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12章 深山丽人

作者:云中岳

草木下弯曲而行的大青来势甚疾,安平还看不出是何种野兽,接近至三丈左右,矮树已尽,视线不再受阻,腥风入鼻。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毛骨悚然。

及腰茅草不再擦动。三丈外徐徐升起一颗大逾脸盆的三角形怪头,升高至五尺左右方行停住,不会眨动的深黑色怪眼巨大如碗,三尺长分岔的黑蛇信吞吐不定,身躯丝纹不动地盘了六匝,占地约丈四五方圆,浑身蓝得发黑的鳞宇光亮闪目,颈下有三条淡灰色的寸宽直纹,向腹下伸展。

“这是龙还是蛇?”他悚然地脱口叫。

少女噗哧一笑,说:“不是龙也不是蛇,是五百年以上的青蟒。阁下。你敢和它一搏么?”

他不承认也不否认,说:“它一口大概可以吞下一只象,赤手空拳,任何人也休想动它,任何内家拳掌和普通兵刃,砍在它的鳞甲上必定被滑开,难难难。”

“这么说你自承不行罗?”

“在下可用宝剑对付它。”

“但你近不了身,它的毒雾可远喷三丈外,如果不信,要不要试试?”

-“在下认为不必试了。”

“那么,交出你的兵刃,我制了你的穴道……”

“什么?姑娘……”

“你和你的同伴,三天中已走遍了庐山的无人地带,必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至今还不想离开,打扰了家主母的宁静。因此,我奉命擒你听候发落。阁下的耳力甚佳,警觉性极高,今天我第一次接近追踪,居然被你发现了。你是听命受制呢,抑或是想和大青一搏?”

“贵主母高姓大名,为何禁止旁人游庐山?”他避重就轻,开始套口风了。

“见了家主母,你自然明白了。”

“姑娘是幻海山庄的人么?”

“幻海山庄的人在家主母避居庐山的前些天就被人迫走了,那是月前的事。”

“她们目下迁往何处去了?”

“不知道,你是来找她们的。”

“是的。她们……”

“不必管她们的事了,还是替你自己耽心吧。”

“既然她们真的被迫走,在下只好离开。打扰姑娘芳驾,十分抱歉,告辞。”他沉着地说,抱拳施礼。

“且慢!你能离开么?”少女绷着脸轻叱。

“在下不知庐山已成为贵主母的禁地,不知不罪……”

“废话,你可以向家主母分辩,我只知奉命行事,解兵刃抛过来。”

吉凶难料,身处险地,他岂肯解除武装,摇头道:“在下愿随姑娘谒见贵生母,但解缴兵刃……”

“你敢不答应?”少女抢着叱喝。

“不是在下拒绝,而是在下不明贵主人的身分,实难答应。而且在下对头甚多,不得不小心。”

“那么,我只好令大青对付你了。”少女冷冷地说。

“姑娘……”

少女突然退人林中,身法奇快,如同电闪一般,也像幽灵幻影,大黄一声咆哮.也窜入林中。

巨蟒突然射出,嘴一张,森森排齿皓然,上颚两颗钩形大毒牙长有尺余,突然向外张,来势奇急,声势骇人。

安平骇然,火速跃退三丈,到了密林前。

身后,巨蟒近身了。

他气纳丹田,提气轻身飞跃上树。

蟒尾一卷,草木纷飞,海碗粗的树迎尾而折。他跃登的树粗有合抱,蟒尾飞击丈五六高下,所经处如摧枯拉朽,横枝纷纷断落,声势骇人。

他赶忙直上梢头,像一头大鸟,飞向另一株巨树。

巨蟒巨嘴一张,“呼”一声喷出一口毒雾,追到树下。

树高仅四丈左右,蟒身抬起丈余,一喷之下,早已超过树梢的高度,来势像暴风急雨而至,两丈方圆内飞鸟也难逃厄运。

他达得快,先一步到了另一株上,猛记起身上藏了白龙辟毒珠,先不管是否管用,且取出壮壮胆也好。他一手拔剑,一手取出珠囊挂在颈下,抓住囊放近鼻端。

巨蟒滑行奇快,崖壁下的树林占地不广,绝崖也难攀越,不消多久,便无处可避了。在地上逃奔,恐怕也不易脱身。巨蟒不住喷出毒雾,用尾扫击横枝,毒雾随风飘散,再不赶快脱身便脱不了啦!

毒雾飘到,刺鼻的腥臭往脑门直钻,他感到一阵昏眩,叫声糟!辟毒珠无用,赶忙摒住呼吸。

他心中大急,猛记起珠仍在囊中,取出或许有用。在他行将失足下堕的刹那间,他取出了辟毒珠按在鼻端,一道奇异的冷流,和无以名之的气息直冲脑门,只刹那间便腥味渐消,神智一清。

他心中大喜,忖道:“这丫头可恶,我得将这条毒物除掉,免得她仗毒物横行霸道。”

他一声叱喝,从另一株巨树顶端孤身而下。

下面,巨蟒刚好绕树冲来。

“孽障该死!”他怒吼,向侧一闪。

树林不大密,但巨蟒体型太大而长有三丈五六,滑行没有他快,他绕树抄出,急截巨蟒的尾部。

“唰!”巨蟒首先发难,巨尾扫到。

晶虹一闪,“嗤”一声怪响,蟒尾鳞破血流,裂了一条尺长创口。

“叭!”蟒尾扫在合抱大的树干上,枝叶摇摇,树皮飞溅。

他感到手臂一震,跃退丈余,暗叫“利害!”

不远处传来少女用掌形怪物击地声,还有她的叱喝:“你伤了大青,罪不可恕。”

巨蟒游走了,不时回首,似乎不甘心。

安平向树林北面退,一面向掠来的少女冷笑道:“那畜牲再不退,在下便要与世除害了。姑娘,庐山不是禁地,山南山北游人甚多,贵主母蓄龙养虎在此害人,未免说不过去吧?”

“胡说!大青大黄性已通灵,从不无故伤害人畜。”少女怒容满脸地分辨。

“但在下几乎死在毒雾下,如被蟒尾击中,怕不要粉身碎骨?”

“我怀有解葯,保证你死不了。想不到你居然有降龙伏虎之能,更不怕毒雾侵袭,看来,我只好亲自动手了。”少女恶狠狠地说完,伸手拔剑。

安平已退出林外,摇头道:“你我无冤无仇,在下不想和你动手,少陪。”说完,展开轻功向北如飞而去。

少女并不追赶,只发出一声异啸,高叫道:“阁下。前途见。”

安平不加理睬,往谷深林茂处飞掠,不知越过了多少山谷野林,逐渐接近了水声如雷的山峡,天色已近黄昏,得先找个地方吃于粮找睡处了。

这是一座阴森森的山坞,左面,峭壁怪石如林,轰雷似的水声隆隆不绝,山谷回音冲击回荡,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大水潭,水色碧绿,深不见底,只听到殷雷般的水声惊心动魄,却看不见污水的地方,左面已无法通行;右面沿涧上行或许可找到出路。他绕潭而走,沿涧而上急急觅路。

大小绿水潭之间,相去仅有里余,两山夹峙,人只能在溪床中暴露在水面的怪石上行走,两旁的山崖下草木葱笼竹林映掩,一个人在其中行走,孤零零似乎已经不在人世。如果不是如雷瀑声打破四周的沉寂,更会令人感到孤单死寂,生物俱灭,与草木土石合而为一了。

跃上前面一座丈余高的溪中巨石,他骇然止步。前面三丈余另一座怪石顶端,正盘膝端坐着先前役龙遣虎的劲装少女,正用深潭般的秀目,向他凝神注视。

“咦!你怎么来得这般快,又怎知我会走这一道山谷?”他讶然相问。

少女淡淡一笑,友善地反问:“你就是从五老峰来的人吗?你的另两个同伴呢?”

听口气,似乎这位少女患了遗忘症哩!她怎么这么快就会忘了不久前的事?他先是一愣,接着问:“姑娘,你不是明知故问么?”

蓦地,溪右的修竹微动,出现一个同一打扮,相貌几乎完全相同的少女,接口道:“尊驾先前所遇的人,是三妹小书。”

“诸位姑娘是……”

“我们是竹林幻境的新主人。”身后传来口音完全相同的语声。

他扭头一看,三丈后的溪边怪石顶上,又有一个相貌相同,穿着打扮完全一样的少女。

少女向他嫣然一笑,说道:“我三姐带着大青和大黄,脚程比你稍慢,但也快到了。”

安平知道难以脱身,硬着头皮问:“请问诸位姑娘贵姓芳名,拦住在下有何用意?”

前面的少女盈盈站起,说:“我姐妹的排名是琴、棋、书、剑,我居长,你称我小琴好了。尊驾与贵同伴在山中鬼鬼祟祟,追搜山中每一角落,必有诡谋。贵同伴已在山区逗留十日以上,先前仅在各名胜区流连而已,这几天来加上你阁下,竟变本加厉遍搜隐秘绝地,不知为了何事?我四姐妹奉家主母之命,前来促驾至故处一行。刚才三妹用啸声传警,要我们出面留客,想不到你居然能从大青大黄的爪牙下脱身,更能将三妹扔脱,委实出人意表。阁下,你是愿随我们前往一见家主母呢,抑或是要我们硬请?”

“在下愿随诸位前往谒见贵主母,但定不卸剑,若胁迫在下前往,恕难从命。”安平坚持己见,不愿解除武装。

小琴向左侧一段崖下亩大草坪一指,说:“请移驾草坪,我姐妹领教阁下的艺业,以便决定是否让你带剑。”

“以三打一么?”

“不!只我一人出手。”

“在下如胜了呢?”

“准许你带剑前往。”

“一言为定。”他击掌叫。

“决不食言。”小琴也击掌相答。

“姑娘请。”

“客人先请。”

他不再客套,纵落溪岸向草坪走去。

小琴只有十五六岁,轻功火候极纯,轻灵似燕,两个起落便到了草坪,在草坪相候的安平心中暗暗喝彩。

小棋和小剑也到了,在一旁悄立观战,不住低语轻笑,似无敌意。

安平抱拳行礼,含笑道:“在下粗知拳脚,愿与姑娘印证一二,点到即止,姑娘意下如何?”

“敢不如命?请。”小琴微笑着回礼,客气地答。

安平对这几位姑娘甚有好感,决定用破扇翁传授的小巧功夫和她们周旋,立下门户说声“请进招”,凝神待敌。

按规矩女孩子该先出手,小琴不再客套,说声“有僭”,斜身进步一掌斜削,莲步轻灵,招出身形急移,第二招虚着“骊龙探珠”已经接着攻出。

三招虚着她皆用掌,换了一次照面。第四招她一声娇叱,戟指急点安平的胸前鸠尾大穴,出手如电,奇快绝伦。

安平向左稍移,三指一勾,要搭对方的腕脉。

小琴转身收指变掌,也横切对方伸来的腕部,快极。

“噗”一只小腕接实,指掌皆落空,只能腕部相接,两人不约而同齐向右面飘退,速度相等,谁也未占便宜。

“呔!”小琴低叱。扑上掌指齐施,凶猛地连环进击,势如狂风暴雨,快得难分招式。

两人各展绝学,以快攻抢制机先,出招变招迅捷无比,谁也不敢大意将招用老,四条胳膊飞舞,两双脚急速盘旋,掌风虎虎,各不相让。

“不!只我一人出手。”

“在下如胜了呢?”

“准许你带剑前往。”

“一言为定。”他击掌叫。

“决不食言。”小琴也击掌相答。

“姑娘请。”

“客人先请。”

他不再客套,纵落溪岸向草坪走去。

小琴只有十五六岁,轻功火候极纯,轻灵似燕,两个起落便到了草坪,在草坪相候的安平心中暗暗喝彩。

小棋和小剑也到了,在一旁悄立观战,不住低语轻笑,似无敌意。

安平抱拳行礼,含笑道:“在下粗知拳脚,愿与姑娘印证一二,点到即止,姑娘意下如何?”

“敢不如命?请。”小琴微笑着回礼,客气地答。

安平对这几位姑娘甚有好感,决定用破扇翁传授的小巧功夫和她们周旋,立下门户说声“请进招”,凝神待敌。

按规矩女孩子该先出手,小琴不再客套,说声“有僭”,斜身进步一掌斜削,莲步轻灵,招出身形急移,第二招虚着“骊龙探珠”已经接着攻出。

三招虚着她皆用掌,换了一次照面。第四招她一声娇叱,戟指急点安平的胸前鸠尾大穴,出手如电,奇快绝伦。

安平向左稍移,三指一勾,要搭对方的腕脉。

小琴转身收指变掌,也横切对方伸来的腕部,快极。

“噗”一只小腕接实,指掌皆落空,只能腕部相接,两人不约而同齐向右面飘退,速度相等,谁也未占便宜。

“呔!”小琴低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深山丽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