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57章 隘口中伏

作者:云中岳

山海夜叉一辈子和邪道人物打交道,跟黑道大豪绿林巨寇称兄道弟,见多识广,记忆中不知藏有多少江湖秘辛,和这种人闯荡江湖,可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一生中,行事任性而为,只知有己,不知有人,坏事做尽,虽说被安平所感召,决意改邪归正,但到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甫猜想到虎踞山庄的庄主是白无常微生怀德,立即生出歹毒的念头,不假思索地提出掳人的绝计。

安平心悬牛郎星和夜鹰程炳师徒的安危,心中焦虑不安,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已不再顾及什么江湖规矩了。立即同意道:“好,咱们且前往踩探,如果真是白无常,将他带上。”

“岂用踩探?伸手抓来就是。”山海夜叉说。

“还有,先问问牛郎星的下落。”安平接口道。

“还得问问虎踞山庄的虚实,交给我啦。”九地人魔说。

九地人魔的名号,足以令那些江湖小辈丧胆,不必用刑迫供,两村夫—一吐实。

虎踞山庄建庄不足十年,江湖朋友知者不多。山庄位于童子山下,是一座相当大的庄院。童子山真名叫做鹿歧山,也叫羊角峰,山形如掌,双峰如笔,距耒阳城只有四里地,雄峙城东,气象万千。山后的另一座山,叫做虎踞山,山庄其实在两山的中间岭脊下,庄便以虎踞为名,附近的人皆知虎踞山庄的微生庄主是个有钱的怪人,对微生这个怪姓也好奇不止,弄不清到底是姓还是名,对山庄的人,皆有莫测高深的感觉。但微生大爷相貌虽凶猛吓人,狰狞可怖,为人却十分豪迈,对地方上的善举也从不人后,虽不至大得人心,却相当受人敬重。

微生大爷是十年前从外地迁来落户的,买下了羊角峰与虎踞山附近的田地,建起了占地甚广的虎踞山庄。听说,他在外地派有亲友经商,富甲一方,平日深居简出,甚少在外走动。也许是因为他相貌生得丑的原故。

其实,他表面上是个普通守法良民,暗中并未与江湖朋友完全断绝关系,仍与少数几十知交朋友暗中往来。他与成都万松庄的千手神猿是姨表兄弟,千手神猿居长。表兄弟俩早年都是侠义英雄中的佼佼者,在武林中总算甚得人望。

蟠龙堡主青云居士狄如柏,直至玉笥山事发之前,仍是侠义道中的老英雄,却不守晚节。纵容爱子在外胡作为非,也想支持爱子出人头地,暗中策划,内固实力。外联正邪大豪,作雄霸江湖的打算。其实,他本人早年也曾野心勃勃,目无余子,只因为武林中不乏辈高望尊的人,压得他抬不起头来,自追求竹箫老人的爱女清月失败后,表面上羞愤交加,内心其实却平空生出自卑感,更蕴藏着无比的恨念,因为他不能随心所慾无往而不利。他老了,不许可爱了重蹈他的豆辙,必须在爱子身上达成他早年的心愿,要把爱子造成江湖魁首,成为举足轻重的江湖霸主。名义上他不问外事,暗中却在进行积极助长爱子声望的大计,不仅成就可观,而且十分成功。他却没想到爱子志大才疏不争气,为了突然出来竞争的牛郎星,操之过急,不顾利害,冒失地在玉笥山放了一把野火,想一网打尽予会的江湖群豪,不惜十余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而且既有的声望也一落千丈,为白道英雄所不齿,更为黑道群豪所仇视,一着错全盘皆输,结果落得一败涂地成了丧家之犬。他不知自检,不知怪责爱子愚昧无知,反而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拖千手神猿落水,利用千手神猿的万松庄,要重振声威,与江湖朋友放手一拚,不再做侠义英雄,干脆改弦易辙,做江湖的姦雄霸主。

俗语说:“胳膊夭生往内弯”,千手神猿不得不袒护这位妹夫,不得不随同落水。同时,千手神猿虽是白道英雄,也是个任性而固执并且极为自负的人,结下的仇家比朋友还多,他的万松在远离人群,用意本来就是上可对付官兵,下可防范仇家的巢穴。在江湖行侠仗义,说好听些,那是去暴除姦主持人间正义,说难听些,那是作姦犯科向朝廷法理挑战。行侠与犯法是一刀的两面,有理性的人善于运用,情理法兼顾,便可互不冲突,两面相互为用。碰上那些任性、固执、自负、激愤的人,那还了得?手执正义的利刀,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神的执法人,狠砍猛杀,天下大乱,为法理所不容。因此,天下间真正的所谓侠义英雄,几若凤毛麟角,求之而不可得,自命侠义英雄,那是欺人之谈。所以自古以来,这些英雄豪杰从不为主政的帝王将相所重视,甚至视同姦徒亡命,扰乱治安藐视法纪的罪人,不足为法。因此,防范官兵找麻烦,是任何一个英雄豪杰皆需提高警觉的信念,不可或缺。

蟠龙堡有野心家,槐荫庄也有相同的人物,万松庄则有自负而盲目偏袒亲友的千手神猿,加上一群想混水摸鱼的亡命之徒,和一群想造时势的英雄,便结合成一群龙蛇混杂的集团,兴风作浪自是极为正常。理所当然的现象。

白无常微生怀德倒了霉。他是千手神猿的表弟,亲不亲,故乡人,何况是表兄弟?他也卷入了漩涡。

至于瘦灵官的下落,村夫却不知其详,只知早些天万松庄传来了讯息,说是游龙剑客与瘦灵官一群人,在江西敦请朋友,尚未到达万松庄,最近可能从袁州府进入湖广。如果循禾江上行走万洋山茶陵道,极可能从安仁趋耒阳顺道到虎踞山庄一行,要山庄的人注意可疑的人前来追踪騒优,所以在这通衢要道派人监视可疑人物,尤其须注意神龙夏安平的行踪,得到消息便火速返报。

九地人魔对有关两庄的消息表现得贪得无厌,盘问得十分仔细,不放过任何细节,一面问,一面定下行动大计。

“阁下,虎踞山庄是不是巳得到咱们的消息了?”他再问。

“不会,在下是最远的两个眼线。”村夫坦白地招供。

“老夫不信,咱们一群人并来完全隐起行踪,更不信贵庄主所派的眼线最远只及二十里。”

“在下所说的话字字皆真,决无虚言。”村大无可奈何地答,不像有假。

九地人魔不再追问,笑道:“你们委屈些儿,明天咱们再放你。”

当天,他们改变主意,就在附近农家投宿,拟订进袭虎踞山庄的大计。白无常微生怀德是白道人物,不能随随便便侵入他的庄院,以免贻人口实,于理有亏,必须找到藉口才行。从眼线的口中,知道微生怀德只是小心注意安平的行踪,预作防范而已。并不打算出面拦截生事,因此必须找藉口激他发火,方能堂而皇之兴师问罪。

当晚,紫云娘和织女星乘夜北上,到县城去找神笔客甘柏的黑道弟兄。双星在耒阳没有秘窟,但神笔客却有朋友在耒阳活动。神笔客是牛郎星的知交好友,黑道朋友自然与双星有交情,要求相助料定不会受到拒绝。

说巧真巧,神笔客已带着弟兄和朋友,于数天前秘密到达衡州,他们原在蟠龙堡附近等候双星前来主持攻堡大计,却被三厂的人抢了先,双星没等到,官兵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攻入堡中,他们还不知牛郎星已被瘦灵官掳走了,便跟踪蟠龙堡撤出的人到了衡州,发觉那些人已到万松庄安顿。因此,他们秘密地潜伏在府城,一面派人监视万松庄的动静,一面派人接应从各地赶来的双星的朋友。

可是,两夭前却接到江西传来的信息,传来了牛郎星被擒的噩耗,那是织女星从赣州所发的讯息,并说及不久将与夏安平赶赴衡州。

神笔客不知织女星从何处入湘,除了派人接应外,自己亲自到南北东三条人湘至衡州的要道巡视,第一程先至南路,南路以耒阳为中枢,凑巧等个正着。

神笔客够朋友,与乃妻红衣女卓云彤陪着紫云娘和织女星连夜南下,谒见安平。安平面授机宜,如此这般巧安排,授以锦囊妙计后,夫妻俩仆仆风尘赶回耒阳,连夜派人召集耒阳附近的弟兄,尽速按计行事。

出东门不足一里地,有一处道路分岔处,俗称茶亭口,路旁树了一块指路碑,和一茶亭,往东的大路至安仁,整整一百五十里。岔道至羊峰,是小道,可直抵虎踞山庄。这一带是郊区的名胜,松柏成阴,严冬时节仍然一片青绿。茶亭口进人小道约半里地,有一座小小的三家村。表面上是殷实的农家,其实是虎踞山庄派在这儿的眼线,以东一带地区,便是虎踞山庄的势力范围了。前来游山的人,该走大道至羊角峰,走小道的人,如不是附近的村夫,便会受到监视了。山庄的人从不在自己卧榻旁生事,当然也不许可外人前来找麻烦。

次日辰牌时分,三家村来了八名不速之客,既未表示身份来历,也不通名道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绑架了村中为首的三个人,有意无意间透露是奉命前来查问游龙剑客的下落,带着俘虏向城内撤,溜之大吉。

接着,城中微生庄主坐落在东大街的两家粮行和一家油坊,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砸得稀烂,打了就溜。在向伙计追问口供时,仍然问的是游龙剑客。其中有一人在有意无意中,透露他们的主人姓夏。

虎踞山庄的庄右果林,当晚被人放了一把野火,烧掉四五亩一大片。雪霁仅两天,未届解冻期,地下积雪盈尺,枝头覆雪,居然失火,岂非奇事?根本不可能。但事实俱在,确是被烧了。不需查勘,便知是被人故意放的火。

山庄附近。几乎整夜都有人出没,几如鬼魅幻形,而且人数不少。

山庄内部一无动静,庄门紧闭不理不睬。

闹了一天一夜,微生庄主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心中怒极,忍无可忍。

破晓时分,三个从万松庄赶来传信的人,有两个被掳走,一个被打得内脏离位,气息奄奄。据这位虎口余生的信使说,他们是在距山庄里余处被袭,来人是两个蒙面人,一个操流利的官话,另一人是本地口音,出其不意突然袭击,三位信使被擒走了两个。

信使的书信已经被劫走,只能传口讯,说是万松庄已经群雄聚会,特派信使前来促微生庄主的大驾,希能克期前往聚会。至于游龙剑客与瘦灵官一群英雄好汉,已于两天前到达万松庄。瘦灵宫的槐荫庄数十名高手,已经先数天抵步了。

白无常本来无意参与万松庄的聚会,只是情面难却,委决不下,催请的信差先后已来了三批,他仍迟迟不肯就道,想不到这一天一夜的騒扰,激起了他的怒火,把心一横,一面派人先赴万松庄告知近来所发生的事,一面打点准备启程,预定过几天风声稍弛之后,再行上道。他希望利用这几天查出騒扰的主使人,不然怒气难消。

他的虎踞山庄戒备森严,机关削器星罗棋布,任何人进入其中,别说机关削器可令来人丧胆,庄中的高手也足以令来人却步,他有四位拜弟,十六名早年与他一同闯荡江湖的朋友,皆在庄中安度下半生岁月,动起手来。可说举江湖,还没听说过有能将他们击败的人。

他不想在外与来人决斗,以免暴露他的身份,只想诱来人入庄,无声无息地消灭在庄中,可是,来人却不入庄,仅毁他在城中的店铺,烧他的果园,捣毁他的外围眼线住宅,绑架他的人,拦截他的信差,彻夜在庄外騒扰。他不是善男信女,怎受得了?日后传出江湖,他白无常早年的声誉岂不扫地?

从手下人的口中所获得的线索。只知騒扰的主使人可能姓夏,如果线索可靠,除了是神龙夏安平之外,还会有谁和他过不去?本来他与安平素昧平生,毫无印象,只从万松庄派来的信使口中,知道夏安平是蟠龙堡的死对头而已。千手神猿要他留意夏安平的行踪,并未要他下手截击,夏安平没有找他麻烦的任何理由,找上他未免欺人太甚,安平已不劳他费心了,堂而皇之地在次日的已牌左右,踏入了耒阳城。

北大街的湘南老店,是当地客店兼营酒馆的老字号,不仅房舍洁净,而且酒菜相当著名,生意兴隆,往来的客官们,都乐意光顾这家老店。巳牌正,不是客人进食的时光,但门带开处,踏入四个英俊雄壮。容光照人的青年男女。

男的是安平和小云,女的是皓姑娘和欧阳小翠。安平和小云戴风帽,穿羔皮袄,着快靴,佩剑,挂囊,提着包裹,一般英俊,一般魁伟。但安平身材高些。从他们清秀的脸蛋上,决难看出他们是孔武有力的武林人,只能从他们的佩剑上看出是行家。安平剑短,绿色的剑鞘只有尺余露在衣下,是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隘口中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