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37章

作者:云中岳

树林、荒地、麦田,在这一带远离尘器的宫南原野中,显得安详静谧,谁也不会想到血腥。

十匹健马吃饱了草料,拴在树林的一根粗绳上。不远处,林缘站着脸上酒意已消的禹秋田。

卅二名道俗,正庄严地踏草而来。

走在前面的,是颇有神仙气概的幽冥教主,但佩了剑,挂着乾坤袋,背领上插了一柄拂尘,一支杏黄三角旗。

八名中年道侣左右相伴,一个个怒形于色杀气腾腾。

第二排,是狰狞高壮的八鬼。

八鬼重伤了两个,但已经补足了。

第三排,是七名美丽的道姑。

最后一排,是八个鬼卒打纷的大汉,画花脸,赤躶上身,腰围虎皮,前后各拴了一只大型虎皮革囊,手中是清一色的托天叉。

“哈哈哈……”相距还在百步外,禹秋田仰天狂笑,声震九霄,远在百步外仍感耳中轰鸣,脑门发炸。他在示威,表示他也善用声音伤人。

所谓法术,基本材料不脱声、光、道具、烟毒、神意控制等等范围,每一种都可惑人、伤人、杀人、愚弄人,看谁神通广大,看谁运用得恰当。

“好壮观的阵容!”来人已接近至五十步内了:“八神仙、八鬼王、七仙姑、八鬼卒,全来了。幽冥教主,难怪你敢在一方称雄,声威却震江湖,有这许多人替你谋财掠美女,委灾令我这个混不出局面的小辈眼红。也不能怪我激起雄心壮志,要取而代之!哈哈哈……”

在廿步左右列阵,无边杀气像浪涛般涌向禹秋田,卅二股神意形成强大的气势,要将他的心神压崩压溃,空间里似乎流动着死亡的气息。

八鬼卒在左右分立在外缘,八支托天叉高举,不住左右晃动,八叉如一,叉柄中逸散出灰雾,愈散愈广,绵绵不绝,似乎阳光正在渐渐失去热力。

“孽障斗胆!”幽冥教主的鹰目中,放射出鬼火似的暗绿光芒,这才像一个神了,人的眼睛只能反光,而不可能发光,更不可能发绿光!

“哈哈哈……不斗胆敢来吗?我敢打赌,这卅年来我是第一个,能将你这妖道逼出来的人!”

“你其他的人呢?”

“到村子里买醉啦!”

“就留你一个?”

“因为我是你唯一的劲敌,我希望你我能像英雄一样公平决斗。当然,能和平解决我也欢迎,只不过损失大些而已!”

他居然说和平解决反而损失大些?

“你已经严重地侮辱了贫道,狂妄地向贫道的权挑战。”

“完全对,所以不可能和平解决,所以我注定了要宰你,所以我注定了要发财!”

“你有意和平解决?”

“当然,杀多了毕竟有伤天和。”

“说说看,你要什么?”

“玄天绝剑祝堡主。八表狂生江人杰,简单明了,要求合理。人交给我,我拍拍腿走路。”

“他们是贫道有效保护下的宾客。”

“那就没有和平。”

“该死的孽障!你狂够了!”

“狂者进取。我年轻,知道是非,明辨善恶,了解当为与不为。所以,我仗剑江湖,为弱小作不平鸣。所以,我千里迫凶,誓诛屠杀卅七名无辜旅客的凶手,不死不休。你,放马过来!”

他字字铿锵,声声敲击对方的脑门,豪情万丈拔剑高举,大踏步而出气吞河岳!

“要活的!”幽冥教主愤怒如狂,挥手怒吼。

一名法师拔剑迈步,第二名接着出列,面目阴沉,毫无神仙气概。

八神仙,是各殿堂的主持法师,法力无边,能呼风唤雨驱神役鬼,不但可以哄骗愚夫愚妇大献香火钱,更可对付武功出类拔萃的武林高手。

“他一定是活的!”最先止步的神仙,用剑向禹秋田一指,语气信心十足。

剑把底部,活盖刚启,致命的葯物还没泄出,第二名神仙仍没稳下马步。

激光排空,人剑一闪即及,剑气似雹冰,大劫临头。

“兵解……”喝声同时到达。

居然没有人看清禹秋田是如何扑上的,但见光动、人到、声到、剑及!

“啊……”惨号声乍起,人体在射到的激光前飞起,抛落。

两支剑把云头有活孔,由剑穗控制开阔的剑,被两位神仙飞掷出三丈外去了,可知人体被剑挑飞的力道骇人听闻,连神仙的手中剑也挑飞了!

一个左肋开大洞,一个右肋裂开了,内脏挤出,血染红了乱草!

一眨眼,禹秋田在原地重现。

“不杀光你们,鹿邑永不会太平!”他高举血迹斑斑的长剑,杀气直透华益,虎目中冷电如镞,一字一吐声如雷震:“禁不起一击的人,不要出来送死!下三滥的葯物不放则已,放则我必定剑裂了你们!”

抢出两位神仙救助同伴,抱起人摇摇头吃力地退回。

又一个神仙出来了,接着第二名。第三名是仙姑,柳腰扭,莲步移,所经处异香四溢。

第四名仍然是仙姑,明显的要四打一。

“只许两个两个上,不许倚多为胜!”禹秋田舌绽春雷沉喝。

“小辈,该怪你自己,不该把人道走,自己落单!”最先立下门户的神仙狞笑着说:“你明知前来鹿邑,不可能获得公平对待,反正你一定要死的,被多少人杀死如何杀死,何必介意?”

“既然如此,我不介意。”

“你认命吧!不介意又如何?”

“可是,我的同伴介意。”

“同伴?”

“对!我们是生死相许的知交。”

“躲在林子里?不是去买醉?””

“不是,你瞧!”

接着是一声长啸,声震四野!

人与剑似乎突然幻合为一,只看到耀目的光,和淡淡如虚似幻的朦胧人影,以惊人的眩目奇速,一闪即逝,无畏地贯入人丛。

妖道们身后,草长及膝,一览无遗,看不到任何异物,更不可能看到人影。

草盖齐掀,九个人从地洞中跃出,洞盖是木板形的盾牌,上面覆的草一掀即落。

九个突然现身的人,以木盾障身,剑也当作刀使用,三人为一组,盾斜举不看人的面孔,从盾下看敌人的下半身,见脚就砍。

从人丛出其不意楔入,像是地底突然冒出来的神兵,交叉砍杀,相互掩护,眼中蒙了薄纱布,口中带了放有辟香解毒葯物的口罩,手臂有护套,背部有夹板,前面有掩心皮革镜。

一冲之下,就砍掉了后排八个男女的脚。

好残忍的大屠杀,比天长堡更惨烈。以有备攻无备,张下网等大鱼,胜负早已决定了。

禹秋田展开了平生所学,每一剑皆有如一记霹雳,首当其冲的两神仙两仙姑,一个个连人带剑被砍裂、挑飞,洒下一天血雨。

人都疯了,兽性发挥无遗。

幽冥教主发狂似的追逐禹秋田,但禹秋围避免与他正面接触,来如风去似电,追逐其他的人,急剧地回旋带起漫天剑气,瞬息间已毙了七个男女。

一声长啸,他大旋身猛扑目毗如裂的幽冥教主!

现场肢体凌落,尸横遍野,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片刻问,就几乎屠光了所有的人!

“铮!”一声大震,火星直冒,幽冥教主硬接了狂野的一击,总算崩开了禹秋田的剑,马步仅稍挫半步,剑上劲道之猛,己可与禹秋田论短长。

禹秋田不再迟疑,展开狂风暴雨似的抢攻,逼妖道无法抽出精力利用左手玩弄玄虚,逼妖道只能用武功运剑决战,压力一剑比一剑重,真力源源不绝。

“铮!铮铮铮……”双方都快逾电闪,绝对无法避免双剑接触,强攻硬抢气势如虹,没有任何游斗的机会,每一剑都是生死间不容发的绝着。

禹秋田第一次碰到如此高明的剑术高手,以神御剑攻势如潮,双方皆以神意相搏,已经没有所谓招式了。

由于速度太快,旁观的人已无法看清形影的变化,目不暇给,连人影也难以分辨。

眩目的激光,进爆的火星,风雷似的剑气啸鸣,依稀难辨的虚幻人影,剧烈的双剑交鸣,如此而已。

搏斗的范围不大,三丈方圆而已,地面的草已全被踩平,已没有飞散的草叶出现。

斗场已经回复平静,只逃走了一个仙姑,一个鬼卒。除了幽冥教主之外,摆平了廿九个人,说惨真惨,这是一场出其不意的,一面倒的大屠杀!

九个人在外围聚集在一起观战,没有人能有勇气加入,根本插不上手!

禹商东右后肋,被一名鬼卒的托天叉,刺裂了一条三寸长的血缝,伤了肌肉,叉外尖从护板的外缘凑巧擦过,所以受了伤。

其他的人毫发无伤,仅被击碎了两张木桌改制的三尺长,两尺宽的木盾。

北人屠的护背木板,被人一刀砍裂了,板虽裂皮肉无损,相当幸运。

九个观战的人,连功臻化境的九州游龙,也看得手心冒汗,心跳加剧,紧张得死抓住剑,猛油凉气。

“这才是真正棋逢敌手,将遇良才的龙争虎斗。”九州游龙自言自语:“叹观止矣!叹观止矣……”

千幻夜叉聪明机警,但有时也因得意忘形而大意。

她与夏小姑娘,一扮顽童,一扮小村姑,在小村出没侦查,各找目标小心翼翼。

但当她弄到八表狂生的一个爪牙之后,得意之余便忘了危险。

菜园中建有堆放农具,也可住宿看守的小茅屋。她将大汉带入,一脚将被制了哑穴和双肩井的大汉踢翻,拍开哑穴,袖中取出一枚五寸长的透风镖。

这是她引诱对手上当的暗器,致命的暗器是无影神针,虚虚实实相辅相成,有不少高手曾经裁在她的暗器下,在江湖声威远播,她成了不好招惹的母夜叉。

“你是鹰扬会的狗腿子,我认识你!”她得意洋洋地说:“我要口供!”

“我不……是……”大汉故作惊惶尖叫。

她可不是善菩萨,而是恶夜叉,手起镖落,在大汉的右上臂连刺三只小血孔。

“哎……哎……”大汉刺一下,叫一声。

“服帖了吧?”她冷笑着问。

“我……”

“不据实招供,我要刺你一身血孔,绝不怜悯,下一次,洞孔加倍,左手!”

“我……我招……”大汉崩溃了,碰上了下手不知轻重的女人用刑,最好不要耍赖,耍赖一定受不了,他碰上了心狠手辣的母夜叉。

“八表狂生躲到何处去了?”

“在……在……”

“你最好替你的皮肉着想。”

“在……在太……太清宫。”

“祝堡主呢?”

“我……我只知……知道藏……藏在村衔上,分……分散躲……躲起来了。”

“躲在村街上?”千幻夜叉一怔。

“是的,但我……我不知道他父子在……在那一家,我只负……负责探听消息……”

“那就怪了?”千幻夜叉追问:“祝堡主的金银比你们多,他为何不被安顿在宫内?而你们一群小人物,却能躲入宫里享福,你要我相信吗?”

“那……副会主另有门路。”大汉本想说谎,发觉千幻夜叉的风目一瞪,吓得赶忙吐实话。

“什么门路?”

“副……副会主把……把他的情……情妇,送……送给幽冥教主做……做鼎……鼎炉!”

“虹剑电梭?”

“是……是的。”

她心潮一阵汹涌,几乎咬碎了银牙。

她恨虹剑电梭,通济桥几乎一梭要了她的命,但八表狂生竟然始乱终弃,居然丧心病狂,把痴爱至深的情妇,拱手送给妖道糟蹋。

一阵心酸,她忘了虹剑电梭的仇恨。

“这畜生!他怎能做出这种天打雷劈的绝事?”她向苍天颤声叫;“苍天!你怎么不睁开眼睛,看看这种人世间的卑污丑恶?你看呀!”

一阵无色无臭的气体,从上风逸入门窗缝。

“你们……”她的镖尖向大汉的鼻尖一指。

“与我无关……”大汉惊怖地狂叫:“副……副会主一……一直对……对她不……不好,偏偏她……她死心塌地……”

“不许说她!”她沉叱。

“不……不关我的事……”

“你们男人都下是好东西……嗯……”

手中镖失手落地,她仆倒在大汉身上,略一挣扎,便失去知觉。

大汉一怔,吓了一跳。

柴门推开,跋入祝堡主父子,另三名大汉与九州神眼色贯而入,屋中一暗。

“堡主,救……我……”大汉狂喜地大叫。

九州神眼抢出,将千幻夜叉拉起扛上肩。

“你怎么出来了?”祝堡主并不派人动手抢救,反而背着手狞笑府视着大汉问。

“我……我奉命出来打听消息的。大法师任何事也不告诉我们,我们成了又聋又瞎,听天由命的人,实在心中难安。”大汉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