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燕雄鹰》

第三十三章

作者:云中岳

罗远偕同无双玉郎,手牵手突然出现在陈家大宅的院门外,立即引起惊扰,在宅内宅外严加戒备的爪牙,在信号的指示下集中在大院门内外,气氛一紧。

罗远破例地穿了青劲装,皮护腰露在外面、剑插在皮护腰的插孔内,而不是佩在扣鞘上。佩在扣鞘上如果交手,剑鞘非常碍事,影响身法灵活,神气而不实用。塞在插孔内,出剑拔剑也方便快速些,蹦跳纵跃毫不碍事,比系在背上的功能相差不远。

这表示他有随时拔剑而斗的准备。不是佩剑前来向主人示威恐吓的。

无双玉郎穿了小家碧玉的素绢闺女装,美丽活泼明亮照人,却在小蛮腰上加了一根两寸半宽皮护腰,插了剑,哪像一位淑女?淑女决不会带古色斑斓的杀人剑,她的剑是宝剑级的利器。

接近至三二十步内,把门的打手,与及涌出的八九名护院,有几个人脸色一变,眼中有疑云,甚至有人发出不悦的哼声。

“咦,你不是汉口镇的罗哥吗?”那位身材如巨熊,暴眼凸腮相貌威猛的保镖,用震耳的嗓门喝问:“他娘的!你这付鬼打扮,是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活得不耐烦了?”

罗远在南阳不算是陌生人,他以东关外各葯材栈号有往来,是各进出口供葯商行的好主顾,他的鉴定材质经验受到肯定众所同钦,每年都会前来采购葯材,邓州荆紫关所特产的柴胡王,他一眼便可鉴定年代与品质高低。通常一住十天半月,东关的人都知道罗大山这个人,为人豪爽,颇受各方有关人士的尊重,谁也不知道他身怀绝技。

陈家的保镖认识他,可说是理所当然。像他这种平凡的甘草型人物,一旦佩起剑穿上劲装,难免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惊疑在所难免。

风雨满城,不相关的平凡外地小市民,趋避唯恐不及,怎么反而佩起剑自找麻烦?

“吴老七,你别诅咒我好不好?”罗远邪笑着走近,瞥了那打手一眼:“我才活了廿余载呢,怎么可能嫌命长。喂!我来找陈家老爷,白花蛇陈老爷。”

“你?你配来找我们陈老爷?”保镖吴老七冒火了:“佩上剑就可以抬高你的身价了?你……”

“也许我不配,但这位董小姐配。”罗远亲昵的挽住姑娘的小蛮腰推她上前并肩站:“吴老七,你们的人最好对她保持尊敬,不要用色迷迷的眼光瞪着她胡思乱想,以免惹祸招灾。”

“她?她是……”

“京都董家候爷府的千金,权势比那个什么九幽门门主,那个什么京华秀士大得多。那个狗屁秀土,在她面前比摇尾乞伶的狗高级不了多少。”

“我就是你们的爪牙们,盯梢跟踪的小流浪汉。”姑娘动人的笑容一致,粉脸一沉英气涌发:“你们可以立即派爪牙,将消息传给九幽门,让他们派人来找我。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我对扮小流浪汉扮腻了。”

“什么?你……”吴老七大吃一惊,其他的打手更是骇然变色。

这已明白表示,双方已经是对头了。

“我不在乎你们替九幽门摇旗呐喊助恶,不怪你们派爪牙侦查我的踪迹,但甚感不悦,这种事不容许再发生。再就是我这侯门千金的身份,在贵地其实奈何不了你们。而我这位伴侣,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罗大山,一个来自汉阳府汉口镇的采购葯材伙计,你们可知道他的身份名号地位吗?”

“他……他他……”吴老七哪知道底细。

“他就是九幽门要你全力侦查,必慾得之而甘心的八极雄鹰罗远,杀得九幽门鬼哭神号的天下第九只鹰。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目标打上门来兴师问罪,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几天昼夜所发生的任何动静,白花蛇皆一清二楚。八极雄鹰虽然还没正式露面,但已是众所惊心的神秘可伯人物,所有的爪牙心目中,已受到严重的震撼,心量上的压力日益沉重,提起八极雄鹰便心惊胆跳。

所有的人皆慌了手脚。吴老七赶快派人入内禀报,惶然若大祸临头。

白花蛇陈老爷破天荒在大厅,率领重要爪牙接见本来没有身份地位的宾客。

客套一番,主人白花蛇的容忍到达极限。

“你找我就不上道了。”白花蛇阴恻侧地狠盯着罗远,强忍一口恶气的神情显而易见:“我也是不得已,有人用借刀杀人的毒计嫁祸,我能束手待毙等后大祸临头吗?九幽门明白事理,知道嫁祸的把戏与我无关,愿意和我合作找出嫁祸的人,我别无选择。嫁祸的证据步步指向武道门,但谁也不敢肯定与你八极雄鹰无关,对不对?能怪我派人侦查你的踪迹?”

“我拒绝接受你这不是理由的狗屁理由。”罗远毫不客气大声指责:“八极雄鹰只有一个人,而玩弄借刀杀人毒计的人实力雄厚,九幽门要求你的事你无条件接受,不管所要求的是否与你有关。”

“你到底想怎样?”白花蛇知道理屈,说理准输,强词不能夺理,干脆准备来硬的免费chún舌。

“我在进行第一步计划。”罗远冷冷地说。

“什么计划?”

“剪除羽翼。九幽门人地生疏,没有你们充任他们的眼线耳目,替他们助威跑腿,他们那能站得住脚?”

“你要剪除我……”

“如果你识相,我不但不剪除你,反而救了你。”

“你的意思……”

“玩弄借刀杀人毒计的主谋,确是武道门。”

“我根本与武道门无仇无怨……”

“与仇怨无关,你妨碍了他们的生存发展,正好乘机除去,一石两鸟。不管你这次成功或失败,武道门日后都有找你了断算帐的借口。”

“我不明白……”

“我不便说,其实你应该心中有数。你这条毒蛇在南阳,具有可役使八方的实力,在地方上坏事做尽,坏得不能再坏。对外地来的龙蛇,你决不容许他们立足,不许他们侵害你的权势,多年来不知得罪了多少外地龙蛇,也因此而避免发生外地人争权夺利的不幸事故,这是你唯一所做的好事。你这块地盘,觊觎的人多得很呢!武道门除去你取而代之,是顺理成章的事,毫不足怪,不管任何人取代你,对南阳的人都是更坏的消息。”

“我承认我白花蛇为人相当坏,但对本乡本土正正当当的乡亲,从没做得太绝……”

“这是我对你没立即采取暴烈行动的原因,我给你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

“你……”

“立即撤走你的爪牙,不再与九幽门合作,表明严守中立态度,以免我再来找你。我并不在乎你的众多爪牙,但你们像苍蝇一样讨人嫌碍事绊脚,我要集中全力应付老虎,没有时间分心对付苍蝇,也不希望杀掉你的爪牙让你办丧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天杀的!你认为你吃定我了?”白花蛇怒叫。

“那是一定的。”罗远冷笑:“桐柏山瑞云谷的杀戮事故,你该早有风闻。九幽门死掉一半爪牙,有九成是被我八极雄鹰杀死的,你可以再仔细打听。九幽门三两个人,就可以铲平你陈家大宅。我一个人,就杀掉他们上百名高手中的高手。”

“你不要大言虚声恫吓……”

“是吗?要不要试试?”罗远拍案而起。

“罗兄,有话好说。”双尾蝎赶忙打圆场。

“我的来意已表明得一清二楚,你们是否接受,那是你们的事,反正要丢命的人,决不会是我。警告我已经提交给你们,忽视警告后果自负,咱们走着瞧,告辞。”

瑞云谷杀戮事故,早就在江湖盛传,消息谣言愈传愈离谱。传闻中,自大宁集至瑞云谷,甚至包括随州以北地区,被形容为杀戳战场,八极雄鹰就是杀戳战场的主将,有如盖世的霸王。

白花蛇哪不知道近邻所发生的事?但他的实力却不敢抗拒过江的强龙。

留在宅内外的爪牙,真有七八十名之多,居然没有人敢强出头向罗远挑战,不敢替主人招惹杀身之祸,一个个畏畏缩缩,目送罗远偕同无双玉郎昂然离去。

剪羽翼断耳目,第一步计划相当成功。白花蛇的爪牙,见了罗远便急急走避,以免引起误会,这些城狐社鼠,怎敢招惹八极雄鹰这种天下级的江湖高手?

罗远偕同无双玉郎,公然大摇大摆住进鸿福客栈。

街对面,是九幽门住宿的高升老店。两座客店一东一西对门营业,接待的旅客各有不同,所以在生意上小有竞争,但没有真正的利害冲突。

在第二批人马赶到之前,九幽门有一半人住在鸿福客栈,感受到威胁之后,才全部迁到高升老店,人手集中,威胁减少了一半。

两人公然大摇大摆落店,令各方人士大吃一惊。对面高升老店内九幽门的人,更是人心惶惶,也惊怒交加,意外的变故常令对手失措,章法大乱。

当然不能大白天在大街闹市打打杀杀。以免受到官府干预捉人法办。

武道门的人落脚在郊外,不敢住在街上,他们是勒索的强盗集团,怎敢公然在街市投宿。形势相当诡谲,一明一暗,九幽门似乎占了上风,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公然在城镇街市逍遥,活动方便不受官府干扰。其实武道门的人活动仍然毫无困难,白天同样可以派人在城内城外走动,只要不承认是武道门的匪徒,谁也不知道这些人的根底。

两人不但公然住店,而且公然在外走动。

出街尾便是官道南行的起点,六十里至林水驿,里外向西岔出—条小径,斜向分行。左至安乐乡,右抵嵩山尾闾卧龙冈,也就是诸葛草庐所在地,南阳的最大名胜区,在路口便可看到青翠的起伏冈峦。

折入小径里余,两人在小冈下的松林席地坐下,地下的松针积厚数寸,行走其上有虚浮的感觉。炎阳高照,松风徐来,林下暑气全消,隐隐的松涛声引人入梦。

视界良好,可以看到小径两端里外的景致,官道上南来北往的旅客成群结队行走,车马皆一目了然。

九名鲜衣怒马的骑土,毫不迟疑地驰入小径,立即看到他俩的身影。两面一分,健马隐没在两侧的矮林花草中,所流露的敌意,已可从行动中表露无遗。

是循踪追来的人,没错。乘坐骑追来速度虽快,但无法守秘,而且在密林中无法任意驰骋,利弊互见。

昼间活动,九幽门的人是不戴头罩的。夜间大举出动袭击,才戴头罩以增加恐怖效果。

四野无人,无双玉郎表现得极为亲昵,在罗远身畔俏巧地躺下,以他的腿作枕,捉住他的手按在脸颊上摩娑,旁若无人,这里的天地是他们的。

“你真在葯行做采购伙计?”她凝注着罗远的神采奕奕大眼,脸上的笑容可爱,却又带有调侃味。

“有什么不对吗?。罗远拧拧她小巧的鼻头:“人应该有一份正当行业,以免成为浪费粮食的无业游民,穿州过县极为不便,也表示不是—个废人。“

“我在想……”

“你没有什么好想的,大小姐。”罗远轻抚她的秀发:“一个豪门千金,住在天子脚下,与公卿巨室的夫人小姐周旋,对人间疾苦看不见也摸不着,与你无关。你这次帮助九幽门争名夺利加上争权,也与大众小民沾不上边。九幽门那些人的丑陋面目,与街上巷内的平民百姓完全不同,你所接触的与及看到的,就只有这些人的嗜血面孔,所以………”

“求求你别说了,好吗?”她不愿接触这种严肃的主题:“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厮守,我也是一个平凡的、正常的女人。不管日后你是傲啸江湖,行道积修外功的八极雄鹰,或者是遨游深山大泽、寻找灵葯救疾苦的采葯人,我都会活得很快乐满足。“

“呵呵!大小姐,你摆脱得了富贵荣华的世俗吗?”

“一定可以。”她肯定地说:“一个女人的心目中,是爱你的丈夫,和让你爱的儿女,富贵荣华其实不属于她们的。丈夫的财势愈大,离开她愈远。当然,要我每天为生活苦得像牛马,每天得为缺少柴米油盐而忧愁,我办不到。远哥,给我一个你有能力博取尚可温饱的家,你决不会后悔。你当伙计赚钱虽不多,养活妻女决无问题……”

“哦……你……”罗远将她扶起,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

“富贵荣华是靠不住的,富贵难出三代。”她在罗远耳畔低语,大胆地亲吻罗远的鬓脚:“方门主就是一面镜子,他想东山再起重振往日权威,甚至有雄霸江湖的更大野心,结合官匪不分的一股强大势力。一旦他成功了,天知道会产生何种局面?”

“哼!他的野心永远不会实现。至少他开创打出南方一片天的目标,就过不了我这一关而一败涂地。”

“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矫燕雄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