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荒原》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太行山主昏迷不醒,火眼狻猊自然成为主脑,他的话自然有约束之力,群雄立即回到原处,成半弧形散开,注视着即将到来的好戏上场。

玉清观主进入人丛,急趋头戴铁冠的老道身畔,低声将火眼狻猊的话禀明,两人的脸色极为沉重的样子。

这时云栖逸箫等人分列正北老道人分列正南,中间相距不足十丈。

云栖逸箫背手微笑,但微笑之中略带些肃穆。

中原走到海蕙身边低声说:“蕙姐,剑先借我一用。”

她收剑入鞘。连鞘交于他手中,用只有他才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原,可不能将剑给他们,这是你用生命换来的,凭什么要他们不劳而获。”

中原嘻嘻一笑。突然附在她耳畔说:“蕙,你真傻。”

“我傻?”她翘起红艳艳的小嘴问。

“是的,真傻。这是你我定情之物,怎可……”

“呸!不听,不听,你坏!”她掩起耳朵娇嗔,可是,她眼中神情,分明想听得紧,泛着奇异的神采。如果不是人太多,她不扑在他怀里才是怪事。

站在前排的一群老道,年龄最小的也在古稀左右,他们的神色显然庄严肃穆,但眉宇之间,傲然之气充溢,如果是气量狭窄的人看了,定然难以忍受。

他们道俗弟子共是四十六人,比云栖逸箫方面人多了一倍有余,那情景。像一群饥饿的猛虎。俯视住一群羊,令人看了委实心里一百万个不自在。

洞庭鬼叟本就是个狂傲的人物,愈看愈生气,突发一阵阴笑,向百丈老人大叫;“程老鬼,你感觉到什么?”

百丈老人拍住酒葫芦,怪声怪气地问:“老阴鬼,感觉到什么吗?”

“假使你发现你喝的美酒中有一条粪蛆,你会不会感到恶心倒胃口?”

“呸!不但恶心,我会将粪蛆踏成稀烂,消消这口恶气。”

“喏喏!这一群家伙,就像被酒泡红了的蛆,看了委实恶心。”

“老阴鬼,咱们先用酒泡死他们。”

“妙!动手。”

喝声中,两人左右一分,手中的三枚铜管儿在上空飞舞,酒香扑鼻,他们所站立处正是上风,酒香直往排列在下风的老道们飘去。

玉清观主还未禀告完毕,西南角忽然有变。

“噗!噗噗!噗噗!”闷响倏起,每一声“噗”便倒下了一个人,只片刻间,便倒了近十名.

头戴铁冠的老道一声长啸,人吼说:“屏住!呼吸,退!”

喝声一落,众人狠狠向后急掠,四十六名中,已躺下了十六名之多。

“哈哈哈……”百丈老人仰天狂笑不已。

“噗噗噗格格格……”洞庭鬼叟也捧腹大笑。他的笑声如同鬼哭令人听了毛骨悚然。

二人在笑声中扑倒下的十六名老道。

老道群中,响起了一声乍雷似的吼叫:“服下本门的避毒丹,以葯未塞鼻,快!护坛弟子随我快来。”吼声中,十二名老道随着戴铁冠的老过猛扑而回,有二名冲向百丈老人和洞庭鬼叟,但见红影一闪,犹如电光乍闪,快得难辨人影.

中原一看两道的身法,便知百丈老人和洞庭鬼叟可能要糟,一声长啸,他像流光逸电赶去接应了。

云栖逸箫回头朝身后的朋友看去,他们的脸上流露着愤怒,老道们狂妄表情,确是令人生气。他朝众人微微一笑,毫无火气的说:“老朋友,看样子有一场松筋骨的机会,且让祝哥儿给他们一记当头棒,咱们先装聋作哑。”

不远处,风雷之声大作,叱吼之声恍若乍雷,中原已开始给老道们脸上涂颜料了。

洞庭鬼叟和百丈老人的小铜管中,醉仙香已经泻完,他们本想捉几个老道拖回,大大地羞辱他们一番。

他们到了十六名老道躺下之处.两名高年老道也到了,来势奇疾,恍若流光逸电,两人心中一懔之下,无暇捉人,同时左右一分,迎上了。

两个高年老道没撤剑,一声长啸,四只枯掌伸出袖口,但见罡风雷动,掌影凶猛地分扑两人,人在丈外,已经感到罡风压体。

百丈老人心中一震,内心惊叫:“天!罡气,糟!”

他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对方来势太急,怎进得了?他一咬牙,一声沉吼,酒葫芦猛地斜身猛砸。

“卡”一声巨响,铁造的葫芦底部竟被拍成扁形,他只感到双臂一震,气血一阵翻腾,硬生生被震退丈余,脸色大变.老道身形一挫.随又一声沉吼,扑上一掌叫:“毙了你这老狗奴才。”

百丈老人身形未定,暗暗叫苦,双掌一错,手掌热流荡漾,百忙中连击两掌,他用上了无上绝学纯阳真火.

“蓬噗”两声音爆炸响。纯阳真火仍难接下老道的八成罡气,一声闷哼,他被震得往后倒飞两丈外,双手下垂,腿一软,全身无力,“噗”一声坐倒在地,上身往后一仰,但见红影射到,迎面压下来.

“完了,这鬼老道厉害。”他心中在狂叫.

洞庭鬼叟景况要好些,他看老道出掌雷声大作,一目便看出是无坚不摧,可化铁熔金的玄门绝学罡气,火候已有八成,可发而不易收,太过凶猛,接不得,同时他的鬼影功乃是武林一绝,不接掌反击,身形一晃便走,蓦尔失踪,已神奇地反欺到对方身后,大吼道:“你也接我一记鬼掌。”

老道冷哼一声,大旋身出掌如惊雷。“推山填海”进步击出。连推四掌,老道反应之快,骇人听闻,并不输于鬼影功,泽雄凶猛的劲道接实。

“蓬噗蓬噗……”一连串罡气反震的厉啸十分刺耳,洞庭鬼叟也连退五六丈,鬼眼中火焰在燃烧,可是,他在怒极中仍能冷静,知发火也是枉然,无法反击,别说是对方拿力凶猛,即使对方不动手,自己的掌力也无可奈何,近身便会被罡气反震,弄得不好,且有被震伤内腑的可能,他唯一自保之法,是用鬼影功向下托把对方的真气拖弱。他开始游斗,心中暗暗叫苦,今天大事不妙.

百上老人正想仰面躺倒,拼全力滚开暂避,可是体力无法恢复,内脏被震伤不轻,先天真气散溢,连滚的力道恐怕也消失。正界命在须臾间,黑影到了,人声也到了。

“老道接招。”是中原的声音。

老道有罡气护身,本想不理,但又怕来人的身手高明,挨一掌颜面难看,便舍了百丈老人,身形右旋,一声叱喝,反手攻出一招“迥眸反顾”,狂也地也狂妄地甩出,但仍用了七成真力。罡气立爆发。他太狂妄了,以为是无坚不摧的罡气,除了少林派菩提禅功敢于抗冲外,该是天下无敌的绝学,这一掌痛击,对方不死也算完了。

岂知事实不然,黑影左掌一拨,罡气“噗”一声锐啸,散了,而黑影的另一只大恍手如开山巨斧般迎头劈落。

老道骇然大惊,只好用左掌向下削出,挫腰进招,反击对方小腹侧方。

黑影身随掌转,向下一挥“噗”一声沉响,罡气四散,掌缘接实。

“嗯!”老道叫,身躯被震得横飞丈外,飞旋起来,身形落地,仍未止住旋势,终于扑倒在地。

黑影一声长啸,并未迫击,扑向迫攻洞庭鬼史的另一名老道,并大叫:“白老前辈,请带走程老前辈。”

叫声中,连攻四掌.音爆声振耳慾聋,将老道直迫退了两丈余!

老道脸色死灰,踉跄站稳叫:“阁好高明……掌的力,你……是谁?”他不知是何种奇功,掌出无声无息;竟可化去他的罡气,吃惊非小。

黑影站住了,是中原,他两手插腰,脸不红气不喘,冷冷地道。“湖广祝中原,承影剑的主人,把你的同伴带走,他的内腑被自己的罡气反震,受伤不轻!”

声落,身形似电,向人丛中射去。

这一面交手为期甚暂,那一面剑拔弩张情势极紧。

十名老道以头戴铁冠的老道为首。

闪电似地掠到云栖逸箫等人身前不足两丈,倏然止步。

云栖逸箫一群人背住两手,抬头仰望天上的白云,似乎不知对面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老道,一个个脸上神情如谜,嘴角浮起不屑置理的冷笑,极为傲岸。

狂傲的老道遇上了一群更傲岸的人,僵住啦!

老道们不屑降尊纤贵开口,云栖逸箫故意不开口看谁先打招呼,老道们有事待办,当然不能拖延,戴铁冠的老道冷哼一声,向身旁的玉清观主道“净师弟,三岔口事件中有这几人在内?”

玉清观主躬身道:“禀掌门。有刚才用那醉仙香暗算我们的两个老匹夫,秦白衣夫妇,正在这儿哩!”

掌门人目中冷电四射,注视着云栖逸箫身后不远的秦白衣夫妇,秦白衣抬头看天,凤凰夫人抱住爱女,也抬头望天,根本懒得看他们!”

“先拿下秦白衣!”铁冠老道狂妄地发令,左手大袖向人丛一抖。左面老道应了一声,顺袖势向前一冲,运罡气护身,想从云栖逸箫右侧冲人。

戴铁冠的老道,正是长春派目下第四代掌门人,铁冠道人清尘,这老道久处京师,从来南下游方过。整日周旋于达官贵人间,而且他们是受朝廷供奉的道官,沾染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官僚气,不仅目中无人,而且自命不凡,怎将这些草野村夫放在眼下?

平时只有人向他们叩拜,何当主动向人招呼过?这时见对方竟也傲岸无礼,胆敢不先向他乞怜讨好,如何忍得下这口恶气?他大袖一扔之下,已练成了九分九的罡气,已经随袖扔出了,罡气练至九成,刚猛的凶劲便化为无声柔劲,功发由心,可以隔纸溶金,隔墙灭烛,端的可怕。

真巧,云栖逸箫也恰在这时右手向前一抖。

“彭”一声大震,激荡着气流化为劲烈无比的罡气,向两旁激射,地下的野草被连根震起,灰尘弥漫。

两人身形同时后退两步,上身猛烈地晃动,脸上颜色全变,全都心中暗懔。

扑上的老道倒了霉,两种神功碰合的劲道,把他震飞丈外,几乎挫倒,惊叫了一声。

灰尘渐散,云栖逸箫笑道:“咦!有鬼,青天白日,咋会有鬼魂出现,带来这么大的讨厌风沙来?”

后面的凤凰夫人娇笑道:“老爷子,如果怕鬼,晚辈可以烧一柱极乐暗香,送鬼魂荣登极乐。可好?”

铁冠道人也许第一次遇上敌手,狂激之气减了五成,也哼一声道:“本门避毒丹可解百毒,用不着使用毒香,如果你们使用毒香,休怪贫道用鬼虺蛇毒散治你们。”

秋菡姑娘冷哼一声,从腰中取出一颗径寸大珠,光华闪闪,耀目生花,高举神珠冷冷地说:“鬼虺毒天下无双,可是一遇隋珠,尽化乌有,撵鬼的,如果不信,大可一试。”

铁冠道人又是一惊,不知是真是假,不敢断定是不是真隋珠,如果是。鬼虺毒确是一无用场,他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狂傲之气又减掉一分,向云栖逸箫踏进一步。

中原已到了,他站在侧方叉腰而立,向铁冠道人身右的天机一剑注视,这老道他认得,曾在蛇山与白衣狂生同时出现过,虽在夜间,仍难逃他神目,老道面容未改,应该认识的。但天机一剑并不认识中原,他那时并未留算,而且四年多了,中原的身材变化太大了。

铁冠道人有眼不识泰山,他向云栖逸箫沉声道:“这位施主修为已臻化境,贫道走了眼,通名。”

老道的口气仍狂,云栖逸箫愈想愈火。没想到堂堂一派掌门,竟是这种缺乏教养的人物,委实令人难信,难怪武林六大门派中,没有长春派在内。

老人家一气之下,也不再和老道谈修养,半眯着眼向老道轻蔑地撇撇嘴,阴阳怪气地道:“咦!你讲话有点像吠哩!老牛鼻子!”

铁冠道人勃然大怒,怒叫道:“老匹夫,你找死?”

“不见得,咱们半斤八两,各有一半找死的机会,但我老人家不想死,杂毛,要找死你去,我不干!”

铁冠道人向前急踏两步,右掌伸出袖口。

云栖逸箫呵呵一笑,用箫一指道:“咱们内力修为差不多,不必浪废时间,杂毛,拔剑!”

老道看龙箫从袖口伸出,吃了一惊,不再迫进了,道:“你这把是龙箫,你是谁?”

“诸葛明,人称云栖逸箫,你头截铁冠唬人,表示你的脑袋硬,以便欺骗凡夫俗子骗香火,定是长春派目下最没出息的铁冠道人。呸!欺世盗名,可耻!”

“老匹夫,你……”铁冠道人怒不可遏,向前急冲。

黑影一闪,中原迎面挡住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啸荒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