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45章 渡口设伏

作者:云中岳

储潭的上游,是章贡二水的合流处。渡口在储潭的下游,这一带的水势倒还平稳。

风雪仍在呼啸,天宇中彤云密市。江风虎虎,道上人兽绝迹。

安平孤零零的一个人,冒着漫天风雪,走向渡头。

分道处的山坪草寮中,升起了阵阵浓烟,有两处火头,伏路的暗桩发出信号了。

自从离开顺山,他的脚程缓下来了,却不知玉面狐仙母女已先一步在前面等候,也不知不老书生一群人在后追踪。

蟠龙堡的恶贼们,在游龙剑客的率领下,早些天已乘船上航。他们并非催舟而上,而是且航且泊,暗中指挥两岸的爪牙,消息极为灵通。江西岸,陆路由五湖浪子负责。江东岸,有堡中的高手听命。

昨晚,游龙剑客接到了安平逃脱的消息,也接到五湖浪子送来不老书生推翻前议,以致功败垂成的手书,便连夜促舟上航。

赣江冬日水浅,流势湍急,自赣州至万安,共有十八座险滩,在赣县地境占了九滩,行舟困难,上航尤其不易,但他们的船居然到达储潭了游五六里附近了。

储山附近,早有妥善的安排,安平却毫无所知。

渡头静悄悄的,歇脚的凉亭中空阒无人。东西两岸的码头上,各系了一艘中型渡船,一无艄公,二无旅客。对西东岸的小村中,炊烟四起,天亮了。

他进入凉亭,亭侧有一座候渡棚,他解了包裹,在亭中的木架凳上落坐,拂掉沾在衣巾上几颗细小的雪花,眺望着渡头,心说:“风雪天,路上行旅稀少,不知渡船何时可以开行,看光景还早着呢!我何不在此打盹养息养息?”

他将头巾向下拉,掩住了眼鼻,倚坐在亭柱下,闭目养神。

不久,他听到西面响起了碎步踏雪之声。

“有三个人,晤!是女人。”他想。

女人的脚步声易于分辨,而且鼻中已嗅到脂粉香,所以不用观看他便知道是女人和人数。

他将头巾推上些,露出双目向来客瞥了一眼,重新将头巾拉回原处,闭目假寝,但耳中仍留心对方的动静,安坐不动。

来的是三个村姑打扮的少妇少女,气质却不像村姑。

“晤!有两个村姑的眼睛,似乎有点眼熟。”

“这里就是渡头,两位小姐还有吩咐么?”一位村姑说。

“渡船怎么还不开?”一位小姐用银铃似的声音问。

“天气太冷嘛,船夫还没来呢!”先前发话的村姑答。

“可不可以去把艄公请来?我们有事急需过河呢!”

“可是……这里不是官渡,艄公共有四个,他们都是些酒鬼和懒虫。今天的风雪很讨厌,他们来不来还说不定呢。”

“大姐,我们多给你五两银子,劳驾替我们把艄公找来好不好?”

村姑脸有难色,迟疑地说:“那几个痞棍,无家无室,所去的地方,都是肮脏的所在,而且还不知在那一座村子里挺尸呢,找不到的。两位姑娘如果不愿等,还是走储山大路好些.而且走储山大路还比这条路近十来里,两位……”

安平将一锭银子递给村姑,抢着说:“这样吧,你如果能将艄公找来,另有重谢,请劳驾走一趟好吗?”

村姑感激地道谢,应喏着走了。

一高一低的两个村姑瞥了茅亭一眼,便向亭中走来。

受命去找艄公的村姑,是与玉面妖狐连系的暗桩之一,甫走出视线之外,立即奔向分道口,与潜伏在那儿的暗桩会合。

树林的茅棚中,共有三名村夫打扮的大汉,烟火信号仍在升腾,显然仍在与二十里外的暗桩联络。

一名大汉悄然迎来,低叫道:“张嫂,怎样了?”

村姑张嫂奔入林中,急急地说:“王兄弟,快传信第二站,催湖口双蛟赶来。那小辈沉着镇定,似有所恃,宋夫人母女恐怕无法诱他上钩。从神色上察看,他不是个好色之徒。宋夫人母女已是人间绝色,他居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因此,双蛟必须快些赶来,必要时在水上擒他。”

“张嫂,南面适才传来信号,杜少庄主已经赶来了,并表示少堡主的船正加快上航,不久可望赶到。水中擒人有所不便,万一沉下江底,岂不前功尽弃?所以要咱们尽量拖延,绑架渡夫换咱们的人,如无必要,不必令双蛟出面,避免在江中下手。”

“那……万一他等得不耐烦……”

“等得不耐烦是他的事,反正他无法飞越赣江,船上无篙无桨,等于是废物。他如果改走陆路,前面自然有人等他,赣州的朋友已准备停当,没有咱们的事,咱们只负责监视和报告消息。”

“宋夫人母女在等待回音哪!”

“别管她们,咱们最好少和这些高手名宿打交道,也好多活几年。避免她们噜嗦的最佳妙法,便是敬鬼神而远之,离得愈远愈好。张嫂,你到后面歇息,不必多管闲事,咱们事不关已不劳心。”

“但……如果宋夫人责怪下来,谁……”

“没你的事,放心啦!咦……”

正说间,北面雪影中,四名大汉放开脚步疾奔而来。

大汉定神注视片刻,接着说:“是胡家兄弟来了,必定有消息传到。”

两人退人林中,隐起身形。不久,四大汉到了,发出两声暗号,迳自奔入林中。”

三大汉与张嫂同时迎出,王兄行礼道:“诸位好,胡大哥,有事么?”

领先入林的胡大哥回了一礼,四个人冒着风雪疾奔而至,偌冷的天,竟然额上汗迹斑斑。

“王兄弟,这里怎样了?”胡大哥急问。

“小辈果然机警,但不出少堡主所料,他要过江而走,目下在渡头等候渡船,宋夫人母女已经和他碰头了。”王兄弟也急急地答。

“杜少庄主接获少堡主传来的口信,下令本堡的人,千万不可出面,以免引起小狗的疑心。在未接获出面围捕的信号前,决不许本堡的人贪功妄动,由请来助拳的朋友们出面便可。杜少庄主即将赶来,杜老庄主可能早到一步。只要三山小隐的群雄能及时赶来,小狗死定了。”胡大哥兴奋地说。

“兄弟理会得。其实,咱们即使出面也讨不了好。小狗艺臻化境,出面拦截不啻用肉包子打狗,岂敢妄动?”王兄弟苦笑着说。

“你我都有同感,不叫咱们出面最好不过了。兄弟得走了,诸位小心。”

“胡大哥转回去么?”

“不,前往通知南面的人,不必守株待兔,要在渡口附近配合三山小隐杜老庄主,将小狗擒下。”

“杜老庄主带了些什么人?”

“槐萌庄四雄全来了。”

“哦!这就好了。”

“还有几个人也许王兄弟知道。”

“谁?”

“蟠天苍龙和雩山四寇,还有一个什么李天虹大爷。”

“李天虹大爷?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似乎蟠天苍龙对他极为恭敬,他带来的五个人,都是阴森森不大爱说话的人,似乎不是江湖朋友。”

“他们……”

“他们随后便到。兄弟要先走了,慢了怕赶不上。”

胡大哥四人急急告辞,向南如飞而去。

半个时辰后,三岔路口群雄聚会,人影憧憧。商议片刻,四散埋伏,四周危机重重,杀气腾腾。

负责在西南角山坡下的人,以蟠天苍龙为首。他的西面不远处的林中,面对至渡头的小径旁,是李天虹和蓝箭帮的五名高手,他们埋伏在林中。

李天虹不在埋伏区,他到了蟠天苍龙身侧,举目四顾,神色冷静地问:“槐荫庄三山小隐杜方山,他为何也来趟这一窝子浑水?”

蟠天苍龙的目光,落在东北角落路对面的松林内,说:“李兄难道不知道,五湖浪子是蟠龙堡少堡主的八拜兄弟么?”话说得倒还清楚,只是口中透风,十分难听。

“兄弟略有风闻,小一辈的恩怨,老一辈的人似乎不该过问。闯荡江湖,与人结怨在所难免,老一辈的人若是贸然插手,反将弄得更糟。哼!杜方山浪得虚名。”

蟠天苍龙淡淡一笑,说:“谁管他是否浪得虚名?只要有他加入,咱们便可轻松些,何必理会呢?”

“哼!你是说,李某得仰仗他们之力,方可乘机将姓夏的擒住拷问内情?”李天虹不悦地问。

“李兄请勿误会。”蟠天苍龙急急解释,放低声音又道:“那小辈确是了得,很难对付哩!”

“等会儿动手时,在下不许你干预,你给我乖乖地在一旁见识。”李天虹阴恻恻地说。

“这个自然,兄弟决不碍脚。”蟠天苍龙心中暗喜地说;他真不希望再和安平动手,至今他脸部仍有些儿浮肿,身上仍在酸疼,牙齿被打掉了六颗,提起安平的名号,他就感到心惊肉跳,不要他动手,他正求之不得哩!

李天虹的目光,落在蟠天苍龙的脸上,紧吸住对方的眼神,眼中杀机涌现,阴森森地说:“等会儿在下先问姓夏的,那天他迫问你口供的情形,如果有一言不实,老兄,你给我小心了。”

蟠天苍龙脸上发赤,抗议地说:“李兄,你以为潘某会出自己的丑,来讨取你阁下的同情么?别忘了,潘某也是横行天下,名震江湖的风云人物,为了争取阁下的同情,会这么自贬身价……”

他身侧坐着四个满脸横肉,狰狞可怖的半百年纪大汉。一个暴眼突腮的人怪眼一翻,不悦地抢着叫:“潘兄,这人是怎么回事,神色可憎,咄咄迫人,简直岂有此理!”

蟠天苍龙大惊,急叫道:“文老弟,请……”

李天虹正在火头上,受不了激,在蟠天苍龙的叫声中,身形一闪,便到了大汉身前,冷笑道:“雩山山主,你是什么东西?”

四大汉挺身站起,手按剑把愤怒地说:“文莱是雩山四雄之首,是大名鼎鼎的一山之主,你如果不知道,何不去打听打听?你阁下……”

蟠天苍龙插身在两人之中,急急地叫道:“两位,使不得。目下正是紧要关头,夏小辈还不知何时可以现身,万一咱们自己先……”

蓦地,对面山中红旗一闪。

“快藏起来,夏小辈来了。”蟠天苍龙焦急地说。

李天虹和雩山山主只好恨恨地罢手。分手时,李天虹向雩山山主冷笑一声,阴森森地说:“姓文的,咱们以后再算。”

“咱们雩山四雄随时恭候。”另一名大汉冷笑着说。

李天虹猛地疾冲而上,伸手便抓。

大汉不是笨虫,对方敢将蟠天苍龙当作小辈看待,虽不是江湖人,看蟠天苍龙的神情,便知李天虹决非好相与的人物,怎敢大意?喝一声,退步、拔剑、出招、一剑向伸来的手挥去。

李天虹冷笑一声,反手便扣。但见剑虹甫出即隐,已被李天虹牢抓住。

李天虹手一振,大汉虎口裂开,身形前倾,猛地左脚挑出,挑中汉的下颚。

“嗯……”大汉闷声叫,口中出血,身躯仰而倒飞,“砰”一声跌个手脚朝天,挣扎难起,虚脱地在地面上扭动。

李天虹抓住剑身的右手五指一收,剑应劲而折,“噗噗”两声坠地面,向呆如木鸡的其他三雄冷笑道:“刚学会抓,你们便想飞了。哼!聊施薄惩,给你们学学乖,下次再敢在李某面前无礼,李某要将你们的骨头,一根根拆散。”

说完,扭头便走,回到他的埋伏区去了。

雩山山主吓了个心胆俱寒,死盯着地上被李天虹抓断的长剑,抽着冷气向蟠天苍龙们:“总提调,这……家伙到……到底是……是谁?”

蟠天苍龙怎敢说?惊恐地说:“文老弟,问不得。”

“他们……”

“他是咱们新加盟的人,千万不可惹他,他的脾气躁,生性孤僻。别看他平时笑容满脸,其实骄傲万分,目中无人。千方不要和他斗气。”

“他的艺业……”

“可用深不可测四字形容。文老弟,不必问了,伏下,正点子来了。你如果想见识李天虹的艺业,等会儿必定不会失望的。”

果然不错,正点子来了,渡口方向,一个人影正绕过前面的坡脚,大踏步而来。

且回头表表安平。

他在凉亭中静坐假寐,听到两村姑用银子打发另一村姑去找艄公,留下的两村姑,正是他认为双目有些眼熟的两个人,暗中便留了心。

他安心等候,一面养神,一面留心对方的动静,不敢大意。他明白,五湖浪子既然请来了追踪的人,决不会就此罢手,必将千方百计追搜他的下落,此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渡口设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