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38章 猛虎出柙

作者:云中岳

先前皓姑娘曾给他服下了一颗灵丹,不但保住了他的元气,也减弱了玄阴寒毒的威力。刚才九地人魔给他吞服了解散气丹的独门解葯,解除了他的威胁,这时他抓住机会。全神一志聚气行功。假使九地人魔移动他的身躯,后果可怕,可能有岔气伤身的惨祸发生。

九地人魔悚然一惊,叫道:“老天爷!如果下面起了混战,必定有人向这儿奔窜,那……夏老弟。”

“你怎么这般糊涂,不会先打声招呼吗?”

“崔兄,咱们……”

“咱们别无抉择,只有替他护法一途。任何人如慾接近,只好拼死一决。舒兄,你如果认为不值得,可以退出。”

缥缈鬼魔冷哼一声,不悦地说:“老人魔你听清了,我舒长平不是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人。士为知己者死,又说:受人之恩不可忘。我舒长平的事,已经告诉过你了。夏老弟在受到大群恶贼的围攻下,却未弃我而去,更未将我视同仇敌,大仁大义救我姓舒的一条老命。今天,他有急难,我舒长平再没人性,也不会自己一走了之。老人魔你少废话,你近身护法,我在外围决死,千斤重担我两人挑了,誓不独生。你的兵刃丢了,夏老弟的寒影剑你不至于不会使用吧?”

九地人魔哈哈一笑,豪放地说:“姓舒的,崔某总算交上了这位朋友。没话说,咱们埋骨此地,死亦无憾。”

下面斗场中,形势大变。

皓姑娘主婢三人的出现,立即引起了騒动。她左是大青,右是大黄,刚掠出草坪,立即引起可怕的混战。

首先是马儿惊窜,四十八匹坐骑立即发狂起来,扭头狂蹦猛冲,骑士们猝不及防,有一半人落马。人吼、马嘶、蹄声如雷,怪叫惊天动地。

黑金刚的马狂性大发,突然跃起回头狂奔入林,树林枝浓而低,一冲之下,黑金刚几乎被树枝撞破脑袋,失惊之下,本能地丢掉马缰,抓住迎面撞来的树枝,离开了马背,一跃下地。

他勃然大怒,飞扑而上,闪电似的跃上马背,一声大吼,马儿前肢曲屈,砰然倒地。

他拔出降魔杵,反纵出林,大吼道:“八虎何在?列阵!”

好汉们有一半去追坐骑,其他的人追随在他身后,左右共有八名箭衣骑士分列,向斗场走去。

西面,昭姑娘主婢也飘然而至。

“住手!谁敢不听,侯某先毙了他。”他用霹雳似的大嗓门虎吼。

云梦双姣正在吃紧,眼看不支,想住手也力不从心。

两邪也不愿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仍然放手狂攻。

蟠龙堡的人不知来路,但对方人多,不敢不听,一个个先后退出圈外。

山海夜叉认识虎面枭婆,接着叱:“骆老婆子,还不住手?我山海夜叉……”

话未完,白影似流光,皓姑娘已用奇快的身法切入,云袖一挥,手中电虹闪缩的长剑也同时搭出,袖风袭向妙手飞花,长剑拦截老枭婆的寿星杖,同时叱道:“住手!”

大青也急冲而至,蟠龙堡的十余名惊弓之鸟大惊而退,重围立解。

老枭婆本想便接皓姑娘的剑,但心中一虚,对方敢贸然冲入出招解困,岂是等闲人物?立即撤招悄退。

妙手飞花更是心胆俱寒,不等袖风扫到,连窜带跳退出三丈外,撒腿便跑,混在蟠龙堡的人群中,极力避免和姑娘照面。

恶斗顿止,四周突然肃静无声。

黑金刚大出意外,久久方讶然叫:“咦!小女人是怎么回事?”

蟠天苍龙带来的人中,有一名庐山贼云里飞林雄。庐山贼盘据在山左盆塘湖附近,是鄱阳王手下的另一枝得力悍贼。云里飞林华常在庐山深处活动,曾经见过皓姑娘,接口道:“侯前辈,这小娘子曾经在庐山出现过,巨蟒和锦毛虎是不伤人的。”

“她们的来路谁知道?”黑金刚大声问,声如雷鸣。

没有人回答,蟠天苍龙不住摇头。山海夜叉怪叫道:“曾在庐山出现,八成儿是警幻仙子那泼贱货的党羽,咱们将她弄到手,给虎威总管做押寨夫人。”

“这女人身怀绝学,有龙虎护卫,不易对付呢!”蟠天苍龙镇重地说。

黑金刚冷笑一声,叫道:“火判官兄弟,你们三人到我身边来。”

林内有人传呼,片刻奔出三个劲装中年人,三人一式汀扮,挟着一棍虎尾水火棍,胁下悬着一个火红色的大甲囊,背上背了一个火红色的奇异背囊,足有三尺高两尺宽,不知中藏何物。绿林道有名的巨盗,大都认得这三个人,兄弟三人出身京师神铳局,对火器的使用十分精练。老大叫火判官向孟明,老二火龙神向仲明,老三火星君向季明,在绿林道中,他们的大名相当响亮,是黑金刚的得力臂膀和可以信赖的亲信。

“山主有何吩咐。”火判官行礼道。

“你们跟我来,负责对付巨蟒和猛虎。”黑金刚下令。

“遵命。山主请留心,巨蟒通灵,气候已成必能喷出毒雾,须预先吞服解毒之葯物,方可接近。”

山海夜叉走近说:“辟毒丹老朽有的是,愿与总管一行。”

蟠天苍龙向一旁的五通身材,背霸王鞭的中年人说:“程老弟,何不也带令徒前往见识见识?”

程老弟冷冷一笑,颔首道:“蟠兄说得是,我夜鹰当年名列八豪,隐世调教门人十载余。十年中,江湖变出太大,兄弟老啦!长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近年已是青年人的天下啦,我这门人孙琪初出江湖。理该让他见识见识世面。”说完,向身后的青年人招手,又道:“琪儿,随为师来。”

接着跟出的有勾魂使者西门俊夫妇,追魂客舒徐,和百劫魔僧正一,还有四名半百以上年纪的凶悍大汉。

一群人大踏步向斗场走去,声势汹汹。

斗场中,剑拔弩张。

皓姑娘与两名侍文站在西面,南面是蟠龙堡的人,东北角是老袅婆,青狐和柳神及两名男女属下站在当中结阵,四人大汗淋漓,喘息声隐隐可闻。

老枭婆脸色沉重,枭目厉光四射,厉声问:“小丫头,你要架梁子么?”

皓姑娘淡淡一笑,从容地说:“老婆婆,我不想管任何人的闲事,但却与这两位姐姐有事商谈,因此打扰了诸位的清兴,十分抱歉。”

“你知道老身是谁,竟敢强出头前来打扰?”

“我不是江湖人,对江湖的高手名宿一无所知。”

“你不打听打听我虎面枭婆的名号,居然敢管老身的闲事,不想活了么?你姓甚名难?是何人的弟子?”

“老婆婆,一切恕难奉告,我已道过歉,幸勿再行见责。”皓姑娘微笑着答,转问青狐看去。

老枭婆踏前一步,枭目中厉光暴射,便待抡杖冲上。

大青巨首徐抬,黑信吞吐,跃然慾动。

老枭婆凶焰一敛,脚下迟疑。

蟠龙堡的人不住转首向身后的树林注视,焦虑地盼望少堡主游龙剑客赶来主持大局。八具连弩皆被游龙剑客带走,眼前的形势对他们极为不利。

青狐脸色泛青,瞪着皓姑娘冷笑道:“你不必盯着我,夏安平已不在我手中了。”

逐渐接近的黑金刚一群人同时一怔,山海夜叉怪叫道:“青狐,你所说的夏安平,是不是大闹玉笥山的神龙夏安平?”

裹了伤在一旁观战的鬼眼夺魂突然接口道:“正是他,也是诸位在山西道上,所遇上的夏三东主。”

“你是谁?”黑金刚扭头问。

蟠天苍龙大笑道:“侯总督,你真是贵人多忘事,竟不认识红尘三邪中的鬼眼夺魂了?”

夜鹰程炳脸色一变,转头向爱徒孙琪看去,孙琪正剑眉紧锁,惑然向鬼眼夺魂注视,眼中涌现迷惑与回忆的神色。

“哦!原来是管兄。怎么?受伤了?”

“阴沟里翻船,栽在青狐那贼婬妇手中了。”

蟠天苍龙嘿嘿笑,大声说:“云梦双姣也是我道中人,诸位又何必与她们过不去呢。算啦!老弟。对面那群人像是……”

“蟠龙堡的人,他们也是为双姣而来。”鬼眼夺魂讪讪地接口,神色有点不自然。

“咦!听说双姣与少堡主甚有交情,为何闹翻了?”

“大概是为了夏安平吧。”

黑金刚不耐地叫:“潘兄,你们说夏安平是破扇竹箫两个老匹夫的人,要找机会找他算帐,这事与兄弟无关,不必多说了。兄弟要这个白衣小妞儿,她惊了咱们的坐骑,决不能轻易将她放过,咱们分头办事,你们打双姣讨夏安平,小妞儿我要定了,交由兄弟对付。”

皓姑娘不理会这一面的事,向青狐问:“姐姐说夏安平已不在姐姐手中,请问到何处去了?”

青狐媚目一转,计上心来,向蟠龙堡的人一指,说:“已被游龙剑客带走了,瞧,他已不在此地啦!”

蟠龙堡的群豪中,有人大叫道:“贼贱人撒谎!夏安平已被九地人魔带走了。”

“九地人魔向何处走了?”皓姑娘问。

“已进入林中。”那人向正东山坡一指.他有意指引错误的方向,以免姑娘半途遇上游龙剑客。

皓姑娘向青狐问:“是真的么?”

青狐冷冷一笑道:“你愿听他们的谎话?”

皓姑娘沉下脸说:“不要迫我动手逼供。”

青狐向走近的黑金刚一指说:“你没有机会了。”

黑金刚怪眼连翻,在三丈外止步,大叫道:“小女人,你姓什么叫什么?”

皓姑娘淡淡一笑,朗声答:“无可奉告。”

“你纵畜生惊吓了太爷的坐骑,该当何罪?”

“爷台请原谅,那也是不得已的事。”皓姑娘歉然地答。

“你得赔偿太爷的损失。”

“爷台不是有点强横么?如何赔法?”

“太爷横行江湖四十年,目下是两山之王,抬举你,跟随太爷端汤奉水。”

皓姑娘脸色一变,不悦地说:“岂有此理!你这厮下流。”

黑金刚大怒,怒叫道:“小女人你听了,你这是敬酒不吃喝罚酒。将你的蛇虎叱退,太爷给你一次公平一决的机会。如果你想纵兽伤人,太爷的弟兄便会用化铁溶金的火龙棍对付。”

这时,山海夜叉和勾魂使者老夫妇正悄然离开,向蟠龙堡的人所指示的方向移动。

皓姑娘冰雪聪明,第一眼便看出火判官兄弟是火龙棍的主人,因为向氏三兄弟的虎尾水火棍十分岔眼,正遥指大青和大黄。大黄大青到底是爬虫野兽,遇怕的是雷和火,遇上用火的人,便会不听指挥只顾逃窜了。

她第二眼便看出山海夜叉三个人所走的方向,必定对安平极为不利,立即断然用传音入密之术、向小琴说:“小琴,你和小棋带着大青大黄,绕至山坡上,阻止任何人入林追索夏爷。”

“小姐,你呢?”小琴惊问。

“我将这些人引开,他们拦不住我,走吧。”

说完,她举手一挥,向黑金刚说:“本姑娘似乎已别无选择!请教爷台作何打算?”

黑金刚向一名穿箭衣的大没叫道:“沈罡,你去拿下她,要活的。”

沈罡应喏一声,大踏步行走。

虎面枭婆瞥了沈罡一眼,不屑地冷笑一声,徐徐退走。

蟠龙堡的人也徐徐后退。云梦双姣则退向正东。

小琴小棋领着大青大黄,先向正南退走。

沈罡撤下一把沉重的鬼头刀喝道:“小娘子,快丢剑就擒,免误大事。”

皓姑娘从容伸剑,罗裙飘飘,含笑俏立,眉宇间不带丝毫火气。旁观的人不仅暗暗称奇,简直看呆了。

“爷台请进招,小女子领教高明。”皓姑娘沉静地说。

“看刀!”沈罡大吼,急冲而上,“里风扫云”出手,反手挥出一刀;风雷乍起,刀光如雪。

皓姑娘屹立如故,岳峙渊停,直等钢刀近身,方纤手疾伸,“叮”一声脆鸣,剑尖点中削来的鬼头刀,刀向上急扬。

剑虹疾吐,随刀下深入,快得令人眼花,只看到她洁白的身影向前一晃,剑芒一闪而已。

“弃刀!”她沉静地说。

沈罡站在那儿成了木鸡,大眼似要突出眼外,意似不信地死瞪住点在他咽喉的剑身。

他怎敢不弃刀?剑尖奇寒彻骨,冷电直迫内腑,吓得他连大气也不敢多端,感到头皮发炸,毛骨悚然。

“当!”他松手丢刀,打一冷战。

“你走吧。”皓姑娘收剑泰然地说。

四周的人全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屏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猛虎出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