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47章 望孤别墅

作者:云中岳

安平拾获小童遗落下来的纸方,打开一看,怔住了,看笔迹,字体纤秀脱俗,分明是女人的手笔。看落款处所画的凤儿,定是逸风朱姑娘。称谓是三东主,自然是指他了。不用猜测,小娃娃必是逸风差来下书的人。他吃了一惊,将纸方塞入怀中,奔入厅中用目光搜寻两大汉和小童的下落。他失望了,赶忙追出店外。

天宇中彤云密布,气候奇冷,雪已止了,但只是暂时停止而已,反正鹅毛雪花未降下之前,不可能放晴。街上行人寥落,一个个行色匆匆,那有大汉和小童的身影?

他转回店中,举目在看厅中人的神色。厅中有二十余名客人,没有人向他注目,似乎他并不存在.三两个伙计不时进进出出,也没有人注意他。他想找八卦刀乐秋。但却忘了乐秋在店中的化名姓甚名谁,不好问。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近门处的一张木桌旁。那儿坐了一个本地人打扮的闲汉,正在小饮。桌上放了一些花生豆腐干一类下酒菜,若无其事地缩着脖子,踞案大问。

他走近桌旁,拱手行礼含笑问:“老兄雅兴不浅,你好。”

闲汉抬起头,口中呵出一阵雾气,颔首笑道:“好,好,闲得无聊,老表,来一杯吧?”

“小可用过了,打扰老兄的雅兴,恕罪,小可有事请教,不嫌唐突么?”

“不咸糖醋?老表的意思是要糖……”

“不,小可有事请教。”

“哦!有事找我?”

“刚才有两位兄台,带了一个小孩子……”

“哦!你指的是小金子和他的两个叔叔。”

闲汉指了指偏院的小门,喝了一口酒说:“他们从隔壁的小巷走了。小金子是个人见人厌的小痞子,整天在外撒野。他的两个叔叔,为了他真是受尽了罪。”

“他们住在何处?”

“远着呢!出小巷子向西走,再向右到正安巷,然后转出左面的三元宫,再从宫侧的小巷向西走,再转过……”

“老兄认识小金子的叔叔么?”安平抢着问,这位老表的话转来转去转个没有完,实在令人摸不清天南地北。

“认识,认识,只是不太熟。他两人做运盐的水夫,确也赚了几个钱。”

“老兄可否带小可前往找他们谈谈买卖?”

“我?他两人脚底下抹了油,不上船的日于便满城钻,猪朋狗友多的是,谁知道他们带着小侄子,钻到哪一座窝里去了?抱歉,我找不到。”

问不出所以然,安平只好罢休,反正纸笺已经到手,追究下去不知要浪费多少时辰,即使找得到小金子,小金子也不见得会带他去找逸凤的。他回到房中,专等明晨赴约。

两大汉其实不是从偏门走的,挟着小金于藏身在楼梯的转角处,直待安平走后,方向闲汉打手式,带着小金子悄然出店,向北急走。

转入一条小巷,两人进入一座大宅,直奔内堂。内堂中,五名大汉正在伏案商议,似在秘商要事。

“贺大哥,抓住一个找夏小狗的人。”

上首的贺大哥推椅而起,瞥了小童一眼,向大汉问:“史兄弟,怎么回事?”

“这小娃娃替人带信去找夏小狗,被咱们哥俩抓来了。”

“谁派他去的?书信呢?”

“八成儿是小凤儿。”

“我问你书信……”

“大哥别急,书信已遗留给夏小狗了。”

“什么?你……”

“小弟已将书信看过了,故意留给夏小狗的。”史兄弟将信上的字与画—一说了,最后说:“小弟还带小娃娃走一趟,以便探出凤儿的藏匿处来,大哥请立即将消息传给少堡主,准备明早在黄仙石屠龙煮风,岂不妙哉?”

“黄仙石附近,不是有一座黄仙寺么?”

“不错,寺左便是南下崆峒山的小径。”

“黄仙寺的方丈,是老堡主的方外知交,叫……叫……什么……”

“叫黄石大师。”另一名大汉接口道。

“不错,正是他。他是少堡主的师父流虹剑豪的师兄,同是好色如命的前辈,少堡主昨晚不是派人前往下书求助么?真是两得其便。”

厅门倏开,一名大汉带了一个背包裹的中年人抢人。领客人厅的大汉高叫:“万安县急足到了。递送火急书信,要面呈少堡主。”

背包裹的中年人拉掉风帽,抱拳行礼道:“兄弟米昭。在万安县鲁爷手下听候差遣,兄台必是赣州府秘窟的主持弟兄贺大开了。”

“正是区区在下,米兄弟辛苦了,请坐,喝杯酒暖暖身……”

“不了,兄弟有急事必须面陈少堡主,并呈交老堡主的书信,十万火急。”

“咦!米兄弟,到底……”

“月初,堡中被袭,三厂的鹰犬调动大批官兵,鸣鼓而攻。老堡主幸而巳先一步得到消息,但仅来得及撤出,全堡荡然无存。听说大批江湖朋友亦将赶往堡中寻仇,但不知真假,官兵先到,却未见江湖人出面。老堡主认为官兵不足虞,了不起毁庄而已。如果江湖朋友真要和本堡作对,可能会赶尽杀绝。因此,用书信召集友好,并促少堡主速至万松庄会合,以应付日后的巨变。书信限令以四百里快传昼夜分站递送,兄弟昨晚三更受命递传赣州,鲁爷说少堡主在此逗留,要兄弟将书信面呈少堡主,相烦大哥引见,事不宜迟。”

“真糟!少堡主已到县北合江镇去跟踪银汉双星去了。这样吧,兄弟与你一同前往,这就走。”

少堡主不在合江镇,书信在人暮时分方行传到。这位少堡主够精明,明知赶往万松庄的时限并不急迫,把赣州的事办完,再动身并未为晚。

少堡主游龙剑客这次所受的打击,可谓惨重之至,真够他受的。玉笥山一把火。固然消灭了不少阻碍他雄霸江湖的对头,也招来了毁庄亡命的大祸。追根溯源,一切皆因安平而起,他岂肯甘心轻易放过安平这个罪魁祸首?把心一横,顾不得赣州城官兵云集,不顾一切后果,决定当夜进行格杀安平的大计,万一失败,再在黄仙石附近孤注一掷。

安平毫无所知,在店中睡大觉,甚至对邻房的蟠龙堡爪牙亦置之不理。而蟠龙堡设在府城的秘窟中此刻却高手云集,魔影憧憧,初更时分,各路英雄悄然启程,分向各地散去,隐没在各处角落。

贺兰山,在城的西南角。这座山可不是武圣岳武穆要踏破的贺兰山,只是一座算不了山的小山而巳,原名叫文笔山,左面连着白家岭,山虽小,隆阜郁然拔起、距城又近,所以是本地的名胜,山上建了两座台,北叫望阙,南叫郁孤,但当地的人只称郁孤台。山下是县学舍所在地,因此也算是名教圣地,宋代的大学士苏东坡,就曾在郁孤台题诗志胜。

山左与白家岭交界处,建有一座相当雅致的小庄。称为望孤别墅,面对着郁孤台,中有亭台花树,富园林之胜,是城中富豪齐大爷的避暑别墅。

二更初,数十名黑衣劲装大汉,飞越城墙,城外的深壕外侧,有人放下小型竹筏接应,渡过深壕向贺兰山急赶,越野而行,像一群鬼魅。

望孤别墅的附近,早有潜伏接应的人,双方会合,然后分为六组,蛇行鹭伏向别墅接近。三更正,望孤别墅四周,形成了天罗地网。

寒风砭骨,冷气袭人,夜黑如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下了十来天的雪,地面形成薄薄的一层冰花,脚踏在簿处,会发出折裂的声音。因此,接近的人皆小心翼翼,避免脚下发声,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近了别墅外围的梅林。

从北面接近的一组,共有八名黑衣人,两名在前引路,首先钻人了梅林。

别墅四周皆被梅林所围绕,林的宽度约有十丈左右,树并不密,花开时节,整座别墅皆被清香和梅花所包围,冬日赏梅,望孤别墅是当地最负盛誉的第一家。

两人领先入林,后面六个人分为两组,相距两丈余跟进,脚下更为小心。

进入五六丈,前面的两个人停下脚步,向后低叫道:“前面林绿可能设有陷阱,小心。”

左面那人重新洽步,向前面的一株老梅树下靠去。枝上没有积雪,只有一丛丛脆弱得可怜的小花苞,在寒风中颤抖,一眼便可看清树附近的形势。决不会有人在那儿藏匿,光秃秃的树干藏不了人。

黑衣人站近树干,藏身在树后,然后想贴树从树右绕过,刚踏出一步,突然“啊”一声惨叫,身躯猛烈地挣扎,不等同伴抢到声援,砰然倒地哀嚎,其声凄厉。

走在右面的黑衣人一跃而至,伸手一摸,摸到同伴胁下有异物,惶然低叫道:“是伏弩,柳兄弟完了。”

后面第一组三个人到了,其中一人伸手在树干上下一阵摸索,低喝道:“不是伏弩,有人在附近暗袭,跟我来。快!”

快字余音未绝,他已飞跃两丈余,双足落地的刹那间,身形突然折向,右射丈余,大喝一声,突然向下一伏,左手一晃,打出一颗银星。

“哎……”右后方的树影中传出了惊叫声,接著有物砰然倒地,是从一株老梅后倒下的。

“不必管埋伏的人,直捣核心,走!”用银星将暗桩击倒的黑衣人断然下令,一跃而起,穿林而去。

六个黑衣人不管同伴的死活,奋起急射,仅三两个起落,便出了梅林。

七个人飞越一道女贞篱,奔人一座花圃,花圃的前面五六丈,有一座大型假山和一座小巧玲珑的凉亭。凉亭距别墅不过一箭之遥,栽了不少花树,但都光秃秃地,阻不住视线。可以着到别墅内从明窗透出的微弱灯光。

这时,四面八方不住传出惨叫声。

七个人接近至十余丈内,领先的人喝道:“放火箭,将他们烧出来。”

两个人将背上的大包裹解下,取出藏在里面的蟠龙弩。每枝劲矢的前端不是利镞,而是特制的火葯包。两人用火折子点燃所有白火绳,方发弩向空攒射。箭划出一道道带着火星的光孤,暴雨般坠落在房屋的内院深处,片刻间便—一爆炸,砰嘭之声震耳。

六组人皆接近了别墅,其中有四组用火箭向别墅攒射。

别墅中屋大人却少,里面大乱。

接着,假山和四周的亭阁中,杀出不少青衣大汉,立即展开了混战,杀声震耳不绝。

别墅中升起了十余处火头,黑暗逐渐消逝。

别墅的大门一阵暴响,大门开处,十名青衣男女拥着银汉双星,出现在火光下。

通向府城的大道另一端,十二名青衣大汉远远地迎着大门雁翅排开,中间并肩站着槐阴庄三山小隐的庄主,瘦灵宫杜方山父子。两人身后,有蟠龙堡的四名爪牙。

路侧站着两个人,一僧一道。僧人身材高大,穿棉便袍,没披袈裟,支着禅杖卓然屹立,不言不动。

老道的身材正好相反,瘦骨嶙峋,脸上无肉,一双刃目映着火光,放射出阴险寒冷的光芒。花白山羊胡迎风飘拂,背着长剑,手持拂坐,大有仙风道骨的气概。一僧一道像是旁观者,不知到底是那一方的朋友。

五湖浪子看清了双星夫妇,便向乃父说:“爹,请看,他们就是银汉双星。他已将他的手下遣赴湖广,等候他前往主持进袭蟠龙堡的大计,三广提前下手,他却毫无所知,看来,他们今晚栽定了。”

瘦灵宫挥手示意,令他不必多说,举步迎上大笑道:“前面来的可是银汉双星么?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晚得见颜色,杜某深感荣幸.老朽……”

双星沉着地迎上,牛郎星呵呵一笑,大声说:“如果在下所料不差,阁下人如其名,定然是槐阴庄瘦灵宫杜庄主大驾到了,牛某不胜荣幸!”

“呵呵!好说好说,牛星主客气了。杜某夤夜前来打扰星主的清静,十分失礼,尚请海涵。”

“五庄之一的杜庄主大驾光临,在下欢迎也来不及哩!今晚五庄中有两庄的高手到来,果真是看得起在下了。牛某棋差一着,猝不及防,做梦也未料到杜庄主会亲自率领无数高手名宿光顾。已注定失败的命运了。那边的两位方外朋友如何称呼,可否代为引见?”

双方十分客气地打招呼,在相距两丈外止步。

和尚“嗯”了一声,仍站在原地说:“老衲德行不备,大庙不收,只好在小庙参野狐禅。施主在赣州秘窟的朋友,也许认得老衲是慈云寺的挂单增净一,前来看热闹,着施主是否能与老衲结些善缘。”

老道桀桀笑,轻摇着拂尘说:“施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半年前,施主的好朋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望孤别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