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13章 雷霆一击

作者:云中岳

巨蟒大青送走了神剑王泰,五湖浪子和了尘惊得腿都软了,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死盯着巨蟒远去的方向,张口结舌地在一旁发呆。

五湖浪子总算是见过大风浪的人,首先恢复神智,转首向中年美妇看去,中年美妇正向他慈祥地微笑。

“足下定然是五湖浪子杜天奇了。巨蟒乃是舍下的守护灵蛇。不会擅自伤害人畜的。”中年美妇含笑招呼。

五湖浪子心中有数,知道这位中年美妇必定是非常人,赶忙行礼道:“小可正是杜天奇,多蒙大婶临危援手,此思此德,没齿难忘。大婶知道小可的匪号,定然是江湖前辈,尚请赐示名号。”

“老身并非江湖人,对江湖一无所知,逸世逃俗,只算是山野逸民.那一位定是了尘大师了。”中年美妇向盯着她发呆的了尘说。

了尘神魂方定,合十行礼,辞不达意地说:“阿弥陀佛!贫憎稽首。”

“大师少礼。刚才不曾受伤么?”

“不曾,施主如不及时援手,小僧危矣!”

五湖浪子惑然接口问:“前辈既是隐世高人,不问江湖事,怎知晚辈的名号?好教晚辈不解。”

“足下不是还有一位朋友么?”

“哦!不错,他叫夏安平,他……”

“他今晨方离开故舍附近,目下不知何往,从他口中,老身知道两位的名号,此至蜗居不远,可否屈驾前往小坐。”

五湖浪子求之不得,直忙欠身恭敬地答:“晚辈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打扰前辈仙居,心中难安。”

“足下客气了。皓儿,先走一步。”

林中传来一声娇唤,白影徐现,出来了罗衣胜雪的皓姑娘。

五湖浪子眼都直了,他感到心快跳出了口腔,深深吸入一口气,接着像是停止了呼吸。

“老天!天下间竟有如许动人的娇娃,杜天奇哪!你像是白活了一辈子,走遍天下,却只能找到一些庸俗脂粉,想不到这般娇美的绝代佳丽,竟藏在深山之内,多可惜哪!能一亲芳泽,我杜天奇不算白活了一辈子。”他在心中暗叫,恨不得一口将姑娘吞下腹中方送心愿。

可是,眼前的景象令他悚然一惊,神智修清。

中年美妇将剑掷出,相距将近十丈,宛若白虹飞射,直射入林,似乎不呈孤线,臂力骇人听闻。

白衣皓儿伸手泰然地将剑接住归鞘,向侧走了,一声虎吼,巨虎大黄像一头家犬般从林侧的草丛窜出,跟在皓姑娘身后走了。

“那是小女皓儿,野得很。”中年美妇微笑着解释。

五湖浪子发觉自己几乎失态,赶忙敛神答道:“令媛清丽出尘,飘逸如仙,身畔带有灵兽,如果不是前辈说明。晚辈几疑此身已入幻境哩!”

了尘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接口道:“小僧挂单龙池寺,对庐山不算陌生,这次与杜施主畅游山区后,更助夏施主搜寻幻海山庄众女,足迹遍及隐秘所在,却不知施主与令媛结庐山区,十分渐愧,复又见施主一剑伏王泰的神奇艺业,小僧今后不敢言武矣!”

中年美妇淡淡一笑,一面领先举步一面说:“大师也许只留意各处是否有庐舍、却不曾留意各地洞穴。老身上有婆婆,下有小女,更带侍女四人,暂住于三叠泉附近山坞古洞,几乎被贵同伴夏小哥找到哩!两位请随老身来,移至蜗居待茶。”

“小僧斗胆,请教施主尊姓。”了尘一面走一面向。

“老身姓彭,大师出家之前,也是江湖人么?”

“小僧出家十载有余,仅在江湖行走两载。”了尘闪烁其词地答。一般说来,女人结婚之后,假使通名道姓,皆以夫家为主。两人误以为中年美妇的夫姓是彭,于是不再多问。

沿途,五湖浪子不再说话,一方面是想给彭夫人良好的印象。年轻人少说话会显得老成忠厚;另一方面他已陷入冥想中,冥想着皓姑娘的音容笑貌,计算着该如何设法与姑娘亲近,有点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之所以来庐山找幻海山庄,原意是想摸清山庄的环境,早些时,他曾经与五女中的大姐尹兰有一面之缘,惊鸿一瞥,他惊为天人,发誓要将尹兰弄到手。色胆包天,到庐山追踪,明知幻海山庄是男人禁地。接待江湖人的地方设在女儿城的外隐庐,妄自接近山庄的人,必有横祸飞灾。但他不在乎,以为凭他那个女孩子动情的相貌,山庄全是女人,必将无往而不利。岂知他来晚一步,幻海山庄已成一片废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想不到归途碰上了安平,更因此而认识了彭夫人。看到了美绝尘寰的皓姑娘,将尹兰的倩影从他心中驱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三叠泉被发现的年代并不久,宋朝中叶才被人发现,从五老峰的北面向九叠屏方向走,位于鹰嘴峰下。彭夫人带着五湖浪子两人,在乱石奇崖下穿林攀葛而走。五湖浪子认得,看方向,他正被领向九叠谷,也就是三叠泉下泻的谷地,距绿水潭并不远。泉水下泻千余尺,远在数里外亦可听到轰雷似的水声。

进入一座山坞,似乎特别清凉。两旁怪石如林,悬崖峭壁巉立,古林蔽天,山鸟飞鸣,幽静而阴森。

转过一座崖壁,壁后突闪出浑身黛绿的小琴,盈盈行礼禀道:“老夫人在客洞相候,请夫人请贵客前往相见。”

“小琴,小书回来了么?”彭夫人问。

“回来了。已禀报老夫人,无法追踪夏公子,他的身法太快,而且存心躲避,实难追踪,想将大黄带去,也许可以寻到,但大黄已被小姐带着与夫人作伴了。”

“去告诉小姐一声,不必再带大黄前往了,山中来了几个来意不善的人,或许会有麻烦。”

“小婢遵命。”小琴行礼告退。闪入另一座崖下不见。

五湖浪心中不是滋味,他已听出一些不利于他的坏兆头,显然她们仍在追踪夏安平,用意未明,是敌是友,还很难看出征候,但在彭夫人的神色中。似乎并未存恶意。

他心中有点紧张,赶忙剖白自己的身份,说:“晚辈跟夏安平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请问前辈,不知夏安平曾否打扰了前辈的仙居。”

彭夫人未表示意见,泰然地说:“这些事不必挂心,老身还有事请教两位。”

到了一座崖壁前的树林,分枝拨叶钻入林中,距崖四五丈,树林已尽,露出崖跟下的一座石洞,洞口宽约一丈方圆,由上面挂下的山藤又长又浓,用数支树杈作钩,将山藤向两侧张,现出洞口并透入光线。

洞口,侍女小棋和小剑左右分立,中间是一个华发如银,慈眉善目,支着一根寿星杖的老太婆,看年纪已是年登耋耄,但依然龙马精神,腰直腿健,神清气朗,双目有神,满口牙齿洁白完整。

五湖浪子果然精灵,抢前两步,不等彭夫人引见,深深施礼,堆下笑道:“晚辈杜天奇,拜见老夫人。”

彭夫人没有开口的机会,只好一笑置之。了尘也不落后,上前稽首说:“小僧了尘,愿施立福寿无量。”

老夫人目不稍瞬地注视着两人,然后平静地说:“山居之人,不拘利数,两位贵客请进,老身无任欢迎,招待不周。客人休怪简慢。”说完,肃客入洞。

洞深约三丈,干燥而清洁,一桌两几四条凳,陈设简单。老夫人肃客就座,两侍女奉上四杯云雾茶,敬客毕使侍立在老夫人身后,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客人。

“娘,这两位是夏小哥的朋友,被一个叫神剑王泰的人所迫,几乎伤在那人手中。”彭夫人首先开口禀明。

“那王泰乃是内厂的走狗,他是来追捕夏安平的。”五湖浪人进一步解释。

“有关夏哥儿的事,两位可否见告一二?”老夫人单刀直入地问。

五湖浪子心中一动,反问道:“请问老夫人,晚辈希望先知道老夫人的用意何在?”

老夫人慈和地微笑,说:“两位不必见疑,老身并无恶意。夏小哥甚有出息,老身希望能多了解一些他的身世和为人,他是一个值得造就的好孩子,极为难得的良材美玉。”

五湖浪子还不了解安平的身世为人,更不知安平的艺业,无从说起,但他是个久走江湖的枭雄,善于察言观色,看了老太婆的神色,听到了老太婆有所希冀的口吻,他感到有一股怨气从心底升起,也泛起了无边的妒念。他已看出老夫人和彭夫人对安平极有好感,这是他难以忍受的事。这时,他只想如何接近这一群老少女人,不希望任何人插入,那么,必须用计谋将她们对安平的良好印象驱走,不然难遂他的诡谋。

一个城府极深的好色之徒兴起了妒念,不难想像出那副嘴脸。他故意沉吟片刻,说:“小可与夏安平萍水相逢,所知不多,是否说得中肯,尚无把握。”

“老身希望听到实情,杜少侠尚请直言无隐。”老夫人慈和地说。

“据小可所知,他是庐州府盛昌市庄和敬业钱庄的三少东,各地设有十八处分号,富可敌国。家中婢仆如云,长袖善舞,在商场颇具盛名。他是山西人,是当地首富,是颇负时誉的花花公子。”

“他是个花花公子?”彭夫人惑然插口问。

“这个……小可只是风闻而已,是否名副其实,还得到该地打听方可证明。这次敬业钱庄出了大纰漏,终至被官府查封。”

“为何被查封?”老夫人关心地问。

“敬业钱庄是内厂的聚敛秘窟,供给各地三厂的爪牙大批活动金银,却又暗中与三厂以外的人暗通消息,同此引起三厂走狗的猜忌,祸起萧墙。小可认为他能与江湖朋友暗通消息,倒是我辈中人尚堪利用,因此愿助他一臂之力,前来庐山寻找警幻仙子,打听夜入九江府分号盗三厂名单的消息。小可所知不多,仅此而且。总之,小可认为他人并不坏,只是久处商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沾染些商场习气在所难免,争逐财富与声色场,小瑕疪无伤大雅。”

“哦!他既然是商场中人,但不知他在何处学艺?”

“小可曾经问及,但他不愿吐实。他有的是金银,以高价聘请师父,可能对天下各门派的拳脚皆有涉猎。”

直接攻讦,那是愚笨的办法。他聪明,不正面诋毁安平,只间或加上些许对安平不利的暗示,这就够了。

彭夫人是见过安平的,接口道:“娘,夏哥儿不会是争逐声色犬马的人。他的艺业,也决不是从各门派的武师学来的杂艺。”

“孩子,杜少侠是他的朋友,朋友的话,足以信赖的哪!”老夫人向彭夫人笑着说。

彭夫人不再表示意见,淡淡一笑算是回答。

五湖浪子赶忙说:“老夫人明鉴,小可与夏安平相识不过三五日,他真正的为人,小可还不太了解。小可久走江湖,所听到的传闻也并不一定可靠哩!”

“杜少侠,你是否能将夏哥地请来蜗居小聚一两日?”老夫人问。

“这个……小可自当尽力。”五湖浪子一口答应。

“老身在这儿约有月余耽搁,尚请少侠鼎力促成。”

“他目下志在找寻警幻仙子,行踪不定,日后遇上,小可必定将他领来谒见老夫人,小可这次助他寻找警幻仙子,委实替他耽心,幻海山庄是男人的禁地,仙子的手下全是绝色佳丽,而且心狠手辣,万一他公子哥儿脾气发作,言词间稍不检点,可能惹火烧身,据他表示,决不放弃追寻的举动,小可将尽可能将他找到。”

“他与幻海山庄的恩怨,少侠可知其中内情?”

“听说是幻海山庄的人夜盗名单,引起这次误会,但小可恐怕别有内情,只是他不肯直说而已。据小可所知,敬业钱庄本身疑云重重,官府查封的事并不单纯,假使是先期设下的陷阱,那才是真正的可怕哩!”

“少侠怀疑是预先设下的陷阱?”

“仅是怀疑而已,真象未明之前,不宜妄猜,敬业钱庄既是三厂的敛聚秘窟,而查封令却又出自内厂,岂不可疑?会不会是想利用夏三东主与江湖人勾结,乘机一同打尽那些与工厂为敌的人呢?”

老夫人已不感兴趣,转变话锋道:“老身一家隐居深山,不理会这些俗事。少侠久走江湖,对江湖朋友和江湖动静,定不陌生。”

“小可略知一二,不敢奢言自夸是老江湖。”

“老身慾向少侠打听一个人。”

“小可知无不言。”

“江湖上是否有善使降魔杵的人?”

五湖浪子沉思片刻,徐徐发话道:“当今之世,使用降魔杵的人屈指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雷霆一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