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59章 挺进万松

作者:云中岳

青狐口没遮拦,而且近乎戏谑。的是皓姑娘并没生气,仅脸红耳赤,羞态可掬,笑骂道:“李姐姐,你怎么嘴上不留德哪?”

“嘻嘻!这么说来,你不反对我助夏小弟一臂之力罗?”青狐握着她的纤手笑问。

“只要是善意的,安平哥皆无任欢迎。”皓姑娘真诚地答。

“那就好。不打不相识,请相信我和钟姐姐诚意。夏小弟胸怀磊落,上次吉水的事,他不但不追究我姐妹俩的既往,反而宽洪大量成全我姐妹,而游龙剑客那恶贼,却派了几个毛贼暗算我们呢!要不是百残老人发觉得早,我姐妹恐怕尸骨早寒啦!俗语说,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谁好谁坏,不辨自明。因我姐妹希望替诸位略尽绵力,即使不配出面拼搏,替诸位截杀些零星小贼,追擒暗桩伏线,通风报信等等小事,亦愿效微劳。”

酒菜送上来了,暂时收起话题,等店伙离开后,安平先敬青狐三杯,笑道:“姑娘的盛情,小可感激不尽,目下有一事向姑娘请教,尚请明告。”

“我知无不言,你有何疑问?”青狐大方地问。

“姑娘可知道踏雪无痕魏恭的为人么?”

“哦!知道,那是横行大河北岸的黑大豪,亦正亦邪,为人倒有几分侠气,从不欺孤凌寡,爱财取之有道。”

“他与蟠龙堡是否有往来?”

“不会的,他从不南下做案,与江南的黑白道人士极少往来,自视甚高。”

“槐荫庄位于大河北岸,他与瘦灵宫是否有交情?”

“这倒不清楚,但以他的为人来说,是不会与白道人物套交情的,瘦灵官以白道英雄自命,踏雪无痕不会自贬身份与这些人攀交情。”

“哦!这倒令人难解了。李姑娘,你知道无敌金刀要我前往二守祠一会,不知……”

“你请放心啦!他对你敬仰有加,决无恶意。”

“他到此地……”

“是来追擒游龙剑客的。”

“游龙剑客已匿藏在万松庄。”

“万松庄将被殃及,长沙府的官兵早晚要南下。”

“哦!这么说来,我非见他不可了。”

谈谈说说间,宾主尽欢,交换了准备进袭万松庄的意见,然后互道珍重分手。

回到客店。双魔尚未返回,安平请两位姑娘早早安歇,与小云开锁进房。

“咦!你……”他讶然叫。

房中已有两个不速之客,窗户被拆的痕迹仍在,灯光下,来人赫然是怀玉山隐仙寨的寨主玉笛飞仙神力天王夫妇。神力天王挟着用布袋盛着的重铜人,笑道:“对不起,老弟,休怪咱们破窗而入,你们不在,只好在里面等,外面冷着呢。老弟,一向可好?”

安平上前含笑问好,先替小云引见了。笑道:“贤伉俪气色大佳,近来必定万事如意了。请坐,不知贤伉俪光临,未能……”

“老弟,别客套好不?我是个粗人,最听不得那些客套话。喂!说真的,你老弟真不够朋友。”神力天王扯着大嗓门在叫。

“朱兄,小弟为何不够朋友?”安平惑然问。

“你要捣万松庄,为何不早些寄柬知会一声?”

玉笛飞仙接口笑道:“你这人怎么老是穷嚷嚷?我们早些日子在岳州,没赶上蟠龙堡盛会,接着又潜抵此地,并未返回山寨,即使夏老弟去信相召,我们怎会接得到?讲讲理好不?”

神力天王猛抓头皮,傻笑道:“不错,你对,你对,夏老弟即使去信,我也接不到。”

“哦!贤伉俪上次到过蟠龙堡?”安平问。

“是的,没赶上,便宜了狄老狗父子。”神力天王说。

“我们秘密抵此,绿林道的朋友与愚夫妇有交情的人都先后到达。已经有五天了。听说夏爷要来。因此,按兵不动,等候夏爷光临,再定行止。早两天,瘦灵官请来了武功山落星寨的金面韦陀前来助拳,被愚夫妇骂走了,万松庄等于是被剪掉了一根翅膀。”

安平心中迟疑,他不希望在进袭万松庄时,有绿林强盗参加,可是,在情理上却无法拒绝。略一思索,正色道:“以情理来说,贤伉俪与游龙剑客仇深似海,无可化解。”

“正是,玉笥山之耻,誓在必报。他既无情,体怪我无义。”神力天上愤愤地说。

“可是,贤伉俪是否可以暂时不参予万松庄之斗?”

“为什么?”玉笛飞仙讶然问。

“因为兄弟有人质在他们手中,如果有贤伉俪加入,人质危矣!”

“哦!夏爷准备如何处理此事?”

“希望贤伉俪暂匆过问,仅在万松庄附近虚张声势,但请勿有所举动,则感激不尽了。”

“一句话,如有需愚夫妇效劳之处,届期请招呼一声,定不辱命。”玉笛飞仙诚恳地说。最后取过桌上放着一个布包,递过说:“这是逸凤托贱妾转交的东西,说是她已用不着这件东西了,千手神猿暗器利害,希望对你有用。贱妾还不知里面包的是什么物件哩!天色不早,愚夫妇告辞,日后万松庄见。”夫妇俩起身告辞,仍从窗户走了。

送走了神力天王夫妇,安乎打开布包,赫然是逸凤的防身至宝白蛟软甲。

“我们早些歇息养神,三更天到二守祠走走。”他收好白蚁软甲。

石鼓山距城只有两里地,前临湘江。石鼓在水际,高约六尺。据说石鼓自鸣,本地将有刀兵之灾云云。可是,石鼓即使敲击。也不会发声;相传往昔用物敲击,其声隆隆,声闻数十里,可能仅是神话而已。

山侧的二守祠,奉祀着两位死节太守。一个是晋朝的刘翼,另一个是南北朝的王应之,祠后有守祠役夫的往所,不远处则建了一座古老的大宅。

三更正,小径上六个人影纵跃如飞,直趋古宅。相距十余丈,路旁暗影中突然传出一声奇异的枭啼。

刚解冻,哪来的枭啼?六个人影倏然止步,先头的人朗声道:“山西夏安平,与五位朋友前来拜会叶前辈。”

中侧暗影中窜出一个黑衣人,抱拳行礼笑道:“原来是夏爷大驾光临,万千之幸,请随在下来。”

黑衣人领先便走,发出一声低啸。

距宅还有六丈,门前火光一闪,奔出十余名老少,领先的是无敌金刀叶飞,三脚两步抢出拱手笑道:“老弟,如果老弟的大驾今晚不来。老朽便得冒泄露行藏之险,至客店拜会老弟了,请进。”

大厅阴森森,只有两盏油灯,发出朦胧黯淡的光芒,门窗闭得紧紧地,以免灯光外泄。厅内共有四十余名内厂的人,神剑王泰,伏魔天王、电剑李昌明,天长羽士,雷霆剑大风…全来了。

过去的对头重行见面,却未带丝毫火葯味,往昔的过节不再计较。双方友好地寒喧,分宾主就坐。

双方引见了二客套一番。无敌金刀开门见山地说:“老朽冒昧请教,老弟是不是要袭击万松庄?”

“是的,就在最近几天之内。”安平也直率地答。

“妙极了,你我希望能携手合作,一举扫荡万松庄,彼此……”

“且慢,叶兄,在下今晚是有所求而来,希望叶兄成全。”安平抢着说。

“老弟之意……

“在下希望叶兄暂勿介入这次纷争。”

“怎么?你的意思……”

“在下有人质在万松庄,必须要在下亲自解决,如果叶兄介入,在下进退两难,千手神猿要是横了心,在下将抱憾终生。因此,不揣冒昧地前来请求诸位高抬贵手,暂勿介入,同时也请求叶兄相助一臂之力。”

“老弟的话,可教老朽听糊涂了,既要老朽不介入,又要老朽相助,不瞒老弟说,在湖广老朽人地生疏,要老朽亲自跟老弟向万松庄以武林规矩深入拼搏,这……这……”

“叶兄请勿误会,在下岂敢劳动叶兄的大驾,与那些亡命之徒按规矩叫阵拼搏?”

“那……”

“在下希望叶兄放出消息,扬言进剿万松庄,陈兵示威,其实并不需真的进剿。这一来。万松庄的人便会人心惶惶,贼志瓦解,必须分派人手早做准备,在下便可乘机动手了。”

无敌金刚沉吟片刻,拍案而起道:“老弟,没话说,一言为定,老朽立即派人到长沙,追回调兵的信差,不然大兵一动,想不介入便不可能了。明日老朽立即散发消息,一面请贴刑官下令调动本府的兵役,虚张声势以吸引他们的注意,便利老弟行事。可好?”

“夏某深领盛情,感激不尽,大德不言谢,容后图报。”安平感激地说,他想不到无敌金刀居然买账,心中大喜。

事情办妥,他立即告辞。藉口有事待理,不克久留,坚拒无敌金刀的盛筵款待,急急告辞而别。

他并非不愿无敌金刀和神力天王夫妇的协助,而是怕日后被人指责,官兵和强盗都请来。攻打曾是白道英雄的万松庄群雄,岂不被人误会?因此,他必须婉拒对方的相助盛意。

他心中早有计较,有官兵和强盗同时虚张声势,万松庄必将草木皆兵,人人自危,他便可从中取利了。

明知万松庄已有万全准各。庄中机关埋伏重重,警备森严,即使出动上千官兵,十天半月不见得能将庄攻下。目下算上双星的人、神笔客的黑道弟兄、云窝众女、再加上紫髯翁破庙竹箫等一群老少男女英雄,总人数不足一百,想攻人庄中谈何容易?虽不能说是飞蛾扑火,损折大半人极有可能,他可不愿做这种傻事。想来想去,唯一可行而安全的办法,便是沿用虎踞山庄的故事,引虎出巢,在庄外决战。有了无敌金刀和神力天正做后盾,万松庄的人必定知道不妙。万松庄不是金城汤池,岂禁得住官兵。强盗、黑道群雄的三面围攻?官兵不攻则已,攻则势在必得,大军压境,围上百十天用连弩火器进袭,决难死守,败亡是早晚间事。因此、万松庄的人必定人心惶惶,也必定作放弃巢穴亡命的打算。如果千手神猿出此下策,那么,引他们出庄的机会便多了。

第二天,安平乘夜出城,这赴万松庄附近与紫髯翁商讨大计。

万松庄,位于城西一百里的大云山中,地跨衡阳、析阳、邵阳三县,也可以说是三府(衡州、宝庆、永州?)交界处,正是峰峦起伏,丛莽蔽天、地广人稀的三不管地带。\

大云山也叫邪姜山,或叫七星山,也称白云峰,算是南岳七十二峰之一,是蒸河的发源地。

他连夜攒程,三更时分重回府城,一天中赶了两百余里,定下了缚虎揭龙大计。

回到府城,山海夜叉早已化装易容久候多时。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山海夜叉指出,踏雪无痕不但是瘦灵官的好友,而且是槐荫庄大总管冲霄鹤白起风的师弟,但知道他们底细的人,少之又少,山海夜叉便是其中之一。

证实了踏雪无痕的身分,安平大喜过望。

次日一早,府城中气氛一紧,官兵和巡捕大举出动,有几队官兵已束装准备启程就道。

神力天王夫妇的绿林大盗朋友。在天色破晓时分,已经到达城西四十里的大托山下,浩浩荡荡有三百余人,刀枪如林,个个骠悍矫捷,委实壮观。

神笔客夫妇带了六十余名弟兄,在城西的靖居岸戒备潜伏,如临大敌。

无敌金刀一群京师来的内厂外围鹰犬,共有六十余名挡头和干事,出现在城中,满口官话特别引人注目。

已牌正,一群神秘客带了十四区健驴,驮了二十八只大麻包,借住在光远寺的前面山坡下的民宅。安平一行六人,先请云梦双姣秘密布下暗桩,然后凌晨进膳,巳牌末到了靖居岩光远寺山坡下的民宅。

客厅窄小,十四个人挤满了,寒暄毕,安平沉声道:“甘兄,官兵后天将开赴万松庄,也就是说,四天后在万松庄合围。因此,时机急迫,咱们必须在后天晚间进袭,以免被官兵抢了先着。”

神笔客虎目冷电四射,沉声问:“老弟,你是说后天晚间便可下手了?”

“是的,必须赶在官兵到达之前,官兵进军行和平地是六十里,山鹏行程平地是六十里,山地减二十,因此,如果他们后天启程,需两天半方能到达。前后约需四至五天。咱们必须在后天晚间发动。假使来不及,至迟须在大后天晚上进袭。”

“那么,何不早些前往会合欧阳老前辈?”

“小弟正是此意,因此与甘兄商量。”

“愚夫妇一切听老弟吩咐。”

“好,咱们这就走。”

“连俘虏一同走么?”

蓦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挺进万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 影 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