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32章

作者:云中岳

场面话交代毕,六合幻剑唐寿话上了正题。

“咱们都是吃刀口饭的江湖好汉,尊重江湖道义和规矩。”六合幻剑话里藏刀,表面却摆出英雄气概:“禹兄初出江湖,谅必也心中明白,道义和规矩并非一成不变的,会随时地而有所差异。好在这些道义和规矩,都不是你我参与修订的,大可不必介意其中的差异,遵守的程度彼此心知肚明。”

“呵呵!唐兄,你的意思我懂,你懂,大家都懂,谁都不会介意。”禹秋田大笑,相当不礼貌:“你说得好,我禹秋田初出江湖,既然我来了,你们都是前辈高手名宿,你们怎么说,我怎么听,所以有何吩咐,请尽管指教,诸位满意了吧?”

“禹兄谦中有傲,快人快语,我敬佩你。”六合幻剑一脸得意的邪笑,像逮住了鸡的黄鼠狼:“唐某五个人,每人公平和你较量一场,中间可以休息片刻,五打三定胜负。你胜了,拍拍腿走路,咱们归德的好汉,今后绝不过问你的事。”

“不是好汉,就可以过问了?”他信口问。

“禹兄,不要在鸡蛋里挑骨头。”

“好,不挑,你说。”

“你输了,向咱们归德的人磕头谢罪,带了你的人,日落之前出城远走高飞,走了就不要回来。”

“很好,很公平!”

六合幻剑举手一挥,出来了十个男女。

“这十位仁兄仁姐是见证,保证双方公平相搏。”六合幻剑愈来愈得意了,说的话也风趣:“他们代表了归德群豪的尊严,绝对公平裁决,你有异议吗?”

“没有,很好,我信任他们的公正。”

这些家伙已经把他当成砧上肉,有异议又如何?

“谢谢禹兄的信任,禹兄是否有话要说?”

“一件事,为何不许在下带人来?”

“嘿嘿嘿……”六合幻剑发出一阵得意的阴笑:“咱们已经知道,你明里带着北人屠,暗中还带有一个千幻夜叉。这两个人,都是不要命的亡命之徒,真正的亡命之徒,他们如果发起疯来,这……咱们将付出可怕的代价。”

“哦!原来如此,我知道如何对估你们了。”禹秋田欣然微笑,心中却说:“你们真不幸,原来都是些掐死鬼。”

怕死鬼是容易对付的,北人屠千幻夜叉这种亡命徒却很难对付,吃定了怕死鬼,至少在心理上,这些怕死鬼已注定了是输家。

“你说什么?”六合幻剑显然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在下就等唐兄宣布开始啦!”

“对,准备宣布开始。哦,禹兄,还有一件事……”

“请说。”

“两兄。刀剑无眼……”

“对,刀剑无眼,即使是宇内第一武功宗师,也不敢夸口说他可以神到意到,认穴出剑,攻左鼻孔绝不会误中右鼻孔,我懂。”

禹秋田神态轻松,信心十足,用行家的口吻说:“双方交手,人、时、地、心情、精神状态,皆影响出剑的技巧和力量,高手名宿栽在二流人物手上,时有所闻,所以,剑出鞘各安天命,又不是用木剑印证较技,谁也不敢保证谁幸谁不幸。

“放心啦!在下如果死在这里,北人屠和千幻夜叉,会在这里把个坑把我埋了,拍拍腿走路,不会怨天尤人,因为我是在公平较量下把命输掉的。他们了解输是怎么一回事。伯输的人是不会赌命的。”

“好,快人快语。现在,咱们准备,一指空空俞老兄是真正的地主,他先下场。”

       ※   ※   ※

烈日炎炎,没有一丝风,在烈日下赌命拼搏,需要大量的体力。

要拼五场,那简直开玩笑,要耗损多少体力?多流一滴汗也会影响肌肉内水份的平衡,显然没有人带水,而且斗场远离南湖里余。

这是说,即使禹秋田的武功,一比一他都比五个人高明,但只要采用游斗术,拖一段时间再认裁退出,一定可以把他累死。

这是一场注定了的拼搏,归德群雄用这种绝对不公平的手段,逼他走上绝路,存心置他于死地。

这世间不可能有公平,他必须接受不公平的挑战。

双方照面先客气一番,说些恭维对方的场面话,尽管双方即将你死我活,仍然保持英雄好汉的风度。

公证人等双方客套毕,宣布就位。

禹秋田占下首,表示尊重对方的成名前辈地位。

公证人并没宣布规矩,也没查验武器。

就是说,这是一场可以任意施展的决斗,而不是有限制性的较量,更不是以武会友的印证武学。

行礼毕,剑出鞘,禹秋田客气地献剑致敬,表现出武林朋友的豪气和风度。一拉马步立下门户,脸上的肌肉开始松弛,因此而涌现傲世者的飘忽笑容,与那些争强斗胜者怒目而视,气涌如山的神情完全相反。

一指空空先前威风凛凛的神情消失了,换上了庄严肃穆的表情,大概是真正的行家,知道禹秋田已修至元神内敛,不为外界所撼的境界,即使摆出泰山压卵的气势,也撼动不了禹秋囚的情绪,不得不提高警觉,及时收敛浪费过多的精力。

摆出穷凶恶极神态吓唬人,是会耗损精力的。

“得罪了!俞前辈。”禹秋田用不带感情的嗓音平静地说。

这表示他要抢攻,反客为主。他是晚辈,前辈应该让招,如果是较技印证,前三招是他主攻。不管六合幻剑把这次约会称作什么,他仍然按规矩行事。

“请便。”一指空空沉静地说,剑遥升龙吟隐隐。

指功是一指空空的绝技,食中两指已神凝力聚,在双剑接触的瞬间,突然发指行致命一击,百发百中,功力相当的劲敌,绝难在这位名家的空空指下侥宰免—死。

空空指,是指功中最为霸道的刚劲指功之一,火候到了八成,可在一丈以内的空间,虚空洞穿胸腹,两面开孔中间空空,所以称空空指。

双剑接触时,双方的距离必定已在八尺内了,正是指力最猛烈的距离,发如必中。要抗拒这种劲道聚于小小一点面积,具有凶猛贯穿力的指劲,一般正宗的气功,必须具有十成火候。才能减少伤害至最小限度。

一指空空以为禹秋田必定小心翼翼地探进,以制造进手的空门,一定避免左手方位,以减少空空指攻击的机会,争取攻右侧是最佳的选择。

完全料错了,禹秋田公然放胆从正面进攻。

请便两字余音仍然在耳,迸射的电光陡然迎面压到。

禹秋田出剑的劲道极为猛烈快速,不由一指空空不接招,闪避不当,后续的追袭攻势必定更为猛烈。

一指空空果然来不及闪避,大喝一声全力接招,剑上风雷乍起,迎着射来的剑光吐出、外振,要将射来的电光震出偏门。

左手一伸,传出指劲高速破空的尖锐历啸。

犯了最严重的错误:心无二用。

如想指力奏功,剑上的劲道必定分散,封招的劲道减弱,速度也必定不够。

指力指向禹秋田的右胁,这是正面攻击唯一受攻击面最大的部位。头部固然也是攻击目标,但头部转动灵活不易击中。

禹秋田出剑的速度,半途突然增加了一倍。

他已经存心要地主好看,这一剑志在必得。

出剑速度突然倍增的瞬间,他的身形也神乎其神地,从高速直进改变为向左斜移,间不容发地让指劲擦右背肋而过。

一指空空的剑,封得太慢了。

电光排空而入,封出的剑无法与电光接触,更不可能外振,劲道相差太远了。

“滚!”剑光乍合瞬间,传出禹秋田的冷叱。

剑无情地贯入一指空空的右背肋,几乎贯入右胁窝,锋尖楔入琵琶骨的前缘,猛地一跳。

一指空空嗯了一声,向左飞翻而起,砰一声摔出丈五六,右胁肋鲜血泉涌,爬不起来了。

“在下显然胜了这一场。”禹秋田退回原位,向四周的十名公正男女冷然问:“诸位公证是否有疑问,在下等候宣判。”

四周哗然,人人变色。

有人抢出救助一指空空,看到伤口,一个个心惊胆跳,这一剑伤得好重,如果左偏一寸……

不可能有胜负的争议,堂堂正正一剑将人挑飞,是千真万确的事,没有阴谋,没有诡计,众目睽睽,目击这场按理不可能发生的事故。

任何一个练了两年武的人,也可以抵挡或闪避这种正面的攻击,正面攻击没有技巧,可攻击的部位有限,封架容易,闪避更容易。

“你……胜了这一场。”为首的公证中年人,用并不稳定的嗓音宣布,余悸犹在,脸色泛青,鹰目中惊恐的神情十分明显。

“在下不需歇息,请擎天一剑任前辈下场赐教。”禹秋田以剑支地,站在那儿屹立如山像把关的天神。

他指名单挑,挑剑术最高明的擎天一剑。

擎天一剑出来了,双方按例先客套一番。

仍然是禹秋田站在下首,下首是南,烈日的光芒当顶,不影响双方的视线。武朋友较量分主客,用意就是避免分占东西影响视线,日正当中拼搏,谁也无法利用阳光扰乱对方的视力,机会是均等的。

擎天一剑的信心,因一指空空一剑受创而打了折扣,拉开马步,竟然一反往昔的习惯采取守势。

以往,这位天下七大剑客排名第三的高手名宿,通常用雷霆万钧的声势,抢制机先狂野地主攻,所以绰号极为狂妄:擎天一剑。

禹秋田滑进一步,剑映着烈日光华熠熠。

“我让你尽量发挥。”他沉静地说:“以便今天替你在江湖除名。我姓禹的剑,多年来在江湖默默无闻,因为我不想用鲜血染我的剑在江湖扬名立万,是你们逼我用剑在江湖扬威的。”

四周全是来自天下各地的江湖好汉,正式目击他神乎其神的剑大发神威。

“小辈,你狂妄得离了谱……”

禹秋田不等擎天一剑的话说完,一剑点出。

电光进射,风雷骤发,这一剑引发了擎天一剑的豪情,发起空前猛烈的进攻,一剑连一剑绵绵无尽,快速移位形如疯狂,人与剑已无法分辨,

“铮铮铮铮……”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双剑碰撞声,急剧连绵震耳慾聋,火星与电气火花漫天闪烁,迸爆的剑气激飞起漫天草屑。

禹秋田在三尺方圆的地段内闪动、旋转、移位,来一剑封一剑,来者不拒,而且不乘机回敬,尽量让对方从四面八方疯狂攻击,虽则险象横生,但绝对有惊无险。他像是磨心,擎天一剑成了拉磨的驴,怎么拉怎么转,也接近不了磨心。

这是一场罕见的绝望攻击,枉费精力而已。

狂攻了一两百剑,擎天一剑心慌了。

无法将禹秋田逼离原位,如何能制造发挥神奇技巧剑招的机会?

禹秋田剑上的劲道强劲一倍,甚至两倍,想强将禹秋田逼退。只有一个可能:用身体硬向禹秋田的剑上闯。

四周观战的人都是行家,一个个心惊胆跳手心冒汗,浑身也在冒汗,都知道大事不妙。

一剑愁柳炎阳也是剑术名家,自以为剑术不比天下七大剑客逊色,至少也可以和擎天一剑不相伯仲,武林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永远认为自己比别人强。

就算比擎天一剑强,又能怎样?旁观者清,一看便知自己上去,也攻不破禹秋田的防卫网。

“任老兄的名号,今天真要被这小子勾销了。”一剑愁无限感慨,向一旁的多臂人熊说,知道谦虚了:“他的剑真的神乎其神,人与剑已凝合为一。袁兄,咱们的希望在你身上了。”

“柳老哥,我的暗器,并不比一指空空俞老哥的空空指强。”多臂人熊也不敢吹牛了:“但愿他不会安器,也许还有希望。”

金铁交鸣震耳慾聋,但耳力敏锐的人不受影响。

“这个姓禹的人。”一旁的花甲老人接口说:“曾经用飞钱,击毁了毒龙石承章的龙须针。柳老弟,你知道毒龙的龙须针是何玩意吧?那是天下无双的独门暗器。但愿那姓禹的年轻人,不是这位禹秋田。”

“李老哥,你在打击我们的信心和士气。”一剑愁一脸无奈:“咱们已经信心全无,一蹶不振人人不安,已经够糟了。”

“那就下令一拥而上呀!”花甲老人李老哥指指惶然不安的六合幻剑:“去找唐老兄下令吧!他是这次约会的主事人。”

“那会死多少人?鹰扬会不比咱们强?”一剑愁苦笑:

“糟!任老兄完了!”

情势逆转,主容易势。

擎天一剑浑身大汗,呼吸已呈不稳,仍然不死心,仍然妄动真力挥剑进攻。

一招猛烈的冲刺,传出最惊心的一声暴响,擎天一剑硬被封得斜冲出丈外,脚下一乱。

禹秋田反击了,一声冷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