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36章

作者:云中岳

祝堡主作东,他先来几天该作东道主,邀了八表狂生在酒肆中小饮,也算是江宁镇败没后,双方第一次聚会把酒言欢。

八表狂生将派五毒殃神东行寻访的事说了,对五毒殃神一去不回颇感忧心。

五毒殃神是他的得力臂膀,也是唯一的用毒专家,对付强敌的主将,失踪所造成的损失太大了。

“我在路旁的小村躲了几天,九州神眼是进城打听消息的,你派五毒殃神沿途寻找,肯定是白费劲啦!”祝堡主当然不肯把躲在新安庄的事说出,更不能把唆使贾八爷,骗赶他们离境的事重提,免伤感情:

“五毒殃神并不笨,我想,他乘机自谋生路,另投明主啦!老实说,你不是一个好主人!”

双方表面上暂保和平,内心芥蒂仍存,说不了几句话,讽刺尖酸的话便脱口冒出来了。

“我不像你呀!你是一堡之主。”八表狂生心中有鬼,口气也尖酸:“我只是一个副会主,副会主明的暗的共有六个之多,大权不操在我手上,我想做一个好主人也力不从心。”

“这是事实,我从不苛待出卖我的弟兄。”祝堡主话中带了锐利的刺:“对雇用的人。也情至义尽。所以大洪山三位当家,得了我一万两银子,付出性命也心甘情愿,我对得起他们!”

“你也把破岁星两个人卖给我呀!”八表狂生反chún相讥:“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祝兄,你给了幽冥教主多少银子?”

“珍宝一箱,金锭两箱共六百四十两。你呢?”

“初期款刚付。”八表狂生含糊以对:“等渡过难关,我再设法筹措尾款。”

“渡过难关?”祝堡主苦笑:“你认为幽冥教主,能有效保护我们的安全吗?”

“你怀疑?”

“我当然怀疑。”

“理由何在?”

“你瞧。”祝堡主指指店内店外:“禹小狗如果突然闯进来,有谁能保护你我?”

“你错了,祝兄。”

八表狂生似乎消息比较灵通:“幽冥教主的保护网,以布在外围为主,他的眼线和徒子徒孙,遍布全境每一角落,留意每一个可疑的陌生人。

格杀的主力也布在外围,幽冥八鬼就是格杀执行人。太清官外围廿里方圆内,是前来寻仇的人,处死示众的屠场,仇敌无法渗进来,这里会不安全吗?”

“我总觉得……”祝堡主仍然难以释怀:“幽冥八鬼,能挡得住像禹小狗那种超绝的高手吗?千幻夜叉可千变万化,八鬼那些眼线,能知道她是陌生人吗?江兄,你不要太乐观了!”

八表狂生一怔,感到有点毛骨悚然。

“唔!咱们最好少在外走动为妙!”八表狂生心虚了,而且打一冷战。

“你最好设法迁入宫里去。”祝堡主话中又带刺:“你与幽冥教主关系不寻常,应该办得到的,至于我,只有自求多福了。”

“只要有些风吹草动,我一害怕,幽冥教主又有要我增加捐赠香火钱的藉口了,他会把我榨光的,希望不要有风吹草动,阿弥陀佛!”

同一期间,一匹健马向南飞驰。

这是宋集通向鹿邑的小径,过了松冈店,前面就是鹿邑的横沟村。

两个村妇分别躲在路两侧的大树后,目迎飞驰而来的骑士;

在这条路上,只有回乡的人行走。

偶或有小驴驮着货物经过,乘马的也是慢慢小跑,几乎不可能有村夫快马加鞭在道上飞驰。

健马飞驰而至,骑士哪有余暇察看路旁的景色。

尘埃一动,一名村妇猛地拉紧一条粗绳,贴树勒紧缠得牢牢的。

绊马索,简单实用,而且非常危险的玩意,对付飞驰的健马万试万灵;当然必须计算得十分准确。

一声马嘶,健马砰然倒地!

骑士骤不及防,被抛离马鞍向前飞。

另一面的村妇飞射而出,好高明的轻功提纵术,半空一掌劈在翻腾的骑士背心上,抓住一只手斜飘而降,砰一声将半昏迷的骑士抛入路旁的草丛。

控制绊马索的村妇抢出,先毫不费力地一脚踢中健马的额心,健马双蹄已折,注定了必死,早些杀死也算是慈悲,减少马儿的痛苦。

她一个人,就能轻松地把死马拖入树林藏妥,再重新掩埋绊马索。

擒人的村妇,把人拖入林深处,几耳光把骑士打得神智一清。

“你……你是……”骑士大骇,想要爬起力不从心,身子已被控制,浑身发僵动弹不得了。

“传什么讯?。说!”村妇凶狠地问,嗓音娇嫩悦耳,那像一个穷苦的中年村妇。

“你……你……”

“不许问,说!不说就砍掉你的手脚!”村妇更凶狠了,拔出骑士衣内暗藏的尺长尖刀晃了一晃。

“姓……姓禹的快……快要动身了。”骑士怕死,不敢不招:“好……好像要……要公然硬……硬闯……”

“你的口信传到何处?”

“十……里外的苦井店,那是传……传递站……。……”

“你不要传了!”

“这……”

一耳光再加上一劈掌,骑士立即昏死,村妇解开骑士的腰带,熟练地捆人,撕衣勒嘴,把人塞入草丛中。

“姐,他们动身了。”村妇向奔来的村妇同伴叫道:“我们不要等啦!先走一步好不好?”

“好哇!依你。辛苦些,绕路走!”这位村妇是千幻夜叉:“早一步布置,多一分先机!”

两人撤掉绊马索,从树后取出两个背箩,越野而走,奔向三十里外的鹿邑城。

“仲秋哥真会米硬的?”另一村妇是夏小姑娘,扮村妇极为神似,她也成了千幻夜叉的得意弟子。

“毫无疑问。”千幻夜叉肯定地说:“他是什么都不伯的,要堂堂正正兴师问罪。我们在暗处策应他,可以弥补他的不足,所以我要来。”

“你不怕他生气?”

“你别让他生气的鬼样子唬住了,小妹!”千幻夜叉得意洋洋:“我了解他,死老虎不吃人,样子难看唬人而已,他是真心对我们好。”

“我好靛慕你们。”夏小姑娘由衷地说:“相处愈久,感情愈深,了解也日深,关切更探。不像我,若即若离……”

“他在疼爱你,知道吗?”于幻夜叉说。

“像小秋明?”

“对,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不要……”

“笨!症结是可以解开的,有我帮你,你自己也要努力,不要让他把你当成小秋明。放心,我是站在你一边的!”千幻夜叉恶作剧地拧了夏小姑娘一把:“有时候,有必要用一些手段的。”

信息始终无法传抵太清官。

信使在途中一一失踪了!

当十匹健马,以轻快的小驰经过苦井店时,传递站的人大吃一惊,十个劲装陌生人竟然扬长而过。

事先为何没接到任何的信息呢?

苦井店位于三岔路旁,也是宋店至鹿邑的小径,衔接亳州至鹿邑官道的三岔口,向东至太清宫十五里,至县城二十五里多一点。

这里的传信站,快马传信至太清宫,片刻可到。官道上旅客往来不绝,快马加鞭也不会引人注意。

禹秋田十个人是有备而来的,他对偷偷摸摸的手段毫无兴趣,在归德,他也是堂堂正正进出的。

他的理论是:让对方找他。

当然,他有不怕对方找他的坚强实力。

穷找祝堡主和八表狂生,迄今一无所成。

虽然他有两张网撤出,但天下大得很呢!要网两个怕死鬼谈何容易?

让对方找他也不失为上策。

以雷霆万钧的实力,击溃包庇两个怕死鬼的人,今后,敢收容两个怕死鬼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归德群豪受挫的消息,已经在江湖不胫而走,禹秋田与他那把可怕的剑,成为众所瞩目的中心。

他露面为期甚暂,没有高手名宿赐绰号,他也不自取绰号,其他的人信口胡叫,是不当数的,其他的人不会认同。

众所谈论提及的,通常是“禹秋田和他的剑如何如何”而已!

急讯传出了,强敌压境。

不能让强敌直捣太清宫,兵临城下岂不颜面尽失?

廿余年来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太清官的人急怒交加的情景,是可想而知的。

最先迎出拦截的八人八骑,在一声咆哨下,友右一分,八匹马堵住了三丈宽的官道。

中间两骑士高大狰狞,像森罗殿的鬼王,如果手中有托天叉,那就更像了!

幽冥八鬼中的两鬼:五鬼和六鬼。

八鬼姓甚名谁,恐怕只有幽冥教主知道底细而已,太清宫的道侣,和所有的徒子徒孙,地方上的信徒,都称他们为大爷、二爷……

五鬼和六鬼,就是五爷和六爷。

七鬼和八鬼,当然就是七爷八爷了。

某一鬼出了意外,就会有人补上缺。

所以,幽男八鬼的数量,谁也不清楚,反正公然露面的名额是一定的,到底有多少鬼等候递补,谁也不知道!

“干什么的?”五鬼声如乍雷,据鞍沉喝。

禹秋田十匹坐骑,分两路小驰,不徐不疾,在三丈外缓缓勒缰。

“混蛋!”禹秋田大骂,声如洪钟:“堂堂大道,朗朗乾坤,你们公然拦路,是不是扮强盗劫路?他娘的!鹿邑难道是没有王法的地方?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比看谁的嗓门大,嗓门大无理也有理。

“少给我含糊,狗东西!”五鬼气冲牛斗,伸手拔出沉重的刽刀,一拍刀匣,匣盖一动刀已在手。

“你才少给我含糊,明知我禹秋田为何而来,问什么?好狗不挡路,让开!”

北人屠跳下马,倒垂着沉重的泼风刀。

“找到对手了,泼风刀对刽刀!”北人屠大踏步而上:“我北人屠横刀向天笑,从来没碰上操刀的劲敌,来来来i吃我一刀!”

“你是什么东西!”五鬼跳下马,愤怒地挥刀冲进。

“来得好!”

“铮!”的一声狂震,五鬼斜震出五六步。

“回敬你一刀!”北人屠怒吼。

刀光电闪,刀气袭人,人与刀浑如一体,双手运刀势如天雷下击。

五鬼一刀便吃了亏,他这才知道北人屠名不虚传,不敢硬接,刀随身走一闪一旋,避开正面快速贴上了北人屠的右后侧,蹈隙反击刀发如掣电!

北人屠一声狂笑,半旋身钢刀疾沉,“当!”一声刀背击偏光芒四射的刽刀,立还颜色一旋一跳!

“嗤!”一声轻响,刀尖划破了五鬼的右小腿侧,裤裂血出!

刀贴身相搏极为凶险,一接触便可能刀头舔血。

北人屠技高一着,劲道也足,第三刀便得手,可惜准头偏了些。

五鬼一跳八尺,扭身大喝一声,左手一扬,袖底喷出浓浓的黑雾,迎风一迸而散,向北人屠飞涌。

北人屠已先一步急退,也左手一扬,一团灰光破雾而入,恰在浓雾喷出的后一刹那穿越!

“法宝来也!”北人屠同时狂吼。

“啪!”一声响,灰光飞越浓雾,在毫无戒心的五鬼鼻尖上并爆,白粉洒了五鬼一头一脸。

北人屠从来不使用暗器,第一次使用便得心应手1

“哎哟……我的眼睛……”五鬼掩住双目狂叫,踉跄急退,一脚踏空,摔落路旁的大排水沟挣命!

不是暗器,只是一颗石灰丸,是禹秋田准备的法宝之之一。

石灰入目如不急救,双目算是完了。

禹商东已经下马掠出,剑向六鬼一指。

“你也下来松松筋骨,我送你下地狱!”禹商东指名单挑:“我,禹商东!”

六鬼愤怒地冲出,正是北人屠一刀伤了五鬼的瞬间。

“你死吧!”六鬼厉叫,刀攻出左手同时一扬,喷出满天流星,青绿色的星丛幻织成一具网,迎面向禹商东罩去,刀是骗人的虚招!

禹商东似乎早有准备,向下一仆,剑把着地,左手立即顺势摔出三颗小纸包。

“法宝来也!”禹商东的叫声,紧接着北人屠的叫吼响起。

满天流星网罩到,腥风刺鼻,而禹商东已在摔出小纸包时,急滚出丈外去了。

三个小纸包贯破流星网,传出三声爆炸,三个小纸包同时在六鬼的胸腹开花,火光一闪即没。

是三颗掼炮,小石激飞,劲道伤不了人,火花也伤不了人,但震撼力却可造成心理上的大惊恐,弄不清是何种的爆炸的怪物。

六鬼大骇之下,身不由己疾退,以为这一下必定完了,手脚立即失去灵活的反应。

禹商东贴地射到,一剑贯入六鬼的右大腿,向右翻滚,双手握剑劲贯剑身。

“啊……”六鬼狂嚎,剑贯入腿中横穿在肉上,巨大的扭力和滚转劲道,把六鬼庞大的身躯扭翻、摔倒,创口扩大,肉开骨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