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46章 高手合围

作者:云中岳

变生仓猝,奇快无比。

玉面狐仙一声娇笑,急冲而上。

香珠变招袭击,恍若电光石火,迅速绝伦。按理,任何高手在毫不及防之下,即使功力高出数倍,也来不及招架躲避,即使是练了可用真气闭穴的气功高手,也不可能立即聚气行功自闭穴道,得手自在意中。

可是,安平已先一步知道她们的阴谋,早已行功聚气,提高警觉,有备无患,岂会上当?他托开点向期门的细指,香珠屈肘进击,他只消将小臂稍沉,便可将肘挡住,狠招无所施其技。

他的小臂下沉、推臂、撤步、左手出劲,反抓住香珠的腕脉,真力倏发。

同一瞬间,他的右手原本托住香珠的左外肩,这时向里收,不偏不倚,抓住了香珠的左手曲池,向内发劲,香珠抓住剑把的手软了,剑便无法拔出啦!

玉面狐仙到了,还不知爱女已经被制,一声媚笑,一掌向安平的右颈根劈去。

香珠也在这瞬间作困兽之斗,用上了狠毒的奇招,右膝疾抬,疾撞安平的下阴。这一记如果击实,安平死定了。

岂知安平反应超人,对近身相搏术经验丰富,这刹那间,他已扭转身形。不论男女,下阴皆是要害,一击即毙。是腿膝最好的目标.因此与人贴身相搏,行家决不会暴露下阴的空门,封闭的最佳办法便是扭身,形成侧方接触。

他收右腿,身形右转,不但避开了香珠的致命一击,也避过玉面狐仙劈来的一掌。

不止此也,他双手用劲一带一推,单足着地的香珠禁不起他的神力推带,身不由己,撞向一掌落空的玉面狐仙。

玉面狐仙大惊,向左急飘闪避。

安平右手五指真力倏发,猛地一带,拉脱了香珠的左臂肩关节,手起掌落,“啪啪”两声暴响,在香珠吹弹得破的脸蛋上,来上两记阴阳耳光。左手一带,伸左脚相绊。

香珠一声尖叫,“蓬”一声跌了个仰面朝天。

玉面狐仙大惊失色,奋不顾身飞扑而上,左掌右指疯狂进攻,拼命了。

安平冷哼一声,飘退八尺,冷冷地说:“回去告诉五湖浪子,少拿你们这种浪女人来献宝。夏某顶天立地,不会被女色所迷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女色亦然。夏某并非不爱女色,但决不是你们这种荡妇婬娃所能迷惑得了的。”

玉面狐仙守在爱女身畔,不敢上扑,气得粉脸铁青,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失声咒骂道:“姓夏的小狗!老娘发誓要将你擒住,誓报今日你信口雌黄侮辱老娘之恨。”

“夏某是吓不倒的,请放心。”安平冷冷地说。

“你已插翅难飞,水里陆上,皆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你送死。”

安平向码头上扫了一眼,心中恍然,原来渡船没有艄公,原因在此。他冷笑一声,说:“夏某闯过了无数天网地罗,至今活得好好地,不劳耽心,在下这条龙你们是困不住的。好好照顾那位小姑娘,她的右肩关节脱了臼,左手曲池穴被制。接臼不难,解在下所制的曲池穴,你得用其气冲穴术,得花不少工夫,不必追赶在下了,后会有期。”

说完,向两人挥挥手,举步向三岔路口走去。

他机警绝伦,不走码头走陆路,用意在预留退步。从玉面狐仙的口气中,他知道水陆两途皆埋伏有人,但水路必定较陆路安全,不然对方根本用不着将渡船的篙和桨取走,显然水性高明的人不多,对方的重点在陆而不在水,那么,他必须先走陆路,将所有的人吸引至陆路方向拦截,使对方误认他要从陆路脱身,尔后便可转由水路撤走了。

他向分道处大踏步而行,路两侧危机四伏,绕过半里外的坡脚,进入了埋伏区,踏入对方布下的天罗地网中,危机来了。

小径从坡脊中穿越,两侧的小山坡凋林散落,也有长青的小松柏林,草深及膝,下了几天小雪,掩覆不住这些枯草,里面极易藏人。

已知有人埋伏,他反而定下了心,只是在对方未现身之前,精神有点紧张而已。

转过一处坡脚,他向两侧坡度徐缓的凋林草莽看去,心说:“这些地方极易设伏,但也易于脱身,他们为何要在这地方设伏?怪事!……唔!大概他们请来的人艺业高明,认为我必定脱不了身,我得小心些儿。切不可被他们缠住。”

他往前走,目光落在前面十丈余一株巨树后,树干下方,青袍袂迎风飘扬。

“有人藏在树后。”他想。

树后的人迈出一步,现身了。那是一个身材瘦长,脸上无肉的古稀老人,灰髯飘飘,神色冷峻,腰系一把古色斑斓的长剑,自剑至剑鞘,绿油油的十分岔眼,几颗绿宝石闪闪生光。

瘦老人含笑现身,笑容很特殊,令人看了,油然兴起毛骨悚然之感,似是俄狼看到猎物时的模样。

“安排窝弓擒猛虎,撒下金钩钓蛟龙。”瘦老人背着手踱出小径,欣然地高吟,其声高亢刺耳,阴森森地。

“且逗他们一逗。”安平想,回身便走。

北面坡上的凋林中,不老书生飞掠而下,厉叫道:“慢走!你把那两个村姑怎样了?”

“宰了。”安平大声答,向南面的山坡上奔去。

前面林前人影乍现,李天虹屹立林前叫:“诸位请稍侯,由李某问问他。”

安平认得这位李帮主,但心中并不害怕,扭头向东走。

东面先前他经过的小径左右,五湖浪子带了七名大汉一字排开,五具蟠龙连弩已将退路隔断。

他心中暗惊,转向西面瘦老人把守的地段急走。

糟了,前面除了瘦老人之外,两侧的林影中,十余名老少一个个先后现身,散处在附近的树林中,并不欺近,仅把守住各处方位。

向南看,李天虹的附近。蟠天苍龙的鼻尖裂了一道大疤,咬牙切齿地领着雩山四雄一字排开,手中绰了一把沉重的鬼头刀,原用的三尺六寸的大剑大概丢掉了。除了这五个人外,还有四个脸色阴沉的人,一个个倚树而立,等候他冲上突围。

向北看,不老书生疯狂地追来。西北角,林影中排列着十六名穿绿棉袄的高大半百年纪的壮汉。

“且向西走。”他向自己说。

西面的瘦老人仍站在原地,含笑等候着他。

不老书生快赶到了,这家伙可怕。

他突然展开轻功,向老人的右面三四丈处急射。

瘦老人好快的身法,急截而出,长笑道:“老夫杜万山,请留步。”

他吃了一惊,原来是五湖浪子的父亲,愧荫庄三山小隐的主人瘦灵官到了。这一位三剑二刀五亡命的三剑之一,三堡五庄十二寨的五庄之一的杜庄主,父是英雄子好汉,今天全来了。竟然纠合这许多武林高手江湖名宿,向他这个武林后学大举设伏围攻。

他无名火起,切齿叫:“不要脸!老王八蛋无耻。”

瘦灵官杜方山不怒反笑,截住叫道:“老夫有话问你,留步。”

安平一掌劈出叫:“夏某不耻与人交谈。”瘦灵官左掌斜劈,身形欺上,右掌发似奔雷,当胸推到,令人气血窒息的掌风,排山倒海似的袭来,好浑雄的内家掌力。如被击实,大石头也会碎裂。

安平撤招出左掌,也疾推而出,“蓬”一声大震,劲风四荡,人影乍分。

瘦灵官疾退三步,脸色一变。

安平退出丈二左右,左手有点麻木,脚下一虚,几乎滑倒。

“我怎么这般愚笨?身入重围,大敌当前,我为何要和他们全力相拼?”他自己说,后悔不迭。

瘦灵官一面追上,一面向快追近的不老书生叫道:“宋兄,请勿冲动。这儿是兄弟的地盘,何不快至码头看看尊夫人的下落?”

不老书生置之不理、恶狠狠的仍然急射而来。

安平一声长啸,寒影剑出鞘,身剑合一急冲而上。

瘦灵官冷哼一声,迎上,拔剑、接招,绿虹跃目,三剑之一的绿虹宝剑隐发风雷之声,迳接急射而来的淡淡的光华。

“铮……”龙吟乍起,人影倏分,风平雷息。

瘦灵官侧飘八尺,安平则多退了四尺以上。

安平心中骇然,又碰上了一个比不老书生相差不远的高手,也是持有不怕寒影剑的绿虹剑主人。

“接招!”他大吼,再次扑上。

不老书生到了,急冲而上撤剑叫:“杜庄主,让给我。”

三剑行将接触,寒影剑的光华突然不进反退,幻化成一道长虹,向南面的山坡上飞射。

“你走得了?”瘦灵官大叫衔尾急追。

不老书生也跟踪便追,势在必得。

安平不愿被缠住,一个不老书生他已经吃不消,再加上一个仅比不老书生稍差半分的瘦灵官,他更居劣势.只消被对方缠住便死定了,必须及早脱身。

他运用机智脱身,扑上时凶猛无比,摆出要拼命的姿态,瘦灵官和不老书生皆上了大当,全力接招,他却乘机撤招退走,展开绝顶轻功向西南角突围,两起落间,便拉开了三丈以上距离,瘦灵官和不老书生便无奈他何了。

远出十余丈,前面草丛中升起一个手持大斧的大汉,怒吼如雷地叫:“好小子,还认得我霹雳斧丁威么?留下命来。”

是潼关相遇的手下败将来了,他向左侧突围。

“拦住他。”瘦灵官大叫。

霹雳斧大喝一声,挥斧急截,来一记“吴刚伐桂”,凶猛地砍到。

他不进反退。突然右肩一扭,左冲的身躯反向右撞,挫身撞入从右方出招的霹雳斧怀中,一斧落空他已到了对方的身前。寒影剑上架,抵住斧柄,左手一掌削在霹雳斧的右肋上,顺手抓住对方的腰带喝声“去你的!”

霹雳斧“哎”一声惊叫,大斧脱手扔出五丈外,整个人向下飞去,砸向急掠而上的瘦灵官。

他像是破空而飞,向上疾升,进入了树林,立即向左面急走,意慾绕出码头方向脱身。

埋伏的人纷纷现身,圈子急剧地缩小,有人叫杀,有人叫丢剑投降,有人喝令留下性命。他不顾一切突围,定下心神觅路脱身。

瘦灵官被霹雳斧的身躯一阻,落后了四丈余。不老书生更远些,约有五丈左右、远着呢!论轻功,这些人皆望尘莫及。

正掠走间,前面人影一闪,李天虹,迎面截住,相距五丈外便大喝道:“这是李某的地盘,不许争功。人是我的。”

喝声中,他的四名弟兄在左右树后闪出,同声叫:“两位庄主请留步,人是李大哥的。”

瘦灵官和不老书生略一迟疑,竟然站住了。

安平也站住了,他已看出有苗头,扭头叫:“喂!你两个匹夫为何不敢追来?”

不老书生冷哼一声,正举步向前走。

李天虹举步向安平接近。瘦灵官和不老书生也向安平走来。李天虹的四名帮众,亦自左右迎上,七个人将安平围在核心,形势一紧。

不老书生虎目凶光暴射,在两丈外止步,冷笑一声,向站在安平前面的李天虹沉声问:“姓李的,你是不是太傲慢了些?”

“这是李某的地盘,你讲不讲理?”李天虹也沉声反问。

“老夫不管是谁的地盘。”

“李某却不许任何人入侵。”

“你知道老夫是谁,敢如此无礼?”

“李某知道阁下是前摘星庄的庄主。不老书生宋奎,用不着神气。”

“你李天虹一个无名小辈,竟然不将宋某放在眼下,老夫认为你有意挑衅。”

安平立即抓住机会,大笑道:“原来你阁下就是丧家之犬不老书生,难怪上次不敢通名,自称小生。露尾藏头的向夏某叫阵。分明是见不得人的货色,还敢妄自托大通名吓唬人呢。”不老书生勃然大怒,急冲而上,口中低声咒骂。

东北角山坡下,五湖浪子正率领弩手赶来,老远地便大叫道:“诸位前辈请息怒,以免便宜了夏小狗。”

李天虹位于正东,不老书生在西,安平居中。不老书生咒骂着冲上,虽是冲向安平,同时也等于冲向李天虹。这些老一辈的名宿,一生中只知有己,不知有人,而且都是名利双收的高手,对名之一字极端重视,珍逾性命。名与气像是双胞胎,互相关连。为珍惜一世声誉,决忍不下被人轻视或侮辱的一口恶气。李天虹这次挟忿外出,找寻知道他的底细。拷问蟠天苍龙的夏安平,极不愿意安平落在他人手中。同时,他要盘安平的底,更不希望有旁人在场,以免泄漏他的秘密,因此,这次赶来加入拦截安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高手合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