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19章

作者:云中岳

远在八尺外,晁凌风便感觉出绵绵不绝压来的无形掌劲,似有直迫肌骨,令人气逆血滞,身躯无法站牢的威力。

好可怕的可伤人于体外,力可摧估拉朽的神奥掌功,假使全力吐出,很可能在一丈以内震裂对手的内腑,对手即使具有相当火候的体护气功,也会被震飞。

晁凌风背着的手放下来了,所穿的一袭青衫,大袖与衣快开始向后飘动、扬举。

“好精纯的内家至高掌力。”晁凌风脱口喝采:“八尺内断石开碑,虚空摧枯拉朽。你阁下比游僧毫不逊色。想必是名列武林十高手的名豪。”

一声沉叱,四海游龙在旁出声助威。

风雷剑客真听话,应声疾进,左掌吐出。右掌自外侧反兜。

凌厉无匹的掌劲,自中间如浊浪排空向前一涌,右面的奇异怪劲,反而向后抱收,力道相反,气流激旋发出可伯的异鸣。

狂风骤发。劲流激旋。

晁凌风袖快飘飘,双手不住拂动,身形在罡风劲气中闪动挪移,作小幅度的易位,似乎整个人在狂风中旋动,风雷声更为慑人心魄。

如果用剑,风雷声恐怕要强烈十倍。

共发出六掌,无法将晁凌风震飞或吸回。

再一声沉叱,风雷剑客扑上近身了,远攻无效,必须近身发挥威力逼攻。双掌连环劈出,用上了全力,风雷声平空响亮三倍。

晁凌风已试出对方的掌劲不足为害,双掌一变,拂动的空间反而缩小,而及体的掌劲却自行向左右消散。

风雷剑客竟然不曾看出危机,也没看出他的掌势变化,狂野地切入,仓卒间还不曾发现自己的掌劲已经消散了,挥掌向他的小腹丹田要害。如果击实,腹腰很可能成为一堆散肉碎腑。

“噼啪噼啪!”四记耳光声,压下了风雷声。

拍向晁凌风腹部的掌,像是拍在柔软的棉花上,而且向外滑出,小腹丝毫不受力。

“呃……哎……”风雷剑客狂乱地惊叫着后退,狼狈万分,但觉眼前星斗满天,不知人间何世。

退了四步,猛地伸手拔剑。

双肩一震,被一双大钢爪扣住了。

“噗!”被扣住向下按的上身,被晁凌风用右膝狠顶在胸口的敝骨上,同时放手向上掀。

“哎……”风雷剑客会飞,仰面翻飞而起,飞出两长外,砰一声摔了个手脚朝天,挣扎难起,似乎手脚全松了,口角有血沁出。

片刻工夫,就被摆平了。

“公平比挤,在下手下留情。”晁凌风将长衫的下摆在腰带上掖妥:“换一个像样的来。”

黎明前的阵黑已过,东方发白了。

四海游龙哼了一声,迈步上前。

右首的另一位黑袍人伸手虚拦,也哼卞一声。

“董兄。割鸡焉用牛刀,让我擒他。”黑袍人冷冷的阴森语音十分刺耳:“这种为祸天下的小辈,早一天除去便少一分祸害。”

“上官兄小心了。”四海游龙关切地叮吁。

“兄弟理会得。”上官兄的语音更为阴森,阴森森地向晁凌风走去,大袖内的双手十指不住伸屈,脸色逐渐由血红色转变为青灰。

这人由一张血红的面孔,转变成青灰十分吓人。

晁凌风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也变得阴森而冷漠。

“侠义道中,竟然有这种神情狞恶,鬼气冲天没有人味的人,真是异数。”他的声调却不冷森,显示出心情并不波动:“难得的是,今天到场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具有理性,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无理性的事,委实令人怀疑,什么是侠义?诸位珐辱了这两个字。”

上官兄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接近至丈四五,一双大袖缓缓向上抬起,三角眼中,放射出无比冷厉的特殊光芒,像反射着星光的兽类眼睛。

人群逐渐合围,所幸的是还没有一拥而上的行动表现,这些人毕竟要保持身份,不至于像太极堂的人一样倚多为胜。

“五鬼阴风!”晃凌风突然轻呼。

阴风乍起,有如从地狱深处刮起一阵狂风.阴寒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上官兄的一双大袖开始拂挥狂舞,又长又大的袖桩,像两把巨型的风扇,风声犹如阵阵午夜的怒涛,奔腾澎湃一阵紧似一阵。

晁凌风的衣衫在阵阵阴风中飘扬,刺肌砭骨的阴寒劲流。似乎要将他刮上九天,似要真的凌风飞去。

但他双足订牢了地面,落地生根屹立如山。

他的双手,推揉拂拨不慌不忙,涌来的袖风在他的四周形成诡奇的旋转气流,与连续袭来的袖风激荡不已,发出令人心悸的奇异呼啸声浪。

大袖速度倍增,阴风的威力也倍增。

已经进入三丈圆周内的群雄,先后悚然后退,似难禁受外泄的阴风吹撼,纷纷辟易。

片刻间,阴风强劲的力道未减,晁凌风的身形也稳如泰山,阴风是撼动不了山岳的。

一声鬼啸,鹰爪似的青灰色手爪,突然从袖桩内伸出,连续闪电似的向前抓出。

异啸乍起,劲气破空声锐利刺耳。

似乎,十只爪尖前有怪异的青灰色芒影吐出。

一声沉喝,晁凌风反击了,在身前揉拂布下防卫网的双掌,无畏地连续向前拍出。

他的掌势毫无凶猛凌厉的威势,也没有声息发出,但袖风与爪劲所发的气流破空锐啸,突然声势更雄,更震耳,更动魄惊心。

阴风爪劲是折向侧刮的,速度倍增,所以声浪更为骇人,但已不足为害。

相反地,上官兄突然身形连晃。

第三掌拍出,第四掌神奇的劲道疾吐。

上官兄身形突然飞起,上升,衣袍四张,形状可怖,在连声鬼啸中,向晁凌风下扑,半空中连抓九爪之多,身形却无法扑下,势尽翩然向后沉落。

这瞬间,晁凌风感到身后有异物及体,穿透护体神功的异啸锐利刺耳。

有专破内家气功的暗器,乘机向他的背部袭击。

仅有一枚暗器,一枚就够了。

他恰好右掌扭身全力向前拍出,暗器发出可怕的怪响,斜贯入他的右背肋。

一声怒吼,他的左掌一圈一扬。

阴风爪劲突然不再向侧逸散,而是回头反奔。

“哎……”上官兄惊叫一声,刚沾地的身躯,突然向后飞摔而出。

长啸震天,晁凌风的身影突然消失。

长啸声余音袅袅,向东消逝。

晓色朦胧,四周的群雄竟然不知他是如何走的,仅能从啸声消逝的方向,知道他是向东走了。

“快跟去找!”有人怪叫:“他中了百毒无常锥,支持不了百步。一流高手也只能支持十步左右,他死定了,生见人死见尸。”

群雄向东如飞而去,去找尸体。

天亮了,一直不曾再看到这群侠义英雄返回。

     ※    ※    ※    ※

校场东面不远处,是万河北出的水道。

啸声传来的方向没有桥,河宽四五丈势难飞渡。

附近有小巷,早起的市民坚称曾听到震耳的水声,有重物掉落河中。

人多口杂,秘密是守不住的。

第一天,第二天,晁凌风中了剧毒暗器,跌落万河身死的消息便传出了。而这两天,找他的人真不少。

消息一传出,急坏了不少人。最感到悲痛的是飞燕杨娟。

府后街西段的一栋大宅内,天一黑便很少有人走动,表面上看不出异处,进入后便可感觉出危险的气氛。

秘室中灯火通明,飞燕杨娟高坐堂上神色冷森。四侍女左右分立,神色凛然。

两名大汉将一个中年人压跪在堂下。中年人口角溢血气息奄奄。

“左丘明,谁请你赶来武昌聚会的?”飞燕的语气阴冷无比:“在侠义道风云人物中,你满天星左丘明是颇具人望的名人,你应该明白利害,胡乱招供你知道将会有些什么后果?说。”

“在下应……应天地一笔冯……冯堡主之召,赶……赶来武昌会合的。”满天星不敢不招供。

“那就怪了,你为何不与他们那些人住在一起?”

“冯……冯堡主的意思,以……以分散隐……隐起行踪为宜。天绝谷的人已经潜伏在武昌,必定有许多眼线,所以……”

“我不问你们与天绝谷的事。江湖朋友中,盛传晁凌风被一群侠义道高手名宿暗算.被杀弃尸市河,是不是有你一份?”

“天老爷!我根本不……不知道这回事……”

“住口!你否认没有用,你们还有哪些人参与其事的?你最好从实招来,主事的人是谁?”

“我真的不……不知道……”

“用刑!”飞燕厉叱。

两大汉立即拳打脚踢,把满天星打得仆而又起,叫号声,凄厉刺耳,全身都软了。

“招!还有哪些人参加?”

“天哪!打死我也不知道……”

“用刑!”

“哎……哎唷……哎……”又是一阵痛打,满天星的叫号声一点也不像人声。

“冷剑是主事人吗?”

“我……我哎……啃……我真的不……不知道……”

“是天地一笔吗?”’

“决……决不是他……”

“你们侠义道的人,明暗中赶来聚会人数很多,你们这些人中,谁会使用毒葯暗器呢?”

“姑娘,请……请不要逼在……在下胡招。”满天星惨然地叫:“我……我所认识的人中,确有几……几个暗器名……名家,但我……我敢保证、没……没有任……任何一个人使用毒……毒葯暗器……”

“这老狗口风很紧,宁死不招,交给你们。”飞燕知道自己在急怒之下,没有耐心问口供,向两大汉吩咐:“慢慢地整治他,一定可以问出一些线索来,带走。”

“遵命。”两大汉同声答。

“离开囚房远一点。还有,同时向那些死囚套口风。也许有所收获。”

“遵命。”

“不要把人弄死了,这些死囚要留作证人。”

“是的,属下自当小心。”

“带走。”

两名大汉把人拖走了,飞燕显得忧心如焚。

“我们再去捉人来问。”她向侍女们说:“一定要查证这件事的真假。”

“小姐,晁爷自从捉了神针玉女,悄然走掉之后,到现在已经四天三夜,音讯全无。”侍女春兰不安地说:“恐……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是……是真的呢。”

“我不信……”飞燕跳起来烦躁地叫。

“这三天,那些侠义道人士,似乎不约而同都躲起来了,除了冷剑那几个人之外,都躲得稳稳地,此中大有可疑,恐怕……”

“你又是恐怕。”飞燕几乎在大叫了:“你去通知我们的人,今晚一定要捉几个人回来。”

“妙手空空那些人……”

“那些人暂时不要管,时机未到我们走。”

     ※    ※    ※    ※

万河流出武胜门,自水门流入城河,城河的北岸散居着一些贫户,三五间简陋的房屋聚在一起,从不引人注意。

套用现代的术语,聊可称为违章建筑,有随时皆可能被强制拆除的命运。

不同的是,这些房屋在太平时期反而安全,动乱期间才会被拆除。

其中一家破落户后面的小柴房内,住着养伤的晁凌风。肩背的创口已经愈合,体内的剧毒正缓慢地排出体外。

他对毒性有相当的了解,玄门弟子对这种玩意多少有些修养,涉猎也相当广泛。虽则他并不完全了解那枚百毒无常锥的毒性。但万变不离宗。

所谓百毒,是骗外行的话,真要把多种毒物混在一起。那将连自己部无法了解毒性,不知会变成什么玩意,也可能毒性中和成了无毒的废物。

因此。最多只能用几种性质相同,或小有差异的毒物混合使用,才能配出独门解葯,使自己不至于受害。

他知道毒性。自己也有解毒的葯物,所以一发现中毒,便自闭经脉并吞服了辟毒丹,倾全力脱身跳河求生。

一流高手支持不了十步,他却远出百步外,还能跳水逃生,顺水顺流逃出城脱离险境了。

由于并不完全了解所中的毒物毒性,因此复元得相当慢,躲了三天,总算慢慢地将毒物排出体外。

宅主人是一个单身汉,平时在江边做挑夫。这几天,这位挑夫不再到码头干活,替晁凌风跑腿,到城里各客栈,打听落店的武林朋友动静。

走多了夜路会碰上鬼,这位挑夫虽然在码头见过不少世面,毕竟经验不够,这天午后跑了几家客栈,便被人发现可疑。他一出城,便被两个人在后面盯牢了。

推开门踏入门限,用手反掩的门被抵住了,扭头一看,门外站着两名大汉,其中之一的脚踏在门限上,自然而然地抵住了门。

“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