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24章 缥缈鬼魔

作者:云中岳

安平一怔,心说:“这些女人胆子不小,定不是等闲人物。”

接着,另一个女人的嗓音抱怨着说:“确是废宅嘛!二姐,你办事的能力真差劲,白天怎不先来瞧瞧?这种废宅脏死了,怎能让小姐在这儿安顿?”

“三妹,白天行人众多,不方便嘛,谁知它会是无人居住的废宅呢?”先前说话的女人无可奈何地说。

“小姐,还是到镇中找地方安顿好了。”第三位女人说。

“不必了,且住一宵再说。”一个娇滴滴银铃似的嗓音说,像是众女的小姐。

“那么小婢先进去看看。”

脚步声渐近,有人经过长满荒草荆棘的院子。

安平心中一动,忖道:“来的全是女人,我一个年轻男人在此,确是不便,还是回避的好。”

他不多加思索,挟了披风提了包裹,悄然走向左厢房,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脚下触到一些朽木,发出家俱倒坠的声音,碰到不少破蛛网。

他吃了一惊,掩上门伸手徐探,摸到了不少积尘近半寸的破桌烂凳,原来是用来堆放破家俱的地方。

他探索着举步,闪入一堆破家俱后,屏息以等,匆忙中,他没忘记拨出屠龙断犀匕,在壁缝弄开一条小缝,以便从缝中向外瞧,刚准备停留,厅门被人拉开了。

火光一闪,来人燃亮了火摺子,他从小缝向外瞧,看到门口站前一个梳双丫髻的十三四岁侍女,五官认得十分秀气,背系长创,一手高举火摺子,一手提着包裹。

“咦!里面有人居住,不是空屋。”侍女扭头向外叫。

声落,接二连三的进来了四个女人,先头那位女郎穿一身绿,绿衫绿袄绿裙,眉目如画,好美,美得令人一见便难或忘。年约十七八,身材婀娜,一双纤手莹洁如玉,而且温润柔婉。腰悬宝剑,浑身激发着青春健美的气息。

“先掌灯。”女郎冷静地说。

四名侍女中,有三名是梳双丫髻的小侍女,一个是年约三十上下、梳高顶髻的年长侍婢。一名小侍女放下包裹,取出一具可摺叠的小灯笼,插上蜡烛,用火摺子点亮,高高举起。

“请问里面有人么?”年长侍女高声向里叫。

久久无人回答,女郎向年长侍女说:“飞虹,你去看看案上那张纸。”

年长侍女应喏一声,神色紧张地低声说:“小姐,请戒备。这间屋阴森森地,厅中的摆设十分岔眼,必须小心,小婢遵命去看看。”

“我知道,小心就是。记住,只许看不许触动,小心了。”小姐神色肃穆地叮咛。

飞虹走近案旁,举灯一照,突然脸色一变,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倒抽一口凉气脱口叫:“小姐不好,这是缥缈鬼魔的追魂符。”

躲在厢房偷窥的安平,听侍女说桌上的素笺是缥缈鬼魔的追魂符,也大吃一惊,暗叫不妙。那缥缈鬼魔是黄泉二魔之一,姓舒,名长平,与九地人魔崔真,名列老一辈的可怕魔头。这两个老魔为人孤僻古怪,心狠手辣,杀人如屠狗,任何人拂逆了他,决难活命。在老一辈的高手名宿中,他俩是唯一不怕破扇竹箫的两个人。他们在江湖中飘忽如鬼魅,真正看过他俩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而和他们交手能活命的人,更是罕见。可以说,江湖好汉武林群豪闻名丧胆,望影心惊,说是只要不幸碰上他们,便等于走上了黄泉路,所以称黄泉二魔。

九地人魔的落脚处,照例是放置一块他的标志九地魔篆,上面画了一个骷髅头,和奇形怪状的符篆。缥缈鬼魔则放置一张追魂符,所画的图案很像龙虎山张天师的镇邪符。这一符一篆所置处,代表他两人的行踪和落脚处,见了符篆的人,必须行四叩首礼火速退走,不然大祸立至,谁也不敢在附近逗留。

近些年来,黄泉二魔甚少在江湖走动,凶焰渐消,但在武林朋友的脑海中,仍有震慑人心的威力,提起这两个魔头,仍足以令人变色而走。

绿衣女郎脸色一变,急急走近一看,吸入一口长气说:“既然缥缈鬼魔占先一步,我们走。”

说着,挥手令侍女们撤回。并未行四叩首礼,五人皆神色肃穆,戒备着退走,镇定的神情,仍掩不住内心的惧念,可从她们的眼神中看出紧张之色。

第一名侍女尚未退近大门,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向侧一闪,火速拔剑。

大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高瘦的黑衣怪人,当门而立,不言不动,无声无息,只用一双厉光闪闪的三角眼,盯住厅内的人,袍袂飘飘,像是幽灵突然出现。

这人高有八尺,他瘦得怕人,脸部无肉,只剩下一层皮包骨。高颧、勾鼻、薄chún、尖齿、白山羊胡,三角眼厉光闪闪,脸上皱纹密布,肤色苍白。像是僵尸,大概许久许久没见过阳光,所以显得如此苍白。

躲在厢房中的安平,本来想悄悄从后面脱身的,但看到门口出现了怪人。一时好奇,同时也关心五女的安危,定下心神不走了。

绿衣女郎举手示意四侍女后退,沉着迎上,在众人身前丈余处止步,欠身为和,说:“老前辈高名上姓?拦住去路,不知有何见教?”

怪人冷冷一笑,笑容可怖已极,不予回答。

绿衣女郎得不到回答,继续问:“老前辈姓舒么?”

“哼!你这小女人无礼”。怪人阴森地答。

“如果老前辈真是缥缈鬼魔,晚辈误闯仙居,多有得罪,尚请老前辈宽恕。”绿衣女郎沉着地答。

“你可知道老夫的禁忌么?”怪人问,并未正式承认身份。

“晚辈略有风闻。”

“那你还不横剑自杀,要等老夫亲自出手么?”

“晚辈……”

“你是何人门下?”怪人抢着问。

“家母隐居九岭山云窝谷,武林中人称她老人家为紫云娘。”绿衣女郎朗声答。

“唔!你们就是江湖人所称的云窝众女,一群不知天高地厚,自命是武林女英雄的女人。”

“云窝众女行侠江湖,除恶锄姦,惩贪官殊恶霸。行侠仗义不让须眉,不是自命,而是事实。”绿衣女郎傲然地说。

“紫云娘姓廖,身世无人知晓。你姓什么叫什么?”

“晚辈姓徐,名曼如。”

怪人冷冷地瞥了众女一眼,阴森森地说:“老夫并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念在云窝众女在江湖颇有侠名,因此破例施恩允许你五人留一个活口,其他四个立即自刎。你们先商量片刻,看留下谁。”

徐曼如坚决地摇头,说:“晚辈五人生死同命,不必商量了。”

“呸!你敢拒绝我缥缈鬼魔的好意?想全部留下不成?”

徐曼如伸手拔剑,冷笑道:“云窝众女决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你,一代老魔,艺臻化境,辈份甚高,我们只好五剑联手了。四灯齐燃,插在壁间,准备动手。”最后三句话,是向四侍女说的。

四侍女纷纷准备灯笼,急急点燃,插在壁间。灯笼甚小,光芒微弱。虽有四盏之多,厅中仍然十分暗淡,一片朦胧,景物依稀。

怪老人发出一阵可怕的狞笑,声如寒夜枭啼,等到四灯挂置停当,大步跨入门中怪笑道:“你们知道黄泉二魔皆练有夜眼,所以不敢灭灯动手。四十年来,还没有人敢在老夫面前说这种大话,总算碰上你们这几个人了,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因此老夫特别开恩,仍然保证刚才的诺言,留一个活口,上!”

五女分五方站立,五剑齐举,生死关头强弱悬殊,她们居然沉得在气,决定生死相拼。

“晚辈恭候了。”徐曼如冷冷地说。

怪人嘿嘿狂笑,笑声中突然向右一闪,青芒一闪,人到剑亦送出,闪电似的接近了一名小侍女。快得如同鬼魔幻形。

“啊……”侍女刚将剑挥出,狂叫声亦起,人向后踉跄而退,上身急俯,鲜血从胸侧喷出,“当”一声长剑坠地,然后屈身仆倒。

怪人出招即退,但见人影一晃,笑声未落,就已回到厅门先前站立处。

其他四女刚踏出一步,剑刚递出,惨剧已结束,其快可知。

“格格格格……”怪人仰天狂笑,手中青虹闪缩的宝剑不沾丝毫血迹,似乎刚才并未发生任何事。

四女脸色苍白,眼中涌现出恐怖的光芒,几乎吓呆了,她们第一次看到如此高明的身法,怎能不惊。

“聚剑!”曼如骇然叱喝,她知道围攻将是死路一条,任何人难接下老魔快速绝伦的雷霆一击,四剑并肩出手,也许可以招架。因此喝令聚剑。

老魔用剑向曼如一指,怪笑道:“格格格……第二个人黄泉的人,将是你。”

声落,他不像刚才一般突然用快速的身法出手,而是一步步接近,狞恶的笑容十分骇人。

渐来渐近,他一声狂笑,剑出身动。

这瞬间,众人听到一声如雷叱喝:“接暗器!”

一着几乎令人难以目见的白虹,闪电似的射向老魔的左肋,奇快绝伦。

老魔不敢不接,一声叱喝,转身挥剑。

“叮!”电虹被他的剑击中,炸裂成三段,是一把奇形小飞剑,火星飞溅。

同一刹那,安平身影乍现,手中的寒影剑晶虹耀目,不易看清到身的宝体。

“姑娘们,快退,在下要斗一斗这凶残恶毒的缥缈鬼魔。”他沉静地说。

老魔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蓦地一声长啸,身剑合一扑上,恍若电虹一闪。

“铮铮!”双剑连击两次,人影倏分,冷流四荡,龙吟似的剑啸仍在耳际震鸣,风雷乍息。

老魔横移两步,鬼眼似要喷出火来。

安平侧飘八尺,显然内力稍差,优劣已判,但他毫不示怯,冷笑道:“缥缈鬼魔亦不过如此而已,阁下,冲着我来,咱们玩命。”

“你手上是寒影剑?”老魔厉叫。

“不错,你阁下招子亮,是识货的行家。”安平笑答。

“是谁的门下?姓什么?”

安平要激怒老魔,大笑道:“阁下,你想和在下攀亲家不成?哈哈!问得妙。”

他已看出老魔的剑术并不出奇,只是身法迅疾绝伦而已,全仗一个决字取胜,由绰号上便可知老魔的身法,必定超尘拔俗,很难对付,他之所以出现架梁,一方面是激于义愤志在救人,一方面也想领教一下老魔的艺业。救人而不自量,不啻枉送性命,愚蠢已极,智者不为,他自信尚能对付老魔,至少可以自保,因此毅然出面插手。

老魔果然被激得无名火起,一声怒啸,再次上扑,青芒一闪即至,捷逾电光石火。”

安平定下心神,用上了以静制动的应敌剑术,寒影剑挥洒自如,幻化成重重剑网,封得风雨不透,在三尺圆径内向四面八方封架,在老魔的狂风暴雨似的疯狂进袭下,屹立不摇,沉着应战,任凭老魔从何方进招,他都能将攻来的凶猛辛辣狠招—一化解。老魔狂攻了十四五招,居然攻不破安平布下的重重剑网,也无法将安平的下盘迫乱,反而激得无名孽火直冲天灵盖,理智无法控制,在厉吼声中,展开了凌厉无匹的夺命绝招,从正面逼进,撒出了骤雨似的剑芒。

两人的剑都是宝物,接触时发出震人心弦的龙吟虎啸,三声暴响后,人影倏分。第一招,便将安平迫离了原位,老魔自己,也飘退八尺。

安平额上见汗,一咬牙,向身侧不远处的徐姑娘轻叱道:“老魔头利害,你们还不快走?在下要将他引走,你们务必等机会撤出险地。”

说完,一声低啸,展开了凶猛的反击,他的剑短,不攻则已,攻则凶险无比,生死须臾。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见晶虹一闪,接触了。

“铮铮铮……”纠缠了片刻,在龙吟震耳声中,两人倏然分开。

安平飘退八尺,两串汗珠从眉梢流入眼角,左肩外侧,露出一条裂痕,衣破但不见血痕,危极险极。

老魔踉跄退了两三步,上体摇摇,手中剑徐徐下降,额上淌汗,怪眼中凶光乍敛乍明。

他身侧不足八尺,站着脸色苍白,被两人的神奇剑术惊呆了的徐姑娘。

老魔悚然而惊,突然发现身侧的徐姑娘,猛记起安平的叱声,心中一动,不愿轻易让姑娘溜走,突然一声低叱,身形倏动,出奇不意的向徐姑娘攻去。

姑娘大惊,猛地挫身挥剑,人向左移。

“铮!”双剑相交,姑娘的剑向外荡,比内力,姑娘女流之辈,而且年纪太轻,怎是老魔的敌手?接不下凶猛袭来的一剑,被震出偏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缥缈鬼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