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久久,毫无声息。

小间那人哼了一声,左手一挥。

左首那位特别雄壮的中年人,手中的刀厚背薄刃形如尖刀,但长度足有三尺,可以双手使用的钢刀,在斜阳下显得光芒四射,好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

这人回头瞥了后面的五位同伴一眼,那五位同伴已到了后面十步左右列阵戒备,昏迷不醒的禹秋田,已放下摆在草丛中像个死人。

向侧一跳两丈,这人从侧方快速接近矮林。

“用五雷梭把他们逼出来。”中间那人沉声叫:“没有必要把他们请出来,别让他们先下手为强,偷偷用暗器偷袭,兄弟。”

“五雷梭一发,一定有人会死的。”那人在矮林前止步,左手伸出徐徐摆动,掌心有一把蓝黑色的六寸钢梭:“没弄清楚是敌是友,发梭把人毙了,岂不良心有愧?我雷神如果用五雷梭毙了一个小辈,脸上也不光彩呀!”

口气像个英雄,不愿用五雷梭滥杀无辜,但他摆出的姿态,却有随时将五雷梭发出的意图。

枝叶摇摇,四个人钻出矮树丛。

为首的人,是外堂星主擒龙客黄世超。这位星主是江湖前辈,辈份比暗的二副会主八表狂生高,但在鹰扬会的地位却低了计多,因此在八表狂生面前,经常摆出桀骜不驯的态度,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一听到五雷梭的名称,擒龙客心中发虚,知道来的人是何来路了,躲不住啦!埋伏偷袭的打算落空,只好知趣地现身打交道了。

雷神萧天禄,湖广大汉山尚义山庄,八位守护神之一,名号响亮的黑道杀星。

尚义山庄的大洪三猛兽,更是黑道大豪中有数的大人物,敲诈勒索强收规费常例钱的专家,也经常替有头有脸的人物讨债,向有头本脸的人士收保护费,但他们不偷不枪,所以名列黑道而非强盗。

雷神一亮名号,也亮了霸道暗器五雷梭,擒龙客知道碰上了可怕的劲敌,出来时脸上变了颜色。

鹰扬会的地盘,无法扩展至湖广。

驻节湖广的税监陈奉陈钦差,一到湖广便召募死党,花重金礼聘各方牛鬼蛇神做保镖,黑白道的高手名宿济济一堂,实力空前雄厚,仅比陕西的梁剥皮,和山东的陈阎王差一分半分而已。

督税署的保镖主要人物,共有十八个武功极为出色的人物,称为十八妖魔。

每一妖魔都是心狠手辣,武功出类拔萃的当代风云人物,严禁江湖各式各样的帮会组合在湖广活动,抓住了一律就地处决,甚至公然在法场正法,雷厉风行。

鹰扬会不敢将爪子伸入湖广,过境决不敢打出鹰扬会的旗号,悄悄往来,不敢暴露身份,以免遭到上法场的噩运。

鹰扬会在明处的重要人物,甚至不敢踏入湖广地境,连以个人名义进出的勇气也消失了。

“诸位远离湖广,未免走得太远了吧?”擒龙客一面接近一面说:“光棍不档财路,诸位在咱们手中,乘乱将咱们的人掳走,是否太过分了?”

雷神傲慢地冷冷一笑,徐徐退回原处。

尚义山庄的大庄主大猛兽青狮许永泰出来了,越过把关列阵的三神,等候擒龙客四个人接近。

“湖广南京是隔邻,不远不远。”青狮许永泰声如洪钟,高大魁梧的身躯真有猛兽的气质,泛青的脸膛相当摄人:“我认识你,擒龙客黄世超。阁下,你应该知道,大洪山三猛兽并非一直在湖广家门口耀武扬威,天下各地都有咱们的踪迹,大洪山尚义山庄在江湖扬名立万时,鹰扬会还没半点影子呢!”

“阁下……”

“你给我听清了。”青狮许永泰威风凛凛沉喝:“财神见者有份,谁到手就是谁的,不要打肿脸充胖子,硬指人是你们的,许某不吃这一套,理字上太爷站得住脚。你走吧!太爷放你们一马。”

“许庄主,这个姓禹的小狗,与贵山庄并无瓜葛,阁下实在没有夺走的理由。”擒龙客不得不采取低姿态,双方的实力相去太远了:“本会愿与堡主套这份交情,将禹小调……”

“免谈。”青狮许永泰断然拒绝。

“请庄主开出价码来……”

“免谈。”青狮再次郑重拒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禹小辈与咱们尚义山庄没有瓜葛,但太爷受人之托,不可能不守信诺,没有什么价码好谈。”

“许庄主受谁所托?”

“那是太爷的事。”

“本会愿加倍……”

“给我一万倍也是枉然,一万倍也买不回本庄的声誉,你不走是不是?”

“许庄主,禹小狗中了两种奇毒。”

“我知道。”

“如无对症的独门解葯,他只能算死人一个。”

“那不关太爷的事,太爷只负责把人弄到手,交出,死活与太爷无关。”

“本会愿以一万两银子……”

“放屁!”青狮许永泰怒叱:“你侮辱了本庄的尚义二字,你要付出代价。”

“你也将付出代价。”擒龙客态度转硬;“本会已查出人是你们夺走的,敝会主已召集所有的弟兄,正加快赶来找你们讨公道,天罗地阅已经布妥,你们是走不了的。许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

“雷神,打发这个混蛋。”青狮愤怒大叫。

“我砍下他的驴脑袋。”雷神操刀直上。

擒龙客的擒龙爪功非常了得,但却不敢用爪应付雷神的宝刀,拔剑出鞘开始移位,不想用剑与宝刀正面硬拼。

一声暴叱,剑抢制机先。切入点出,有如电光一闪,剑上的造诣极为浑厚,一剑急袭极见功力。

雷神哼了一声,刀光疾闪,无畏地硬接射来的剑虹,镇定地身随刀进,要崩开剑切入反击,豪勇地发挥挤命单刀的威力。

擒龙客怎敢硬挤?而且也志在争取时间,等候大援赶来。

剑走轻灵,一沾即走,展开飘忽不定的游斗技巧,应付狂野如雷霆万钧的宝刀强攻急袭。

搭上手,就各展所学周旋,刀光剑影飞腾,草木遭了殃,被刀风剑气摧折得八方飞扬。

“速战速决。”青狮许永泰看出对方的心意,声如沉雷大喝:“毙了他!”

要毙了武功相差不远,而又存心游斗自的人,谈何容易?至少在闪动或进攻的速度上,要快上一倍或两倍才能办得到。

雷神的刀法勇悍有余,灵巧不足,无法主宰全局,堵不住擒龙客的游斗方向。

“他一定死!“雷神也大叫。

左手一抬,蓝影破空飞射。

擒龙客早对五雷梭怀有强烈的戒心,对方手一动,他已同时向前一仆,剑虚攻雷神的下盘,着地立即奋身急滚,再斜飞而起,远出三丈外去。

砰然一声爆炸,梭裂成五瓣,向五方呼啸散射,笼罩了三丈方圆地带。

只有一瓣梭尖,贴擒龙客的左肩上方格过,衣裂肌伤,划了一道寸宽的创口,鲜血染衣。

擒龙客惊出一身冷汗,飞掠而走。

三名同伴也大惊失色,被五雷梭的威力吓了一大跳,回头狂奔重返矮林,如飞而遁。

啸声震天,警讯发出了。

“快走!”青狮急急下令,被擒龙客逃掉,显然大感意外,也心中暗懔:“必须加快赶往芦湾村,人交出就没有咱们的事了……咦!”

侧方卅步外,两女一男正来势如电,速度惊世骇俗,一眨眼人已到了近旁。

自发现人影至人到切近,像是刹那间的事,只能从正面可以看清模糊的形影,想走已来不及了。

“什么人?”二庄主身材高大的白象杨林,拔出护手大钩沉叱。

两名神将左右齐出,两把钢刀蓄劲待发。

三人在两丈外屹立如山,目光同时落在摆放在草丛中的禹秋田身上。

是栖霞幽园的人,小美女夏冰,和她的姨夫与梅姨,她们认不出是禹秋田。

“栖霞幽园的人。”少女夏冰冷冷地说:“你们不像是鹰扬会的人。”

鹰扬会计算栖霞幽园的事故,早巳江湖轰传了。

“鹰扬会的人刚走。”白象傲然说:“咱们赶走的,主事的人是擒龙客黄世超,被他们四人逃掉了,你们追不上啦!”

“这个人……”梅姨指指不远处的禹秋田。

禹秋田被摆放在及膝的草丛中,面貌难辨。

即使走近,也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了,脸色灰中泛青,肌肉扭曲,即使最熟悉的人,也不可能认出他就是庐州现身,丰神绝世的京都秋公子。

“杀人一万,自拔三千。”白象的话杀味甚重:“任何事都需要付出代价的,好运不会从天上掉到怀里来。这点代价,咱们付得起。”

“诸位知道他们的会主,五岳狂鹰在何处?他已经来了,曾经有人看到他。”梅姨不再管禹秋田的事,还真以为是这些好汉们的人呢!

敢与鹰扬会作对的人,没有进一步盘问的必要。

“不知道,我们怕他。”白象说起谎来神情自然,是说谎的专家:“他如果亲自出动,身边必定高手如云。人多人强,咱们怕他并不表示胆怯怕死,诸位只有三个人,还是回避为妙。”

“见了面就知道,人多是否真的强了。”梅姨不再多说,一打手式,向西如飞而去。

青狮目送三人的身影消失,摇头苦笑。

“兄弟,你应付得很好,她们毫不起疑。”青狮向白象说,

“这种人是十分容易应付的。”白象洋洋自得:“所以咱们这种人活得十分如意。”

“快走,可能那头鹰真的赶来了。”三庄主黑麒麟大声催促动身。

       ※   ※   ※

芦湾村在望,一栋栋茅舍星罗棋布。

他们是从村东北接近的,老远便被外围的警哨所发现。

由于他们分为三组,速度甚快,警哨发出来人行动可疑的第二次警号时,先头的三个人已到了卅步以内,速度再次加快。

只要迅速进入村中,便可获得祝堡主父子的接应,人手增加数倍,就不怕鹰扬会倚多为胜了。

如果能及时将禹秋田交给祝堡主,也就表示已顺利完成这笔交易,不但保持双方朋友的交情,也算是尽了江湖道义。

警哨终于看出是大洪山的人,一面发出第三次来了自己人的信号,一面现身相迎。

卅余步,一冲即至。

两个警哨从矮树下站起,戒意金消。

“是尚义山庄的朋友吗?辛苦了。”一名警哨欣然叫:“敝堡主在村里……哎呀!小心……”

长笑震天,人影暴起。

发起袭击的人数甚多,先发出一丛丛暗器,再长笑而起,潮水似的冲出、扑深刻,势如电耀霆击。

后面什余步,三位庄主与两名神将,背着禹秋田,受到更多的人袭击。

先涌出一阵不可思议的淡雾,接着风起八步,立即暗器群聚,最后人影涌到,刀光剑影,风雷骤起,浪潮似的淹没了五个人。

两个警哨也受到无情的袭击,来不及发出警号。

等村内祝堡主父子追出,斗场只留下九具尸体。

尚义山庄三位庄主,只留下黑麒麟三庄主的尸体。其他八具尸体,是鹰扬会的人,走得匆忙,来不及招尸体带走善后。

尚义山庄有六个人逃走了,包括了大二两位庄主。鹰扬会的人岂肯放弃灭口的行动?追人要紧,无暇把死亡的弟兄遗骸带走。

祝堡主的人不断赶来芦湾村聚会,这时人数已超过四十大夫,实力极为雄厚,已可和鹰扬会分庭抗礼了,怎肯甘心?立即奋起狂追。

已是黄昏时光,如何追?

       ※   ※   ※

天一黑,人都追散了。

禹秋田落在谁手中,成了难解的谜切,谁也不愿放弃追寻的行动。

在这方圆什里内,人影飘忽追逐不休,不时爆发出搏斗的声浪,附近的村落,犬吠声彻夜不绝。

       ※   ※   ※

八表狂生带了六个人,其中有擒龙客。

已经搜了三个更次,一个个累得浑身大汗,沿途看不到可疑的人影,逐渐远离搜索区了。

斗转星移,四更天,夜黑如墨。

在一处果林前,八表狂生不得不下令歇息,包括擒龙客在内的六个手下,一个个怨天恨地快要累垮啦!

下身沾满了泥水,快靴里甚至有蚂蝗爬入吮血,这都是跋涉田野池塘留下来的遗患。

有些人被蚊虫叮得脸部颈部全是肿包,叫苦连天英风豪气全没了。

坐下来休息,牢騒更多了。

“谁知道咱们置身何地?”八表狂生倚在一株树干上假寐,信口向不住埋怨的同伴问道。

“谁知道呢?”擒龙客在旁苦笑:“鬼撞墙似的转来转去,风吹草动也得辛苦老半天,连方向也无法分辨了。歇息后,到前面小村问问看,我看到前面有灯光。”

“灯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