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荒原》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中原领先急掠,终于到了山梁中断之处。

由上往下看,有两端,被风化了的断崖犬牙交错,无法下去,高有二十余丈,下去与上来是同样的困难。

“真糟!果然不能通行。”中原倒抽一口凉气说。

草原黑龙想起前天遇险攀上崖壁的事,接口道:“我们可用剑开路,唯有这条路可走,非走不可。”

中原仔细打量下面怪石林立之处,发现薄雾之中,隐隐现出猛兽爬行的足迹蹄印,皱着眉说:“下面凶险,有无数爪痕,恐怕……而且,别处的烟雾也与这儿不同,我得先下去探看一番。”

他开始解下永春,将永春放下,又道:“蕙姐,承影剑给我用。”

“原弟,我与你一同下去。”海蕙答。

“不!我会照顾自己。”

“不!我必须与你一同下去。”海蕙坚决的表示。

中原摇头苦笑道:“谢谢你,蕙姐,如果有你在,我会分心……”草原黑龙接口道:“诸葛姑娘,你委实不宜下去。”

“为什么?”海蕙不悦地问。

“中原功力比你高得多,一人进退自如些,有你在,他冒的风险太大了,进倒不难,退却不易,姑娘,休怪我直言,你如果同下,不啻困住了他的手脚。”

“你……你……”海蕙气恼了,急得已说不出话来。

草原黑龙脸色一冷,说:“请不要怪我心直口快,事实如此,在你们双萧伏兽中,我从箫声中已知道你比祝大侠确是相去甚远。

再说,如果中原遇险,凭你也无法抢救他出险。假使有你与中原共生死的念头,何处不是死所?我知道你爱他极深,权衡利害,你确是不宜同下。”

草原黑龙声音虽冷,但其中的含意与感情,确是让海蕙深深的感动,她默默地含了一眼泪,将承影剑解下,换了中原的长剑,樱chún不住抖动。

中原突然柔情地抱住她,在她耳畔柔声说:“蕙,信任我,我会保重。”

海蕙忍不住激动,在怀中嘤嘤啜泣,语不成声,最后她颤声说:“原,保……保重,不……不可轻易涉……涉险。”

这时,永春已经醒来,惶然问:“孩子,你能绕道么?”

中原一面佩上承影剑,一面说:“恐不可能了,爹听听后面的兽吼便能知道了,两侧是沼泽地带更不能在这中间行走。”

他转向姑娘看去,她正以海洋深情的向他注视,说:“原弟,千万谨慎小心。”

草原黑龙也颤声说:“中原,我祝福你。”

他强颜一笑,说声:“谢谢你们。”便向崖边走去,他试了试崖壁,脚一踹,灰白色的壁便轰隆隆向下塌坠,风化雨侵,腐蚀得不受力,想用壁虎功往下爬,那是不可能的。

“要开路方能下去。”他说。

他拔出承影剑,在两侧连劈十余剑,剑下无须着力,砍下去像割豆腐一般,不消片刻,便成了两条沟缝,再开后面一条,他用上了早年在阎王窝水底石穴下的开洞手法。

三条沟开好,他退在第三条缝后,收了剑,大吼一声,伏下连劈五掌,全力击在缝根外方。

海蕙也站在左右沟缝外,伏在下地用脚狠命一踹,两股力道齐下,凶猛的劲道如山下压,上岩本就不受力,怎禁得住如山力道的打击?从最后沟缝中向外缓裂,现出了深缝,开始向外崩裂。

“再来一记。”他向海蕙叫,再攻三掌。

海蕙也向下用力一踹,力道怒发。

十余丈的一条数万斤崖壁,突然向外倾倒,轰隆一声震,地面撼动,附近被风华了的崖壁,纷纷向下崩塌,崩散下坠,对面两里外的崖壁,也受到猛烈的震波所撼,纷纷向下崩落,许久方止。

崖壁塌倒,出现了一道探约三丈的斜坡,中原一跃而下,再向下开路,由上向下开,省事多了,花去半个时辰,终于开出了一条丈余的斜坡。

他站在下面向上叫:“请留心身后和上空,我走了。”

“珍重。”

“珍重。”两个女子同声大叫。

他扭头穿越如林怪石,向对崖走去,走了半里地,他嗅到了腥雾,赶忙吃下了颗凤凰夫人所赠的避毒丹,鼓勇向上走,一面大叫道:“这轻雾有毒,腥臭味浓着呢。”

他这一叫,崖上的两女心中更急,替他耽心,海蕙叫道:“前面毒雾更浓,小心不可乱闯。”

中原身形急进小心翼翼前行。

走了一半,并无任何异状,腥雾愈来愈浓,他感到有一点头昏,心头作呕,不由大吃一惊。

蓦地,对面滚滚浓雾中,突然传出一声令大地颤撼的龙吟,像牛鸣,但强烈不下万倍。

崖上两女,直惊得血液似要凝结,海蕙大叫:“原弟,危险,退回来。”

中原还未听到姑娘的叫声,背上的承影剑突发龙吟,卡簧自起“铮”一声向上升起八寸,自行出鞘。白虹乍现,他想也没想,本能地伸手拔出,剑啸声中,白芒陡涨,腥臭的雾气开始消退,远处的向外飘浮,神剑发生了神迹,可能凶险来了。

正是,有了凶险,危机来了,迫在眉睫。

剑啸特异,白虹闪缩,似要破空而飞,被异物诱发的灵气。

雾气渐消,洞窟出现了,接着,出现了银白色的熠熠光华,一个灰白色的五尺圆径大小的蛟头,头上独角像一把五尺高的白色如意,火眼如铜铃,大过海碗,金芒闪闪,两根粗长的白色肉须,如灵蛇乱舞。

是蛟,白蛟,长相够唬人,大得也唬人,白色的鳞甲反射着日光,十分刺目。崖上两女看得真切,不由心胆俱裂,海蕙狂叫:“原弟,快退,快……”她要向下去,草原黑龙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厉声说:“你如果冒然下去,中原死定了。”

海蕙挣扎狂叫道:“不!放我走,我要和他并肩……”

话未完,草原黑龙出其不意,出手如闪电,一指头点上了她的璇玑穴,挽着她冷冷地说:“你会碍他的手脚,他无照顾你。”

海蕙软倒在她怀中,尖叫道:“放开我!他的生死与你无关,你当然用不着关心他的死活,你……”

草原黑龙用冷笑打断了她的话,说:“他如果不幸,我们全得死在这儿,孩子,你不该说这种的,好好看着,他要和孽龙生死一拼,这孩子真是胆大包天,有点胡闹,但他是个无畏的英雄,你该以她自傲自豪。”

下面,中原已看到了孽龙,神剑出现神迹,他胆气一壮,一声长啸,向前迎去。

怪!他走近第一堆青色物体,突然一股清香人鼻,饥火上冲。

“哦!是龙涎香。”他想。

孽龙已看到了剑光,略一迟疑,一扔大头,突然震天怒吼,狂风乍起,腥臭更浓,它猛窜而出。

中原倒抽一口凉气,暗叫站:“吁!夔龙,木石之精独角一足,鳞甲如日月,见则其地大旱。好孽畜,咱们拼了。”

不拼也不成,夔龙已经急旋而至,这家伙长有十丈,粗可两人合抱,胸下长了一根奇大的五爪独足一跳一跳地抢到“呼”一声喷出一口炙烈如焚的烟雾,来势奇急,伸头张开血盆大口,向中原吸去。

中原不敢攻它的正面,这家伙只一条腿,体型笨重庞大,没有什么可怕的,腥臭的毒雾不及近身,便被剑气迫得回头反涌,由雾气急流中,他已看出此龙要用吸力将他吸入口中,怎会上当?他向左急掠,绕怪石闪到夔龙身后,宝剑猛挥。

夔龙并不笨,可是如林的怪石妨碍了它的视线,转动也就不太灵活,而且在它一生中,从未曾想到有两脚动物会向他进击,一时大意,尾部便挨了一剑,被砍开一道两尺长大缝,尾鳍和鳞甲,经不起神剑全力一击。

夔龙负伤,立即发起威来,一声震天怒吼响起,爪尾齐飞,龙角狂舞,一阵子挥扫翻滚,万斤巨石开始飞腾,沙石像狂风暴雨,端的声势惊人,如同到了世界末日。

中原虽有准备,仍被劲风扫出五丈外,沙石如雨,他挨了沉重的一击,但他挨得起,长啸声中疾退三丈,等龙尾向侧扫出,他闪电似腾身上扑。

龙尾反拍,刚扫过他的脚下,他向下沉剑猛挥,想砍断龙尾。

剑过鲜血飞溅,沉得不够低,仅入肉五寸,这刹那间,龙首已到,巨石下塌,奇大的吸力也到。

中原已无法闪让,把心一横,身剑合一飞刺龙口,拼个两败俱伤。

白虹如电,一闪即至,风雪之声乍起,蝌啸声如万马奔腾。

崖顶上的两位姑娘,只惊得心胆俱裂,尖叫出声,永春也大叫一声,惊倒在地。

白夔龙正等将人吸入,但被神剑惊得赶忙闭口,这顿点心吃不得,吃了卡喉,赶忙闭上大嘴,想闪开,可是已来不及了,百忙中将头一低,独角前挑。

“铮铮”二声铿锵清鸣,火星飞溅,龙角挨了两剑,裂开二寸深的两条大缝,中原也被凶猛无比的反震力,震得倒飞三丈外。

人未站稳,尾爪齐出,夔龙独角被创击。

真巧,一座巨石首当其冲,“拍”一声巨响,巨石碎裂成干百块,将龙爪和龙尾挡了一挡。

中原被碎石飞击,他已经知道了生死关头,不用两仪相成真大力相抗,用上了玄阴真气。

“拍拍拍拍”一连串暴响,他的左手护住五官,碎石子击中他的身躯,浑雄击猛的劲风,和碎石的冲击力道,将他击中三丈外,他也借力后飘,更远出五丈,人一落地,不站稳反而上升,神剑向下挥。

“呼”一声尖响,龙尾在身下贴地扫过,飞沙走石,声势骇人.尾鳍上缘一了之差,拂过他的腹下,危极险极。

剑向上一震,又在夔尾部留下一条血缝,鳞开肉绽,鲜血如泉涌。

整个斗场中,鲜血洒得二十丈方圆内斑斑点点,中原的身上,全沾满的血珠。

夔龙知道今天遇上了克星,挡不住神剑,受伤太重,尾部已经转动不灵了,一声沉吼,向洞中急奔。

中原本已心萌退念,夔龙一走,他反而雄心大起,对方逃得快,他胆心愈壮,一声长啸,急得狂追。

夔龙没有他快,在洞口追上了,孽畜知危机迫近,龙头入洞中,尾部岂不完蛋,倏然转头,象一座泰山向中原压到,大口乍张,巨齿粗如儿臂,令人心寒。

中原忘了穷寇莫追的教训,狗急了也要跳墙,孽畜怎能不拼命?果然立陷危局,双方都快,在刹那间接触了。没有第二条生路可走拼啦!

剑光一道光环,也像一个光球,雷电三剑最凶猛的一招“密雷惊电。”出手,中含振·扭·穿·蹦四诀,冲向巨口之中,雷声勃发,万千白虹飞射。

巨口血肉飞射,臂儿粗的齿,如被利斧砍倒,龙口成了血坑。

中原在千钧一发中,脚尖一点夔龙上腭骨,浑身神功倏发,转身向后猛冲,但见一团白虹裹着一个血人,冲过血肉形成的狂潮,向外疾射。

夔龙临殆反噬,头部都已碎,向下扑打的刹那间,巨尾向上反卷,向前一弹。

“叭”一声脆响,巨尾击中中原身后,万斤力道,他只感到身躯像变成一个大雕,向上飞起,头脑轰然一声,昏昏沉沉,只见金星在黑暗中乱舞,手握不住承影剑,脱手化成一道白虹,比他飞得更快。

接着砰然一声,他落在十余丈外碎石浮士之中,寂然不动,晕厥了过去。

承影剑比他飞得更快,直跌至十八九丈之外,‘嗤’一声插入土中,余势仍存,缓缓翻倒,发出夺目光华,仍在发出轻微的振呜。

夔龙身躯也向崖洞壁冲去,死而不僵,一阵子翻腾滚转,崖壁发出轰然巨响,突然下塌。

烟尘滚滚,地动山摇,两里左右的危崖,开始纷纷下坠垮塌。

等烟雾消失,夔龙已经不见了,被埋在尘中,从此不再出现人间。

远处的中原,也被碎土埋了尺余厚,在外表已看不出他的形影,但要比其他地方高出一些儿。

这一面崖壁,草原黑龙拍开了海蕙的穴道,狂叫一声,飞快地背起永春。

海蕙心如刀割,她不怕崖壁摇摇,碎土如雨,疯狂地上滑,连滚带爬下到底,向对面中原失踪处狂奔。

草原黑龙也顾不了危险,跟踪直下,向前急掠,一面向海蕙叫:“他埋在碎土中,先奔宝剑方向,他距宝剑有五六丈,不可乱跑。”

承影剑并未被掩埋,碎土仅零落地散处在左近,白虹闪缩,一眼便可看到。

海蕙当然知道,她疾趋土堆凸之处,用手一阵拨扒,将浑身血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啸荒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