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31章

作者:云中岳

勾魂吊客重新冲入院子,手中的墨剑再次发出龙吟虎啸似的振鸣。

“我和你拼了!”勾魂吊客厉叫,像是疯了:“老夫横行天下半甲子……”

“你仍然像一个不中用的蠢蛋。”禹秋田接口:“你之所以能横行天下半甲子,是因为你欺善怕恶,从来不敢向真正的名家高乎挑战,用不着吹牛打肿脸充胖子。今天你碰上真正的高手了,还你一剑!”

声出剑及,激光破空势如排山倒海。

这才是真正的硬碰硬狂攻,正面发招长驱直入。

铮铮两声清越震鸣传出,勾魂吊客连击两剑,才将迎面射来的激光挡了一挡,斜闪八尺才摆脱激光的控制,鬼眼中凶光一敛。

“这一剑我主攻。”

禹秋田并没乘机追袭,在原地准备出招,剑尖徐徐降至发招部位,那股无可匹敌的凌厉气势,己完全涵盖了对方的全身。

勾魂吊客本能地向左一闪、再闪,失去全力接招封架的勇气,不想在原地挨打。

“别怕,我主攻的劲道,是不会全力施展的。”

禹秋田的身形,随对方的闪动身影转移,剑尖也跟着对方的身影旋转,保持随时待发扬进招马步。

“小子,且慢!”一旁的魔剑无常沉喝:“老夫技痒,挡你一剑。”

“混蛋!”北人屠大叫:“要联手你就直说好了,你一个剑术名家,居然说出挡一剑的外行话,你不觉得可耻吗?岂有此理。”

“你们两个驴蛋,联手。”禹秋田豪气飞扬,威风八面叫:“禹某的剑,还没正式碰上真正的劲敌,你们联手,在下倒要领教什么叫魔剑。”

魔剑无常向勾魂吊客一打眼色,左右一分,凌厉的气势增长三倍,两支剑先开始逼进争取空门,马步移动的默契十分圆熟,要制造最好的机会同时发招。

禹秋田仅在两尺圆径内移动,剑左移右转,分别迫两人进退,不让两人抓住同时出剑的有利位置,也无形中造成只许一人逼近的机会。

仅移动片刻,蓦地激光暴射,刚被逼移位的勾魂吊客,看到激光劈面射来,本能地再次移位,有自知之明,不敢单独封架激光。

魔剑无常仍然以为禹秋田虚张声势,移动剑势逼勾魂吊容闪移,正是他该欺进的机会,应该可以抵达禹秋田的左后侧啦!

刚急迈右腿,激光突然反旋而至,罡风厉啸,迎面进射出耀目的光华。

无暇思索是虚实了,大喝一声,一剑斜封全力御剑要趁错剑的好机乘势反击,连捎带打经验老到,必可让勾魂吊客的墨剑乘虚行雷霆一击。

一剑错空,光华一升一沉一旋,快得令人目眩,完全看不清剑路。

右胁一凉,传出划破护体气功的轻啸声。

老凶魔经验丰富,反应超人,顺势侧倒,飞快地滚出丈外,一跃而起。

宽大的青衫破了,右胁被划开一条尺长的大缝,肌肉麻麻地,有液体流出。

还没站稳,老凶魔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感到浑身发冷,忘了右胁受了轻伤的痛楚。

勾魂吊客的墨剑,静静地躺在院角。

禹秋田的剑尖,抵在勾魂吊客的喉结下。

勾魂吊客惊怖的神情令人不忍卒睹,简宜就像一具受惊而吓死的行尸,背部倚在廓栏上,双手在后面死撑住廊栏,像是僵死了。

“谁指使你来的?”禹秋田语气寒森,杀气腾腾:“我不能在这里杀死你,以免打人命官司,但我可以毁了你的气血二门,让你的对头找你。你不说不要紧,反正破气血二门的人不是我。”

勾魂吊客似乎咽喉已经塞住了,惊怖慾绝说不出话来。

魔剑无常一挺胸膛,挺剑砍上。

“你一上去,恐伯就没有刚才那么幸运了。”北人屠说:“省省吧!你救不了吊客,反而促使他早些成为废人,也赔上你自己。”

“你……”

“你仍然死不认输?”北人屠叹了一口气:“要是在无人地带,你必定死得很快,他杀人绝对冷酷无情,连我北人屠也心惊肉跳,你走吧!还来得及。”

魔剑无常没听说禹秋田是何方神圣,却知道北人屠的来历、吃了一惊,心中平空加了三分虚。

“他……用的是……什么剑术?”

魔剑无常迫问,嗓音大变。

“不知道。”

“这……”

“他杀起人来,剑可以将人挑飞。”

魔剑无常打一冷颤,踉跄而走。

剑可以将人挑飞,那需要多少力道?难怪勾魂吊客一剑急攻,连人带剑被绞飞出两丈之外。

勾魂吊客完全绝望了,魔剑无常已经将他置于不顾,一定了之啦!

“你不说?”禹秋田沉声问。

只要剑尖赂动,咽喉便会出血了。

“你……你不敢杀……我……”勾魂吊客惊恐地说:“你……你无奈……”

“是吗?”

光华一闪,一剑拍在勾魂吊容的左耳门上,耳轮破裂,鲜血涌流。

接通而至的一眸拳脚狠揍,拳拳着肉脚脚及体,好一场惊心动魄的痛打,仆而又起起而又仆,倒下去再抓起来,再几拳又重新倒下。

最后,勾魂吊客成了一团死肉,五官流血,脸部完全变了形,肋骨可能断了好几对,站不起来了。

附近围了几个不敢上前劝解的店伙和旅客,一个个张口结舌脸无人色。

“现在,你该已气散功消了。”禹秋田抬回剑归鞘,伸出食中二指像铁条:“毁你的气血二门,再制任督工脉,我的确不敢杀你,要你变成废人省事多多,别慌,你运功抗拒姦了,我不急。”

“放……我一马……”

“没胃口放你一马。”

“是……是文雅台的欧……欧三爷……”

“欧什么?”

“欧百川……”

“字号呢?”

“汇……源三爷。”

“哦!我知道丁,三手准提欧汇源,或者不空居士欧长河,他的家在这里?很好很好。”

禹秋田揪起软绵绵的身躯,向店伙示意将人抬走:“归德府七雄五霸的第五雄,我会找他要理由,但愿他的理由让我心服口服,不然……哼!”

抢出两名店伙,慌慌张张把人抬走了。

       ※   ※   ※

天下每一处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豪霸人物,做地方的主宰,各划地盘,瓜分势力范围。

归德府辖一州七县,有七雄五霸并非奇事。

府城内外,也有五豪割据,贾八爷霹雷神鞭贾彪,排名第二豪。

文雅台,在城东南一两里的淮河北岸。

据府城记载,孔圣人适宋(这里商朝是毫都,周朝是宋都),在大树下教弟子习礼,就是这处地方。

后人建文雅台,以纪念这件事,确否待证。

这里累遭兵祸,目前附近仍留下两条小街,是城外一处小聚落,文雅台附近荒草萋萋。

欧家的大庄院,其实距文雅台约里余,与两条小街的居民漠不相关,居民对欧三老爷,怕的成份比敬多,没有人敢沾惹这位名列府城五豪欧大家。

论财力,欧三爷比不上贾八爷,贾八爷的田地多。

论在交通官府方面的权势,欧三爷却强多了,翻云覆雨八面玲珑,衙门里的世袭胥吏,有一半人与欧三爷关系良好,互通声息。

刑房的巡捕马抉步快,有—半是欧三爷的朋友。

但在保镖护院的实力上,大豪比不上二豪。

贾八爷的打手,比其他四豪多一倍以上,家大业大,必须养众多的人手,以保护自己的权益。

禹秋田这一放出要理由的口风,当天使来了五名公人巡捕,盘查旅客抖足了威风。

禹秋田与北人屠的旅行证件虽然是伪造的,但绝对与真品一模一样,路引发自南京,目的地是河南开封,期限是一百天,有效期早着呢!

终于查到他住宿的上房,五位巡捕如狼似虎。

禹秋田摆出权势大爷的派头,因为路引上记载的身分,是上元县的仕绅,该县的举人。

举人不是官,比秀才高一级,比进士低,秀才已经是地方上的仕绅了。

任何巡捕,见了秀才举人,先天上就矮了一大截,绝不敢科威风,即使是外地的过境秀才举人,也得毕恭毕敬称一声老爷。

这就是读书中举的好处,打官司上衙门不用跪,而且有座位,真的犯了法,必须有凭有据,请出学政大人,当堂革去功名,才能打荆上条上刑。

查完了路引,五位巡捕仍然神情倨傲无礼。

“你这张路引有问题。”领队的巡捕沉声说:“我要彻底查个一清二楚。”

叭一声大震,禹秋田一掌拍在木桌上,虎目怒睁,威风凛凛。

“大胆!”他怒吼:“在我面前,你胆敢你你我我无礼乱叫?去请你们的推官大人来,看他怎么说?滚!”

“你……”巡捕吃了一惊。

“我欢迎你去南京查路引的真伪,这期间我按规矩要住进府衙的招待宾馆,所有的有形无形损失,你要完全负责。去,先把你们的巡检找来说话。”

“你……”

“你叫我什么?”

“禹……禹爷。”巡捕凶不起来,真要闹上府衙,吃不完得兜着走:“这里发生械斗……我……”

“不错,发生械斗,有两个不法匪徒,在这里动剑向我行凶。”禹秋田愈说愈大声,全院的人都可听见:“贵府的治安太坏,说不走将出惊天动地的大血案,死上十七八个人,府大人的乌纱帽铁定要丢。

而你们首当其冲,恼得他们火起,杀掉你们百十个易如反掌。你们穿了公服,定在大街上也得小心背上成为暗器的标靶。

不要上当做替死鬼,阁下,为你的妻子儿女想想吧!你得不到多少好处,却用性命来巴结,让妻子儿女成为孤儿寡妇,划得来吗?滚!”

这一番饱含威胁性的话,把五个巡捕惊得毛骨悚然。

这些公门人消息是十分灵通的,千幻夜叉据说已经到了,不知藏在何处,而千幻夜叉是禹秋田的同伴。

千幻夜叉会千变万化,在大街上用暗器无影神针,杀三五十个武林高手小事一件,谁敢说不害怕?

真要出了几件惊天动地大血案,每一个官都得挂冠甚至撤职坐牢。

禹秋田这番话的弦外之音,巡捕们怎能听不出?就算能出动大批丁勇,不见得能捉住禹秋田,万一反而被杀死三五十个人,责任谁负?

巡捕们知道碰上了扎手货,文的武的都行不通,有如碰上太岁煞神,只好狼狈而遁。

       ※   ※   ※

不久,来了两个师爷型的中年人,叩门求见,态度倒还和气。

禹秋田在外间接见两个自称周三吴四的人。

北人屠则在一旁虎视眈眈。

“欢迎你们先来文的。”禹秋田也表现得一团和气,语气温和但饱含威胁:“两位有何见教;禹某洗耳恭听;千万不要再连累官府出头,江湖朋友尽可能不惊动官府。

贵上甘冒大不韪出动巡捕,未免太不上道了,下不为例,我不希望在贵地闹个烈火焚天。”

“禹兄……”

“我还没讲完。”禹秋田阻止对方打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有能力在贵地杀得血流成河。我不管贵上冲什么人的交情,胆敢不顾后果向在下挑衅,在下自问与贵地的豪霸们,并无任何恩怨利害冲突,不介意你们为朋友两肋插刀……

为道义助拳,将生死置之于度外值得尊敬,但如果用卑劣的手段玩阴的,甚至利用官府出面干预,那就不可原谅了,我有权以激烈的手段报复。

今晚,在下就到文雅台欧家讨公道,你们可以好好准备,我不信欧家比山西天长堡更坚牢。好,该你们说了,周三兄,你先说。”

“禹兄,咱们不希望外地人在敝地闹事。”周三泰然说:“禹兄与鹰扬会八表狂生的恩怨,那是你们双方的私事,在这里闹,咱们地方人土担当不了风险。敝上只想请诸位离开,变生仓卒,情急请巡捕出面,情有可原。”

“首先,在下明明白白告诉你,鹰扬会瓦解,在下与该会的恩怨已经不重要了。在下不是为八表狂生而来的,只要他不惹我,我不会对付他,他与另一些人有债待还,在下无权替人索债。”

“那……禹兄此来……”

“为另一批人而来。”

“谁?”

“那是我的事。”

“可是……”

“你也想替他人挡灾?”

“不敢不敢。”周三连忙摇手。

“那就别问。”

“敝上……”

“贵上不肯罢休?”

“只是……”

“想按江湖规矩,要求划道?周三兄,你要明白,他已出动官府违规在先,已失去划道解决的资格。在下闯荡江湖多年,不是初出道的生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