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燕雄鹰》

第二十章

作者:云中岳

人都走散了。乌合之众赢得输不得,输则一哄而散各奔前程,没有人具有拼死的斗志,利字当头所鼓起的勇气,是靠不住的,一且碰上可怕的劲敌,那股江湖亡命的豪气便消失了。

摄魂天魔这些人正好相反,除了那些被威迫利诱而来的人以外,主力全是有组织、有目标、训练有素的骁勇斗士,敢于决死无视于死亡的勇者。罗远曾经捉到几个活口,口供如果涉及机密,宁可自杀也不招供,可知这些主要人物的勇气和心态,与江湖亡命特质迥异不同。两相比较,双方在气势上相差太远了,幽冥使者这些人,只有猛烈一击的锐气和能力,支持不了多久,一旦对方稳下阵脚,胜负便决定了。

天将破晓,八个人躲在高峰下的坡脚矮林内歇息,一个个气色灰败,而且有一半人受了一些创伤。黑夜中在树林内与高手拼搏,所有的绝招杀着;在刹那间遭遇,必须全用上杀死对方保全自己,受了小创伤,己经是十分幸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宇内三狐几乎耗尽了精力,躲了一个更次调息,仍难恢复元气,所穿的青劲装湿而后干,浑身灰土草屑,腰背腿皆有破裂的痕迹,狼狈万分。

幽冥使者是司令人,气色也好不了多少,所穿的绘有斑条怪纹的深灰色宽袍,也有裂痕并有血迹沁出,可知必定受了些轻伤皮肉受损。所有的法宝巫具快用光了,干坤袋快空啦!

不能再躲藏了,必须在天亮之前逃出谷外,或者找更隐秘的地方潜藏,以免被搜出后果可怕。

“咱们就剩下这几个人了?”幽冥使者站起整衣,将剑插妥在腰带上沮丧地说。

“都是这三头狐狸不中用,找来合作的全是不入流的货色。”那位身材高瘦的人,盯着白妖狐埋怨:“结果人多嘴杂,也人多气盛,一呼百应,个个逞强,一旦碰上可怕的高手,就兵败如山倒。”

“这怎能怪我不中用?谁知道这些前来夺金的高手名宿,都是些浪得虚名的英雄好汉呀?其中半数的人名头都比我高。”白妖狐一脸委屈,也发起牢騒来:“你们不是不知道,也只能找得到这些人联手合作。本来我打算积极争取八极雄鹰,偏偏你们反对与他联手。”

“这种人怎能争取联手?”幽具使者苦笑:“他不是为夺金而来的。也无意争逐名利。无慾则刚;无意争取名利的人,你要以名利打动他,行吗?心中没有名利,办起事来随兴之所至,不计得失,便会随意发挥,能和我们配合行动吗?”

“他在大宁集统率我们一小队人,把摄魂天魔比我们强数倍的杂碎杀得落花流水,自始至终控制大局,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是事实。”白妖狐对幽冥使者的理由无法苟同:“当然,我承认他不是一个很称职的司令人。”

“你的意思……”

“一个最佳的司令人,应该躲在暗处综合各方情势变化,及时调兵遣将,决胜于千里外。摄魂天魔是这群人的军师,出面摇旗呐喊威风十足,迄今为止,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主子司令人是何来路;这个主子司令人,才是最佳的司令人指挥者。八极雄鹰事事当先,攻击在前撤退在后;这种人如果担任司令,他一死就注定了要全军覆没。最勇敢最负责的人,一定死得最快。”

“胡说八道。”幽冥使者不说地说。

“是吗?”白妖狐冷笑:“我敢武断地说,这次轰动江湖的瑞云谷夺金事故,八极雄鹰将是最大的赢家。”

“不必为了闲事争辩了,准备动身吧!”天涯浪客出面打圆场:“尽快出谷,别让他们堵死在谷内。出去之后,咱们在路上埋伏等他们;非把黄金夺到手不可,名利当头,决不放弃。”

“得从瑞云村旁绕过去,村内有他们的人。还有好几里路好走,得赶快些。”白妖狐急于离开,天一亮就难以脱身了。

右侧方突然传出一阵阴笑,像钢锥般刺耳生疼,声浪不大,却威力十足,是有意卖弄示威性的阴笑,比摄魂天魔的魔音更具威力。

宇内三狐有点禁受不起音波的震撼,大吃一惊赶忙张口掩耳坐下运功相抗。

右侧方不远处,也传来枭啼似的刺耳怪笑。

“该死的,咱们到底碰上一大堆什么样的高手名宿?”幽冥使者知道走不了,把心一横声震夜空:“似乎一个比一个高明,到底是些什么人物?知己不知彼,看来咱们又栽定了。”

昨天在瑞云村,如果没有罗远及时出现,他们必定栽得很惨,势将在骤不及防之下,被两方的人潮所掩没。

“生有时死有地,没有什么好怕的。咱们为名为利挥刀动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天涯浪客也豁出去了,嗓门也大:“咱们仍有足够的人手,拼一个算一个,正好摆八门金锁阵,我守惊门。”

行家高手摆阵,可以应三倍的强敌围攻,再用法器异物相辅,威力倍增。

八个人,正好摆八门金锁阵,阵势不动固若金汤,动则如风雷漫天阴阳混沌。

久久,毫无动静。

“他们在等天亮。”把守惊门的天涯浪客,不安地向把守杜门的高瘦中年人低声说:“看来,今天咱们在数者难逃。”

“没有什么大不了。”五方游神显得特别冷静,说的话平和缓慢,也像是代替高瘦中年人回答:“闯向唯我天君的杜门,至少会被杜死十七八个杂碎,值得的。”

“我的意思是,及早突围……”

“来不及了。”守在惊门的幽冥使者说:“此时此地,宜静不宜动,一旦发动突围,即使能溃围而走,也将在一冲之下,被不明不白摆平一半以上的人。哼!他们就是希望咱们突围逃命。”

“不管是突围或者列阵死斗,我唯我天君都有把握赚回老本。”高瘦中年人不再提突围的打算:“他们能付得起代价,咱们也付得起。在江湖玩命逐利争名,看不破生死还有什么好混的?咱们就等他们来吧!看谁赚得最多,看谁最后留得命在。”

藏身处是峰脚伸出的尾脊坡顶,遍生着杜鹃、桅子、黄荆条一类植物,不是良好的隐蔽处所,坡脚一带草木森茂,才是匿伏的好地方。按理,搜寻的人不会在坡顶白费工夫,容易忽略其中有人藏匿。

可是,却被发现了。包围的人占住坡下的树林,人数多少无法看到。

下面的人向坡上动,如果坡上的人有霸道的暗器,必定上来一个死一个,在地利上稳占上风。唯一可靠的是有众多的人手,不惜牺牲向上涌,所付出的代价,必定十分重大。如果付不起,最好不要妄动。

黑夜中四面八方追逐搜寻,不可能很快地将人召集在一起发起攻击,这就是追来的人,不敢妄动的原因所在,必须等到集合了充足的人手,才能稳操胜算。

幽冥使者不知道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以为对方埋伏在下面的树林里,等候他们下去送死,估计错误,失去及时突围远走的机会。

精力耗损过巨,他已经无法施展元神探索的绝技。

天终于亮了,危机也近了。

第一个出现在坡下的人是摄魂天魔,左手掌仍裹着伤巾。其他的人皆隐身在树林内,等候变化。

披上坡下相距约百步,坡度并不大,生长着茂密的及胯茅草,走动时如不小心,很可能失足滑倒。在茅草坡地中交手相搏,很难发挥精绝的武技。

摄魂天魔单人独剑缓缓向上走,勇气可嘉。

幽冥使者也出现在坡顶边缘,手本能地落在法刀的刀靶上,脸上一片肃杀,冷静沉着显得阴森狞猛,浑身散发出妖异的气氛。

接近至两丈左右,老凶魔想侧移而上,以争取地势上的平等地位。

幽冥使者也移位,不许老凶魔获得同等地位。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先发话。

老凶魔独自上坡,已表明是前来打交道的人,既然要打交道,怎能不先说话表白?

“阁下想必就是幽冥使者鲍老兄了。”老凶魔只好打消争取同等地位的念头,站在下面向上面发话:“昨天在村子里阁下没露名号,武道门的阴阳使者并不认识你,因此昨晚你们突袭,造成咱们重大的伤亡。”

“鲍某也失算了。”幽冥使者冷冷地说:“以为你是这些人的首脑,你还不配和我幽具使者在武功道术上争短长。事先认为你请来的什么崂山七子山东三佛,在大河以南他们根本算不了人物。结果,你们所隐藏的实力极为惊人,咱们同样犯了知己不知彼的错误,栽得好惨。你们之中有几个武功与道本,皆比鲍某高明的人物,何不要他们出来,和鲍某在光天化日下单挑?”

“老夫……”

“你算什么东西?”幽具使者口气极为托大:“你没有与鲍某打交道的份量。去,叫你的主子上来谈解决之道,文的武的鲍某一概奉陷,围攻单挑来者不拒。除非黄金有咱们一份,不然咱们今后没完没了。”

“鲍老兄,你在做清秋大梦。”

“也许吧!”

“阁下了解目下的处境吗?

“清楚得很。你我都是在江湖玩命的人,追求名利不计一切的疯子,生死等闲,你应该比我清楚。不要用处境来威胁我,别让一些亡命闯道的后辈笑掉大牙。”

“你不要嘴硬,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你最好赶快走。”

“你……”

“你来干什么?你不是做说客的材料,当鲍某失去耐性时,你想走也走不了。”

“该死的混蛋,你认为吃定我了?”

“那是一定的。”

“混蛋……”

一声冷哼,幽具使者一掌拍出,阴风乍起,暗劲猛然迸发。

老凶早已恨极,暗中默默行动,已打算在大骂声中,发招猛然攻击,也料到幽冥使者暗地行功,有随时自卫的意图。

两人几乎同时动手,老凶魔的大袖先一刹那拂出。

蓬然一声大震,罡风进爆,劲流形成猛烈的气旋,及胯的小枝草叶迎风而偃。

老凶魔挫身下退,脚下一虚仰面飞跃,直滑下三丈左右,再滚了两滚才稳下身躯。

“再来一记,上。”幽冥使者伸一个手指,轻蔑地勾动:“你的内力如此而已,鲍某高估了你。”

“你只是占了地利而已,不必吹牛。”老凶魔狼狈地爬起,发现右大袖出现一个比掌大一倍的洞孔,布料已化为粉末飞散了,口气虽硬,其实心惊胆跳。

“我让你站在同一高度公平一搏。”

“算了。”老凶魔悻悻地缓缓向上走:“老夫奉命和你谈谈,无意动武,还不是时候。”

“你奉谁之命?”

“敝长上。”

“叫他自己来。”

“老夫……”

“你只是一个军师,不够谈的份量。”

“你……”

“你走不走?”幽冥使者叱声如沉雷。

老凶魔一咬牙,转身下坡。在绝大多数江湖朋友面前,老凶魔号称一代魔头,凶名昭著,江湖朋友闻名丧胆。但在一些真正身手超艳的高手名宿面前。他的声威就有限了,幽冥使者就比他高一级,他只能吓唬宇内三狐这些聊可名列一流的人物。

初出道的罗远,就把老凶魔杀得心胆俱寒。

片刻,出来了三个人,威风凛凛地向上走,气势相当慑人心魄。

领先那人,正是排山袖威力惊人的首脑。后跟的是一僧一道,僧人宝像庄严,老道仙风道骨。

幽冥使者当对方接近至三丈左右时,脸色微变,心神受到强烈的震撼。

已修至御神境界的高手,会感受到气势的撼动。有些天生霸才的人物,会迫使对方不敢平视,一触这种霸才的目光,精气神立即涣散,甚至会浑身发抖,心胆俱寒。

这位首脑,就具有迫人胆落的气势,鹰目炯炯冷电湛湛,相貌威猛令人气沮心寒,流露在外的杀气慑人心魄,是那种用目光便可杀人的天生霸才型人物。

幽冥使者心神受到震撼,但并没感到心虚害怕。

一僧一道宝像庄严,也在用心神向幽具使者探索。

“也许你真的很了不起。”首脑说话了,声如洪钟:“难怪本座损失了不少人。”

“我幽冥使者不是浪得虚名的混世者,江湖道有我的甚高地位。”幽冥使者傲然地说:“我敢打武道门的主意,证明我幽冥使者配在江湖举足轻重。听说你们从京都来,要在南方扩展声威,未免走得太远了吧?是不是认为南方无人?”

“对,你的消息相当正确。”

“阁下高姓大名?”

“在下姓方,方永昌,根基在京都,但足迹遍天下。湖广地境,在下曾经多次光临,觉得这一带湖广北境很不错,所以来了。正确的说,该称旧地重游”

“鲍某不明白。”幽冥使者愈来愈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矫燕雄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