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26章 木屋逞凶

作者:云中岳

游龙剑客当然明白情势对他不利,蟠龙连弩正指着他,相距不足两丈,想逃出匣弩的连珠攒射,势不可能,咬牙切齿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本姑娘要求你们和夏三东主公平一决。如果你们自认不行,可即行离开,日后再另请高手向夏三东主叫阵决斗,不许倚众群殴。”

“如果在下不答应呢……”

“本姑娘只好得罪你了。”

“哼!”

“狄少堡主,本姑娘也是一番好意,在保护阁下的侠名。”

“哼!你说得倒很动听。”

“不仅动听,也是事实。刚才发话示警的人,必定是了不起的神秘高人,即使他不加干预,也会将今晚的事向外宣扬,阁下日后有何面目见天下英雄?休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阁下务请三思。”

游龙剑客眼珠一转,恨声道:“好,在下深领盛情。”

“少堡主是明白人,妾身回后再向阁下陪不是。”

游龙剑客扭头向安平冷笑一声,问:“姓夏的,一月之后,你敢不敢在吉安府南五十里武华山香炉峰顶,和狄某一决生死?”

安平摇摇头,直率地拒绝:“在下身有要事,不能久留,恕难应命。在下行走江湖,亡命各地,岂能公然应约?阁下朋友众多,自会查出夏某的行踪,最好见面时就地解决,用不着定死约会。在下只能答覆你,不管在何处狭路相逢,在下决不逃避,定然拼个你死我活。你总该满意了吧?”

“一言为定。”游龙剑客怒叫。

“绝非戏言。“安平断然地答。

“你我的账将有清算的一天。”五湖浪子冷笑着说。

“在下随时恭候,决不放过你这无耻之徒。”安平也冷笑着答。

游龙剑客举手一挥,没好气地下令:“带走朋友们的尸体,退!”

上来三个人带走尸体,众人陆续向外退走。

逸凤闪在内侧,两侍女也门在另一面。

空空圣尼走在最后,突然左袖一抖,三枚菩提珠射向两名侍女,一跃出厅。

两侍女相当了得,立即向下伏倒,自保要紧,顾不得发射连弩。

“放弩!”已到了院中的游龙剑客大吼。

机弩狂鸣,劲矢厉啸,箭如飞蝗般射入厅中。

厅中二盏小灯笼无风自灭,灭得正是时候。

安平喝声“伏下”顺手将缥缈鬼魔拉下书案,将书案翻倒,挡在神案前。

“哒哒哒哒……”劲矢贯在书案上,尺长的铁杆贯入三寸厚的案板,穿透七寸,箭尾扣如不是稍粗些,必定透案而过,劲道之猛,骇人听闻。

厅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外面却光线朦胧,因为门外还有一盏灯笼,从黯淡的光芒中,可看到外面的人向屋中发射匣弩,看不清屋内的人,只能胡射一气。

“咦!谁将灯笼弄熄的?夏三东主,是你么?这一着妙极了。”逸凤在暗影中低声问。

“不是我,有人从屋顶的破孔中用暗器射熄的。朱姑娘,我们准备杀出去。”安平低声答。

“但匣弩利害,不宜妄动。”逸凤忧虑地说.

蓦地,屋外“啊”一声惨叫,有人倒地。

“不要迫得太近,退后些,准备放火。”是游龙剑客的声音,显然误以为屋中有暗器射出伤人,所以要退远些。

“哎唷……我……我的眼睛……”狂叫声又起,有人砰然倒地。

“谁不要命,尽可放火。游龙剑客,小心你的狗眼。”是先前洪钟似的嗓音,震耳慾聋。

门口的灯笼突然熄灭,屋里屋外同样黑暗。

安平长身站起,向曼如低叫:“伏下不动,我出去赶他们走。”

他跃上透空的草屋破孔,扳住竹缘轻叫道:“朱姑娘,在下先出去。”

他翻上破孔,伏身滑出,恰好看到一名大汉刚向上跃,手上还抓住一把草和一具未擦亮的火摺子。

他突然纵出,寒影剑信手疾挥,剑过脚断。

“啊……”大汉惨号,骨碌向下滚。

院子中,游龙剑客“哎”一声惊叫,以手掩耳跃出篱外,大叫道:“退!有高手在暗中袭击。”

“退得了么?留下你们的眼珠子。”洪钟似的嗓音又响。

“还得留下他们的狗腿。”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啊……”惨叫声惊心动魄,又有人倒了。

人影飘摇,众人纷纷撤走。三个右眼被暗器打瞎的人,连滚带爬逃出院门,抱头鼠窜。

安平向西北角的草丛中掠去,他发觉暗助的人是从那儿发声的。同时,他听出叫留下狗腿的人,正是峡江镇曾和他对掌的年轻人,想找到两人道谢。

相距丈余,两个灰影像劲矢离弦,破空飞掠,洪钟似的嗓音震耳:“年青人,好自为之。见机行事,不可逞匹夫之勇。”

他抱拳欠身行礼相送,朗声说:“晚辈不敢或忘,援手盛情,晚辈感激不尽。”

他重新回到厅中,逸凤已在后堂找到两枝松明点上,匆匆地说:“此非善地,诸位必须及早离开,以免他们去而复来,赶快拾掇,我带你们找地方安顿。”

安平上前行礼道谢,感激地说:“幸得姑娘仗义主持公道,得免此难,铭感五衷。只是,姑娘为了在下之事,与游龙剑客结怨……”

“夏三东主,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游龙剑客虽则朋友众多,我并不怕他,他也无奈我何。”逸凤含笑接口,稍顿惑然问:“奇怪,游龙剑客一生行事,也许狂妄,但决不会像今晚这般乖戾,平时他为人四海,喜结纳天下豪杰,胸怀磊落,仗义疏财肯折节下交,为何今晚如此反常?夏三东主,难道你与五湖浪子真有不解之仇?”

安平摇头苦笑,将在庐山的事概略说了,最后说:“不瞒姑娘说,在下至今还弄不清五湖浪子仇视陷害于我的缘故哩!”

“咦!看样子,关键定在那位皓姑娘身上。”

“皓姑娘与在下萍水相逢,连姓什么在下也毫无所知,五湖浪子叫她彭姑娘,在下连姓也不知道,仇从何结起?”

“有机会我替你打听打听。”

“多谢姑娘盛情。”

“你们打算怎样处治老夫?”缥缈鬼魔叫。

安平一面替他解绑,一面说:“在下与老前辈无仇无怨,自然放你了。”

他不但替老魔解绑,还替老魔解穴,接上手足关节。老魔一面活动手脚活血,一面恨恨地说:“王八蛋!看老夫翻你们的龟窝,不宰了你们这些狗东西,老夫岂肯干休?”

说完,一跃出门,既不道谢,也不向众人说话,迳自走了。

徐曼如扶住一名侍女的肩膀,向安平说:“夏爷,妾必须前往与家母会面,就此告辞。大德不言谢,但妾盼望有为夏爷效力的一天。家父与家母在江湖中有不少朋友,他们将以能为夏爷效劳为荣。玉笥山群雄萃聚,各怀机心,如无必要,以离开为上。愿多珍重,后会有期。”

“姑娘受伤甚重,在下送你一程。”安平不放心地说。

“飞虹尚能照顾我,不劳夏爷奔波了。”姑娘感激地答,然后再向逸凤道谢,主仆四人带了侍女的尸体告辞走了。

“三东主我们走吧。”逸凤催促安平上路。

曼如已经走了,安平放了心,笑道:“游龙剑客一群人,已被两位奇人吓走,不会转来生事了,小可打算在这儿暂住一宵,谅也无妨。”

逸凤打量一下四周,点头道:“三东主所料不差,这儿恐怕反而成了安全处所了,我也不打算走了,你占东,我主婢三人占西,且暂住一宵。时辰尚早,你我已算是患难之交,何不熄灯细谈?”

不管安平肯不肯,占住了西壁,以披风代席,倚壁坐下。侍女熄掉松明,在左右安顿。

安平在东面壁根下坐倒,厅中黑沉沉,脂粉香薰得他有点不自在,但并未能影响他的心情。他一面调息,一面回忆刚才的情景。由游龙剑客的态度看来,显然他力毙罗氏双雄重创一指禅的艺业,已镇住了游龙剑客,对方之所以约地决斗必定怀有可怕的阴谋。蟠龙堡主在江湖里朋友众多,庄中高手如云,他既然与游龙剑客结下了不解之仇,日后在外行走,必定步步生险,阻难重重。如不小心在意,可能埋骨他乡。思前想后,他感到忧心忡忡,深感江湖鬼蜮,确是可怕。

“走一趔庐山,惹上满身是非,真是从何说起?”他心中苦笑自问,感慨万千。

黑暗中,传来逸凤俏巧的笑声,在对面向他笑问:“夏三东主,这次你来到玉笥山,有什么打算?”

他不能将峡江镇的事说出,不想将要找承天宫老道晦气的事公开,更不愿将想暗助银双双星的事剖白,只好支吾其词地答:“小可想前来见识见识,并无他意。”

“三东主,你言不由衷。”

“小可……”

“你想前来找三厂走狗晦气,是么?”

他乘机推诿,笑道:“姑娘冰雪聪明一猜便着。”

“还有别的么?”

“有,希望能打听警幻仙子的下落。”

逸凤沉默许久,黑暗中看不见她的神色,久久方反问:“找她有何贵干?”

“姑娘与警幻仙子是否有交情?”

“你不知道我和她的事?”

“小可对江湖事陌生得紧,可说一无所知。”

“哦!我明白了,你找她的用意是……”

“在下意慾向仙子打听一些小事。”

“能说来听听么?”

“对不起,小可必须先知道朱姑娘与警幻仙子的交情。”

“多年前,我与她小有交情,后来意见不合小有芥蒂,多年不相问闻了。”

“小可想向她问敝店九江分号,被人盗去名单的事。”

“难道说,这事与她有关?”

“真象本明之前,小可不能胡乱加人于罪,只想问问而已,是否与她有关,尚需时日慢慢查明。”

“哦!你想知道她的下落么?”

“姑娘如果知道,尚望见告,感激不尽。”

“她目前藏身在赣州府南的崆峒,你如果想找她,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怎样去找她,在此,我是领你前在找她的最佳人选。”

安平大喜过望,兴奋地说:“如蒙姑娘相助,感铭五衷。”

“带你前往无妨,反正我也得往前走.但我有条件。”

“姑娘清明示,小可如能办到,敢不如命?”

“其一;必须等玉笥山事了之后,我不愿放过这次机会。”

“朱姑娘,这并不算是条件哪!”安平笑答。

“其二,沿途你我分道而行,如须见面,我自会找你,在府城会合之前,除非我找你,任何时候你皆不许找我。”

“小可必能遵守。”

“其三,我只能秘密带你前往,因为我不能出面。仅此三事,希望切实遵守,并代守秘,不然恕我不别而行。”

“姑娘请放心,小可决不会令姑娘为难。”

“我有何为难?”逸凤急问,从声音中可听出不悦和惊讶的感情,显然在生气了。

安平一征,随即泰然地说:“姑娘与警幻仙子虽互有芥蒂,但总是早年的朋友,如果小可口风不紧,岂不让人见怪姑娘么?”

“你知道就成。”逸凤悻悻地答,不再说话。

安平有点僵,也就不再做声,开始行功,厅中寂静。

天将破晓,他听到对面有声息传来,发觉逸凤主婢三人摸索着结扎,悄然出厅不辞而行。

他摸不清昨晚逸凤生气的原因何在,自问在言词中并没有值得生气的地方,因此一来,他对逸凤泛起了戒心,感到心中生疑。

天亮后,他在逸凤的宿处壁根下,看到用木棍划下的两行字:“玉笥山之斗,不出三天即将爆发,事后清迳自南下,前途见。凤留言,又……请恕不别而行。”

黑夜中所划的,居然清晰不乱,而且相当工整而秀丽,显然她对文墨曾下过一番工夫。

他的小包袱并未被游龙剑客的党羽带走,里面虽被检查过,原物俱在,百两黄金亦无损失。他换了一身青夹直裰,怀中揣了三十两黄金和一些碎很,将包袱塞在后偕下的角落中藏好,决定利用这间破屋作为这几天的落脚处。找一根木棍,将茅草所建的破屋顶加以扩大破坏,直至令人望而却步方行住手,准备停当,取道赴斗光里打听消息,并解决吃的问题。

一天中,他不但将承天宫与平山坳的附近形势摸清,也探出了不少前来予会的人物动态。可告慰的是,承天宫并未派人往峡江镇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木屋逞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