐减冲上丘顶,重力与速度全行停止。

人仍缓缓滑上丘顶,顶上浮雪塌下,他们重新下降,“呼呼呼!”先后分撞在古树根上,昏过去啦!三人所卧之处,相距各有二三十丈之远。

他们是最后看到三首赤委蛇的人,此后,永远没有人看到委蛇的踪迹,偌大洪荒野兽,就在这一带荒山雪原中消失了。夜游鹰的飞虹匕中,染有极歹毒的天山冰玄涎,其性奇寒,正是三首赤委蛇的克星,毒入眼中一立即火气尽减,也凶性大发,狂舞不久,突然滑下悬崖,“轰隆”一声,从百丈高空飞坠而下。

下面,是怪石如林,奇峰壁立的一处山谷,寒林蔽天,处处绝壑,虎豹成群出没的洪荒绝域。

最先滑下谷底是祝中原,他够幸运,从谷右滑下急逾星跳丸走,但见浮雪飞舞中到达一座略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啸荒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