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 影 寒》

第60章 功德圆满

作者:云中岳

近午时分,远处山径人出现了第一个人影。小径穿过遮天蔽日的松林,不易看清回来了多少人。

人群渐近。发现墙上的人打扮有异,又没发出盘问的警号,所有的人全部大惊失色,脚下一慢。

共有四十余人,受伤的还留在后面。这些人在三个时辰中,足足赶了百余里。速度惊人,一个个浑身大汗,雾气蒸腾。

距庄门还有半里地,走在前面年约花甲上下,形如猿猴的庄主千手神猿,发出一声长啸,接着大吼道:“什么人站在墙上?门楼谁在值班?”

门楼高有三层,不见人踪,只有左右寨墙上分站着两个穿棉直裰的人,但却看不清面貌。

千手神猿大吃一惊,向身后一位身材雄伟、年约半百、留了三络长髯,眼神锐利,人才一表的人叫道:“王总管,大事不好,庄门大开……”

蓦地,庄内传出暴雷似的大吼。“迎客!贵宾到了。”

庄主变成贵宾,反客为主啦!千手神猿心胆俱寒,一声怒啸,向庄门狂奔。四十余名高手来势如风,脚步声沉重,可知他们已到了真力已竭的地步了。

未到庄门,庄内先前的叫声又传到:“贵宾不可乱闯,赶快利用机会调息,养精蓄锐,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斗。”

千手神猿首先闯人庄门,踉跄站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脱口颤声叫:“完了!……完……了……”

松海楼前面,原是观艺台的长廊下,右面有二十八名被绑了双手的俘虏,其中有千手魔君和白无常。左廊下,是二十名妇女和小娃儿,其中有千手神猿的妻子,和青云居士的发妻万小乔,她坐在一张大环椅内。

宽大的门阶上,安平迎风而立,宛若玉树临风。

似乎不见有其他的人,只有安平单人独剑昂然卓立。

松海楼的台阶,距庄门足有百丈,远着呢!千手神猿带着人向前狂奔。安平背手屹立如山,目迎来人接近。

“万杰兄,冷静些?”追随在身后的不老书生大叫,一把将他拉住了。

相距四十丈外。遥遥相对。

千手神猿身后的人陆续到达,两翼分张。这些人中,熟面孔有不老书生夫妇和他们的爱女香珠,瘦灵官五湖浪子父子、五亡命中的老四老五拼命二郎和霹雳斧、江湖八高手中的怒豹狂彪。陌生的人甚多,有槐萌庄的大总管冲霄鹤白起凤,槐荫庄四豪。万松庄的八大领庄,他们是庄附近三十里内掌领各地田庄的得力庄头,是千手神猿忠心耿耿的好助手。还有万松庄的名义上的六名武馆教师师爷,全都是拳头上可以站人,胳膊上可以跑马的武林高手。

只是,蟠龙堡的人却不在其中。

熟面孔中,除了千手神猿之外,全是安平的手下败将,群殴也许有用,一比一这些人谁也禁不起安平全力一击,丝毫占不了便宜。

“这家伙的其他同伴呢?”瘦灵官紧张地问。

“全藏身在附近屋中,不知他有何用意。”千手神猿沮丧地说,心中大乱。

“咱们怎办?”不老书生征询主人的意见。

“只有放手一拚了。”千手神猿咬牙切齿地说。

“万庄主,别忘了宝眷已在夏小狗的身后。”玉面狐仙提醒说。

“咱们是一败涂地,大事去矣!”千手神猿恨声叫。

三庄主万俊的相貌,与乃兄千手神猿十分神似,只是年轻十八岁而已。他倒沉得住气,冷静地说:“咱们先占住门楼,等候妹夫到来再说。妹夫他们前往宝庆迎接雪峰四灵,按行程来算,不久当可赶回了。”

“好,先退回门楼。”

四十余名高手不战而退,被安平一个人吓住了。

安平未加阻止,另一位正主儿末到,他不打算立时动手。同时,他早定下了妙计,要将千手神摄迫得心中发虚。以便谈判时占优势。他举手一挥。大厅内白影盈盈出现,出来了皓姑娘,两人并肩徐行,像是游山玩水的,先从广场的西面巡视。松海楼坐北朝南,楼的左右后三方,栽了不少枝干盘虬、奇形怪状的古松,每一株皆大有两人合抱,但高仅三丈左右,如龙似蛇。形态奇古。楼前的观艺台,斗四周栽的是松,广场至庄门有一条笔直宽敞的大道,两旁所植的也是松。

他俩沿广场西面的松荫巡视,到了庄门的大道止步,向二十丈外的庄门楼信目浏览,良久方从东面折回。他那平静安详的神态,令所有的高手们莫测高深,竟然不敢冲出拦截,只能咬牙切齿地目随他俩悠悠地来去。

回到松海楼,不久,神笔客的朋友押着数十名庄丁,开始在观艺台前大兴土木,挖了不少八尺长三尺宽的五尺深的大坑,台左树起了二十八根木柱。

不久,二十八名人质被栓在木柱上了。

接着,二十八名妇孺被带至台右,排成一列坐下。

大冷天,晒晒太阳倒不错,但晒久了可不是滋味啦!何况是被人强迫的?不久,妇孺们开始不安静了。

台前,安上了一把环椅,铺了一块大红毡,两名赤着上身,肌肉如坟如丘的大汉,抱着沉重的厚刃薄锋鬼头刀,站在红毡上凛如天神,只消一眼便可看出,那是行刑场的两名刽子手。

观艺台上,排列着三把虎皮交椅,只坐了两个人,一左一右,左是安平,右是皓姑娘。

“请监斩官就座。”安平以炸雷般的嗓音大吼。

厅门出现了织女星的身形,她凤目带煞,带着八名侍女,迳趋观艺台。安平与皓姑娘站起相迎,扶织女星就座,八侍女在座后列队相护。

“请行刑官就位。”安平再次大吼。

厅内大踏步走出三个人,领先的神笔客赤着上身红巾包头,红腰带,抱着一光亮耀目的大砍刀,红绸子迎风飞扬。他身后跟着两个同样打扮的人,只是不带刀,原来他们是负责安置人犯的副刽子手。

神笔客在台前向台下行礼,然后在大环椅上落坐。

“带死囚!”安平再叫。

松海楼的第二层,前廊下出现了八名青衣大汉,每人手中有一具画角。

画角长鸣声中,凄厉的角声动人心弦,两名副刽子解下第一根木柱上的一名中年人,连拖带拉到了红毡上,喝声:“跪!”分架着囚犯的双手向下揿,一脚踹在囚犯的腿弯上。囚犯哀叫着跪下了。两名副刽子手火速绑上囚犯的双手,一掌劈在囚犯的颈根上,囚犯不再挣扎了。

安平客串阴阳生,大叫道:“未牌正,准备行刑。”

画角声二起,接着鼓声一擂。

门楼上的千手神猿激动得快疯了。大吼一声,跃下楼来,疯狂地冲向松海楼,其他的人不得不跟下,四十余名高手潮水般向前冲。

安平冷笑一声,笑道:“看谁沉不住气。有热闹可看了。”

他一声长啸,两厢的廊下涌出了老少群雄,在刑场两侧分列,严阵以待。

神笔客请来助拳的朋友,从库房中弄到十余把强弩,分左右列阵。箭上弦刀出鞘,恶战一触即发。双魔形如厉鬼,各戴了一顶黑头罩,站在安平两侧护驾。九地人魔的一百二十斤铁童子乌光闪亮,令人望之心惊。

安平从容下台,在双魔的卫护下举步迎出。等对方冲到广场中心,他举手大喝道:“第一名的人质死囚,万松庄主的师弟,千手魔君凌如飞,时辰已到,行刑!”

神笔客大吼一声,推椅而起,刽刀高举,作势拖刀。

楼上的画角手举起画角就chún,鼓声乍起,接着刺耳的破锣声划空而过。

“住手!”狂奔着的千手神猿拚全力厉叫,似乎有点声嘶力竭,显示出他内心焦虑与不安。

钢刀及颈的瞬间,安平的喝声传到:“停刑!”

千手魔君已吓软了,哀叫道:“师……师兄,救……救我……”

千手神猿在十丈外止步,面对十余张待发的强弩,他不敢再接近。四十余名高手脚下迟疑站住。

安平在双魔的护卫下,徐徐举步迎出,相距五丈止步。首先向目眦慾裂,须发皆张的千手神猿笑问:“呵呵!阁下定然是千手神猿万庄主,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幸会,小可三生有幸。区区夏安平、来意彼此心照不宣。不必多费chún舌了,是么?”

他谈笑自若,言词锋利,令对方的武林群豪暗暗心惊,千手神猿强抑心头怒火,厉声问。“在未正式谈判之前,你为何不按江湖规矩先杀人质?”

“呵呵,你阁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肯对面商量,在下难道要在下大红贴请阁下出面谈判么?”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在下认为,已用不着谈判了。”

“你……为什么?”

“其一,你阁下没有谈判的诚意。”

“在下如无诚意,便不会与你多说了。”

“其二,阁下已失去谈判的地位了。夏某认为,谈判必需以互惠为首要,请教,阁下何利于我?”

“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千手神猿抽着冷气硬着头皮问。

“你阁下早已知道夏某是为敝友牛郎星而来。而阁下却任令瘦灵官将牛郎星押解至槐荫庄,你等于是有意置亲戚朋友于死地,为了成全瘦灵官,你根本不在乎二十八个人质的死活,既然牛郎星已不在你手中,还有甚可谈的?我知道你为争一口气,便可以不顾亲友的死活,那么,在下只好成全你,先杀人质了。当然啦!兄弟如手足,夫妻如衣服,你的手足和衣服都在夏某手中,在下替你砍掉手足,撕破衣服,看你还能在江湖上称雄道霸否?行刑官,候令行刑。”

“得令!”神笔客怪声怪调地叫。

“且慢,你讲不讲江湖规矩?”千手神猿厉叫。

“哈哈哈……”安平仰天在笑,声震九霄,笑完说:“阁下,你问问你左右那些曾一再迫害夏某的人,问问他们何时曾和夏某讲过江湖规矩?再问问他们,夏某在何处得罪了他们,为何要不远千里追踪,一定要置夏某于死地?为什么?为什么?叫五湖浪子出来问问,在庐山,夏某将他认作古道热肠的好朋友,他却口密腹剑,暗杀群殴无所不用其极,不惜出卖消息给三厂的鹰犬,纠合那些所谓侠义英雄,数千里追杀不休,从九江南迄赣州府,数千里旅程,因此而枉死了多少人,多少人做了他的替死鬼,叫他出来说个明白!”

他声色俱厉,杀机怒涌,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的安详和蔼的神情一扫而光,像一头怒豹。

五湖浪子不敢出来,站在瘦灵官身后叫道:“你这厮是个婬贼,身为侠义道门人,理该为世除害。”

“你如何证明夏某是婬贼?”安平冷冷地问。

“在庐山竹楼,你姦杀两个女人。”五湖浪子不假思索地大叫。

安平扭头向织女星示意叫道:“牛大嫂,告诉他竹楼中杀两侍女的凶手是谁,再请悻逃大难的韩含英与这罪魁对证。”

织女星身后的八侍女中,就有韩含英在内。她急掠而出,柳眉倒竖,右眼圆睁,将那天的经过—一说了,最后切齿叫:“妙手飞花本就是为江湖所不齿的婬贼,你和他称兄弟,居然还敢自称侠义门人,世间最无耻的畜生,也比你姓杜的高贵得多,你这披着人皮的畜生,你还配做人么?”

千手神猿倏然转身,眼中凶光暴射,死瞪着五湖浪子,一字一吐地问:“杜贤侄这女人的话你听清了?”

“小侄听清了。”五湖浪子硬着头皮答。

“是真的?”

“她们串通了的……”

“串通?织女星的侍女被姦杀。双星怎会成为夏安平的好友?夏安平会到我万松庄来讨人?”

“小侄的话并无虚假,那天根本就没有这个女人在场。”

安平重重地哼了上声,怒叫道:“万庄主,这畜生既然不承认,在下立即派人将三厂的人请来。和这畜生对证。”

千手神猿不是笨蛋,察言观色便知谁是谁非了,岂敢招来三厂的人对证?三厂的人正准备攻入万松庄哩!他仰天吸入一口气,转身道:“不必了,万某已知道谁是谁非了。”

庄门口人影倏现,蟠龙堡的人终于返庄了。

来人总数不下五十人之多。大部份是狄如柏请来的朋友,其余的是蟠龙堡的精锐。

走在前面的是蟠龙堡老堡主,青云居士狄如柏,年约五十余,剑眉虎目,留着三络长髯,脸如满月,肤色红润,看上去像是四十岁的壮年人,人才一表,相貌堂堂,穿紫劲装,外罩玄狐袄。梳道士髻,头发丝毫未现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功德圆满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