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29章 火海脱险

作者:云中岳

神力天王人虽傻,但并不蠢笨,个性率直而单纯,直肠直肚,这次他被安平击败,输得心服口服,居然说出要和安平交朋友的话来。

安平在前面走,摇头笑道:“你想拉我下水做强盗么?不行。”

“你……爷爷我不做强盗好了。”神力天王脱口说。

“你这傻大个儿,说话不假思索,信口开河。”

“小子,我说错了什么?”神力天王怪叫,急行两步,跟在逸风身后了。

逸风走在安平身后,这时扭头冷笑道:“笨虫,你难道听不出话中之意么?你不做强盗,但你那强盗婆娘女寨主肯么?废话,说错了话,小心女寨主煎你的皮。”

“你说话可要小心点。”玉笛飞仙不悦地叫。

“唷!难道你不是女寨主强盗不成?”逸凤扭头回敬。

“你又是什么东西?老娘可不饶你。”玉笛飞仙怒叫,拔剑冲出两步,便待动手。

逸凤冷哼一声,旋身拔剑沉声道:“以一比一,我逸凤如不能戮你两剑,今后便永远告别江湖,所有武林恩怨一笔勾销。”

安平回身叫道:“姑娘们,少说两句好不好?火烧眉睫,眼看大难当头,还是省些劲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危难吧!”

逸凤悻悻地收剑,冷哼一声,随着安平急走。

玉笛飞仙也冷哼一声,收剑低声咒骂道:“没人要的疯女人,该死!你神气个什么劲?”

安平虽然听得清楚,但并未放在心上,更没想到话中的含义,认为是女人吵闹的气话而已,像逸凤这般美艳的姑娘,浑身都是魅力,一颦一笑万般风情,岂会没人要?见鬼!

到了山岩中段,浓烟薰得令人受不了,辛辣刺鼻的烟雾呛得令人胸都抽搐,有几个人咳得胸部发痛,三丈外已不易看清人影了。火焰的啸吼声震耳慾聋,林木爆裂倾倒的声音像是山崩地裂一般,可怕极了。热浪迫人,远处已可看到火光,烈焰飞腾,浓烟冲天。安平抓了一块小石,全力大叫道:“诸位,分开来找。”

他的声音甚大,压倒一切嘈杂的声浪,听得十分真切。众人向两侧分散,用石块敲打着岩壁,希望发现壁内有空洞的回声。

发现几处有回声的地方,由神力天王用铜人撞击。傻大个儿臂力惊人,铜人下处,岩壁的青石碎如粉,恍若五丁开山。可是,白费劲,攻入尺余,只发现一些石隙而已,根本没有秘洞的消息。

大火渐近,岩上已可看到火舌,带着火的枝叶不住从天而降,热浪迫人,窒息的感觉威胁着他们。

逸凤依在安平的左侧,她以巾掩鼻,凤目中泪光闪闪,粉脸被火烤得通红,恐惧地说:“夏三东主,看样子我们都将烧死在这儿,不必作无望的找寻了。想不到我满腹怨毒,夙愿未偿,意然丧生此地赍志以殁,委实不甘心。”

安平形如疯狂,急剧地敲试着岩壁,一面叫道:“朱姑娘。不可灰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在未倒下之前,断然不可放弃希望。你去试试左面的突出岩壁,攀上那株松树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逸凤向左移,跃上松树向岩壁的横技,扭头说:“火如迫近,请给我一剑,也好减少痛苦。”

右面,三厂的人开始内哄了。伏魔天王满头大汗,怪眼像要喷出火来,向雷霆剑大风真人恶狠狠地吼道:“牛鼻子老道,都是你这用坏事。”

雷霆剑浑身热气蒸腾,鹰目中的光暴射,火暴地叫骂:“闭上你的臭嘴!贫道坏了什么事?你给我说明白。”

“我早说妖道靠不住,是你力主与凌虚妖道联手,落得今天的下场。显见得这场火并不完全是游龙剑客所为,而是妖道授意布下的陷阱,你睁开狗眼看看,可有承天宫的妖道在场?显然他们早留了秘密退路,只等咱们死光了,双星留在谌家的财宝,他们便可一口独吞。如果不是你坏事,咱们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呸!是贫道力主与凌虚联手的么?”

“赛纯阳是罪魁,你也是祸首。”

雷霆剑大怒,拔剑冲上叫:“匹夫该死!你竟敢将罪名转嫁在贫道的头上,非杀你不可,你好大的狗胆!”

声落,一剑攻出。伏魔天王两手空空,他的降魔杵不在手中,无法拼搏,虽则他的艺业比雷霆剑高明,但没有兵刃他就无可奈何了,赶快向侧一闪,向一名大汉叫:“昌明兄,将剑抛给我。”

“你做梦!”雷霆剑厉喝,赶上一封斜挥,风雷倏发。

安平怒火上冲,向不远处的神力天王叫道:“傻大个儿,制止他们、这些家队真没出息,紧要关头不仅不知和衷共济找出路活命,反而自相残杀,岂有此理!他们如果不听就毙了他们。”

神力天王不假思索地急掠而上,猛地截入两人之中,铜人金芒一闪,“铮”扫偏雷霆剑的长剑,大吼道:“住手!不然朱爷爷要砸扁你们。”

雷霆剑侧跃八尺,长剑几乎脱手,捺下性子说:“朱施主,请不要干预贫道的事。”

“爷爷不听你的话,夏小子不许你们打架,就不许动手,听到没有?”神力天王横蛮地说。

无敌金刀也劝住伏魔天王,将他拉至一旁说:“世贤兄,算啦!事到如今,怨天尤人也是枉然的。夏三东主说得不错,紧要关头不和衷共济找出路活命,确是不该。咱们尽力找出路,大火烧到时再死不迟。”

伏魔天王被拉开,雷霆剑也就乘机下台,向神力天王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神力天王往回走,玉笛飞仙迎着他苦笑道:“信哥,你竟听了别人的指使了,我很难过。”

神力天王手足无措,不安地说:“寨主,我……我……”

“你不必叫我寨主了……”

“咦!你……”

“我们带了五位寨主。百名喽罗前来,目下只剩下你我和两名喽罗了,还叫什么寨主?”

“你不是说过,在有外人的地方,要叫你寨主么?”

“唉!你这人真是浑得无可救葯,目下生死关头,即将化身火海,还叫什么寨主?生还无望,死期已近,珍惜这片刻光明,我们到岩脚下坐着等死,不必枉费工夫去找秘道了。再说,秘道已经封死,即使找到了又能怎样呢?还不是死路一条?”

“嘉妹,我……我不要你死。”神力天王大叫。

“不死又能怎样?我们已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插翅难飞,谁能在烈火中留得性命?”玉笛飞仙哀伤地说。这时的她,已不是叱咤风云的女寨主了。

“我要听夏小子的话,一息尚存,必须找生路。”

“不!”玉笛飞仙拉住他急叫,又道:“信哥,不要做傻事了,让我在死前说些体已话吧。这些年来,我……唉!我真不知该从何说起。慾语说,夫唱妇随,但这些年来,你我却反其道而行,委实对不起你。这次我如果听了你的话,拒绝接受毒真君的聘请,哪里会有今天?唉!我后悔已来不及了,真希望苍天能假我时日,做一个平凡的妻子……”

远处的安平大叫道:“怎么?你们这些英雄好汉们,竟然全在束手等死?在大火烧到之前,你们就绝了望,真等到大火烧到时,你们却再不想死就来不及啦!趁这时大家奋力寻找秘洞口,也许还有生路,束手等死,真是愚不可及,还不赶快动手作甚?要诀别何不等到大火烧到时再说?”

神力天王挽了玉笛飞仙便走,说:“夏小子有道理,快找。”

三里外西南角的山坡上,牛郎星仰天长啸,向熊熊烈火在叫:“夏安平,夏……安平……”

树林至此断绝,附近三座山头童山濯濯,全是及膝枯草,百余男女各持树枝,将枯草扫除,断绝火路。

他们得到安平的警告,随逸风的两侍女从西南角突围,恰好来得及在火势合围之前出险。

双星以为安平不久便可到来,立即命所有的人奋力砍倒通路的树木,阻截火势,以便让安平出困。可是,第二批出林的人是神笔客夫妇,和他们的朋友,一个个焦头烂额狼狈万分,惊魂初定,大火已经合围,砍倒树木也阻不住火势,出路已断。

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只少了安平和逸凤。

逸凤的两个侍女一叫小春,一叫小绿,急得泪珠滚滚。

所有的人全疯了,分向左右搜寻,三里方圆的山林,成了一片火海,声势如山崩地裂,天空中烟火上冲九霄,二十丈内无人敢近,热浪迫得众人汗下如雨,飞禽走兽漫山遍野奔窜,那有半个人影?

牛郎星夫妇焦虑万分,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神笔客夫妇更是五内如焚,如不是朋友们拉住,他俩真的要冲入火海中去找安平了。

其他的人皆知安平与众人间的恩怨,对这位只知救人而牺牲自己葬身火海的神龙夏安平,不由凄然泪下。

牛郎星经过这次劫难,雄心已死,壮志消沉,觉悟到以力服人是靠不住的,他的艺业也不配雄霸天下,江湖上具有奇技异能的高手名宿多的是,想要雄霸天下谈何容易?短短一月中,先败在安平手下,再在无敌金刀手中几乎送掉老命,更断送了不少属下的宝贵生命,不由他不清醒。同时,安平的所为,以及安平托神笔客所转告的话,也令他深深悔悟,毅然放弃了雄霸天下的野心。安平陷身火海,不仅令他心中哀痛,更激动得失去了理智,向神笔客狂叫道:“甘兄,劳驾你带人到承天宫,杀尽那些杂毛妖道。兄弟带人沿火场北行,搜寻游龙剑客。天可怜见,希望夏老弟能从别处脱险。”

柳青姑娘哀痛慾绝,她发狂般沿着火场外围向北狂奔,一面尖厉地呼叫“夏大哥,你在哪里?”

神笔客夫妇带了六十余名黑道朋友,每人用枯枝干草扎了二具火把,取道直奔承天宫。

牛郎星夫妇也将人分为两拨,他自己带了男的属下,沿火场外围向北绕。织女星和云窝众女则带了所有的女人向南走。分手时,明白交待遇上三厂、承天宫、蟠龙堡的人,一律加以搏杀,替安平报仇。

承天宫中高手已全部出动,只留下一群只会花拳绣腿的老道,还有几个三厂的官监,怎能挡得住神笔客的一群黑道群豪?

神笔客分一半人将承天宫团团围住,亲自带了三十余名高手杀入宫中,抓了几个老道带路,见人便杀。

后面的秘室珍宝堆积如山,地下的迷宫起出无数劫自各地的珍玩和大批金银。令人发指的是,从各地掳来的美女竟有近两百名之多。在后面灵霄阁的宏大秘室中,豢养了一百二十名体格特异的小童,全是年在六岁至八岁的无知幼儿,他们是凌虚妖道派人掳来,准备日后训练成一队专门在各地任眼线的小会匪。

这一群黑道群豪,见了这些金银财宝美女幼童,全都骇然变色,惊诧不已,也心中大悦,感叹此行不虚。十余人监视着三十余名老道,搬出所有的金银,救出所有的妇孺,放起一把无情火,大好宫观化为一片瓦砾场。十余年后,地方人士重建承天宫,但始终无法再恢复本来面目了。

山岩下,在安平的激励中,众人重新振起求生的慾望,疯狂地寻找秘洞口。

大火渐近,炎热如焚,窒息之感像无情的浪涛,凶猛无情地向他们袭来。

首先,玉笛飞仙的两名小喽罗,昏倒在山岩下。

神力天王像一头疯虎,奋力用铜人在山岩上砸击,在轰然暴响声中,碎石飞溅。

无敌金刀摇摇慾坠,突然大叫道:“昌明兄,给我—……一剑,我……受不了……”

昌明兄,是十八豪杰中的老五电剑李昌明。这人在内厂的外围走狗中,倒是一条相当够朋友的好汉,为人机警,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他唯一的缺点是不大卖力,与同伙和人动手,他永远是最后出手的一个,也是极易获胜的一个,因为他永远不向比他强的人叫阵。

伏魔天王奔来将无敌金刀拖至壁根,叫道:“你静一静,不必叫嚷乱人神智。”

“砰”一声暴响,一名同伙受不了痛苦,用脑袋撞在石壁上,脑浆进裂,撞死在壁根下。

“哈哈哈哈……”有人对着不足十丈外的熊熊烈火狂笑,向火中奔去,形似疯狂,那是雷霆剑大风真人。

这一带没有树,全是枯草,火势猛烈,燃烧极快,眼看不消片刻便可烧到岩下,所有的人必将陷身火海之内。

神剑王泰一跃而前,伸脚一勾便将雷霆剑勾倒,喝道:“道长,不可寻短见。”

雷霆剑已神志不清,猛地站起向后一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火海脱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