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4章

作者:云中岳

“小姐们既然坚持,小的也无可奈何。”胖子店东无可奈何叹口气:“至于什么地方小姐们需要安顿,你们自己选好了。人的食物小店尚可张罗,坐骑的草料只有粗料,这年头人都没有东西吃,哪有上料喂牲口?坐骑拴在外面,得自己留意被偷。外面有失踪旅客留下的八匹坐骑,小店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这不要你管。”女骑士说:“我们听说你这里有旅客失踪,才留下来的。”

所有的店伙,又心中打鼓。先前来了九男女,也是为了卅二位旅客失踪的事留下来的,看来事情闹大了,今后哪有平安日子好过?

“老天爷!我这家店算是完了。”胖子店东叫起苦来:“不关小店的事,你们……”

“少唠叨!滚到一边去。”女骑发威了,扬起马鞭要揍人啦!

胖子店东打一踉跄,变色急退。

“呵呵呵呵!”青衫中年人呵呵大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走起霉运来,喝口水都可能被呛死。大力神,安安份份过日子的滋味如何?”

胖子店东脸色一变,大环眼中精光乍现。

五个女骑土也脸色一变。扬起马鞭的女骑士,马鞭颓然收回了。

江湖道上有几个神力天生的好汉,据说可以单手举起数百斤,甚至千斤大鼎,双手可以生裂虎豹。

大力神殷大力,便是其中之一,在江湖失踪了十年,知道他下落的入少之又少。

胖子店东不是虚胖,而是高大的巨人,虽不说腰大十围,比常人粗壮一倍却是事实。

“大力神,你最好不要生气撒野。”书生进店笑吟吟地说:“在擒龙客黄前辈的手下,有万斤神力也禁不起他一抓。他来找你,是你的光荣,你知道吗?”

一个神力惊人的江湖好汉,壮年急流勇退,在这小小的路旁小店做小食店东主,的确令人觉得不可思议,这种能屈能伸的人,也值得敬佩。

像大力神这种具有真才实学,具有江湖声威的高手,目前天下滔滔,在任何地方都是强权们罗致的对象,各方山头争取的目标。许多许多这种人才,目下都成了有钱有势的人物了。

而一些有骨气的人,以及有家有业的侠义世家子弟,和有声誉的高手名宿,都一一缩手遁世或隐姓埋名,或者躲在家中不再过问外事,以免惹祸招灾。

大力神是否属于有骨气的人,以他能开小食店正正当当赚钱谋生的表现,应该属于有骨气的人,至于是否另有原因,就无法得悉了。

五位女骑士一听大力神三个字,傲慢的神色一扫而空。

擒龙客黄世超的名号,更具有展撼人心的威力,是名头仅次于字内武林十一高手的名家,但真才实学并不差多少。为人阴狠毒辣,所练的擒龙爪,是爪功中最具威力的秘学之一,江湖朋友把他看成蛇蝎。

大力神显然知道擒龙客的来历,脸色一冷。

“你是来找我的?”大力神冷然问。

“是,也不是。”擒龙客淡淡一笑。

“什么意思?”

“顺道拜访呀!”

“顺道?”

“对,顺道,顺便邀你老兄丢掉这里的窝囊活计,出山同享富贵呀!”

“什么富贵?”

“不久便知。你先招呼旅客吧!反正咱们借住你的店,谈的机会多的是。”

“你带她们来的?”大力神指指五女。

“咱们听说过她们,从未谋面,相见也是有缘,不久也许会成为朋友。”

“咱们?这一位?”大力神指向书生。

“不错,我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些人,今晚该在解州歇宿,其中有你老兄的朋友,所以咱们知道你老兄在这里开小食店混口食。”

“不是混口食,府是心安理得过日子。”大力神纠正对方的话:“你这位同伴人才一表人中之龙,在下久别江湖,对当今的江湖才俊陌生得很,贵姓?”

“在下姓江。”书生通姓而不通名号:“在下出道时,殷老兄治好退出江湖。殷老兄在道旁开店,也许曾经听说过不少有关江汹的动静。以后咱们好好亲近,彼此就不会陌生了。两问草房都让给五位小姐们,先替她们安顿再说。”

“好,安顿再说。”大力神一咬牙:“至少已有了心理上的准备。小姐们,请随店伙安顿。”

“谢了。”打交道的女骑土不再摆成风极不情愿地说了一个谢字。

       ※   ※   ※

踏入店前的广场,北人屠的目光,首先使落在自己的坐骑上,不胜雀跃。

“我的坐骑还在,那些混蛋没抢走,妙哉!”北人屠兴奋得大叫欢呼。

“我的也在。”铁门神嗓音嘶哑,脸色泛青:“我两位义弟的坐骑也在,他……他们……”

“节哀吧!老兄。”北人屠也感到一阵惨然:“咱们这种人,都是有今天没有明天,玩命的人早晚会玩掉老命的,走晚走没有什么分别。我帮你去运尸找地方办丧事,好人做到底。”

门口的店伙看清了他俩,面露喜色。

“老天爷保佑”店伙欢呼:“总算有客官活着回来,谢天谢地。”

另一家小店与站房的人,闻声纷纷出外察看。

两人不介意騒动,向店门走。

“两位爷,其他客官呢?”店奴趋前关切地问。

“都被杀死了,横尸在北面十余里的土丘下。”北人屠大声说:“只有三个人逃得性命,另一个相信很快就会回来的,咱们要回坐骑,没问题吧?”

“其他都被杀死了?”店伙大惊失色。

“半点不假;而且是剥光之后杀死的。天长堡的人如此凶残恶毒,天地不容,你们最好报官,而且必须赶快要地方人事前往看守现场,免得被野狗饿狼毁坏尸体。”

“我的两个兄弟死了,我要用他们的坐骑,将尸体驮至村落善后。”铁门神开始解缰绳。

北面十余里,地属安邑县,柏亭阜却属解州,一事涉两地,难怪天长堡的人,将旅客押到十里外处决。

“哦!原来是两位颇有名气的人物。”出现在店门外的书生朗声说:“北人屠,你说天长堡的人,在这里掳走的旅客中,有你们两位?哈哈哈……”

“你笑什么?”北人屠凶睛怒突。

“哈哈!你北人屠的名头声咸,并不比玄天绝剑差多少。店东主大力神的名气,甚至比你们更响亮。今天,居然全栽在天长堡一群小人物手下,认了命都不敢出头,我不该笑?”

“山西是姓祝的地盘,狐群狗党众多,我北人屠认了,我会江湖上等他。”北人屠咬牙说:“除非他今后永远躲在天长堡享福。”

“等他老死在堡中;你就报不了此仇此恨了。”书生的目光,落在邻店门前的几位男女身上:“咱们一起走吧!到天长堡找他,等他老掉牙再去嫌晚了。”

“你……”

“咱们与他有笔帐未了。”

“你是……”

“我姓江。你该知道擒龙客吧?我和他是一起来的。”江书生身后出现的擒龙客,阴阳怪气地举起右掌摆了两摆,表示打招呼。

北人屠升起的愤火,因擒龙客的出现而熄了。擒龙客的名头,比他北人屠只高不低,往昔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总算有那么一点点见面交情。

“凭你们两个?”北人屠冷笑:“玄灭绝剑不合和任何上门讨债的人公平决算。”

“我知道,所以带了不少人来。”江书生笑笑:“我们两个先走几步而已,实力只比天长堡差些少斤两。如果加上两位,再有店主大力神参予,那就有恃无恐啦!希望你们有兴趣。”

“我没兴趣。”铁门神扳鞍上马,牵了另两位坐骑:“就算我害怕吧!收殓两位兄弟尸体是第一优先。”

“你自己去吧!”北人屠向铁门神挥手示别:“我打算和他们走一趟,反正我得往北走大同。”

“也好,谢谢你的帮忙。”铁门神无精打采策马动身,一个人办事并无困难,带两具尸体,用不着劳动北人屠的大驾。

“好走。”北人屠解下马包,往店门走。

“欢迎参加。”擒龙客欣然相迎。

       ※   ※   ※

远出两里地,路旁树林钻出神态悠闲的禹秋田。

“喂!气色很好嘛。”禹秋田笑吟吟一团和气:“取回马匹还顺利吧?”

“还好,相当顺利,天长堡没留下狗腿子监视。”铁门神勒住坐骑:“好像旅客的坐骑都在,你应该早些前往认领。”

“呵呵!我不急。”禹秋田说:“因为我打算在该处住一宿,去早了容易走漏风声。”

“再晚去就无处容身啦!”

“你是说……”

铁门神将经过说了,并将北人屠答应擒龙客,前往天长堡报仇的事说出。

“江湖仙女几个人也在。”铁门神最后说:“老弟,你是不是神秘复仇客?”

“你看我像吗?”禹秋田大笑:“哈哈!你们打交道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认为我使用的天残剑术,请问,你们谁见过天残剑术?”

“传闻……”

“凭传闻认定,未免太荒谬啦!很糟!”

“糟什么?”

“北人屠,他是一条汉子。”

“不错,一条好汉。”

“但他居然取擒龙客走在一起。”

“有什么不对吗?”

“你听说过……你在京都很少出外行走,说出来你也茫然,你走。”禹秋田慾言又止:“看来,我得提早去取坐骑,看看他们搞什么鬼,擒龙客没有去天长堡讨债的理由。”

不等铁门神提出疑问,他撤腿便跑。

已经是晚霞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禹秋田早就来了,他已悄悄地在各处勘查了许久,对附近的情势已有相当了解,确认附近没有天长堡的爪牙潜伏,他有时间从容处理可能发生的问题。

店堂中已点起了灯火,该是晚膳时光了。

他的马鞍、包裹,皆堆放在店堂里,他非与大力神这家店打交道不可。

他有点担心,北人屠是否已经将他与三仙女交手的事,透露给擒龙客了,但愿北人屠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北人屠为人凶残孤僻,应该不会对同为江湖朋友憎恶的擒龙客,推心置腹无话不谈,应该不会把受到迫害羞辱的事和盘托出。

店堂中,江书生、擒龙客、北人屠,在空旷的店堂中进食,显得冷冷清清。

大力神仍在后面的灶间掌锅,显得烦躁不安,把锅子敲得乒乓响。

身份暴露之后,还能继续在这里开店?

禹秋田掀帘而入,两名店伙大感意外。

“咦!”认得他的店伙讶然惊呼:“客官、你也没……没死?”

“呵呵!我像一个死人吗?”他大笑,在邻坐落座:“褚老兄,你没事吧?”

“还好。”北人屠欣然说:“没再发生意外。过来坐,我替你引见两位朋友……”

“算了,我现在心情不好,伯见任何陌生的朋友。”他拒绝:“多一个朋友,天长堡的人就多一根线索,不再涉及我的事,拜托拜托。”

北人屠机警精明,知道他不希望漏露底细。

“你既然伯事,兄弟不勉强。”北人屠会意地说:“我不甘心,要和朋友跑一趟天长堡讨公道。”

“是吗?你以为天长堡像这家小店,随便你来去自如?我承认我胆小伯事,喂!伙计,来些吃的喝的,但愿能吃一顿平安膳。”

“你也是幸逃一死的人?”江书生笑问。

“是呀。”

“一定很了不起。”

“无所谓了不起。天长堡的人急于要追上天涯浪客、玉面狐,走得匆忙,不想浪费时间查验人是否死了,所以我和北人屠三个人才能幸逃一死。”

“你贵姓?”

“姓禹。你老兄是……”

“姓江。”江书生指指擒龙客:“他姓黄。”

“久仰久仰。”

只道姓,如何久仰?

“相见也是有缘,见过面都是朋友,何不过来同桌?兄弟作东。”江书生显然有意交他这位朋友,表现得客气诚恳:“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禹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伯事胆小,决不可能免祸除灾,唯一的保命不二法门,是以牙还牙向仇敌报复……”

“在下不做力所不逮的事。”他抢着说:“你有报复的力量,我没有……”

“那就跟我走。”

“跟你走有何好处?”

“跟我走,我会让你……”

“让我做皇帝。”他自嘲地说:“呵呵!就算你把龙袍加在我身上,我也不像个皇帝。”

右厢人影出现,五位女骑土鱼贯出堂,吸引了所有的目光,江书生更是眼中发亮。

为首的年轻女骑士,换穿了彩花衣裙,经过梳洗之后,更显得明艳照人,高贵的风华令人目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在天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