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49章 风云变幻

作者:云中岳

相距太远,叫声传到时黄石大师已经上了大殿的瓦面,势成骑虎,慾罢不能了。

婬僧不顾瘦灵宫的警告,冲上大吼道:“欧阳老贼,你该死,来来来,佛爷和你在瓦面决一死战。”一面怒吼,一面横杖立下门户。

紫髯翁淡淡一笑,向严辉笑道:“夏哥儿形势险恶,拖不得,劳驾辉老的排云掌,赶这贼秃下去,如何?”

辉老举步向下走,一面笑道:“你就会指使我这不中用的人,真不够朋友。”

“哈哈,这叫作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哪!”紫髯翁大笑着说。

黄石大师不认识辉老,怒吼道:“你不配和佛爷动手,叫欧阳老狗来。”

辉老温和地微笑,毫无戒心地走近。笑道:“大师如果一杖把老朽打死,永老便会下场的。”

“难道佛爷就不敢打死你?”

“下面有佛祖的宝座,老朽不信你真敢打。”

黄石大师一声怪叫,愤怒地挺杖便捣,“毒龙出洞”来势汹汹,快逾电闪。

辉老似乎不知闪避。直挺挺地向杖头撞来。神色丝毫不变,似乎老眼昏花,看不见捣向胸前的杖头。

黄石大师是见多识广,看对方神色雍容,脚踏在积雪的瓦面,毫不滑动。岂会是老眼昏花前来送死的人?心中一怔,火速收杖变招。

可是,太晚了,意刚动杖还未收,更谈不上变招,但见对方的身躯突然加快,撞在杖头上了。

他连看也没看清,杖头便被对方抓实。他大吃一惊,一声沉喝,奋力夺杖。长兵刃被人抓住,已是万事皆休,他不想运用机智解困,却昏了头愚蠢地奋全力拔杖。

糟了,毫无着力处,杖上传来一阵无可抗拒的重压,加上他自己的抽拔猛劲,上身向后急栽,“砰”一声跌了个仰面朝天,身不由己,惊叫着连人带杖向下急滚,跌下三丈余高的殿檐。

幸而他只是失力,并未受伤,火速丢掉禅杖,用轻功落地,腰部略受闪伤,不等身形站稳,踉跄奔出寺门,向坡下狂奔,如见鬼魅狼狈而逃。

他的僧众也不敢怠慢,跟着他发足狂奔。

瓦面上,所有的人纷纷飘落,到了寺门外雁翅排开。

紫髯翁哈哈一声狂笑,舌绽春雷大喝道:“诸位听了,不是老夫多事强出头,老夫也是武林人,不敢稍忘武林道义和规矩,因此只好出现主持公道。诸位昨晚在此设下埋伏,要倚多为胜,找神龙逸凤算过节,老朽不能袖手旁观。因此,今日之会,你们讲理清债并无不可,但只限于以一比一公平决斗,诸位之中,有摘星庄宋庄主,想必要与竹箫破扇两位老哥算算十年前的旧债,正好作一了断。诸位如果认为老朽不配主持公道,要出面赐教,老朽随时恭候。如果倚多为胜一拥而上,那么,老朽的朋友也毫不迟疑地奉陪。”

破扇翁步履蹒跚地向下走,眯着眼气喘吁吁地说:“我老不死的破扇翁,今晨方从南安府来,听说债主不老书生宋庄主在这儿,便专程前来还债啦!冤有头,债有主,又道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老不死的活了一大把年纪,活得不耐烦,行将入土,欠了宋庄主一笔债,不还清委实难以瞑目。喂!你们之中,谁是宋债主?”

说完,扭头向竹萧老人叫道:“姓彭的,你也是欠债人之一,人家公母俩都来了,你难道人要一个人顶债不成?还不滚出来,躲得掉么?”

不老书生目眦慾裂,与乃妻玉面狐仙举步迎来。

山坡相当平缓,四方的人以安平和逸风为中心,相距七八丈外,怒目相向,剑拔弩张。

狄少堡主这一边,都是些眼睛雪亮的高手,眼看黄石方丈莫名其妙地被打下屋顶,心中早已发毛,加以其中两名爪牙是从王笥山逃得性命的人,认得严辉祖孙俩,赶忙禀报少堡主,把游龙剑客吓一大跳,不敢贸然下令动手。

最心惊的人,该是五湖浪子了,他老远便认出皓姑娘,老夫人在庐山,一剑制住了神剑王泰,他想来便感到心惊胆跳。假使老太婆这时揭发他在庐山的阴谋,出面找他了断,他怎吃得消,所以首先溜走,退回树林中藏身,远远地向外窥伺,死盯着脸上神情安详的皓姑娘,心中不住地咒骂安平,恨不得将安平碎尸万段,方消心头之恨。

黄石大师是流虹剑豪温统的师兄,流虹剑豪则是游龙剑客狄少堡主的师父。游龙剑客在江湖名列八大高手之一,与破扇竹箫齐名,闯荡江湖剑下无敌,他的师父岂同小可?师伯更不用说。可是,黄石大师被人莫名其妙地打下瓦面,对手之强,委实惊人。因此,所有的目光,皆落在辉老的身上。

紫髯翁欧阳永昌,是五大堡的长青堡主,声威远播,名震天下,不仅剑术通玄,而且双龙神筒足以令天下群魔丧胆,有他出头,到场的人心中不无顾忌。

安平站在核心,不理会双魔向他打来的手式,向逸风低声道:“小路分岔处地势偏僻,树林密布,可从那脱身。”

“瘦灵官可怕,你能接下他么?”

“我得试试。”

“没有把握,怎能试?试不得。他的绿虹剑也许伤不了我的白蛟软甲,交给我好了。”逸风凛然地说。

安平淡淡一笑,从容地说:“今天的事,皆因我而起,我不能连累你,我先斗瘦灵官,接不下再脱身,谅他也缠不住我。你我的轻功,虽不能说天下无双,至少这些人皆无法胜得了我们。走,跟我来。”

他向下走,迎着瘦灵官的大笑道:“哈哈!杜庄主,咱们又见面了,你敢不敢单人独剑和夏某一决?要是不敢,不必挡路。”

他的话傲慢无礼,把瘦灵官激得几乎气炸了肺。但老家伙老姦巨猾,喜怒不形于色,拔剑出鞘徐徐迎上,抚须大笑道:“三东主公然叫阵,杜某再窝囊,也得硬着头皮领教罗!哈哈!老夫恭候了。”

右面山坡上,不老书生夫妇已被李天虹拦住了。李天虹为人城府极深,一看便知双方实力相去悬殊,破扇竹箫的艺业,决不在不老书生之下,而玉面狐仙却是最弱的一个,假使四人同时动手,不老书生必须照顾妻子,心无二用决难办到,分了心便输定了。所以破扇翁有意拉竹箫

老人同出,分明已料定玉面狐仙是成败的关键,要在玉面狐仙身上获取胜机。他拦住不老书生,不好直言,只得托词先看着安平下场,再和两个老怪算账。

不老书生夫妇退回原地,破扇竹箫只好打退堂鼓。

九地人魔见安平向瘦灵官叫阵,跌脚向缥缈鬼魔叫苦道:“老天爷!这小伙子真个不知死活,这么多人他不找,偏偏找上了有绿虹宝剑、剑术通玄的瘦灵官,真要命,我得去接应他。”

缥缈鬼魔伸手虚拦,摇头道:“老人魔,不可鲁莽。告诉你,一比一,在场的人中,谁也休想拦住夏老弟。他不从咱们这一面脱身,必有用意,且拭目以待,以免误了他的事。”

山海夜叉也说:“夏哥儿的艺业,也许在内力修为上,稍逊瘦灵官一筹,剑术与轻功,却不在瘦灵官之下,差的只是心不够狠而已,瘦灵宫想将他伤在剑下,无此可能。”

九地人魔只好罢休,脚下仍然不由自立地向安平走去,这个宇内凶魔,居然对安平极为关心,确是异数。

坡下,双方对进。逸凤跟至接近两丈左右处,提心吊胆地止步戒备。

紫髯翁一群人,正急步向下走。

游龙剑客的人,以为安平和瘦灵官决斗,必难幸免,乐得袖手旁观,不再接近。同时,他们也对紫髯翁一群人深怀戒心,反正安平死定了,犯不着和紫髯翁一群名宿拚老命,不老书生都不敢贸然出头,他们怎敢冒失。

安平已下定决心,用自己新创的剑术行雷霆一击,因此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摒弃临斗前的激动和紧张。这一着很难办到,情绪仍未能完全放松,面对艺业修为皆比自己高强深厚的武林名宿,要说心中毫无顾忌,那是欺人之谈,能保持不惧和冷静,已是难能可贵的了。

双方对进,在丈外止步,两把宝剑徐举,遥遥相对。两双眼睛灼灼生光,都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运功蓄劲待发,气氛一紧。

罡风呼啸,雪花飞舞,冷气袭人。但旁观的人,手心却开始泌汗,呼吸渐促,体内血液在沸腾,有些人则相反地发寒颤,神色紧张,心在狂跳,神经像绷紧的弓弦。

瘦灵宫心中怒火渐炽,但神色上故作从容。安平居然找上他,可见对方并未将他放在眼下。想起来就令他心中不快,怒火上冲,恨不得一剑将安平的身躯刺穿,方消这口怨气。

但它居然忍住了上冲的愤火,压住激怒的情绪,脸上泛起阴森森的笑容,问道:“夏三东主,你的艺业比牛星主高明多少?”

安平摸不清对方的话意,泰然而虚谦地说.“牛星主英雄了得。在下甘拜下风。”

“牛星主接下本庄主十三招,你能接下十招已是不错了,你小心就是。”

“杜庄主曾和牛星主印证了?”

“印证,笑话,本庄主那有闲工夫和他印证?只是教训教训他而已,你要知道下落么?他……”

他正想将牛郎星下落说出,以便扰乱安平的情绪,话未完,他的爱子五湖浪子已从侧方走近,向他叫道:“爹,让孩儿擒下姓朱的贱女人。

逸凤大怒,凭五湖浪子这种货色,居然敢大言不惭,说要擒他这个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的逸风,她怎受得了?银牙一咬,冷哼一声,突然拔剑冲向五湖浪子。

安平吃了一惊,这不是自乱脚步么?要是逸凤被缠住,两人并肩突围的希望便要落空了,这怎么行?赶忙截出急叫道:“朱姑娘,不可自乱……”

瘦灵官误以为安平和逸民联手对付乃子,当然不愿意,一声冷叱,身剑合一射到,攻出一剑。

这瞬间,逸凤突然醒悟,生死关头,怎可意气用事,应声止步,急退而回。

瘦灵官出其不意突然进招,相距甚近,剑动人已近身,绿虹耀目,剑气飞腾,风雷乍起,彻骨剑气及体。他举剑急架,闪身避招。

这一来。他几乎措手不及。瘦灵宫剑术通玄,名列三剑之一,岂同小可?抓住抢攻的机会,将前辈的身份置之不顾,突然向晚辈进招,剑下决不会容情,真够他受的了。

瘦灵官气吞河岳,绿虹剑展开了一连串凶猛绝伦、势如狂风暴雨的狠攻,一剑连一剑,一步赶一步。矫若游龙,锐不可当。剑气八方激射,绿虹只在安平的胸腹间弄影,绝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没有安平喘息的机会,轻灵而迅疾地步步进迫,主宰了全局。

“铮铮!铮!”剑鸣震耳,剑影夭矫,宛若电闪光逸。人影急剧地盘舞,直退如风。

安平先机已失,只好沉着应付,全力封架,希望对方能露出空门,或者缓下一口气。

封架五招,他临斗前的紧张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了。

九招了,他似乎更为沉着,采取后退与闪避战术,寒影剑布下了冲不破的剑网,虎目中开始熠熠生光。

十二招,他全稳下来了。

相反地,瘦灵官却羞愤交加,咬牙切齿拼命了,激怒得几乎失去理智,攻出的招式更狂,可是却渐渐难以控制,不时有空隙出现了。

“哒!”他愤怒地攻出第十四招,“电闪雷鸣”杀着出后,奋全力进击,绿虹毫无顾忌地攻入寒影剑所形成的剑网,从中宫突入。

行将走近的九地人魔惊叫一声,正想冲出。这瞬间,突变已生。寒影剑本来被绿虹剑震出偏门,却突然下沉,右闪、左扭,朦胧的淡淡光华怪异地扭动,倏然反从绿虹剑侧方吐出,一闪即没,脱出了纠缠。

人影倏分,剑气乍敛。

“哎!”瘦灵官厉叫,向左侧射丈外,双脚落地却无法停下,踉跄连退五步,身躯一阵急晃,方吃力地停住了。他的右助下,血如泉涌。

他晃动着的身子无法站稳,颊肉一阵抽搐,鹰目想睁大,眼睑却不听指挥,吁出一口长气,以手掩住创口,厉叫道:“上!毙了他……”

叫声未落,绿虹剑失手堕地。他自己双膝一软,跌入抢到的五湖浪子怀中。

安平早就走了,一击得手,他身形似电,反掠至逸风身侧,喝声“走”!便奔向东面。

东面两名大汉看到寒影剑一掠而至,吓得腿都软了,慌忙向侧方扑出,仆倒在两丈外,爬起就跑。

瘦灵官被击倒,其他的人怎敢不要命挺身面出阻拦?可说是望影而逃。一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风云变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