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燕雄鹰》

第 三 章

作者:云中岳

劫后余生的人,都在拾掇行囊准备动身。有坐骑的系缰上鞍,准备登程。

千手灵官走不了,得留下来善后。

“谁认识救了你们的小伙子?”他向准备行装的人询问,不死心要查出罗远的底细。

“我不知道。”伏魔一剑摇头:“昨晚我没看到这个人,大家分据各处躲雨,即使碰了面,也无法看清对方的面貌。”

“我也不知道。”虬须大汉更是撒起谎来脸不改色:“我欠他一份情,得赶上去向他道谢。”

谁也不愿意留下打官司,更不想牵扯到其他的人。江湖人的恩恩怨怨一身当,露了朋友的底是大忌。尤其是知道感恩的人,不希望仇家循线追查恩人的根底。

“我见过他。”天涯孤凤一脸通红:“他本来在后殿安顿,被我不知天高地厚赶到大殿去了。”

“呵呵?幸好你把他赶走了。”伏魔一剑牵了坐骑动身:“不然,咱们全部得死在这里。”

“喂?你们不留下几个人帮忙吗?”千手灵官焦躁地大叫:“这许多手断足折的人需要料理,我怎办?”

“让他们死。”五湖游龙咬牙说:“那小子没受到虐待,所以伤人而不杀人,把难题留给你,很可恶是不是?如果你撒手不管,让我来善后好了。”

“把他们留给你……”

“我会把他们全弄死,吊在这里让他们成为干尸。”

“去你的!”

五湖游龙冷冷一笑,偕天涯孤凤掉头便走。

附近没有村落,善后的事十分麻烦,尤其受伤的十六个人,更无法处理。

千手灵官押着唯一完整的爪牙,那是千手灵宫潜入大殿时活捉的。两人替受伤的人裹伤,作初步紧急处理。四具尸体先查身份,所携的路引,皆证明是外地的旅客,而且都是闻道的江湖朋友,所以昨晚中毒不深起而反抗,被扮鬼物的爪牙杀死了三个。

在天下闯道的朋友,处理其实并不难,江湖朋友几乎都以亡命自居,至少也是所谓混口食的浪人,沟死沟理,路死插牌。

这是说,如果尸体被同道发现,而又不能报官,或者有不能报官的理由,就在附近找处沟穴,埋了入士为安。如果在道路附近,希望死者的家属,日后能循踪寻找,就在路旁掘穴掩埋,插上一块写了年籍姓名的木牌,路过的人看了,或可将消息传出。

千手灵宫不是本地的治安公人,没有承办案件的权责,他唯一可做的事,是尽快到附近的村落,通知里正地保,由所属的村镇报官,以证人身份等候官府处理。

当然他无意留下打官司;任何人也不愿留下打官司。

他得去找村落的里正地保,把那个爪牙捆在殿柱上,受伤的人也分别捆绑,伤了手的捆脚,脚废了的捆手,带走了十余把兵刃,匆匆离去找村落。

四个伤重不需捆绑的爪牙,不住咒骂他不积极送医救治。他走了之后,伤势不算严重的人,开始设法挣脱束缚,以便逃走觅生路,落入官府肯定死路一条。

巳牌时分,温暖的阳光驱走潮湿的空气,血腥味却因阳光的蒸发,更为浓烈刺鼻,引来不少蝇蚁,经过此地的人,必定知道这里曾发生严重的流血事故。

受伤的人已经全部解除束缚,唯一完整的爪牙,那能救助这许多同伴?想离开无此可能。

千手灵宫始终不见返回,已经走了一个时辰啦!这一带大道旁的村落,很少有相隔,二十里的,有些农舍,就建在自己的田地内。按情理,他早该请了村民赶回的,但似乎他一去不回,可能丢下撒手不管了。

几个仍可走动的爪牙,决定尽快离开找人前来救助。也许,他们的主人玉虚天师,已经吓破胆逃之夭夭,不会返回救援成了废人的爪牙啦!

按常情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任何一位在江湖声威显赫的豪霸,或者稍有名气的组合,不论伤亡轻重,事后都会派人返回现场善后。因为按江湖规矩,除非是不共戴天有血海深仇的仇敌外,都不会对负责善后的人为难,善后是避免血案落入官府的措施,对双方都有利,已经成为公认的江湖规矩。

玉虚天师一定会派人回来善后的,他是实力庞大,威震江湖的魔道巨孽之一,爪牙都是身手高明的凶悍人物,鼎鼎的妖仙,不可能被吓得飞天遁地一走了之,不可能没爪牙善后,因为他并没全军覆没。

几个仍可走动的爪牙等得不耐烦了,准备动身,共有三个人,都是臂骨被扣断,用木板包扎尚可自由行动。

刚步履维艰到了山门外,寺右的树林钻出三位同伴,谢天谢地,善后的人总算返回了。

问清经过详情,三位赶来的爪牙,留下一人照料,两人护送一位受伤的人,奔赴藏坐骑处,驰出小径奔上大道,向汉口镇飞奔。

赶来的爪牙并非专程赶来善后的,主要目的是察看动静,因此带了一个受伤的人先走,以便问主人禀报千手灵官在现场逗留的一切详情,救助同伴的事是次要。

这表示玉虚天师早就远走高飞了,很可能已远逃至汉口镇藏匿啦!汉口镇龙蛇混杂,正是藏匿的好地方,追蹑的人休想如意,必定知难而退。

两个受伤的爪牙走不成了,跟着留下的那位爪牙重返大殿。

“如果不赶快到附近村落找人来抬,等千手灵官那混蛋赶回,咱们都活不成了。”一名断了腿骨的爪牙,听说得在这里等候,忍不住发牢騒:“被押送入汉阳府衙门进了牢,四条人命铁定会要我们偿还。”

“你真相信那混蛋会留下打官司?别被他唬住了。”留下的爪牙冷笑:“那混蛋远离巢穴,在汉阳府他算那条葱?他有事待办,留下来打官司,可能耽误两三个月,他肯留下?恐怕已经快马加鞭,赶到孝感县午膳了。”

“田香主,你如果用你的眼光,自以为看透了这位天下名捕,肯定会遭殃的。”受伤爪牙的口气流露出轻蔑味:“观主神术通玄,带了咱们将近三十位男女高手,紧蹑跟踪找不到机会下手,好不容易抓住好机,为何要夜间安排天罗地网暗算,你知道为甚么吗?”

“那混蛋精明机警,料事如神。观主的神术,根本奈何不了他,他如果发现有异在五丈外便可用暗器将目标杀死。现在他已经知道观主的底细,见面时决不会让观主有施展神术的机会。他如果轻易地放过我们,就不配称名震天下的第一精明干练名捕。”

“他娘的,你把他看成真的神。”

“我不想灭自己的威风,他本来就号称神捕。”

“少废话了,他绝对不会回来,可能已经到了孝感城。就算他是神,也不会知道这里的事了。观主将偕同天绝星前来了解情势,要查出那个把我们杀得心胆俱寒的旅客,到底是何来路,你们得把所看到所听到的事故,详细向观主禀报。要有耐心,我们会找人抬你们到府城救治的,好好歇息,放心拉!”

“希望真的放心,哼!”

“你最好放一百个心。”田香主开始走动,在各处巡视,留心察看有否可疑的事物。

不为难派来善后的人,这是江湖朋友的共识。但主脑人物在场,就不能算善后的人了。

按一般常规,逃走了的主脑,是不可能重返现场善后的,派几名爪牙便可轻而易举办妥,哪用得着主脑人物亲自善后?养那么多爪牙干甚么?所以从任何角度估计,玉虚天师皆不可能亲自返回处理善后。

如果他居然出现了,并非是主脑负责的表现。也许有其他让他返回的理由,但其中绝对没有善后的理由存在。

受伤的人急需救治,时光飞逝,重伤的必须分秒必争,却毫无动静,果真是度日如年。

久久,终于听到急促的蹄声。

共来了廿骑,领先的居然是玉虚天师。

坐骑都系在山门外的断垣残壁间,廿名男女驹土,神色紧张不安,齐聚在大殿内外。其中有两位骑士,是带走一位受伤同伴的爪牙,带领着主人赶来了,大概已经知道千手灵官以金蝉脱壳计,撒手不管走掉啦!所以放心大胆重返现场。

在玉虚天师身旁的五、个人,穿着打扮不同,是另一批江湖好汉,都是佩有刀剑的江湖之雄。为首的人中等身材,年已半百出头,鹰目高颧颊上无肉,留了山羊胡,鹰目冷森的光芒不时闪烁。

“看到了吧?还要贫道另举受创的证明吗?”玉虚天师指着散处在大殿的受伤爪牙,向同来的江湖好汉含怒地说:“你还不信贫道确曾被千手灵官袭吗?”

“不要再三强调你的损失了。”鹰目高颧中年人冷冷地说:“这是你必须冒的风险,对不对,我的一千五百两银子是一次付清的,等于是合约必须完成。玉虚观主,你不会因为损失了几个人,就知难而退,打退堂鼓加倍偿还花红取销合约,就此撤手认栽吧?”

“贫道是讲信誉的人。”玉虚天师悻悻地说。

“我知道。你在江湖有口皆碑,甚么买卖都做,而且不论何种买卖,皆保证成功,包打保票,因此花红必须接买卖时便一次付清。你损失了这许多人,当然会替你的人报仇雪恨,如果取销合约,如何向你的人交代?这样好了,我不想再跟在你后面等结果了,我相信你下一次必可成功。知道那混蛋的去向吗?”

“知道。”玉虚天师含糊以对。其实当时逃命要紧,爪牙已伤亡三分之二,一个个丧胆而逃,那有时间分配监视的人手,所以根本不知道千手灵官的去向。

“那就好,希望你下一次马到成功。”

“沈施主,有件事请教。”玉虚天师态度一变,脸上羞怒的神情已经消失。

“观主有何指教?”

沈施主是大名鼎鼎的黑道巨孽,天绝星沈成,本身的实力有限,在江湖飘忽出没无恶不作,曾在多处州县落案,但一直就逍遥法外,是官府缉捕法办的要犯,不敢公然在外走动,也不敢在某地建山门藏匿。

“施主与千手灵官周旋好几年。”

“不错,我承认怕他,他是我天绝星的克星,有几次几乎被他追及损失不轻。”天绝星毫不脸红承认自己不行,不然那会前后花两千两银子请人除去千手灵官?两千两银子,在汉阳一带,当时可买五六百亩肥田,那可是一笔惊人的大财富,挑银子也得要两三个人。

“你知道七虎八鹰吗?”

“见过三两位。”天绝星表示自己交游广阔:“多少有些交情。七虎八鹰有正有邪,八鹰中还有两只是魔道中人。九天魔鹰和夜游鹰,则是神秘万分的亦正亦邪高手人物。观主的意思是……”

“千手灵官与那只鹰有交情?”

“这就不知道了。咦!你是做各自血腥买卖的专家,身边有精明的调查人才,各地有你的同道朋友,你应该知道呀!怎么问起我来了?”

“去你的!你真以为贫道有通天之能?”玉虚天师老脸居然微红:“知道对手的底细愈深愈好。你知道的消息,我并不一定也知道,说出来岂不多一些了解?”

“哦!你怀疑……”

“我怀疑他另有暗中接应的人。这接应的人轻功与从高处攻击的技巧,与及手上的爪功,都是极为高明的行家,所以我怀疑可能是八鹰之一。”

显然妖道并没将惨败的经过详情真象说出,因此天绝星以为受伤的爪牙,是伤在千手灵官手中的,妖道隐瞒了重要的事实。

“以鹰为绰号的人很多,八鹰只是最出风头的人而已。以千手灵官那混蛋的身份地位,按理不可能与八鹰走得近,甚至从未谋面没有交情,八鹰中有大半不是好路数,与千手灵宫这种人保持距离。所以,你该从侠义的高手名宿中揣测。唔,你是说昨晚他有帮手?”

“所以贫道栽得很掺。”

“观主,你得今后小心行事了。”天绝星脸色也变:“那混蛋邀来的朋友,决不是平凡的人物。天杀的!如果被他们知道是我在主使,而你又宰不了他,日后我日子更难过。今后,我不能再走在你后面了。我得走。”

说走便走,举手一挥,带了四名同伴,神色不安地出了殿门。

前面前殿的后面,背着手屹立着千手灵官,剑系在背部,发出一阵阴森的冷笑。

“他在这里……”刚踏出殿门的天绝星,骇然发出惊恐的叫声。

人群涌出,两面分张,却没有人敢抢下阶进入大院,但纷纷拔刀剑戒备。丽日高照,但情势一紧,太阳似已消失热力,居然令人感到寒意。

“这孽障果然在等我们。”玉虚天师也骇然厉叫,拔出新置的长剑,鼓起勇气领先降阶,向院中心举步,十余名男女爪牙不敢不跟进:“沈施主,联手才有活路,事已至此,唯一的活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矫燕雄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