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15章

作者:云中岳

第一剑、第二剑……

“噗!”异响再起。她的剑不受控制。向右上方震起,空门大开,想收招势不可能,她只好警觉地疾退。

来不及了,身形刚动,敞开的中宫已被一只大手探入,一把揪住了她的襟领。

“噗!”她的左手扣住了大手的腕脉,神功骤发,一定可以把脉门扣断。

可是,她感到扣住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条钢棍,坚硬得似乎像是传闻中的万年钢母。

不等她再次发力,突觉天旋地转,砰一声大震,她被摔翻在地,背脊着地手脚朝天,似乎全身骨头皆被摔松了,护体神功抗拒不了沉重的摔劲。反而反震得五腑似要离位,眼前发黑喉间发甜。

她总算没被摔昏,吃力地挺身坐起,感到胸口一凉,原来胸衣已裂,里面的胸围子也断了带,半熟的酥胸暴露在阳光下,十分刺目。

“哎呀……”她吃惊地叫,惶然急急掩襟跳起来。

当她看清眼前的景况时,只感到心向下沉。

二十一个人。包括了侍女小梅在内,由于她的陷入险境而冲出抢救,被晁凌风一根腰带,打得七零八落,一个个鬼叫连天。

腰带已经抖长,成了八尺长的灵蛇,刀剑一触腰带便被震飞脱手,腰带一及人体,便将人打翻或摔飞惯昏,有如风卷残云,片刻间人体撤豆子似的摔了一地,而且倒了就爬不起来。似乎骨散筋松,成了一团烂肉。

最后被卷住拖近的人,正是那位口出不逊的大汉。

“噼啪!”晁凌风先给大汉两耳光,把大汉打得牙松颊肿星斗满天。

“我要好好整治你这杂种。”晁凌风怒声说,抓住大汉的脑袋向下按,抬膝来上一记,噗一声撞在大汉的下颚上,手一掀,大汉狂叫着飞翻而起,仰摔出丈外。

一声厉叫,她强提真力挺剑再冲。

晁凌风似乎身后长了眼,挫步旋身,腰带排空驭电回卷,啪一声缠住了锋利的宝剑,向外一抖。

“不再饶你!”晁凌风怒叫,左手已长驱直入,一把扣住了她的咽喉。

手大指长,象一只大铁钳。她那娇嫩的粉颈哪禁得起一扣?幸好晁凌风手上有分寸,没扣破她的咽喉,像捉鹅似的将她先提离地面,再旋身倒拖而走。

她想叫,叫不出声,剑已被卷飞,一双绝望地拼命抓扳扣在咽喉上的手。想稳住身躯站起又力不从心,被倒拖着走了几步,全身一软.快闭气了。

“砰!”晁凌风把她摔倒在地,被抓破的胸襟再次松散,酥胸再次躶裎。

“我要让你们八辈子都记住今天的报应。”晁凌风凶狠地说:“你们这些结帮组堂的狗东西,倚仗人多任意鱼肉天下弱小,让你们这样横行霸道,日后不知要坑害多少无辜的人。”

堤两端,都有人急奔而来。

晁凌风不加理睬,柬好腰带,快速地将所有的人,拖到冉芳华两侧一一排好。

拖到最后两个人,堤两端的人已经到了。

“怎么一回事?”北面来的人急叫:“凌风,你……你怎么啦?”

是飞燕杨娟,带了四侍女和四名骠悍的中年大汉,看到一地哼哼哈哈痛苦叫号的人,愣住了。

南面来的人也不少,青龙帮帮主龙王的次子白鲤公冶胜宙、女儿公冶纤纤,四珠传旗使者入云龙太虚羽士、武昌分舵主分水犀廖勇……还有十四五名帮众,一大群,实力空前雄厚。

“果然是太极堂的人,在咱们左近设伏。”公冶胜宙大声说:“晁兄,怎么一回事呢?”

“你们。都不要管。”晁凌风虎目含威,语气充满火葯味:“杨姑娘,请带了你的人退,我不希望有人干预,更不希望让人认为我做得太绝。”

飞燕杨娟嫣然一笑,伸手阻止她的人跟进,独自缓步上前。

“唷!凌风,你这人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态度说变就变,连好朋友都不认啦!”飞燕不在意他凶霸霸的神情,俏丽的身形傍在他身旁:“不管你怎么变。我对你的情谊是不会变的。这里怎么啦?”

“这些人在这里设埋伏、要向我兴师问罪。”他真不便赶飞燕走:“倚多为胜,一而再行凶,我把他们都摆平了,正要狠狠地整治他们。”

“哦!这些家伙该死。”飞燕的目光。落在冉芳华躶露的酥胸上:“咦!那不是太极堂堂主的女儿冉芳华吗?她为人并不坏吗!”

“不坏?哼!可恶透顶。”

“怎么可恶?”

“第一次见面。她说我是骗子。第二次见面,她带了一群人,其中有一个什么狗屁镇八方,要强行邀请,也可以说要强行绑架劫持我去见她老爹。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你看,一共是二十二个人,硬指我与青龙帮勾结,指我擒了镇八方送给青龙帮。我让她施展了两次攻击,再三警告她不要放肆。结果,我摆平了他们。”

“原来如此,你打算。”

“这些贱东西太无法无天。结合一大群牛鬼蛇神结堂组帮,倚仗人多势众胡作非为,自以为可以主宰别人的生死。”晁凌风愈说愈火。把青龙帮的人也骂上了:“他们心目中哪有天理国法?只有顺他们的人能活,别人都该死,都该任由他们宰割。如果我没有两手本领自卫,岂不又被弄进死囚牢里上绞架灌辣椒水?我要以牙还牙,弄断他们的手脚,再去找他们那个什么狗屁太极堂。见一个宰一个。宰完了这些杂种,天下虽说并不因此而太平,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

“嘻嘻!你不要说得那么狠。”飞燕盯着他笑。

“我说得狠?”

“是呀!不要弄断他们的手脚。让我用九阴搜脉手法来整治他们,全身经脉萎缩半毁,一辈子躺在床上等死,每天子午两时疼痛入骨。一辈子痛不离体,让他们一辈子后悔,比弄断他们的手脚仁慈些,至少没有碎骨头需要整理。让我来吧:保证不会弄得血淋淋让人看了恐怖。”

“杨姐姐。求求你不要火上添油好不好?”冉芳华绝望地哀叫:“我知道我错了。但我起初并没有得罪他的意思,我……”

“你还敢强辩。”晁凌风跳起来:“上一次你带了人气势汹汹,这一次你带的人更多,你要我相信你无意得罪我?岂有此理!”

“镇八方失踪……”

“天下间的人千千万万,每天都有不少人失踪,与我何干?”

“晁爷……”

“我再也不听你的鬼话。”晁凌风抓起那位大汉,劈劈啪啪先揍四记耳光:“阁下,你奉谁之命在此地拦路劫持的?招!”

“哎……呃……”大汉痛苦地挣扎叫号:“饶……饶命……我……我我……”

“我要一块块碎裂你的骨头。”

克勒两声,大汉的右手肘碎裂了。

“哎……我说,我……招……”

“招!”

“是……是阳……阳坛主……”

“什么阳坛主?”

“智……智坛的坛主,阴……阴阳一……一刀阳……阳一新坛主。”

“他怎么说?”

“他……他命我带……带了内……内堂的人.务……务必唆……唆使小姐把……把你捉……捉来,或……或者……”

“或者杀了?”

“这……”

“说!”

“是……是的……”

“凌风,不要问了。”飞燕明亮的凤目中杀机怒涌:“太极堂的猪狗恩将仇报,见一个杀一个,连根铲掉他们,错不了。”

“我不要你参予这些帮派流血的事。”晁凌风将大汉丢下:“我会好好处治这些人。”

“那你就动手呀!”飞燕杀气腾腾地说:“我一定要管,你不杀我来杀。今后太极堂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决不留情。任何人想要伤害你计算你,我决不放过他,我说话是算数的。”

“你不要管我的事好不好?”晁凌风不悦地说,他想起昨晚宗老逼婚的事,误以为飞燕今天一定是来找他算帐的,要不顾一切管他的事。

“我不会袖手的。”飞燕坚决地说。

“我不要你管。”他也坚决地表示。

“两位请不要伤了和气。”白鲤公冶胜宙在对面高叫:“晁兄把这些人交给兄弟处理,兄弟替你分劳。”

飞燕正感到无趣,不由怒火上冲。

“你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飞燕摆出女英雌的威风:“你青龙帮也不是好东西!这里没有你的事。”

白鲤公冶胜宙吓了一跳,他真不敢招惹这位泼辣的江湖女英雌。

公冶纤纤自从接近斗场之后,一直就目不转瞬,仔细察看晁凌风的一举一动。

当然,她已经认出晁凌风,就是那天在东湖小酒肆的年轻书生。

那天,她赶走了一指高升麻天华。因为一指高升欺负这位年轻书生。

无可否认地,她对那天穿儒衫的晁凌风大有好感,否则何必出面多管闲事?虽则那天一指高升事实上是冲她而藉故摆威风。

同时,她也看出酥胸半露的冉芳华,正是在东湖碰上的小姑娘。那时,她并不知道冉芳华的身份。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

她二哥怕飞燕杨娟,她可不怕。

再就是她是一个小姑娘,在场有一大群大男人,任由冉芳华酥胸半露摆在地上让人观看,她自己也难免有点难为情。这情势必须有所改变。

她举步上前,一双灵秀的,闪着慧露光芒的风目,仍然落在盛怒的晁凌风身上,说话却冲着飞燕杨娟。

“杨大姐,你又何必把嗓门放得那么大?”她笑吟吟地说:“好像这里的事,与你杨大姐并不相关,对不对?而是这位……”

“而是我这位胆小鬼的事。”晁凌风接口。

“晁爷,不知者不罪。”她脸上的笑意可爱极了:“那天是我眼拙,有眼不识泰山,把你这位恩公当作……我向你陪礼,请原谅。”

她真的抱拳行礼,行武朋友的礼,颇有男子气概,笑容更可爱了。

可是,在飞燕的眼中。她这种迷人的笑容,不但一点也不可爱,简直丑死了,恶心死了。可能是同性相斥的本性在作怪,更可能是醋在作怪,大概事先吃了含醋的食物,姑娘们喜欢吃带酸的食物,平常得很。

“你最好滚远些。”飞燕冒火地叫:“是你把他叫成胆小鬼?我要撕了你的嘴!”

“唷!干吗火气那么大?”公冶纤纤俯身替冉芳华拉破襟掩住酥胸:“我可没惹你呀!晁爷,是不是?”

晁凌风感到头大,这位公冶纤纤真会找目标。找上了他。这丫头刁钻得很呢。

“小姑娘,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你。”他强忍住笑。一字一吐:“杨姑娘是我的好朋友.你最好不要招惹她,她的话.你最好是听着。”

“如果我招惹了她……”

“我不会坐视。”

“你的意思是……”

“我会站在她一边.替她挡一切麻烦。”

“哦……这……”

“包括翻天覆地。当然也包括阻止大痴李的门人向她找麻烦。”

他这一番话,几乎令飞燕乐得跳起来.假使附近没有其他的人在,他一定会大感吃不消。

飞燕真乐昏了头,忍不住格格娇笑,用得意的笑声,向公冶纤纤示威,心花怒放的姑娘,笑起来是无所顾忌的。

“晁爷,我不会向她找麻烦。”公冶纤纤乖巧地笑说:“晁爷的朋友。也就是青龙帮的朋友。也就是家父的贵宾,决无虚假。”

“公冶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晁凌风大声说:“现在,我要求双方的人。立即离开百步外。我要处治这些胆敢一而再向我挟持行凶的人。小娟,你走,我是当真的,除非你不把我当朋友。”

“我听你的,凌风。”飞燕媚笑如花,但白了他一眼,悄然后退。

“晁爷,我请求你把这些人交给我们处理。”公冶纤纤不死心:“这些人在我家附近行凶设伏掳劫挟持。这关系列我家的……”

“公冶姑娘,我不过问你们的事,也不希望你们干预我的所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晁爷……”

“你也想倚仗青龙帮人多势众。干预我的事吗?”

“晁爷请勿误会……”

“那么,你怎么还不走?”他毫不留情地说,不在乎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小姑娘是否受得了。

他对公冶纤纤的好感,其实反而没有冉芳华姑娘多。

总之,他对这些年轻貌美,而又雄心勃勃的姑娘们,并没有多少好感,连飞燕杨娟他也不以为然,只是同过患难,情谊上自然而然加深而已。

“你一点也没有儒生的风度。”公冶纤纤果然受不了,脸红红地埋怨。

“本来我想扮儒生,尝试和人讲理,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冷冷地说:“可是,却发现行不通,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讲理,有理说不清.没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