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39章 独行大盗

作者:云中岳

神龙夏安平五个字,有十分惊人的震撼力。安平的怒啸声,和濒死的人所发出的惨号,令围攻的人心胆俱寒,令保护他的人精神振奋。

他的“金刚伏魔”狠招威力骇人,五名贼几下被降魔杵打成十段,加上了黑金刚和后面中枪的追魂客,一照面之间,便收了七条命。

这一面的狠贼胆裂魂飞,吓得纷纷走避。

他像一阵狂风,回卷到九地人魔身旁,大吼道:“崔老前辈,换兵刃。”

九地人魔闻声大喜,向后急退。两人相错的刹那间,已经交换了兵刃。

九地人魔用剑不趁,降魔杵虽比他的铁童子轻了一倍以上,但仍然是重兵刃,他像是如虎添翼,一声怪啸,挥舞着金芒耀目的降魔杵,卷入人丛之中。

安平换了寒影剑,首先便扑向勾魂使者,大喝道:“山西道上一别,你们还未死?杀!”

脸黄肌瘦的勾魂使者还不知利害,挥出一剑喝道:“小子不成气候……哎……”

双剑一触,尺余剑身突然向一侧飞走,光华再闪,勾魂使者的右臂亦不翼而飞,狂叫着飞退。

勾魂使者的妻子高娥大骇,急掠而至伸手急扶。

九地人魔到了,降魔杵凶猛地扫出,“卟卟”两声闷响,两个脑袋应杵碎裂,血雨纷飞。

威胁已除,银汉双星终于有机会施展了,奋起神威杀出重围,夫妻俩霎时成了一双疯虎。

安平伤了勾魂使者,立即折向,找寻他认识的人,第一眼便看到与牛郎星狠拼的山海夜叉。他飞扑而上,叫道:“宏教兄,让给小弟。”

牛郎星向侧一闪,喜悦地叫:“兄弟,除恶势尽。”

山海夜叉一声怪叫,盘龙杖像狂风般扫到,“狂风扫落叶”抢攻下企,势似奔雷。

安平身剑合一飞扑而上,不理会攻下盘的杖,双脚上收,剑巳遁出。

山海夜叉一招走空,一声大吼,闪身扭腰杖尾斜挑,抢攻侧肋。

安平一扑落空,向前飘落避过肋下来势,顺手招出“飞花点翠”,连毙两名悍贼,再回身像狂风般旋到,向山海夜叉猛扑,一面大吼道:“你在山西道上的威风何处去了?”

山海夜叉骇然,他竟未看清两名悍贼是如何中剑的,这次他们四十八名高手同行,每个人都是艺业已臻上乘的悍贼名宿,竟然在霎时连死两名,怎不令他吃惊?不由心中一虚,火速运杖招架,连退八步,接下了两招,寒影剑的光华令他心中发毛,彻骨剑气更使他禁不住直打冷战,好不容易稳下身躯,眼角瞥见不远处被双星缠住的蟠天苍龙处境殆危,便大叫道:“潘兄,扯活!”

安平招出“白虹贯日”,跟踪追击,光华临头。

他向侧一仆,盘龙杖凶猛地攻向安平的下盘,避招出招,火候老到,贴地反击。

安平向上跃,顺势逆拂,银虹急降,剑吟声惊心动魄。

“唰!”剑发异啸,尖锋着肉。

“哎呀!”山海夜叉惊叫一声,右上臂裂了一条缝,鲜血飞溅,差点儿便会变成残废。他心胆俱寒,疾退丈外飞跃而起,盘龙杖振出,荡开一名阻道的悍贼,乘机超越,手疾眼快抽手一把抓住悍贼的左肩,向后猛带,悍贼身不由己,向追来的安平撞去。生死关头,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利用同伴的死,来保全他自己,急如丧家之犬,逃命去了。

安平急速地冲到,正想下了刺死踉跄冲来的悍贼,身侧不远传来皓姑娘惊煌的叫唤声:“夏爷,手下留情,少造杀孽。”

他一剑架开悍贼的剑,左手捷逾电闪,“啪啪”两声暴响,两耳光将悍贼击得仰面便倒,叱道:“饶你一命,去吧!”

声未落人已去远,扑向蟠天苍龙。

双星拦不住蟠天苍龙,在安平扑来之前,这位江右总提调已经奋力脱出纠缠,如飞而逃。

悍贼们四散而走,同时跟来加入围攻的十余名蟠龙堡爪牙,遗下五具尸体,已经先一步遁走了。

蟠天苍龙逃得快,去如脱兔。安干追了五六丈。知道追之不及,眼角曾见不远处的树后有人移动,立即折向扑到,剑发如电,手下绝情。这个人影居然不逃,岂可轻易放过。

那是一个年轻人,急跃而起,大喝一声,单刀急架刺来的寒影剑。

这瞬间,安平发现地上有人,原来青年人正在替受伤的人起出胁背的飞刀,地上还有葯包和撕开准备裹伤的布巾。他心中一软,剑上力道骤减,搭佳单刀一声低叱,猛地一绞一振。

青年人是孙琪,虎口血出,惊叫一声,单刀脱手。

安平冷哼一声,剑虹一闪,要划开对方的脸颊。

危机间不容发,牛郎里的叫声及时传到:“手下留情。”

剑尖疾退三寸,向下急降,点在孙琪的胸口。

牛郎星到了,拭掉脸上的汗水,急促地说:“老弟,绕了他。要不是他及对阻止追魂客发第二枝追魂枪,咱们可能早已陷入绝境了。”

安平收了剑,欠身笑道:“对不起,多有得罪。宏毅兄。请留此善后,小弟去找游龙剑客。”

声落,向林旁深处如飞而去。

林木深处,游龙剑客与九名爪牙奔东逐北,与小琴大青大黄捉迷藏,不知道这一面的光景,想退却不甘心.想用连弩射毙小琴又无能为力,巨蟒大青始终小琴先一步追近,连弩是无用处。

这一面不住有惨号声传来,他知道有点不妙了,开始萌生退意。正犹豫间,远处人影冉冉而来,共有两个之多,前一人衣衫零落,不易看清面貌,但却认得光华熠熠的寒影剑。后一人更是触目,一身云裳,裙袂飘飘,正是艺业深不可测的皓姑娘。

他心中一虚,情不自禁打一冷战,不等两人接近,连忙发出一声撤退的长啸,如飞而遁。

十个人逃了两三里,在一座松林中喘息。八个使用连弩的人失踪了四名,丢了四具连弩,损失惨重。他死瞪着逃来的方向,切齿怒叫道:“此仇不报,何以为人?姓夏的,狄某与你势不两立。”

一名爪牙脸白如纸,苦笑道:“少堡主.还是快走吧!要是被他们追上,岂不遭殃?”

他长叹一声,痛心疾首地说:“唉!都怪我,我不该操之过急,不该对孤鹤丹士和那两个妖女寄望过殷。看来,只能斗智不斗力。寄望在五湖浪子杜贤弟的身上了。”

左侧林影中人影一闪,他心生警兆,伸手拔剑向爪牙们低喝:“左面有人,准备撤走。”

声落,七八丈外人影出现,是一名老道,亮声叫:“是狄少堡主么?请稍候。”

“咦!你是……”

“兄弟上官贻,改了道装。少庄主,杜兄弟呢?”妙手飞花奔近急问。

游龙剑客心中一宽,叹口气说:“原来是上官兄,今天兄弟可说丢人丢到家了。杜贤弟前往麻姑山,去请不老书生夫妻和遁人玄门的吴门神女,请他们前来对付夏安平。杜贤弟临行之时曾一再叮咛,要我不可和小畜生正面冲突,我不该逞能,致有此败,委实咎由自取。上官兄从何处来?怎么也赶上了。”

妙手飞花席地坐下,吁出一口长气道:“一言难尽,说来丢人。兄弟倒不怕夏安平,那小于是君子,君子可以欺其方,他像个笑脸菩萨,不惹火他并不可怕。兄弟是追踪另一个人来的。其实,兄弟早已在玉笥山流连待机,只可惜找不到机会。要命的是,人家棋高一着,我盯他的梢,却反而被他盯住了。兄弟发觉不对,选至吉水,遇上鬼眼夺魂管兄同行,不久有在林中又碰上了虎面枭婆,三邪聚会。听管兄说,他曾经与少庄主见过面,是么?”

“不错,他答应助兄弟一臂之力,共擒夏小狗。”

“呵呵!他当然答应,他与夏小狗结有梁子,也把兄弟我拖下了水。”

“上官兄适才主说追踪的人是……”

“就是牛郎星嘛,这也是兄弟要杜老弟转告少庄主必须留心的人。这家伙一日不死,兄弟一日不得安枕。”

“他反盯住你了?你们之间……”

“他不但盯住了我,还跟来了呢。”

远处又见人影一闪,游龙剑客吃惊地倏然一蹦而起。

“少庄主沉住气,说曹操曹操就到,鬼眼夺魂管兄来了。”妙手飞花微笑着说,相当沉着。

果然是鬼眼夺魂管信,老远便叫道:“你们还不走?夏小狗快到了。”

游龙剑客脸色一变,低叫道:“上官兄,先离开再说,脱离危境咱们好好一谈。”

众人急急离开,闻风远遁。游龙剑客一面走一面咒骂:“蟠龙堡狄家不是好相与的人,今天在场的王八蛋,谁也别想活。”

妙手飞花接口道:“今天在场的人,兄弟大多知道,愿供给少堡所要的消息,请问少堡主今后有何打算?”

“兄弟已派人返回蟠龙堡,将家父的好友请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妙手飞花摇摇头,苦笑道:“据兄弟所知,恐怕令尊在近期内不会派人前来助你了。”

“为什么?”游龙剑客讶然问。

“兄弟离开玉笥山之前,曾听雷霆剑大风真人说及,要派人对付贵堡,以把火焚群雄之仇。如果此事不假,近期内贵堡将有麻烦,令尊自顾不暇,岂能派人前来助你?”

“此事当真?”游龙剑客问。

“兄弟不敢断定真假,听来的消息有时是不可靠的。”

“该死的夏安平,都是他引起的祸害,狄某和他不共戴天。”游龙剑客恨恨地切齿咒骂。

“天下无难事,少堡主只要全力以赴,谅无不成。以银汉双星来说,他们志在雄霸天下,潜势力遍布江湖,预期明年秋间在江湖充实力,气焰万丈,不可一世。但少堡主在玉笥山的一把火,烧得他壮志全消,等于是少庄主亲自除去了一个强力对手,除去了心腹大患。据兄弟所知,他夫妻俩已派人奔赴天下各地,遣散各地秘窟的爪牙,厚谢答允相助的朋友,不再作雄霸天下的打算了。双星具有雄浑的实力,也被少堡主所击败,区区一个夏安平,何足道哉?相信少堡主定能将他置于死地的。”

“上官兄是否愿助兄弟一臂之力?”游龙剑客得意洋洋地问,先前的狼狈神色一扫而空。

“这个何用少堡主多问?兄弟与五湖浪子杜老弟交情深厚,杜老弟与少堡主是八拜之交,彼此都是自己兄弟,相助之事义不容辞。但兄弟仇人甚多,千万替兄弟守秘,不可泄露兄弟的真名号。有事时兄弟自会出面相助,但请放心。”

两人一面细谈,一面向南走。

先前的斗场中,安平与的姑娘前往追逐游龙剑客,牛郎星便走近孙琪,俯身察看夜鹰的伤势道:“小兄弟,这位前辈是……”

“那是家师。”孙琪直率地答。

牛郎星一面解开百宝囊取葯,一面说:“今师的伤势尚无大碍,若再深一分便会伤及内腑。飞刀甚厚,被肋骨卡住,无法深入,实为不幸中之大幸。在下的金创葯甚佳,请放心。”

“多谢兄台相救,铭盛五衷。”夜鹰衷诚地道谢,稍顿又道:“在下姓程名炳,江湖匪号是夜鹰,早年名列八豪十六英中的第五豪,十二年前洗手归隐,不再过问江湖恩怨。月初携小徒孙琪在江湖历练,遇上故友第六豪黑金刚候枋。侯老兄风云际会,取黑道就绿林,做了两山之主,在下不愿高攀,携徒下赣南,顺道与侯老兄一群人结伴,却遇上了这档子窝囊事。在下与诸位无冤无仇,不愿插手,却又看不惯他们倚众群殴,因而劝阻追魂客不可坏了江湖道义,却被人乘机暗算。刚才如无兄台及时阻止持有宝剑的青年人动手,在下师徒性命休矣,请教兄台高姓大名,那位年青人是不是传闻中的神龙夏安平?”

“程兄忍一忍,在下要起刀了。在下姓牛名宏毅,绰号叫牛郎星。刚才那位年青人正是武林后起之秀神龙夏安平。程兄认得那暗算的人么?”

“他是红尘三邪之一,名叫鬼眼夺魂管信。”孙琪接口道。

夜鹰长叹一声,苦笑道:“那家队是在下早年的同道,我和他之间过去曾有些少个人恩怨纠缠,不足为外人道,但他用这种手段对付在下,未免太狠了些。”

“这家伙在江湖中作恶多端,阴险狠毒,贤师徒必须小心注意,加以提防才是。”牛郎星一面上葯裹伤,一面信口说。

夜鹰撑起上身,肃容道:“在下重出江湖不足一月,十年前便已下决心改邪归正了。这几天来,听到许多关于牛兄传闻。在下这个月来,感慨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独行大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