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56章 大开杀戒

作者:云中岳

官道的折向处,树林甚密,树上挂满了干枯的藤蔓。阻住了视线,因此,看不见前面的景物。

安平耳力甚佳,劲烈的罡风呼啸而过。树枝虎虎厉啸,声如万马奔腾,他居然听出前面有重物着地声传来。

“大哥,你发现什么?”

这瞬间,他倏地挽住姑娘的细腰,大喝道:“云弟,仆倒?”

小云机警过人,闻声知警,向前仆倒。

安平挽着皓姑娘,扭身倒下急滚,滚落路旁的深沟中。

一丛细小的金芒从右面的巨树干后射出,快得几乎令人肉眼难辨,射来的方向是右后方,按常情论,能发觉有警的机会太少太少了。

所有的金针全部落空,在簌簌的轻响中,射入路左的茂林中,宛如雨打残荷。

小云却仆倒在地,声息全无,皓姑娘也昏厥在安平怀中,人事不省。安平感到鼻端嗅到一阵草霉味,而且略带干腥,不由恍然大悟,原来是淡淡的五毒桃花瘴在作怪,瘴毒份量轻,因此看不见五彩的雾影。

他本身因吃了半颗白龙辟毒珠,体内已产生辟毒的功能,除了鼻中略有所感外,瘴毒丝毫不起作用。

他先潜伏不动,赶忙用剩下的半颗白龙辟毒珠,塞在姑娘的鼻端,瘴毒份量轻,他并不焦急,希望姑娘赶快苏醒,以便援救其他的人。

他从沟中抬头向外偷瞧,尽量减少移动的声息。从瘴毒的浓度判断,氤氲使者决不敢早早现身擒人。从金针射来的方向,他已测出千手魔君藏身的地方了。

姑娘悠悠苏醒,发觉自己被安平抱在怀中,另一手正用半颗白龙辟毒珠压在她的鼻端,手指压住她的樱口,强迫她用鼻呼吸。

她正想说话,安平已发现她醒了,低声说:“皓妹,你等在这儿,准备救云弟,两厂的恶贼来了,正用五毒桃花瘴暗算。”

声落,将珠交到姑娘手中,放开手向后利用深沟掩身抄出,离开原地。

对面一株巨树后,千手魔君的低微声浪隐隐随风传来:“可以出去了吧。”

“稍等一会儿,那小子滚落沟中,证明他已发觉你发射暗器,而不知中了瘴毒。瘴毒的份量淡。要等会儿方能昏厥,不会有他掏白龙辟毒珠的机会,出去早了还未完全的昏厥,等会儿岂不省事?”是氤氲使者的声音。

安平怒火上冲,蓦地飞跃而起发出一声震天长啸,像疯了似的,怒啸着跃上路面,向贼人隐身处狂野地扑去,可怕的啸声和狂野的扑势,已说明了他的心情。

树后隐藏着千手魔君,另一株树后藏着氤氲使者,地下躲伏着另两名中年人。瘴毒失败,氤氲使者心胆俱寒,一声不吭扭头便跑,兔子般窜走了。

千手魔君也大吃一惊,双手齐出,打出了五种大小不同的各式暗器,暴雨般向扑来的安平射去,一面暴喝:“快撤,快!”

另两名伏地藏身的大汉够机伶,不等招呼,已先一步撤走,快极!在草木藤蔓中窜走,枝叶擦动声震耳。

安平也知千手魔君利害,不能和暴雨般的暗器硬碰。吸腹吐气沉身,“砰”一声凶猛地仆倒,奋身侧滚,压倒不少草技,贴身在一株巨树后暂避暗器。滚到树后,他再次扑出。

可是,千手魔君已经乘机窜走了。

安平一面狂追,一面向姑娘招呼。“将云弟带走,不可跟来。”

姑娘抢出路中,将小云拖至路旁隐伏,立即用辟毒珠依样葫芦纳人小云的鼻端,芳心十分焦急,替安平耽上了心事,恨不得立即跟去,怎肯听安平的警告?

追出十余丈便是官道折向的一端,一眼便看到路中仆倒着山海夜叉,五六丈后,两魔一左一右俯仰,直挺挺地昏倒在路上。

四名恶贼刚纵出路面,要下手杀人。

相距甚远,救应不及,安平人急智生,一面循路旁的树林飞掠,一面大喝道:“退回去!等会儿下手。”

他用所谓“官话”叱喝,纵出路面的四个人不辨真伪。反应甚佳,应声倒纵而回。

不见乾坤一剑现身,安平知道这儿大概不是主要的埋伏区,显然还有埋伏的地方,这地方极可能在后面。

他一面赶上,一面按预定的信号发出一长一短的两声尖啸,通知后面里外的第二批人,要第二批人停止前进。一声长啸是示警,两声中一短是停止,一长两短是要求急赶,啸声可远及五六里,后面的人尽可从容准备按啸声进退。

啸声中,千手魔君向同伴大喝道:“蠢才!快下手宰了他们。”

已纷回林中的四个贼人一怔,正想再行纵出,却先发现冲枝排草窜来的千手魔君,也看到怒目圆睁长啸跟踪纵来的安平,脚下一阵迟疑,已来不及纵出伤人了。

千手魔君一声叱喝,停下旋身射出三枚攒心针。

氤氲使者和另外两个人也回身迎敌,并大喝道:“徐兄,快宰了路上的三个人。”

安平脱手找出三把小飞剑,向侧滚倒,避过了三枚金针,滚出了路中,人在滚动间,三把小飞剑出手。

四个恶贼被氤氲使者一催,满以为千手魔君足以阻止安平,因此,应声分别纵向双魔和山海夜叉,三人奔向双魔,一个奔向山海夜叉。

安平滚落路中,正好位于两批人的中间,小飞剑发出,他跃起拔出了寒影剑,左手的屠龙断犀匕光华耀目生花。

“啊……”惨叫声刺耳,奔向双魔的三个人首先倒他,碎然大震声中,路的转角处抢出皓姑娘姐弟。

“哎……”奔向山海夜叉的人也稍迟一刹那冲到,在路上哀嚎滚转,厉叫刺耳。

“快救人。”安平急叫,又加上一句道:“这些人我负责。”

千手魔君老姦巨猾,他前冲的身形突然下挫急停。

氤氲使者与另两人上了大当,仍向前冲。

安平一声怒吼,飞扑而上,神匕脱手,人随匕后挺剑上扑,这次,神匕的速度比孤园所发快上十倍,但见光虹一闪,便已近身。

氤氲使者心胆俱裂,拼全力一剑向射来的一星淡淡光华劈去。神匕来势太快,一剑没劈中,光华已贯体而入,不偏不倚恰中心坎。氤氲使者浑身一震,前冲的势子未减,踉跄撞向安平,剑仍抓得死死地,但已无法高举了。

安平冲到,扭虎腰让过氤氲使者,乘机拔匕,人仍迫进,寒影剑手下绝情,一声暴叱,光华飞旋中,已从两名鹰犬的中间冲过,神匕准备再发。但千手魔君已先一步扭头狂奔,亡命飞逃。

安平本想将神匕发出,却突然收匕狂追。一面自语道:“正好利用他带路,将这些家伙斩尽杀绝。”

千手魔君逃走的方向,正是安平的来路。这家伙从路旁的树林中逃命,却大胆地沿官道狂奔,脚下奇快。

安平只用六成劲追赶,相距三丈余亦步亦趋,两人狂风似的向北飞掠。

鹰犬们确是分两处设伏,可惜估计错误,设伏处相距仅半里地,未能同时动手。他们未料到破扇翁经验老到,定下用啸声传警的妙着,前面有警,后面的人便提高了警觉,停止不进。埋伏的人等了个空。

老夫人带领着一群女英雄,啸声传到,她们停留在埋伏区后半里地,火速用女人特有有尖啸声,催促第三批人火速赶来会合。

第三批人还未赶到,前面已传出安平的怒吼声。老夫人心中一急。不顾一切发令向前赶。

千手魔君吓昏了头,不知藉草木掩身向林木深处逃命,却沿官道狂奔,奔向乾坤一剑的埋伏区,希望乾坤一剑救他的老命。

乾坤一剑这一面,以太虚仙客的迷香阵为主,放过了安平第一批人,等待着第二批娘子军到来。迷香阵已经发动。十具安装在上风处的迷烟喷管,正喷出无色无臭的神游太虚香,静候娘子军入伏。

没想到娘子军没等着,等到了亡命飞逃而来的千手魔君,大出意料之外。

把风的人发现千手魔君被安平狂追而至,大惊失色,骇然叫道:“不好了,头儿,凌头儿被夏小狗追下来了。”

乾坤一剑大骇,从树后闪出,纵近官道看去。果然不错,千手魔君已逃至十四五丈外了。

“诸葛兄,快出来助我一臂,联手毙了这小狗。”千手魔君狂叫,其实并未看到乾坤一剑,只知已到了第二埋伏区,本能地出声呼救,急昏了头,不啻告诉安平,乾坤一剑埋伏的地方到了。

安平看到出现的第一个人影,知到了埋伏区,脚下一紧,一纵之下,便拉近了丈余。大喝道:“千手魔君,接剑!”

千手魔君以为是安平用神匕要他的命,不由心胆俱裂,猛可将头一低,急冲的身子突向下栽,扭头用肩部着地,前翻、急滚、侧扭,避开了正面,侧移丈余虎跳而起,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出三枝袖箭,拔剑应敌。

岂知安平并未便用神匕,仅身到合一扑上。千手魔君情急用袖箭自救,安平已先一步到了他先前翻倒滚转的位置,神箭全部白用了。等他拔剑出鞘,安平已满脸杀气地站在他身左不足一丈,冷叱震耳:“狗东西!不杀你夏某决不放心,你上吧,夏某给你一个公平一决的机会。”

千手魔君脸色灰败,毫无人色,打着冷战向后退。一面大叫:“诸葛兄,小狗只有一个人,一起上剁了他。”

迷香阵失效,诸葛洪不能不出来了。安平只有一个人,不趁机会一拥而上,岂不太傻?纵出路中大喝道:“伙计们,上。”

第一个应声纵出的人是太虚仙客。其次是胸胁间曾挨了安平一剑的六指头陀。恶僧似乎忘了伤势,怒吼如雷冲出路中,一挺方便铲冲出大吼道:“百万两金银要紧,不可毙了他,逼出金银后,再让贫僧将他劈成肉泥。”

埋伏的人全部现身,高高矮矮共有二十五名,将安平围在核心,刀剑并举。

安平并不急于下手,他恨透了两厂的鹰犬,他要等所有的人全部现身,然后—一认明,悉数加以格杀。他必须等到应援的人赶来,免得有人漏网,两厂的鹰犬如不在今天一网打尽,日后麻烦得紧,至少长青堡会遭殃。鹰犬们必将请兵,像袭击蟠龙堡一般毁去长青堡,因此,决不可放走一人,走了一人,后患无穷。

他左手用神匕代剑诀,右手轻拂着寒影剑,虎目中冷电四射,无畏地缓缓自左至右,徐徐转身—一打量合围的二十五个人,环顾一匝,冷冰冰地说:“行如虎狼,心如蛇蝎,你们这些人如果不死,不知尔后要枉死多少无辜。上吧!看你们是否已练至人人如一的境地。看你们是否能同时近身将刀剑递出,今天夏某要单人独剑,尽歼你们这些狗猪不如的奴才恶棍。”

二十五个人想同时近身同时递刀剑?说起来容易,但事实上却无此可能。二十五人中艺业有高下,出身各个不同,而且有些机伶,有些怕死,有些愚笨,各人想法不同,愿意抢先进击挨剑送命的笨虫并不多。

乾坤一剑一咬牙,扬剑沉喝道:“姓夏的,双拳难敌四手,你以为能招架得住咱们二十五人的同时进击么?”

“哈哈!驱羊斗虎,一千头羊也是枉然。夏某虽没有霸王之勇,但应付区区二十五头羊,夏某还真没放在眼里。”

“死在眼前,嘴强有何用处?你如果识时务。丢剑就缚,或许仍有生路。”乾坤一剑傲然地说。

“哈哈!你们想丢兵刀就缚投降,夏某都不肯呢!废话作甚?老兄,你再不下令一起上,夏某指东打西抢先动手,你们便不会有合击的机会了,发令啦!老兄。”

官道宽仅丈余,幸而两侧有半亩大的枯草区,足以施展,但因嫌窄小了些,二十五个人毕竟不是小数目,即使能将安平击败,也不可能困住,任何方向皆可突围,进人树林便可安全,所以安平敢向二十五名高手叫阵。

乾坤一剑别无抉择,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咬牙,徐徐沉剑喝道:“准备先用暗器收拾他。”

六指头陀却反对,大叫道:“毙了他对咱们毫无好处,且等等,那几位敢和贫僧斗他一斗?上啊!”

一面叫,一面挺方便铲迫进,四周接二连三出来了四个人,五人形成一个小圆圈,向安平迫近,一铲、一刀、两剑、一柄开山斧,将安平围在核心,情势一紧。

安平朗声长笑,身形倏动,不等对方欺近,突起进击抢制机先,寒影剑光华一闪,攻向右后方的使刀大汉,转身、出剑、扑上,一气呵成,捷逾电闪。

使刀大汉闪身出刀,让招反击,刀出“狂鹰振翼,”反劈安平的右腰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大开杀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