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在天涯》

第40章

作者:云中岳

虹剑电按依然美丽,身材依然喷火,令男人一看就神魂颠倒,惨痛的打击,无损于她月貌花容,成熟的女人风韵,依然令男人沉醉。

幽冥教主对女人有一套,并非如卫道人土所说的摧残女性恶魔。采补术决不可霸王硬上弓,鸡猫狗叫凄凄惨掺,不但男人补不了,恐怕还得伤神损躯呢!

如果不讲究气氛情调,要建那么奢华的紫微冥官做什么?在草地上干活,省事得多呢!

她不但得到一笔丰盛的嫁妆,穿得一身亮丽,而且妖道把她仅有的王枚电俊也还给她,还送给她一把品质极佳,重量适于女性使用的松纹宅剑。松纹,是青铜剑中的极品。

她一点也不恨幽冥教主,妖道让她体会到人生的痛苦与快乐的另一面。

她在县城的旅店中整理行囊,所穿的月白色衫裙是绸制丝绣精品,穿在她身上十分诱人,走起路来轻裙款摆更为引入统思。

气色不差,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曾经受过摧心打击的人。

笃笃笃三声叩门声传入,她略已沉吟便走近门边。

“谁呀?”她问。

“霍红姑,夏冰。”

她摇摇螓首,拉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一红一绿,清丽脱俗的一双姐妹花。

“请进。”她客气地肃客入室。

本来是生死对头,千幻夜叉恨透了她,通济桥头那几乎致命的一梭,千幻夜叉发誓要还她一枚无影神针,不死不休。

她已从幽冥教主口中,概略知道紫微冥宫拆除的前因后果,也告诉她禹秋田一些人,不再把她当成敌人打打杀杀了。

肃客就床口落坐,她有点坐立不安,羞槐得几乎不敢抬头,不敢与两位姑娘平视。

“霍姐,我……我很抱歉。”她期期艾艾,双手不安地捏弄着衫抉:“我……我是罪有应得。”

“我们不谈这些好吗?”千幻夜叉毫无芥蒂笑意友好:“过去的事,忘了它吧!说真的,我真羡慕那些善忘的人……”

“我不是善忘的人,霍姐。”她冷冷地说:“我不能忘,刻骨铭心。我谢谢你的同情,我不要。请转致禹爷,我谢谢他,我是诚意的。”

“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得体。”

“祝堡主父子怎样了?”她转过话锋。

“幽冥教主替我们善后了,我们没空把他们带到柏亭村。”千幻夜叉宣布了祝堡主父子的死讯:“禹大哥了却一桩心事,但是……”

“霍姐,你要说什么?”

“抱歉,我不得不问你。”

“请问。”

“你对八表狂生……”

“那是我和他的事。”她木无表情抢着回答。

“这……”

“我这位妹妹。”千幻夜叉拍拍夏冰的肩膀:“她一定要八表狂生受报。”

“我不过问。”

“如果樊大姐不介意。”夏冰正色说:“请樊大姐不要接近这个人。”

“我不能对称们有任何承诺。”她出奇地冷静:“总之一句话,我不过问或干预你们的事,也不配过问或干预。人贵自知,撇开你们对我的恩情,咱们彼此武功相差无几,谁也不便勉强谁做不愿做的事,过问干预皆毫无作用。不要管我,好吗?”

“八表狂生……”

“对不起,我不愿谈这个人。”

“好吧!我姐妹也没有什么好说了。”千幻夜叉拉起夏冰:“打搅啦!珍重。”

“两位珍重。”她泰然自若送客。

禹秋田的上房明窗净几,他难得清闲在房中看一本地理天机会元,上册。

门刚响了两声叩击,门开处,飘入一朵绿云,翠绿衣裙绿得生机勃勃,飘入一室少女特有的幽香。

人也生机勃勃,轻笑着亲呢无比,歪身坐在交椅的扶手上,硬把他的手挤开,一手挽住他的肩背,另一只纤纤玉手,已一把抢过他的书,瞄了瞄书目。

“哥,你怎么看这种东西?在哪儿买的?”夏冰小姑娘问起话来,像是联珠炮。

“将来可以做地理师,看风水赚钱呀!”他一把夺回书,顺手亲密地将姑娘坎肩垂及他脸颊,那一串串流苏顺了顺:“今早在书坊买的,这种又玄又虚的说法,怪好玩的。看看别人的说法想法,不算坏呀!修道人也不是有山水钟灵,读书人有人杰地灵的说法吗?小妖怪,红姑呢?她怎么不来,碰了可怜女人的钉子不好意思?”

自从救了千幻夜叉之后,夏冰挨了舅舅九州游龙一顿好埋怨。禹秋田十分疼爱这位小妹妹,少不了替小姑娘缓颊。这一来,小姑娘缠定了他,举动愈来愈亲呢,他终于感觉出不对了。

可能千幻夜叉在养伤期间,曾经向她说了些什么,或暗示了些什么,也许曾经要求了些什么,一经点破,感情突然换了另一种发展途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年头,男人三妻四妾,的确不是什么奇事异闻,女人的心目中,甚至当成不妒的妇德呢!一点也不好笑,那是事实。

他不再用另一种眼光,看小姑娘的生理和心理变化,顺乎自然任由小姑娘发展,不希望打破温馨甜蜜的藩篱,小姑娘爱娇柔顺的好性情,也的确让他不时抨然心动。

“那女人才不可怜呢!”小姑娘将交涉经过说了,最后说:“我看得出,她对出卖她的无情郎,依然不能忘情。我敢打赌,她一定会去找那个人。”

“对,她会。”他点头:“而且,她一定会找得到那个男人。不仅是她有丰富的江湖经验,主要是她曾经和那个男人,并肩携手走过大半壁江山,她知道如何凭本领找得到那个男人。”

“为什么呢?那个男人如此薄情,如此卑贱地对待她,她居然不能忘情……”

“她去找那个男人,决不会是希望那个男人覆水重收。”他打断小姑娘的话:“至于会有什么结局,我就无法知道了,除非我去和她谈谈,我可以察言观色,概略探索出她内心的秘密。”

“算了,哥。她有点愧见我们,何必去增加她的烦恼和不安?我真的可怜她同情她,我觉得一点也不恨她了,虽然她打了你一梭。哥,不怪我吧?”

小姑娘捧着他的大手摩掌,脸上有黯然的神情。

“我喜欢你有淳厚的同情心和宽恕襟怀,小冰。”他拍拍娇嫩的可爱面庞:“不要管八表狂生的事了,我不要你沾那种鲜廉寡耻的人的血。”

“好吧!哥,我们不管了,送我回家,好吗?””

“顺道呀!你说好不好?”

“我好高兴哦!”小姑娘不胜雀跃,羞笑着突然快速地亲吻他的脸颊:“我爷爷奶奶,看了你一定非常高兴,他们一定会称赞我能退上你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大哥哥,那将是我平生最快乐曲事。哦!我忘了红姐!我好喜欢她哦!”

“且慢高兴。”他半真半假:“你爷爷是侠义剑仙,不错吧?”

“是呀!”

“他会不会一剑劈了我这个勒索强盗?”

“鬼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呀?”

“你当然知道禹仲秋啦!还有禹秋田,还有禹春山,还有……”

“鬼,鬼,鬼!”小姑娘娇笑,说一个鬼,纤纤玉指就在他的鼻尖上点一下:“爷爷一高兴,也许是拈起剑,揪住你的耳朵,要你和他到钦差府搬金银呢!”

小姑娘的娇躯,已完全倚在他身上了,另一手捧着他的脸颊。

几乎耳鬓厮磨,小姑娘的笑容又俏得可爱,吐气如兰,爱洁少女身上的阵阵幽香,猛往他心脾里钻,只感到心中一荡,情不自抓住那只小手,在掌上轻咬了一口,忍住笑抬头上望。

小姑娘脸红到脖子上了,明眸中光彩流转,张开了可爱的小嘴,脸上有奇怪的表情,怔怔勉强起手掌,注视那曾经被嘴触过的掌背出神,那上面并没有留下咬的痕迹,眼神却像在寻找某些看不见的东西,呼吸也不正常。

“小冰。”他一楞,柔声轻唤。

小姑娘转头迎接他的目光,突然嗯了一声,抱住他滚倒在他怀中,螓首挤命往他怀里钻藏。

“抱……抱紧我……哥……”小姑娘脸藏在他怀中,含含糊糊低唤,浑身发烫,呈现轻微的颤抖。

他本能地抱紧了小姑娘,温柔地、绵绵地,亲吻三只柔丝似的发髻。

片刻,小始娘突然挣扎着一跳而起,像喝醉了酒,明眸中异彩晶亮,一言不发,裙袂飘飘夺们奔出房外去了。

“你怎么啦?”门外传来千幻夜叉的娇唤声。

“姐,我在做梦,别……别惊醒我……”兴奋而无伦次的娇叫声,倏忽远去。

“这丫头……”千幻夜叉的声音也远了。

怀着一颗滴血的心,虹剑电梭孤零零地单骑西上。

禹秋田估计得十分正确,她知道如何去找八表狂生。

禹秋田也料对了,她去找那个男人,决不会是希望那个男人覆水重收。

至于如何结局,禹秋田不知道,她知道。

禹秋田不曾与女性亲密接触过。说粗鄙些,他还不曾与女人上过床,还不算真正的男人,不知道上过床的女人,心理的变化会有些什么现象。而且,他不是女人。

她并非为了名节而痛不慾生,江湖男女对名节看得比较淡。她如果重视名节,为何何八表狂生上床?男女授受不亲,手被男人碰一下就该去跳河、上吊、服毒,江湖上还会有女人吗?恐怕天下间的女人,要不了几年就死光了。

总之,她有一万个去找那个绝情男人的理由,而其中之一的理由,决不是为名节。

这一天,她到了陈州。

旅客喜欢到北门外住宿,尤其是那些騒人、墨客,趋炎附势的名门士绅,不到陈州则已,到则必定在北门外投宿。

朱洪武在南京登基,御驾巡幸开封,车驾经过这里,就在这里驻跸。后来由地方官建了一座驻跸亭,纪念皇帝曾在这里住宿,因此这一带近城一端成了城外市街,客店特别多。

在这里住宿,除了感谢皇恩拜拜驻跸亭之外,走远些,西北角三里外,可以参观古帝王的古太吴陵和太吴庙,值得一看,那座中国金字塔可不是唬人的。

说巧真巧,她就住进八表狂生曾经住过的那家客店。

将近晚膳时分,她出现在店堂。

店伙计半属江湖行业,眼睛利耳朵长,对那些佩剑闯天下的女强人,多少怀有戒心和恐惧,敬意或卑视,不敢怠慢。

“请问客官。”店伙堆下一脸笑,不敢在客官两字前加一个女字:“请问有何吩咐?”

“我要看看流水簿,这三天的,劳驾。”她和气地说。

“客官要找……”

“我要找一个叫江伟或江人杰的人,他还有几个随从,乘自备坐骑。”

“客官找对了,真巧,就住在小店,八个人,三天前。”店伙记性不差:“听说,他的绰号叫做八表狂生,的确一表人才。只是……”

“只是怎么啦?”

“没什么,客官。”

“听说往何处走的吗?”

陈州是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北走开封,南走湖广。

“许州。没错,许州。”

“谢谢。”

“客官与他是一伙的?”

“不,他欠了我一笔债。”

“哦,客官,算了,他人多,脾气特别坏。”

“你说过他一表人才,只是,只是什么?”

“他是强盗。”

“什么,强盗?”

“是的,强盗。来的第二天一早,就到平安骡车行闹事打架,图谋不轨。今天一早,便从西华县传来消息,他聚众抢劫李家屯,杀了不少人。”

“哦!结果跑掉了?”

“被西华凌云栅的常大爷,带了几个人,追上毙了四个匪徒,另四个逃入县北甘里的思犊冈,躲起来了。没有马,恐怕也没有粮。”店伙计表示自己消息灵通,说得活灵活现:“那么一个出色的年轻人,谁会想到竟会是个强盗匪徒呀!造孽哦!”

“世间外呈忠厚,内藏姦诈,人面兽心的人多得很呢!谢谢你的消息。”

她一点也没感到惊讶,八表狂生本来就阮囊羞涩,在太清宫更被幽冥教主,榨得快要银袋空空。到骡车行打架,显然是打抽丰出了纰漏。

罗掘俱尽,囊空如洗,打抽丰不成,做强盗何足怪哉?

她在八表狂生出卖她之前,便预感到八表狂生要做强盗,或者做贼,不偷即抢,果然预感成真。

第二天一早,她飞骑西行。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像八表狂生这种人,鹰扬会本来就是做不法勾当的组合,穷至打抽丰,已经是名誉降至谷底了。打抽丰落空,惹了一肚子火,最后必然定上非偷则抢的末路。

思都冈,土名讹称为思犊冈,一字之差,典故尽失。这里只是一连串山陵土冈的一部分,占地广袤,林深草茂,据说里面藏隐着一批女娲氏的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