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燕雄鹰》

第 六 章

作者:云中岳

南天一剑已经押着小轿,动身前往瑞云谷,小轿内是否有一千五百两黄金,外人无从得悉。距交赎期还有四天,提前到达以免误事。

按理,黄金已经运走;前来谋夺的各路牛鬼蛇神,实在没有留在后面观望的必要。也许,各路牛鬼蛇神没料到黄金提前到达,没能及时赶到图谋。黄金一进山,便进入武道门的保护势力范围,因此不敢再妄动,留在后面以便在约期时赶往动手。

波诡云谲,大宁集成了牛鬼蛇神们暂时停留看风色的宿处,在外围勾心斗角的问题区。前往瑞云谷远有七十里,要不了半日脚程,沿途没有稍像样的村落投宿,即使有,也是武道门的控制范围,因此大宁集是外围最后一处宿处,在这里可以大显神通。

市集因有人打打杀杀。提前草草散场。三家小食店关不了门,不得不接纳这些凶神恶煞往宿。其他民宅也无可奈何,不敢拒绝提刀带剑的人借往。

罗远不走了,放弃奔向桐柏的预定行程,既然已大张旗鼓介入这场夺金风暴,必须看个结果。

宇内三狐乘机逃离现场,无意远走高飞,有事羁绊。那能一走了之?而且对罗远的报复念头十分强烈。明的斗不过罗远,改用暗的胜算仍多。

无法利用罗远抢一千五百两黄金发大财,至少也得杀了罗远,发二千两银子赏金的小财。不论大财小财,她们都不想放弃。

她们躲在集西的一座农舍里,不久便与风尘仆仆赶到大宁集的玉虚天师取得联系。

玉虚天师与天绝星,是追踪千手灵官而来的,是否也与夺金的事有关,只有他们心中明白。在金刚禅寺他们死伤惨重,仍有将近四十名爪牙可用,正式两股人马走在一起。实力倍增,不死心循踪赶来了,而且是明日张胆赶路的,并不想隐起行踪。

农舍位于集场外缘,土板墙、茅顶,简单朴实,只有三进,小厅简陋杂乱,实在不适宜这几位美丽狐仙居住,但她们毫不计较,占住了二进主宅,把农舍主人一家老少,赶到厢房安顿,反客为主,暂时成为农舍的主人。

玉虚天师与天绝星人数甚多,在集南找了一家大农舍安顿,好在天气暖和,任何一处角落皆可歇宿,四十余名男女住在一处,实力极为雄厚。在大宁集安顿的各路牛鬼蛇神中,他们无疑是实力最强的人马。

玉虚天师先得到宇内三狐所供给的消息,对大宁集这两天所发生的情势,已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因此安顿下来立即放出口风,声称与夺金事故无关,而是对付千手灵官而来的寻仇者,与前来夺金的人划清界限。

玉虚天师虽然爪牙众多,但江湖声望并不比宇内三狐高。三狐也不是他的爪牙或同盟,只是花钱请三狐对付仇家的雇主,也表示三狐的真才实学,比他要高明些。他有那么多爪牙,也不敢公然对付千手灵官。

他心中雪亮,人多对付千手灵官,死的人也多。千手灵官有一千只手,暗器可在五丈外将目标杀死,人群一拥而上。被杀的人也将有一大堆。他付不起如此可怕的代价,因此只能等候机会来暗的,一旦阴谋失败,不得不心疼地花大把银子,请宇内三狐对付千手灵官。

不但千手灵官可怕,与千手灵官同时出现的罗远更可怕。

他不能再以雇主身份,请宇内三狐在住处商谈,因此偕同天绝星各带了一名爪牙,移樽就教赴农舍,和宇内三狐磋商。千手灵官已在这是现身,那位可怕的罗远,在这里表现得更为出色,磋商对付手段有其分要,统合行动作有计策的袭击,才能保证成功。

他们是绕集而过的,没惊动在集内住宿落脚的各路牛鬼蛇神。

二进院的小厅,也是宅主人安神位的所在地,因此不像前厅那么杂乱,七个人围着八仙桌,交换了双方所知道的情势动静,逐渐谈上正题,

“姑奶奶,你不要再节外生枝好不好?”玉虚天仙对三狐打苏吉男的主意不以为然:“那位小女人既然有许多党羽,你协迫她就范,她那些党羽肯吗?以我来说,任何人劫持我的人,作为协迫我的人质。我将毫不迟疑断然进行报复,决不会为了被劫持的人安全,而忍辱屈服。你这位江湖女霸,怎会不知利害,做出这种愚笨犯忌的事?你以为所对付的人,是岳州首富彭大老爷?”

这次桐柏山夺金风波,便是岳州首富彭大老爷彭政所引起的。武道门绑架了彭大老爷的儿子,勒赎一千五百两黄金,勒令彭大老爷带了金子,至桐柏山瑞云谷交换人质。彭大老爷为了爱子的安全,乖乖就范提前赶来等候赎回爱子。

这件事瞒不了人,引起不少自以为不在乎武道门的牛鬼蛇神觊觎,有志一同赶来找机会发横财。据传闻,武道门的山门在襄阳的荆山深处,与桐柏几乎是近邻。这些牛鬼蛇神胆敢在虎口拔牙,以突显自己的声威,动机和勇气是颇为可敬的,至少可以表现出不畏强暴的英雄气概,来的人必定是成名人物。

只有一个无人得悉的罗远,谁也不知道他是老几。虽则他已经表明不是为夺金而来的人,但肯相信的人不多,至少他击溃了武道门暗中派来,意图先将赎金弄到手的众多高手,就令人怀疑他也是为夺金而来的。大多数人不相信巧合,所以不相信他是无意中卷入的无关人物。

一千五百两黄金,可买一座拥有良田两千亩的大田庄,谁不眼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凡是在这条偏僻大道往来的牛鬼蛇神,谁也脱不了意图夺金发大财的嫌疑,罗远也不例外。

“我的事你少管,我会有分寸地处理。”白妖狐不肯承认错误,拒绝五虚天师的意见:“千手灵官的手下已经集中现身了,暗算偷袭的机会等于零,我如果不设法寻找强力的支援,那能赚取你们的两千银子?那小女人有众多的党羽,实力庞大,她的身份甚高;可以说,她是我成功的保证。”

她不便将强诱罗远合作,打夺金主意的打算说出,她们的打算和行动,妖道管不着。至于是否影响双方的利益,她们并不重视,以自己的利益为优先。俗语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也不敢把被罗远整得灾情惨重的事说出,那毕竟是不光彩的事。

“我不得不管呀,那样做会妨碍你我的事进行。”玉虚天师有点不悦:“主要的事还没有着落,你又节外生枝惹上了拥有强大实力的人,聪明吗?当然,你有行动上的自由,我想管也管不了。好吧!你又有何打算?”

“我认为先暂且不要招惹罗小辈,杀掉千手灵官是第一优先。”天绝星抢先提出意见,反对先除掉罗远:“我出一千五百两银子要千手灵官的命,你们不会舍本求未丢下正事不管吧?”

天绝星把千手灵官列为最可怕的仇敌,愿意花重金要千手灵宫的命,罗远与他无关,对他毫无威协。事实上他也没见过罗远,不知道罗远是老几。罗远是玉虚天师树下的仇敌,妖道愿意多花五百两银子,请宇内三狐对付罗远,他那有兴趣介入?如非阴谋败露情势紧急失去控制,他怎肯露面协同妖道出动?

花钱雇请杀手,还得自己出马,像话吗?不是生意经,已经上了一次当扮大笨蛋,可不想再上第二次当,把罗远的事丢开大吉大利。

“你真蠢!”玉虚天师不客气地说:“罗小辈与千手灵官同时出现在金刚禅寺,现在又一同出现在这里,显然他们是同伴,你能叫罗小辈靠边站,让我们大伙儿吆喝着拥上杀掉千手灵官吗?没知识。”

“那你是同意与三狐乱搞吗?”

“我也不赞成呀?只是不赞成她们找那个姓苏的小女人而已。我的意思是,集中全力先埋葬罗小辈,再收拾千手灵官。”

妖道的人被罗远整治得七零八落,把罗远恨入骨髓。对千手灵官反而谈不上仇恨!只是为了一千五百两银子,而全力对付千手灵官,何况千手灵宫并没伤害他的人,他的人是被罗远击溃的,因此图谋罗远的心最急切,恨不得立即将罗远化骨扬灰。

“好吧?随你们乱搞好了。”天绝星无可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们再失败,我可要远走他方,避祸去也。”

“天绝星,你少给我说些不中听的泄气话。”白妖狐冒火了:“该死的,你认为我们这许多人统合行动,仍然会失败?”

“我希望你们成功,成功我才能高枕无忧,多花些银子也不会心疼,不然……”

白妖狐突然脸色一变,放下茶杯倏然而起。

玉虚天师反应也快,跳起来手搭上了剑靶。

“屋上。”灵狐低声指指上空,闪在门侧定神倾听外面的声息。

“你们紧张甚么?”武功最差的天绝星,对这些人紧张的神情不以为然:“大白天在市镇,会有人飞檐走壁在屋顶往来……

“你给我闭嘴?”玉虚天师低叱。

四面一分,七个人分据两侧屏息以待。久久,没有任何可疑的声息。

茅草屋顶不能承载重量,草一踩便碎,即使是第一流的轻功名家,也视茅屋为畏途。

久久,屋檐突然飘落一簇碎草。

白妖狐的剑徐徐出鞘。玉虚天师的左手,也掏出乾坤袋中的法宝。

屋主的小儿子只有七八岁,在屋角的大树下编草蚂,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扭头一看,吓了个胆裂魂飞,刚要张口喊叫,小口中便被掩住了,小身躯被夹牢,嗯了一声便失去知觉。

是一个鬼怪形的物体,也像人。稍远些的墙角,另有几个脸蒙青巾佩有刀剑的人。

这个怪物,正是被天狐暗香几乎迷昏,以惊人轻功逃走了的怪人,双手藏在大袖内,伸出时是一只铁爪,抓刀剑轻而易举。

包围农舍的人数量不少,潜伏不动像伺鼠出洞的猫。另有三个人登上二进的屋顶,不小心踩断了一些易折的茅草,惊动了屋内的人。

为首的人,正是苏若男,带了人来找宇内三狐。原来扮怪物的人是她的同伴,她被白妖狐所制,怪物随后赶到,抢救不成反而几乎被天狐暗香弄翻。这次,她是有备而来的。

院子不大,跳落的人,皆在藏身门后的人暗器所及范围内,因此冒的风险极大。檐口有碎草飘落,表示将有人跳下了。

前进的屋顶,出现三个蒙面人,正好看清二进厅的动静,看清门角的掩藏人影。

“你们如果不出来打交道,四面火一起,便会被烧成烤猪。”

室内的人,也看了对面屋顶上的蒙面示威者,当然也料定这边屋顶上也有人候机下扑,怎肯出来受到夹击?

“你们真是蒙面强盗吗!”白妖狐在屋内大声叫:“真该死!村落的茅屋起火还了得?你们敢在光天化日下,在自己的垛子窑附近放火?像话吗?”

“你们到底是甚么人?”玉虚天师也厉声叱问:“你们如果敢丧尽天良放火累及无辜,贫道将用五雷天心正法,将你们打入血池地狱,哼!”

连续飘落三个人,为首的人是苏若男。

“玉虚天师,你出来。”苏若男面向半开的厅门神气地招手:“我已经查出你们来了些甚么人,你们已经死了一半了,没有对付你的妖术和天狐暗香,我会找上门来吗?

你的五雷天心正法是唬人的,你绝对逃不出无数可怕暗器的攻击。我这些人的暗器,威力决不比千手灵官差,包打保票。”

“你们要干甚么?贫道冲犯了你们吗?”玉虎天师真有点心虚,大概从宇内三狐口中,知道这位被白妖狐暗算的神秘小女人来了,果然不出所料来找自妖狐啦,

“三个騒狐狸知道我要干甚么。你最好置身事外,因为我知道你与妖狐们的关系底细,你犯不着替她们挑冤担债,那是她们与我的是非。”

妖道本来就对千手灵官怀有强烈的戒心,也可以说是害怕。千手灵官可以在五丈外把他击倒,所以在金刚禅寺,抓住机会夜间偷袭,白天根本不敢和千手灵官面对面打交道。罗远比千手灵官更为可怕,但也被这位小女人的党羽,用暗器击中狼狈遁走,可知对方有备而来,他那禁受得起无数暗器的攻击?

白妖狐知道情势恶劣,但必须面对现实应付逆境,对方已经包围了农舍,能躲得了多久?真要放火,可能真被烧死在内。三女一打手式,硬着头皮出厅。

“我们不见得怕你。”白妖狐还真不敢立即泄放天狐暗香,定下心沉着应付:“事情过去也就算了,你找上门来能得到甚么好处?你能付出多少代价?划算吗?”

玉虚天师与天绝星四个人也出来了,七个人真可以和大群高手一搏。没有深仇大恨,没有重要的利害冲突,也非上命所差,实在不需因此而你死我活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矫燕雄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