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27章 山区恶战

作者:云中岳

安平在山区潜伏,踩探四周的形势和双方的动静,希望银汉双星见机撤走。他便可到承天宫找老道们的晦气,解除峡江镇周家的威胁。

其实,丁大郎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无故暴毙,父子两先后归阴,丁府成了恐怖之庄,那些平日被迫害被欺凌被奴役的奴仆,与及那些心术不正为非作歹的武师打手,一旦脱去了枷锁和管束,那还了得?同时,他们更怕无常鬼再找他们的麻烦,一个个吓破了胆,就在丁大郎身死后的一个时辰内,不仅一哄而散,而且趁火打劫,不知谁人放了一把火,打开了丁二爷的宝库,人散了,丁家庄也化为一片灰烬,丁家的族人死的死逃的逃,烟消云散。即使承天宫再派人前来,也找不到丁家的人出头了。

他在山区中秘密踩探,却不知已被人盯了梢,两个灰衣人总在他出没的附近逗留,他竟然毫无所觉,两个灰衣人的跟踪术极高明,始终保持着目力可及的距离,决不接近至十丈以内,难怪他毫无所觉。

由于三寨主的惨死,承天宫的人知道备多力分,容易被人逐个消灭,放弃了得不偿失的分组拦截笨计,转而组成实力雄厚的打击小组,接近平山坳,截断谌家附近的要道,许进不许出。因此,前来观战的江湖群豪,便可在外围坐山观虎斗,等候机会截夺财宝,据传说,双星在谌家秘窟中,藏匿着无数金珠宝玩,和堆积如山的金银。仅这次在九江从三厂走狗处弄到搜刮而来的金银,就有二十万两之多,其他不问可知。

沉闷了两天,第三天一早,暴风而终于光临。

倚山而筑的谌家有十余座楼房,四周的果林在三更初四面起火,草枯风劲,片刻间火便将湛家包围。

可是,是接近庄院的林木,相距也在十丈外,而且庄外有院墙,大火烧不到庄院,天色大明,谌家的四周大火已熄,烟雾弥漫,半里的圆径热气蒸腾,无人敢近,事实上已将谌家加以孤立,庄内的人如想向外逃,谈何容易?人畜难隐,在没有树木遮掩的烟灰场中,无所遁形。

东南西北,四队高手把守四方,等候在内的人出来送死。

火起时,前来看热闹的外路群豪,也接近了谌家在前面的田野中向上观望。这些人中,有游龙剑客五湖浪子等一群好汉,他们尚未表明态度,谁也不知他们到底想帮那一方,意图暧昧立场不明。

怪的是,四队人之中,并没有主要的人物在内,既没有八道第一高手大风真人,也没有十八豪杰的老大无敌金刀叶飞,甚至使用降魔杵的老三伏魔天王也不见踪迹。无敌金刀叶飞,是七僧八道十八豪杰的第一位高手,不但威震京师号称无敌,在武林中也声威远播,金刀到处,江南群雄望风披靡,由于他是公门中人,所以并未列入江湖名宿高手之列,他的艺业,并不下于当代的八大高手,甚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次他和大风真人接到赛纯阳用千里急传的快报,带领了内厂的外围走狗十万火急地赶来,不但要对付银汉双星,也想擒住安平榨一笔油水。他的艺业虽是第一,但在内厂外围走狗中,地位却比雷霆剑大风真人低,因此实际主持人却是大风真人。

四队人中,也没有承天宫道术通玄的凌虚真人在内。

天色大明,四队人见火攻无效,谌家一无动静,似乎人影全无。他们开始用火箭向庄内攒射,果然有效,庄中有人出现了。

庄外的院墙设了不少箭孔,里面的房屋皆是砖造,建有风火墙,火箭起不了多大作用。庄里的人早有准备,喷水筒专门对付从空隙射入的火箭,火箭焚屋的毒计劳而无功,除非有大队兵马冲击,不然你想攻入。

不久,四队恶贼派出了敢死队进攻,可是接近至百步内便被箭雨射回,枉死了五名恶贼,无法接近。

看光景,白天想攻入庄简直难比登天。

在远处准备趁火打劫的群雄,终于发现三厂的主要人物不在,有点醒悟,聪明人开始向后山移动。

安平早已在后山,他是三更天到达的。

后山古木参天,冈阜起伏,人行走其间,如不是登上山颠,极易迷失在内。

三更天,他发现一群戴青布头罩,穿青劲装披青披风的神秘人物,从承天宫方向疾赴后山,进入了参天古林。他心中冷笑,暗中跟下来了。他已概略地了解谌家的情形,知道恶贼们不至于愚蠢得冒险硬攻,必定将双星引出庄外决战,不然别无一举歼灭双星的机会,硬攻庄院将会枉死不少人。

到了一处山岩下,蒙面人三面一分,隐身相候。

他像一个幽灵,声息俱无地接近了把守中间的一群人,相距十余丈。利用蛇行术接近至四五丈内,伏地面倾听前面的动静。

前面的数株古杉下,五个蒙面人席地而坐,面向山岩,正在低声商谈。中间的蒙面人背系长剑,可看到捞胧中的背影轮廓,双耳招风,身材瘦削而硕长,用低沉的嗓音向左首两人问:“云松道友,这地方没弄错吧?”

云松,是八道中的老四,用极富自信的口吻说:“错不了,这是后山主要秘道的出口,右面山谷的小径,可至倚天坛。咱们打入庄中的暗桩已说得明白,他们确是准备从这儿溜走的。”

“消息靠得住么?”

“绝对靠得住,除非咱们无法将他们从庄中驱走。”

“秘道共有三条,谁能拿准他们必定走这一条呢?”

“秘道固然有三条,据暗桩传出的消息说,另两条由于今春的暴雨,中间坍垮了数段,迄今仍未修复,他们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哦!那么,咱们何不先找出秘道出口加以堵死?”

“道友说得是,可是山岩宽有三十四丈,高约十丈余;出口窄小,咱们的暗桩并未完全取得谌老狗的信任,未曾亲自走过,所以不知确实坐落处,如何找法?”

“那么,咱们岂不是只能在这地守株待兔吗?”

“攻入庄中之后,他们会出来的。”

“万一他们从庄中突围,咱们不是白等了?”另一个蒙面人大声问。

“呵呵!”云松大笑,笑完说:“先用火攻,次用箭雨,再全力合围,他们突得出去?有神剑王施主在前面主持,他会设法攻入庄中的。即使他们敢突围,也难从箭雨和九龙神火筒下逃生,更有狄施主在外围暗助拦截,试想,能有几个人活命?他们又不是傻瓜,总不至于愚蠢得从庄前突围的,放心吧!段施主。且耐心拭目以待。”

“咦!严寨主的人为何还未赶到?”中间的蒙面人问。

“他们要五更左右方能前来,早着呢。”右首的蒙面人答。

暗中偷听的安平心中暗暗焦急,看光景,恶贼们的主力重心放在这儿,万一双星真从这儿撤走,后果可怕。从他们的对话中,他知道恶赋们已派人打入双星的手下,所以才知道秘道的出口,如不设法将这些人引开,双星危矣!但看情势,是无法将这些人引开,对方人太多,也决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心中焦急。却苦于无法通知牛郎星。

“我只能在这儿见机行事了。”他想。

三更天,谌家附近火起,照得满天通红,他不能再盯得这般近,只好悄然后撤,退出十丈外,伏在树根下等待。

看看天色不早,东方天际已出现鱼肚白,山岩附近仍然毫无动静。

他不能再停留,太近了容易暴露行迹,便再次后撤。

蓦地,后面脚步声杂乱,来了大批人手。他向上纵,躲入树枝中藏身。

曙光朦胧,他看到四五十名青巾包头多青劲装的人,正分两路穿林而来。领先的人是五名老道,其次是一双身材硕长的男女,左右后方跟了八名穿箭衣的带甲卫士,然后是六名穿各色劲装的男女好汉。

五名老道中,他认得一个被他削断了右掌的元真。

那一双男女经过他藏身的树下,看得真切。男的身材魁伟,身高八尺以上,肩宽腰圆,手臂特长,背上系了五根镖枪,右手扶着一个沉重的锦袋,又粗又长,不知是啥玩意,不像是兵刃,相貌威猛,粗眉大眼,脸色枣红,满脸长满了刺猬般的虬须,年约半百左右。女的锦帕包头,穿一袭云纹紫缎劲装,外罩同色披风。劲装将她的胴体衬托得曲线玲珑,身材相当高,有七尺左右,女人有这般高的身材,已是鹤立鸡群了。她五官美好,眉梢眼角带着杀气,目光凌厉,一张小嘴经常带着不可一世的傲笑。腰带上悬了剑,带了百宝囊,右胁下悬了一只尺余长锦袋,可看到悬在袋口外的宝石流苏坠儿。

安平有点紧张,心说:“是玉笛飞仙夫妇来了,这女强盗难缠得紧。”

天色大明,似乎双方皆毫无动静,令他愈等愈心焦。

他喝了两口酒,自语道:“牛老兄,你老兄最好不要从这儿出来。”

远远地,传来俏尖的嗓音,是天笛飞仙在发话。

“咱们人多,何不每人分两尺地段,挖出秘道口来,从秘道直捣巢穴,岂不强似在这儿守株待兔?”

“严寨主,这事断不可行。”有人答。

“为什么?”玉笛飞仙问。

“秘道门内定然有人把守,动手发掘,岂不打草惊蛇?”

“那……”

“只有耐心等待,以便瓮中捉鳖。”

“好,本寨主等候一个时辰。咦!伏魔天王姜世贤像是不在呢。”

“他与无敌金刀叶施主分为两路,潜伏在别处策应。”

“在哪儿?”

“恕贫遵守秘。这一带山深林密,极易窜逃,因此已将人手分开潜伏,准备擒杀漏网的人。”

正说间,左方驰来两个人,一个戴头罩,一个是青劲装大汉。

大汉向中间的蒙面人行礼,气喘吁吁地说:“奉神剑王爷所差,前来禀报道长定夺。”

“怎么回事?攻入庄中了么?”蒙面人问。

“火攻无效,庄中已有万全准备,急切间无法攻破。”

“真没用,都是些废物!”

“王爷已派人编树枝为盾,不久定可冲入庄中,要小的前来禀明,希望仙长派承天宫的法师前往相助,以便顺利攻入庄中。”

“好。那么,请凌虚道友前往一行,尚祈俯允。”

五老道商量片刻,跟着大汉走了。

凌虚一走,这儿没有会妖术的人了。

看看到了辰牌末巳牌初,山前隐隐传来阵阵呐喊声。

恶贼们开始准备,纷纷藏好身子,气氛一紧,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山岩附近,从前面看,看不到隐伏着的人。

安平藏身处是一颗大樟树,枝浓叶茂,藏身在上面十分隐秘,他可以从叶隙中看到下面的人,下面的人却不易发现他。但他也不能看到前面杉树中的人,只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他从树上留意上面山岩的动静,随时准备动手。

蓦地,他听到后面有轻微的踏叶声传出,以为恶贼们又搬来了助手,赶忙向后面看去。

“老天,我白耽了一夜心。双星果然棋高一着,他们早就不在庄中了。”他心中暗叫。

后面的树影下,两队男女漫山遍野而来,足有上百人之多。右面是彩衣女郎,约有三十余名,一式彩衣劲装,腰带上有一条绣牡丹的彩巾。

他第一眼便看到在潼关遇上的女郎,她身旁赫然跟着柳姑娘柳青。

还有一个女郎他认识,那便是一再助他的冯玉玑姑娘。

男的一律穿黑色劲装,头戴牛头帽。牛郎星领先而行,挟着沉重的三刃剑,威风凛凛。

然而,神笔客夫妇,却不在其中。

上百名男女悄然而行,分为三列,前一列的人手执藤盾,佩腰刀。第二列是弓箭手,佩鬼头刀。第三列是负责缠斗的人,都是牛郎星的得力手下,也都是三山五岳的好汉,所用的兵刃各有千秋,刀、剑、斧、锤、棍、鞭……一应俱全。但所有的衣着,却是同一式样。

安平隐身的大樟树附近,疏落地生长着一些杂树,有些已经凋零,有些依然长青。与前面的杉树林中间,隔了座四五丈宽的草坪,那是防火道,杉林是有主之物。

糟了!杉林后端有人警戒,发现了双星的人,立即发出了警号。

双方齐发呐喊,相距百步外列阵,箭如飞蝗,杀声震天,将大樟树一段空间作战场,安平进退失据,夹在中间了,无法下地。

三厂的人没有弓箭,但隐仙案的喽罗有,双方先用箭远射,藉树掩身,等候短兵相接。

牛郎星的人弧形展开,列阵逐步推进,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山区恶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