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24章

作者:云中岳

栖霞幽园在这里共有八个人,只有梅姨和夏冰是女的。

所有的人,皆对千幻夜叉和北人屠不算陌生,破晓时分他俩曾经从这里经过,目下虽然肮脏狼狈,但由衣着与脸型依然可以分辨。

“你们遭遇了些什么变故?”梅姨给千幻夜叉吞下一颗调和气血的丹丸,关切地问:“如果你们的内功没散,片刻便可正常地呼吸调息了。”

“夫人……”千幻夜叉瘫软在椅内,抓住梅姨的手:“请……请帮助我……”

“你们有了困难,但不知你要的是何种帮助。姑娘,你说说看。”

“去救……去救人……”

“救人?你先冷静些,救什么人?”

“禹……禹秋田……”

“咦!我听说过这件事。”梅姨颇感意外:“姑娘,我不认识他,也不了解他的为人……”

“你认识他的。”千幻夜叉元气渐复,说的话已有力量。

“咦!这……”

“夫人,你们欠……欠我一份情。”

“你在说什么?”

“我两人就是蚌埠集和庐州的两个老人。”

“哎呀!你……”

“我就是千幻夜叉霍红姑,他是北人屑褚安平。”

梅姨八个人吃了一惊,每个人的脸都沉下来了。

“霍姑娘,我的确欠你一份情。”梅姨不安地说:“可是,你们的口碑太差……”

“我知道,我是走投无路,才来向你们栖霞由园的侠义名门子弟求助。”千幻夜叉挣扎着坐正:“你可以不理会欠我的一份情,但你必须重视另一份情谊,一定要去救禹秋田,一定……”

“你先不要激动……”

“他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生死迫在眉睫,不然我也不会来求你。道不同不相为谋,自给我就不想沾惹你们栖霞幽园的人,那次偶然示警之前,我和北人屠并不知道你们的来历,我绝对没有施思要挟的念头……”’

“霍大姐,你少讽刺我们几句好不好?”少女夏冰一点没有冰冷的味道,亲切地上前握住千幻夜叉的手:“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十万火急你依然滔滔不绝罗嗦,我不喜欢。”

“他已经落在八表狂生手中了,左从芦湾村押往江宁镇。”

“禹秋田?”

“是的。”

“他是……”

“他就是庐州的京都贵公子秋五岳。在逸园,他为了救。你们,堵住了地窟的出入口,让八表狂生乖机溜掉了,现在该让八表狂生杀他……”

“天啊!是多久的事?”少女夏冰跳起来,凤目中冷电路湛:“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本来就错了。我要把江宁镇闹个血流成河,我要……”

“小冰,冷静些!”姨爹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一切交给我,淮备走。”

“哈哈哈哈……”另一位中年人大笑:“这才像是我的妹夫霸剑罗涛,一个敢作敢为恩怨分明的汉于。事事小心,任何事也怕贻人口实,躲在这里等他们送上门,这种作法我实在受不了你。霍姑娘,我带你走。”

“谢谢你,大叔……”

“我叫梅一元,南京是我的地盘,听说过我这号人物吧?小冰是我的甥女。那是舍妹贞姑,她的姐姆是小冰的母亲,明白我们的身份了吧?”

“九州游龙?”北人屠惊得几乎要跳起来:“好汉子,我……”

“你也是条汉子,只是杀孽太重。哈哈!救人如救火,准备走。”

另四个中年人,是南京梅家的子侄,兴高采烈准备动身,大概他们在这里,憋得太久了,按奈不住,一听要出击,自然兴高采烈。

       ※   ※   ※

成功的信号传出,八表狂生这群人,已聚集了卅二个人,一个个兴高采烈,兴奋慾狂。

三里外,江宁镇在望。

残剑孤星五个人,却忧心仲仲,脚下沉重。

自从将禹秋田交出之后,八表狂生就不再与他敷衍,爱理不理要他们五个人跟在后面,似乎完全忘了他们的存在。

鹰扬会的人,甚至不屑和他们交谈。

他心中雪亮,十万两银子泡汤了。

更严重的是,八表狂生的人愈聚愈多,如果一言不合藉机反脸,他们五人岂不有如砧上肉?

“我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笨驴!”他心中暗叫。

一位同伴似已看穿他的悔意,走近用肘碰碰他的手。

“如果他们的会主赶来,会有什么结果?”同件低声问:“我们没有任何要挟的价码?”

“不要往坏处想。”他硬着头皮安慰同伴。

“是吗?”

“不要烦我。”他心乱如麻,不想多说。

“我可以杀死那个禹秋田,大家落空。”同伴呶呶嘴,表示前面扛着禹秋田的人不难对付:“猛然出其不意冲进两丈,我的三棱镖一定可以射入他的背心。”

“那就得要咱们五个人垫棺材背。”

“可是……”

“咱们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

“祝堡主那些人,必定会赶来。”

“你的意思……”

“将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咱们可以乘机脱身,甚至可以乘机把禹小辈夺回,不要灰心。”

“好吧!那就等机会吧!”

       ※   ※   ※

八表狂生志得意满,走起路来挺胸凸肚不可一世。

陆续赶来会合的人中,没有地位比他高的,目前他是地位最高的领队,夺回禹秋田的大功臣。

今后,他在鹰扬会的地位将提高,他担任暗的副会主,已有点不甘寂寞,今后应该升任明的中枢人物了。

他领先而行,并不急于赶路,人人疲倦,他却精神抖擞。

前面百十步,路旁的竹林踱出一个翠绿身影,老远地就可以看清,那令他梦寐难忘的美丽面庞,他似乎已嗅到了少女身上散发的动人芳香。

他第一次看到小美人穿劲装,那不能增减、恰到好处、充满青春气息的诱人曲线,令他百脉贲张。

“她在这里!”他狂喜地大叫。

“栖霞幽园的小美女。”擒龙客却没有他那么兴奋,反而深感不安:“咱们全会的精英,皆在尽力搜寻她的下落去向,她却单人独剑,出现在这里拦路示威。江副会主,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一看少女夏冰的神态,便知是有意拦路示威的。

披风已经除去,曲线玲珑的穿着劲装刚健形象,再加上堵在路中,双手叉腰冷然相候的神情。

任何人也不会误解她的挑衅举动是出于无意,而是有备而来。

卅二个人脚下加快,蜂拥而上。

孤剑残星五个人,落再后面等候机会。

       ※   ※   ※

九州游龙七位男士,分别潜伏在路两旁的修竹内。

梅贞姑与千幻夜叉在一起,随时准备冲出。

“这时救了他,没有解葯岂不反而害了他?”梅贞姑不安地低声说:“不是好办法,霍姑娘。”

“已经证实了,他中了两种毒,黄山邪怪的大崩阎王散,和龙虎大法师的羽化膏。”千幻夜叉虽然也感到焦急,但她必须冒险:“大崩阎王散的解葯,我留有几颗。看到那位道姑吗?”

“她是……”

“缥缈仙子,武林七仙女之一,也是龙虎大法师的姘妇,她有羽化膏的解葯。”

“我来对付她。”

“我不得不冒险,梅姨。”千幻夜叉咬牙说:“一到江宁镇,这些丧心病狂的人,一定先毁他,再施解葯逼迫他,我”

“我知道,那是一定的,至少会割断他的手脚大筋,这些残暴人渣会做出这种绝事的。”

“所以我必须冒险,我会设法把龙虎大法师弄到手,妖道不可能天天提防,我会弄到他的,一定。”

“我先把这个仙女弄到手再说。”梅贞姑身形乍隐乍现,现身时已站在夏冰的左侧。

已冲近至十步外的人群,突然发现夏冰身边多了一个人,大吃一惊,哗然止住冲势。

“两个都在,妙极了。”八表狂生不知趣,更为兴奋地大叫。

人左右一分,随即合围。

梅贞姑与夏冰屹立原地,脸上有莫测高深的笑意,任由对方包抄、合围,丝纹不动,不加理睬。

似乎这些人并不存在,并非杀人不眨眼的歹徒,而是一群无害的虫蚁,或者是一群牛羊。

一声剑吟,夏冰从容不迫拔出背系的长剑。

“小冰,下手不要慈悲。”梅贞姑也拔剑,语气阴森充满凶兆:“我们有一千个理由,为柱死的无辜报仇;为朋友雪恨,我不再阻止你开杀戒。”

“谢谢你,姨。”夏冰冷冷一笑,剑徐徐指向八表狂生:“你,时辰到了。”

八表狂生怎敢和她一比一拼搏?远在丈五六,便感到她剑上的光华,令人心寒,已感到剑气压体,本能的反应是打一冷战,不由自主退了两步。

“今日是本会双喜临门的大日子。”缥缈仙子拔剑高呼:“天赐其便,让本会能控制栖霞幽园,大家准备上,我先秤秤她们的斤两。”

一声娇叱,缥缈仙子挥剑闪电似的扑上了,表现得比八表狂生勇敢,剑招极为迅疾猛烈。

她不愧称当代的武林新秀,敢斗敢挤,比高手名宿表现得更佳。

梅贞姑冷哼一声,身法更快,剑化虹射出,以快打快,剑气排山倒海似的陡然涌发。

缥缈仙子对自己的轻功造诣极为自负,突然发现对方比她更快,吃了一惊,攻击的剑招,浊浪排空半途而废,稳下身形,招变云封雾锁,不得不硬接射来的炫目可怖电虹,已来不及躲闪了。

躲闪将遭受到更为猛烈的追袭,必须争回错失了的先机。

左袖底,已洒出了缥缈异香,这也是她先上,要同伴准备的原因所在,以免反而制住了同伴,同伴事先没施用解葯,同时出手必定遭殃。

她却不知,梅贞姑已从千幻夜叉处,知道她的底细,她已输了第一步棋。

铮铮两声暴震,剑气进发似龙吟,她连人带剑被震飞丈五六,叭一声摔倒在地。

假使梅贞姑志不在活擒她,这两剑她决难侥幸。

剑光划空而至,指向她的右腿弯。

她心胆俱裂,奋身急滚,爬起一窜三丈,回头撤腿狂奔,冲过同伴合困的空隙,剑已丢掉了,性命要紧。

连一招也接不下的强敌,不逃岂不九死一生?

她听到身后传出两声惨叫,知道至少也有两个同伴遭了殃,人急智生,不再寄望同伴策应,折向往路旁的竹林一钻,三两闪形影俱消,缥缈两字名不虚传,逃走的速度骇人听闻。

八表狂生是表现最差的一个,他没有和小美人放手一拼的决心和勇气,尽管他看到小美人便心痒难熬,*火窜升,根不得一招将人抱住亲热一番。但他有自知之明,放手一拼不啻白白枉送性命。

他用的是游斗术,左一剑右一剑八方游走,夏冰真奈何不了他,附近激斗的人太多了。

“你逃避的功夫真不错。”夏冰已看出他的心意,攻势反而放慢了,尽防不出招,仅用快速的身法,从四面八方逐步逼近。

“你栖霞幽园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而已。”他不得不厚颜无耻地反讽,闪避的身法依然灵活:“我早晚会把你弄到手的,那时……”

夏冰的剑突然吐出,像是电光破空。

他大吃一惊,仰面便倒,剑气掠胸而过,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老天爷保佑,一名同伴恰好斜冲而至,泼风刀不假思索地劈向夏冰的小蛮腰。

他抓住机会奋身急滚,一跃而起。

糟了,电光到了眼前。

这瞬间,他看到了死亡。用拨风刀枪救他的同伴,正一手掩住胸口,摇摇晃晃向前栽。

同伴用性命救了他,死在小美人的剑下,就是这么一回事,而他却丝毫没感到内疚。

他重新仆倒急滚,爬起如飞而遁。

梅贞姑被合围的爪牙挡了一挡,叫了一声糟!追入竹林,便知大事不妙,追之不及,羽化膏的解葯泡汤啦!后悔已来不及了。

转身回望,斗场乱成一团。

潜伏的男士们都出来了,正展开风扫残云似的大扫荡,地上已躺了七八具死尸,有如虎入羊群。

“你们出来得太早了。”梅贞姑焦急地大叫:“妖女逃掉了,你们争出误了大事。”

留神察看暴乱的斗场,没有看到地上有禹秋田的身影。夏冰也失了踪,千幻夜叉似乎也踪迹不见。

“真糟!”她跺脚尖叫。

       ※   ※   ※

残剑孤星并不是真的笨驴,将禹秋田交出是出于形势所迫,沿途他在向老天爷祷告,希望出现奇迹,让他有机会夺回禹秋田远走高飞。

机会果然来了,栖霞幽园的人替他创造了奇迹。

他和四位同伴已有默契,阵势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