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28章

作者:云中岳

三艘小舟,载了不少人,悄然驶入白马湖,消失在隐秘的河道深处。

破晓时分,鸭头洲在望。

出现第一艘小舟舱面的狄会主,显得精神抖擞意气飞扬。

“没有姓孙的,咱们同样会成功。”他向身侧五短身材的人说:“有你在,鱼鹰必定心虚,即使伪装强硬,也维持不了多久的。”

“我会说服他。”

“你会的。”狄会主阴阴一笑:“秦兄,令拜兄的船行,你可以放心大胆,在本会的支持下接收了。”

“谢谢会主栽培。”五短身材的秦兄,眉飞色舞行礼道谢。

“呵呵呵呵呵……”狄会主大笑。

笑声引起满天飞禽的噪鸣,湖上空各类水禽急急四散而飞。

       ※   ※   ※

狄会主夜入孙家大宅的次日清晨,鸭头洲的渔村有了动静。

经过半天一夜的侦伺,禹秋田对渔村的动静,已有进一步的了解。

天一亮,四人出现在村口。

立即引起一阵騒动,返航的渔舟纷纷争先抢靠码头。

“咦!你们……”两个渔夫吃了一惊,劈面拦住去路讶然问。

“船沉了,借贵地歇息。”禹秋田笑容满脸,一切和气:“打扰贵村,务请方便一二,感激不尽。”

“船沉了?”

“是呀!在下的船藉在县南的小瓦甸。”

“胡说八道!小瓦旬的人,该到五湖,那是小瓦甸的渔区。”渔夫冒火了:“说!你们为何而来?不可自误,说实话。”

“好,说实话,来找鱼鹰汪浩。”禹秋田依然笑容可掏:“我们自己去找他。”

“咦!你们……是办案的?”

“不是。”

“那,你们……他认识你们吗?”

“见面不就认识了?”

“好家伙!你……”

渔夫的手,刚沾上腰悬的剖鱼刀,手肘便被禹秋田三个手指扣住,动弹不得。

“让他来!”侧方传来沉喝。

是闹海神蛟,手中有一把雪亮的分水刀,目光极为阴森凌厉,似乎比刀光更锋利更寒森,是那种目光有天生慑人威力的鹰目。

“谢啦!”禹秋田放手:“你这条闹海神蛟,在这里能掀起多大的波涛?哈哈哈哈…”

闹海神蛟大吃一惊,目光更阴森了。

禹秋田谈笑自若的豪气,也让这条蛟依然而惊。

全村騒动,紧张的气氛浓得化不开。

“跟我来。”闹海神蛟在前领路,不再追问。

“谢谢。”

       ※   ※   ※

鱼鹰汪浩的草堂,破破烂烂鱼腥味刺鼻,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隐身大飞贼的家,任何高明的巡捕,也不会对他生疑,伪装的工夫十分到家。

这里,一年到头没有外人进入,县城的巡捕,也很少乘船往这里跑。

鱼鹰汪浩在家,半百年纪龙马精神,也长得鹰目钩鼻,身材瘦削,举动轻灵。

三个人陪四位客人,在草堂奉茶,其中一位是鱼鹰的廿余岁,身材精壮的儿子汪德。

各怀戒心,神情却友好。即使是死对头,客套之前皆保持良好的风度,这是高手名宿该有的修养,目下双方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名宿。

客套一番,禹秋田露了禹秋田的姓名,北人屠与两女,说了姓而不道名。

半个月前江宁大屠杀的消息,还没传至鸭头洲,地处偏僻闭塞,消息难以传至。

“诸位不像是寻仇而来,更没有办案公人的可憎气势。”鱼鹰立即开门见山提出质问:“我相信与诸位素昧平生,但不知诸位为何枉顾。禹老弟,希望能给在下满意的答复,不然……”

“不然,就留下我们,我知道。”禹秋田好整以暇,泰然自若:“知道两位的根底,毫无顾忌登门造访,如无满意的答复,换了我,我也会搬取防险的手段,来保障我的权益,这道理我懂。江湖朋友都懂。”

“请说让在下满意的答复。”

“为拯救汪老兄而来。”

“你说什么?”一语惊人,鱼鹰大为不悦:“无礼!你敢说拯救我?”

“一点不错,拯救你。汪老兄可认识五岳狂鹰狄飞扬,七只鹰的第四只鹰。”

“鹰扬会的会主,很有霸气,有出息,他比我这排名第一只鹰的鱼鹰神气多了。”鱼鹰脸色微变:“添在近邻,同一代混出闯江湖,要说我不认识他,那是欺人之谈,睁着眼睛说瞎话。”

“交情不薄吧?”

“交情两字很难讲,老弟。”鱼鹰的鹰目中,幻现莫测高深的光芒:“生死交情与泛泛之交,都会随时间情势利害而改变的。你提他,与拯救我有何关连?”

“他的鹰扬会,已面临存亡续绝关头。”

“咦!谁能撼动得了他?”

“我。”

“不是开玩笑?”不但鱼鹰吃惊,闹海神蛟也脸色大变。

“没有开玩笑的必要,汪老兄。目下他正秘密地奔走天下,四出找朋友助拳,第一个要找的入,可能是你。”禹秋田察颜观色,知道消息还没传到。

“他有找我的理由吗?”

“这我就不知道底蕴了,聊算是我凭空臆测吧!如果他来,汪老兄,不要答应他,那不会有好处的,他只会替朋友带来灾祸。”

“你要先发制人?”

“不,我要在你这里等他,在江湖追逐,太累人了。”

禹秋田不再微笑,虎目中神光湛湛:“我让你先在心理上有所准备,届时你是否肯替他担是非,是否拨刀相助,全看你了。我办事的宗旨,是尽可能不累及他人,不想牵连过广,刀头舔血的事,参予的人愈少愈好。言尽于此,休嫌打扰,告辞。”

“你说了很多不中听,饱含威胁件的话。”鱼鹰推椅而起:“年轻人狂不是坏事,狂得不知天高地厚就不对了。狄会主绰号狂鹰,其实他表面上狂,骨子里冷酷阴奇,武功深不可洲,我不信你能逼得他奔走天下找人助拳。咱们门口广场上见,看你配不配说这些狂话。不配,我要你把这些不中听的狂话吞回去,请。”

“这是意料中事,不怪你。”

       ※   ※   ※

村中想来看热闹的人,全被闹海神蚊赶走了。

广场宽阔,足以施展。

禹秋田是晚辈趋下首从容亮剑。

鱼鹰的左手,亮了亮掌心挟藏的小鱼叉,表示必要时动用,颇有英雄气概。

手中剑一升,这头鹰阴鸳狰狞的神情十分慑人,真有即将攫食的猛禽气势,凌厉的杀气撼人心魄,一代飞贼名不虚传。

“恕在下放肆了。”行礼毕,禹秋田朗声说,剑诀一引,先进手的意图十分明显。

“你请吧!”

“得罪了!”

声出剑发,蓦地电光排空,风雷骤发,以无与伦比的声势,招发长虹贯日,走中宫强攻,而且是攻上盘,行家极易化解反击的招式,名家高手很少使用这一招,闪避封架皆容易,更易乘隙反击。

一声暴露,鱼鹰不但及时封住了这惊电似的一剑,果然剑一沉,立还以颜色,电虹疾吐,速度与劲道似乎益为猛烈,锋尖光临禹秋田的右胁。

只差一寸,在这种速度下,一寸是无法用肉眼分辨的,因此旁观的人皆以为剑已贯胁而入了。

“好……”闹海神蛟兴奋雀跃喝采。

禹秋田淡淡一笑,腕向下疾沉,被封上扬的剑化为一道激光,靶下尖上陡然沉落。

短短的一寸,绝顶高手眼中已经够长了。

“铮!”

奇准地挡开了锋尖,接触有如电光石火。

剑尖易受侧方的力道所左右,硬被禹秋田的剑身近锷部位,一触即外张八寸。

嘎一声刺耳的切刮声传出,禹秋田滑进一步,剑强行挤开鱼鹰的剑,激光射出有如变戏法。

鱼鹰心胆俱寒,暴退出丈外。

一星血珠滴下肩膀,右耳垂被锋尖轻触了一下,皮破血流,这一击妙到极点,神乎其神。

如果再进—寸,保证锋刃可以割裂藏血穴的大血脉,方向假使稍偏些,甚至可以贯入这致命的穴道,那将血如喷泉。

禹秋田如影附形移动,剑尖指向鱼鹰的咽喉,距喉结不足半尺,冷然不动虎目神光似电。

他有充裕的时间将剑送出,但他没送。

鱼鹰脸色灰败,目定口呆,手中剑根本无法封架,锋尖远在中宫外,马步也无法稳住。

彻骨的剑气似乎仍遗留在耳旁、肩上、颈部右肩的肌肉仍感又冷又麻,可知禹秋田剑气之强烈,真有彻肌裂骨的威力。

千幻夜叉三人,看到鱼鹰肩上那滴血,和耳垂仍在凝结增大的另一滴。

闹海神蛟站在另一面,没看到血滴,但却清晰地看到色鹰的恐怖神情,看到屹立如山,剑随时可以贯入鱼鹰咽喉的禹秋田,那恍若当关天神似的坚强背影。

“咦!怎么可能……”欢叫声变成自问,闹海神蛟的嗓门变得好快。

“你……你一剑击败了我天下第……第一只鹰?”鱼鹰问的话也令人感到好笑。

“大概是的,汪老兄。”

“是的,我应该信。”鱼鹰将剑往地下一丢,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年。

“承让。”禹秋田收剑入鞘,向后退。

“你们走吧!等那头鹰来了再说。”

“你可以有充裕的时问准备和决定。”

“我知道该怎么做。”

“利害切身,你会的。”

“我希望他别来。”

“我并不希望把你这里作为屠场。”

鱼鹰打一冷战:屠场?

“你可以在村子里安顿。”

“谢了,我们另有宿处。”

“随便你。”

“打扰了,告辞。”

“不送。”

       ※   ※   ※

谁也不知道狄会主何时可以到来,岂能在满足敌意的村子里安顿?

四人镇静地觅路出村,鱼贯而行,小心翼翼,明里泰然自若神情轻松,心中警惕不敢大意。

如果鱼鹰下令袭击,在这种地方的确施展不开,到处都可以藏匿,想追赶难免弄得一身泥浆,休想擒住会飞天潜水的鱼鹰。

绕过一座茅舍的右侧,一座小窗撑竿一动,防雨窗扇向下一沉。

四人倏然转身,提高。警觉。

啪的一声响,窗户放下了。原来是有人凑巧在内放下窗,虚惊一场。

这瞬间,四人的眼角余光,察觉到窗扇微向上掀,就在他们重行转身举步的同时,有模糊的小物体,从微向上掀的窗扇下射出。

四人虽然小心提防意外,但相距太近,速度也太快了,发现有警已闪避困难。

闪避是本能反应,有时是不由自主的。

千幻夜叉不经思索,向前急扭娇躯。

糟糕,唉一声响,臀部挨了一击,力道有限,碎屑爆散,且有雾状物飞扬。

打击力道有限,但姑娘们的臀部挨了一击,岂不尴尬?

千幻夜叉又羞又怒,不假思索飞跃而起,砰一声大震,捡破了小窗滚入。

“不可鲁莽,是泥块。”禹秋田急叫,但也跃身穿窗而入。

       ※   ※   ※

羞怒交加的人,反应是相当情绪化的。

茅舍内部设备简陋,家具堆放杂乱无章,尤其是内室部分,空间狭窄不能横冲直接。

千幻夜叉追人的心念急切,怎能冷静下来,避免横冲直闯?

一个矮身材的村姑背影,灵活地钻走如飞。

千幻夜叉不熟悉狭窄幽暗的环境,无法像村姑一样钻走灵活,她像一部具有巨大破坏力的失速大车,所经处家具遭殃,乒乒乓乓响声援耳。

挤入一度窄门,门宽仅尺余,应该不像是门,村姑像老鼠般窜入,熟练地斜身滑走。

千幻夜叉不便滑走,用手扶壁向里挤。

感觉中,墙壁似乎很粗糙,甚至有米粒大的尖状突出物,手掌触及像有被沙磨的感觉。

不是走道,其实是一条泥砖筑的夹墙;长仅丈余,挤出便是一间斗室。

小村姑已经不见了,室门是大开的。

不远处是后院,她出院跳墙而走。

“别让我抓住你,小女人。”她站在墙头,向屋内愤愤地大叫,这才跳墙走了。

她已听到禹秋田的叫喊声,知道被人用泥块戏弄了。

       ※   ※   ※

回到藏舟,膳食已具。

扮舟子的两个人,叫禹商东,禹商商,都是十八岁的雄壮小伙子。

十余年前,豫东陈州一份闹瘟疫,有些树庄死得人烟断绝,有些人幸而逃至徐淮一带,苟全性命。

禹秋田的老爹,当时恰好行脚府南的商水县,无意中救了这两个四岁左右的孤儿,带至府城治疗,事后无人收容,只好带回家抚养成人。

两人不知自己姓什名谁,只知道自己的小名叫大柱子和小富。因此,无可奈何替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