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35章 节外生枝

作者:云中岳

九地人魔发现在包内是安平的兵刃,大喜过望,而且珠囊也赫然在内。小道童大概以为是长命锁一类饰物,未加注意,信手放在这儿不加过问。

他将皮护腰札上,带了寒影剑,抓住珠囊,向孤鹤丹上看去,迈出一步随又缩回,自语道:“老夫本想再救你一次,可是我怕下次再要我的命。算了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这卑鄙的狗死有余辜,且让你自生自灭算了。”

说完。他收好珠囊,举步向厅门走去。

山坡下,一群黑衣人正如飞而来。

他退入厅中,冷笑道:“蟠龙堡的人来了,老夫不愿和他们计较,救夏老弟要紧。救人如救火,我得赶快去追赶女妖们。”

他戴上黑头罩,从屋后窜出,向北飞赶。

黑衣人大队涌入茅屋,孤鹤丹上恰好苏醒。不久,大批黑衣人也向北面追赶。

云梦双姣带了安平,沿北面的山谷急掠,越过两座山头,突见前面半里地的山坡下,站着一个青袍人,袍袂飘飘,肩上的剑穗迎风飘扬,不言不动,正向这一面观望。

百残老人紧走两步,不理会小腹仍在疼痛,说:“老朽先走一步,看看对方的来路。”

“对方如有敌意,格杀勿论。”青狐杀机怒涌地交待。

“老朽理会得,但请放心。”百残老人恭敬地答,急射而去。

接近至四五丈内,青袍人从容举步迎上,含笑叫:“周前辈,请留步。”

百残老人在丈外止步,狠狠地打量对方,久久方嘿嘿冷笑,阴恻恻地问:“小辈,老夫不认识你,为何留步?有话就讲,有屁你就放,不必多费chún舌。”

青袍人年约四十上下,身材修伟,相貌堂堂,举步沉着稳重。先抱拳行礼,从容地说:“晚辈姓贺,名俊,有事慾求见云梦双姣,相烦前辈引见。”

“说明来意,少噜苏。”

“晚辈奉家师叔手谕,有事与两位姑娘相商。”

“什么事?”

“向诸位打听夏安平的消息。”略顿又道:“昨晚曾有人看到沈家大宅的人,将夏安平诱入宅中,此后即失去踪迹。两位姑娘落脚沈家大宅,乃是尽人皆知的事,因此……”

百残老人不怀好意地踏前一步,独眼中凶光暴射。

贺俊向侧跨移一步,夷然笑道:“前辈先不必动杀机,且听……”

“小辈,你与夏安平有亲?”百残老人抢着问,又迫进一步。

“晚辈与他无亲无故,只不过想向他透露一项消息。”

“你是他的朋友?”

“不是,晚辈仅是奉家师叔的手谕找他……”

“你的师叔是谁?”

“金带欧政。”

“哦!原来你是少林的门人。你竖起驴耳听了,给老夫滚出视线之外,不然老夫送你上西天。”

贺俊冷冷一笑,不悦地说:“在下诚心讨教,阁下为何出口伤人?你也算是……”

百残老人一声怪叫,突然凶猛地扑出,劈面就是一掌。

贺俊知道利害,哈哈长笑两声,暴退丈余,单足点地人即向侧纵出两丈外,如飞而退,反应之快,委实惊人,不愧为出身名门大派的弟子。

百残老人的一掌落空,奋起急追。

贺俊用上了全力,窜入一座矮林,连发两声警啸,向林深草茂处一钻,落荒而遁。

百残老人嘿嘿笑,穷追不舍,怪叫道:“小狗杀才,老夫不信你会飞天遁地。”

可是,他先前被孤鹤丹士击中小腹,并未复原,一时冲动全力施展轻功追逐,三五个起落便诱发了伤势,看看将赶上贺俊,紧要关头脚下突然发虚,冷汗泌出,一顿之下,便被贺俊逃出视线外了。

贺俊并不远走,发现老残怪不追,却回头现身破口大骂道:“老残废,你这老而不死的残老狗,来来来,贺太爷要找地方剜出你的独眼,打断你的残狗腿。”

百残老人怎受得了?强忍痛楚怒啸连天,木脚一点,急射两丈外,切齿猛扑而上,含忿拼命。

贺俊一声狂笑,扭头狂奔,一面叫:“残废老狗,来吧,贺太爷送你到鬼门关报到。”

一追一逃,愈追愈远,不久追入了丛山凋林之中,身影逐渐消失。

云梦双姣一群人,仍然沿小径北行,满以为百残老人可将拦路的人追上,因此放心赶路。

绕过山坡,前面山角前又出现一个穿青劲装的中年人,豹头眼,相貌威武,相距十余丈便拔剑仰天长笑,豪气飞扬地说:“此山我所有,此路是我开。呔,谁人经此过,留下脑袋来。哈哈!说错了,是留下活人来。”

柳神一怔,接着勃然大怒,向一名侍女叫:“小倩,去砍下他的脑袋来。——

小倩应喏—声,越众掠出冲到娇叱道:“不知死活的劫路毛贼,留下头来。”

声到人到,剑出如白虹划空,隐发风雷之声,身剑合一飞扑而上。

中年人直待对方的剑尖递近,方以奇快的手法挥剑接招,“铮”一声暴响,双剑相接火星飞溅。侍女侧飘八尺,落地后身形一晃。

中年人也被震得侧退近丈,脸色一变,说:“利害!是个雌老虎母夜叉,也是朵带刺的花儿:来来来,咱们到偏僻处玩玩。”

侍女小倩粉脸乍红乍白,怒不可遏地叫:“狂徒该死,接招!”声落,人已扑近。”

中年人一声长笑,向山林浓密处飞遁,一面叫:“媚娘子,来吧,准教你快活。”

柳神已看出不妙,叫道:“小倩,不可追赶,小心中伏,退回来。”

小倩被中年人的脏言脏语激怒得几乎发狂,理智将失,怎肯罢手?放腿狂追。前逃的像狂风,后追的像暴雨,只片刻间,两人的背影已消失在凋林深处。

柳神正想派人将小倩追回,蛇神曾瑞却懔然地说:“钟姑娘,有人在用诡计诱激咱们的人,老朽深信,前面将接二连三有人现身,安排下埋伏诱咱们上当。”

“曾老能猜出他们是谁么?他们的来意……”

“必须抓一个人来问问,方可知道他们的底细。”

“他们见面便逃,山深林密,如何抓法?”

“老朽认为……”

“曾老有何高见?”柳神问,看神色,她对三个老怪物不倨不傲,而且有时倒还相当客气。她与三老怪之间的关系,甚令局外人迷惑。

“可惜晚辈不知是何原因,老朽所训练培养出来不需冬眠的毒蛇,竟然死的死散的散,这时需用却不可能了。”

“我们……”

“这样吧,咱们不走这条路,他们便会现身来迫我们了。退,老朽断后。”.——

青狐扭头回望,接口道:“蟠龙堡的人可能快追来了,退回去岂不……”

柳神银牙一锉,断然地说:“找布帛将夏安平包起,便不怕游龙剑客要人了。”

山灵牟丹接口道:“老朽认为,两位姑娘可在退回坡后那座树林时,将夏安平带走,悄然从侧方脱身,这儿的事,由曾老哥主持大局,应付前后的人,以后大家回城会合,岂不甚妙?夏安平不在,他们又能怎样?”

“妙,牟老所说甚是。”青狐兴奋地说。

“这么一来,咱们岂不是自损威风么?”柳神迟疑地说。

“事急从权,兵不厌诈,这并非自灭威风,而是权宜之计。目下吉水风雨飘摇,群雄萃聚,不少人必慾得夏安平而甘心,咱们何必公然与众为敌?”山灵甚有见地的说明利害,狂妄之气全消,大概被安平将他的目中无人傲态吓走了,变得稳重起来啦!

柳神不得不同意,命两名贴身侍女接过安平,说:“那么,大局交由曾老主持,到坡后的树林分手,回头在朱家会面,不必到沈家大宅去了。曾老请留心些,查出前面设伏的人是谁,并好好打发蟠龙堡的人,如非必要,不可开罪他们。退!”

说退便退,一群人转身向坡后急撤。

蛇神所料不差,他们突然不进反退,令在前面设伏相候的人措手不及,章法大乱。

蓦地,警啸声划空而过,前面的山林中叫啸声此起彼落,不久人影乍现,山林中人影急动,全向他们的退向汇聚,人数不下五十名之多,似乎漫山遍野而来,三五成群地在后追赶。

退到山坡后的密林,云梦双姣立即带了两名侍女,侍女挟了安平,悄然从侧方撤走。

蛇神带了所有男女,稍候片刻沿小径由原路急撤。

退了半里地,前面的山脚下,出现了蟠龙堡的群雄。

后面半里地,一青一白两个身影,带了四十余名青衣高手,急急地追赶而来。

蛇神向前面的山灵一指,低喝道:“快,到前面先占地势,等他们到来交涉。”

这是一座不太峻陡的山坡,有一片七八亩宽广的枯草地带。外侧是矮林,坡后端山势陡升,占住了山坡,后面便不怕被人截断退路了。

占住了山坡,前后追来的人也就逐渐接近。

青年男女以四人为一组,两男两女,以背相向席地而坐,四支长剑外指,一看便知他(她)们在列出一种奇异的剑阵,至于为何席地亮剑,外行人便感到莫测高深了。

蛇神在左,山灵在右,两人并肩而立,冷静地等候不速之客。蛇神脖子的赤色怪蛇已不见了,两条碧螭也失去踪迹。

首先到达的是一青一白两个人影,他们是金带欧政和银剑徐文。他俩大概知道蛇神不好招惹,不敢太过接近,在五六丈外止步,用手势示意跟来的四十余名同伴停留在十丈外列阵。

金带欧政远远地抱拳行礼,朗声说:“在下欧政,与银剑徐文,求见云梦双姣钟、李两位姑娘,有事相商。”

蛇神冷冷一笑,抬手叫:“你过来说话,怕什么?”

金带低声向银剑耳语片刻,然后从容上前,在丈外止步,再次行礼道:“两位定然是蛇神和山灵两位前辈了,久仰久仰。”

蛇神目光森森地注视他片刻,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是少林武当的高弟光临,失敬了。你们带了这许多人,诱开百残老人,请教有何阴谋?”

金带欧政神色从容,泰然地说:“在下来得冒昧,但并无恶意,只希望见见夏安平。请问曾前辈,云梦两位姑娘到何处去了?似乎不在这儿呢?”

“夏安平也不在,你找他有何贵干?”

“有件事需向夏安平解释误会……”

“哦!阁下想和他算过节不成?老夫警告你,夏安平的事阁下必须立即放手,不许过问。”

金带欧政淡淡一笑,脸色渐变,说:“夏安平与两位姑娘既然不在这儿,在下告退。”

“且慢!”蛇神沉喝。

“前辈有何见教?”

“老夫提出的事,你还未回答呢。”

“前辈是指……”

“夏安平的事,不许过问。”蛇神声色俱厉地说。

“在下与夏安平的事,似乎不需前辈操心……”

“混蛋,夏安平是两位姑娘的佳客,老夫是两位姑娘的护法,为何不需操心?”蛇神极为托大地怪叫。

金带冷笑一声道:“你偌大年纪,为何出口伤人?不怕人家笑话么?同样地,在下与夏安平的事,也用不着尊驾操心。”

蛇神怪眼一翻,吼道:“小王八蛋!小子无礼,老夫要宰了你。”

金带向后退,冷笑道:“姓曾的,你除了会用蛇唬人之外,你凭什么敢说要宰了我欧政?你如果真以为了不起,敢凭你的真本事硬工夫宰我姓欧的?如果你敢弃蛇不用。恐怕被宰的将是你自己呢!”

蛇神大怒,双手抢杖迫上厉叫道:“老夫今天就不用蛇,不杀你此气难消,拔兵刃。”

欧政撤下腰中的金带,冷笑道:“姓曾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虽然昨晚在下怀疑你们可能用诡计将夏安平掳走了,但目下尚未证实,彼此还不应该反脸,犯不着拼老命。可是动起手来,必定有人非死即伤,你不必倚老卖老将话说得太满,届时食言岂不丢人现眼?咱们谁也不必在嘴上称英雄,来吧,请赐教。”。

最后一个字音消失,双方已接触了,金虹一闪,抽向迎面攻来的黑色蛇杖,风雷声乍起。

“啪”一声响,金带缠住了蛇杖的前段杖尾。

蛇神一声怪笑,得意扬扬地横带杖身,显然想将金带欧政拉近,以使用杖头进击。

使用软兵刃的人,如果臂力不够,根本不可能夺对方的兵刃。金带欧政半辈子岁月皆消磨在江湖上,不但经验丰富,而且艺臻化境,兵刃接触的刹那间,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节外生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