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17章

作者:云中岳

无双秀士不敢大意,手一动剑已出鞘。

他口说不怕是一回事,真要拼命又是另一回事,看神情,便知这位秀士心中不无顾忌,全神贯注功聚剑身,拉开马步全神待敌,脸色冷森神意集中,日不转瞬留意飞来的外门暗器。

暗器速度不快,他沉着地左移一步。

蜈蚣毒镖突发怪响,速度陡然增加了三倍,而且折向电射,快极。

“呔!”无双秀士沉叱,剑闪电似的吐出,身形也向相反的右方急闪。

剑气突然迸发,发出慑人的啸吟。

剑快,蜈蚣毒镖也快,应该无法避免接触。

“啪!”一声怪响,剑尖触及第一双怪爪,爪应剑碎折。

但蜈蚣毒镖却突然改变方向,透过剑气发出刺耳的破气锐鸣,间不容发地掠过无双秀士的右外胯,几乎是贴青衫而过,危极险极。

无双秀士总算非常了不起,右闪时不等身形稳下,重新向左闪,千钧一发中逃过一击,已惊出一身冷汗。

蜈蚣毒镖共变换了三次方向,余劲已尽。

老魔也在这瞬间,到了毒镖的飞行路线上,伸手一抄一吐一吸,毒镖入手。

“好!你总算有两下,或者命大,难怪你吹牛。”飞天蜈蚣怪叫:“现在,你得准备接两枚,而后是三枚。老夫共制了十二枚。整不死你,你就可以安稳地坐上武林一流高手的宝座了。”

“在下等你。”无双秀士色厉内荏:“就凭你几枚并无大用、毫不神奇的暗器,就想吓唬在下吗?少做你的清秋大梦。”

“桀桀桀……”老魔怪笑,徐徐逼进:“老夫从不吓唬人,更没有兴趣吓你这种言过其实的混球。闪快些,但千万别打主意逃走。”

无双秀士不住移位,心中早就打定主意。只要老魔暗器一出,便用最快的速度移位。

暗器失去目标,再霸道也毫无用处,只要不接不挡,问所惧哉?

他以为蜈蚣毒镖发射时速度慢,有充裕的时间摆脱,刚才要不是自己逞能,那枚蜈蚣毒镖根本近不了身。

老魔左手一扬,黑亮的光芒一闪。

他向左急闪,奇快地移位丈余。

可是,没有暗器飞出。

糟了,老魔的右手,就在他的身形慾定未定的刹那间挥出,黑亮的光芒比先前快了十倍,看到黑光,暗器已经近身了。

一声暴吼,他无法闪动,百忙中挤命了,剑吐出千朵白莲,左手以号称武林无双的碎玉掌拍出。

怪响声中,火星飞溅,一枚蜈蚣毒镖崩散而飞,碎屑居然透过剑气掌劲、一爆而散。

是被剑击中的,当然一击而散。

这瞬间,飞燕恰好到达他右侧,及时双掌齐吐,无俦的,可虚空裂石开碑的神奇掌劲,像怒涛般排空汹涌而出,与碎屑接触.发出可怖的刺耳锐啸。

未能完全将碎屑震飞,有两枚铁爪楔入无双秀士的左肩外侧。

无双秀士刚感到气血一涌,便感到身形被人抓住带起飞退,幽香入鼻。

他想动,已感到力不从心。

“小贱妇,轮到你了。”老魔得意地叫:“他这个武林第一流高手,刚向宝座挪动屁股就完了。”

无双秀士感到心中一凉,知道糟了,要不是飞燕及时用掌劲震飞了绝大部份碎毒屑,抓住他飞退,他的前半身恐怕最少也被二十枚碎毒屑入体。

左肩被毒屑击中,他已经知道了,不但脸上无光,而且性命难保。

“请……请替我逼取解……解葯……”他虚脱地叫,双腿一软,向下挫倒。

左肩距心脏很近,奇毒入心甚快。

这片刻,他已经失去活动能力,奇痛击倒了他,冷流起自心底,他开始抓住左肩发抖了。

“不要在一起。”飞燕伸手示意,阻止春兰接近双剑联手:“我对付得了他。”

“很聪明。”老魔逼近至丈五六狞笑:“老夫的暗器,人愈多威力愈大。该死的小贱人,你为何找老夫?先说给老夫听听,老夫看看该怎样处治你。”

“等本姑娘擒住你之后,再告诉你详情。”

“那恐怕太晚了,你最好现在就说,因为你不但擒不住老夫,而且要死得很惨。”

“真的呀?”飞燕阴阴一笑。

“你以为你可以躲得过老夫十二枚……十一枚蜈蚣毒镖的袭击?”

“试试啦!不试怎知?”飞燕拔剑出鞘,神色从容:“本姑娘如果没有把握制你,怎敢向外声称要捉住你问口供?所以

“嘿嘿嘿……”老魔狞笑:“你倒是把老夫的兴趣引起来了,吹牛没有用,你不可能逃过老夫的蜈蚣毒镖攒射,老夫真舍不得一下子就击毙你。你说吧!老夫一定会据实回答你的问题。”

“记得七煞书生吗?”

“哦!那小子不错。”

“他曾经在东湖,亲见你与一个神秘的蒙面人打交道,不错吧?你是那蒙面人的走狗?”

“天杀的!那小子真该把嘴巴缝上,以免祸从口出。他告诉你了?”

“他告诉了北雷,北雷招出来了。”

“混蛋!他两个……”

“你还没回答。”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老夫拒绝回答……”

黑影一闪,便近身了。

蜈蚣毒镖以巧取胜,会折向,会借力回翔,会崩裂伤人,宜远攻而不宜近发,近发便无从发挥长处,而且自己也可能被波及受伤。

老魔只顾神气地斗嘴。忘了飞燕说过有把握制他的话,发觉不对,已来不及退闪了,只好全力双手齐扬,把蜈蚣毒镖当作普通暗器使用,向压来的黑影挥出同时暴退。

飞燕今天穿了黑劲装,燕子是黑色的,外面披了黑绸披风,所以像是黑影迎面冲来。

披风一抖,黑色的人影一闪即没,却从另一例出现。

两枚蜈蚣毒镖斜飞而出,失去折向回翔的功能,直飞出四五丈外去了。

春兰在旁也双手齐扬,两把霸道的绝魂小银梭,闪电似的向老魔飞射。

老魔知道利害,不敢接这种也会爆裂的小银梭,向下一挫,斜向飞掠两丈外。

很不妙,黑影入目,几乎撞上了侧射而至的飞燕。

蜈蚣毒镖由于造型特殊。缺点也多。不易在匆忙间取出立即发射,就是缺点之一。

老魔心存必胜的念头,认为两枚已经足够派用场,所以双手各握一枚。

这时变化太快,飞燕的身法也快得不可思议,想再取镖已经来不及了,接触太意外啦:剑虹已电射而至。

“打!”老魔百忙中怒吼,右掌拍出,无俦的劈空掌力,排山倒海似的向黑影涌去,同时借势挫退,疾窜两丈外,犹感到彻骨的剑气在体。

飞燕的剑势,被雄浑的掌劲阻了一阻.身形一顿,真无法冲破老魔可怕的掌力。

春兰的另两枚绝魂银梭。及时再向老魔飞去。

老魔显得手忙脚乱,再斜跃三丈,几乎被一枚绝魂银梭击中左腰。

“老夫没空,后会有期。”老魔知道讨不了好,碰上了劲敌,对付身法太快的人,蜈蚣毒镖威力有限,再不走可就走不了啦!

余音袅袅中,老魔已钻入竹林逃之天天。

彼此功力相当,暗器都霸道,追一定会吃大亏,所以飞燕不敢追入浓密的竹林。

这种竹林不是楠竹,也不是金竹,所以林下满生蔓草荆棘;楠竹和金竹林,是不会滋生其他草木的。

“糟!”姑娘跌脚叫。

“救……我……”蜷缩着、痛得死去活来的无双秀士在声嘶力竭狂叫。

“我……我没有解葯……”飞燕跃近焦灼地说:“季兄,谁……谁有相近的解葯可……可以救你?”

“我……我不知道……哎唷……”

“我先点你的昏穴……”

“不……不行,那……那点了就完了……”

“可是……”

“小婢背他进城求医。”春兰拾回银梭走近说。

“恐怕来……来不及了。”飞燕心乱如麻。尽管她有点讨厌死缠不休的无双秀士,毕竟对方并非恶意,一片痴心是可以原谅的。

“在这里等也是枉然,小姐。”春兰并不显得焦急,可能对无双秀士没有多少好感:“据小婢所知,好像晁公子有老魔的解葯。就算把这位姓季的救至府城就医,也不可能有高明的郎中能救治他。”

“快去找晁爷。”飞燕心中略宽:“他一定还在这附近,你把季公子背上”

“好的。”春兰顺从地说,背起鬼叫连天,不住嘶叫挣扎的无双秀士,手上用了劲,上制手下控腿,减少无双秀土挣扎的力道。

飞燕动身时,发出一声娇啸,召集走散了的三位侍女,要侍女们有所发现须立即发信号招呼。

     ※    ※    ※    ※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倒起霉来,祸事真会接二连三临头,躲都躲不过。

西雨这次居然时来运转了,被晁凌风捉住,无意中逃过一场大功,逃过冷香仙子与神针玉女灭口的毒手,看来真的霉运快尽,鸿运当头啦!

可是,这一劫还没度过呢!

他是玄门术士,对劫数的事十分迷信,大难当头,假使没碰上贵人救星,很可能过不了这一劫难。

他的内功火候很不错,虽说还没修至炉火纯青境界,但用真气自解穴道谅无困难。

但是这一次,他却解不了晁凌风所制的双期门和七坎穴的禁制,甚至想凝聚真气也力不从心,更不必说以先天真气自解穴道了。

他唯一的希望.是晁凌风被飞天蜈蚣宰了。

当然他心里也明白,这是奢望,奢望是会落空的,飞天蜈蚣根本就怕定了晁凌风,但仍不想放弃这唯一的希望。

飞天蜈蚣假使沉得住气,在屋子里用蜈蚣毒镖偷袭暗算,也可能成功有望呢!

焦灼中,他听到了脚步声,本能地心中狂跳,浑身发冷,勉强转动发僵发麻的颈脖,循声注视。

“谢谢天!不是晁小狗。”他心中狂喜地叫。

是一个英俊神气的年轻人,穿了华丽的蓝缎袍,腰悬长剑,傲世的神情刻划在脸上。

“请救我!”他大叫,大概他这一辈子,是第一次向年轻的小辈求援。

年轻人站在他面前,气傲天苍的气概极为引人反感,但这时的西雨,已经无暇在对方的神色上挑剔什么了,有求于人,哪能再计较这些?

傲然的冷笑出现在年轻人的脸上,俯视着他像一个主宰生死的神。

而凌厉的眼神,却透露出食人魔似的怪光。

不管是神是魔,都令人害怕。

“你怎么在这里?”年轻人阴森的眼神与充满凶兆的语气,的确令人毛骨惊然。

“你……你认识我?”他并不太感到意外,虽则他已经不穿道袍,但相貌末改,对方认出他的身份,该是平常的事。

而认识天下四大魔君的人太多了。

“在下当然认识你行云丹士西雨。”年轻人傲然地说,冷笑更阴森了:“谁把你摆平在这里的?”

“你是……。

“在下姓葛。”

“我看你怪神气的,定然是内外兼修的武林新秀。”

“不错。”年轻人傲然拍拍胸膛。

“内家先天气功到家吗?”

“老魔,你要考验我?”

“对,能解贫道被制的穴道才算数。”

“哦!激将法,你倒是工于心计。”年轻人傲然一笑:“其实,在下倒是有意看看你是被何种手法所制的。你西雨是练气练丹的所谓修仙之士,对制经控脉疏穴学有专精,居然解决不了自己的困难,颇令在下好奇。”

年轻人开始探索西雨的经脉,隔衣探索无效,再伸手入衣内试探,可把西雨探索得更为难受。

“别盲人瞎马在乱搞了!”西雨龇牙咧嘴怪叫:“左右期门,加上七坎,不知被何种手法所制的。”

年轻人一咬牙.在这三处穴道一阵摸索。

“哎……哎唷!不……不要……”西雨痛苦地狂叫:“小辈,你不懂就……就不要充……充内……内行,你……你再这样胡搞……”

“噼啪啪……”年轻人恼羞成怒,给了他四五记清脆的耳光。

“哎……”

“反正你是要死的人。”年轻人放弃探索,语气中充满凶兆:“所以,我要在你身上。试试我的功力与独门手法,能不能解我所不知道的制穴绝技。”

“不要、我……我求你不要试,不……不能试……”西雨惊恐地厉叫;“你既然不……不知道,这一试,我……我就没有命了……”

“反正你要死的。”年轻人狞笑:“就算你是个完好的人,我也会毫不迟疑地杀掉你。”

“慢着!”西雨不再示怯:“你为何要杀我?”

“你是天下四大邪魔之一……”

“这算什么理由?”

“哼!”

“你我有仇怨?有过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