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02章

作者:云中岳

小径折入一处小河湾,湾尾有两座小农舍。除了本乡本土的近邻,谁也不知道这里住了些什么人,也不可能有人走到此地来。

这里,距谭家桥镇已在七八里外,连镇上的人,也不知道这两家农舍的底细,绝大多数的人甚至不知道农舍的存在。

追魂夺命刀逃得很快,快得打破他以往的最高记录,虽则迄今仍然感到右腿不太利落,被晁凌风踢中的地方仍然隐隐作痛。

远距农舍三里外,他已发现晁凌风不曾跟来,显然已经被他扔脱了。但他不敢慢下来喘息,必须尽快地逃,尽快地到达安全庇护所。

这一生中,他第一次感到害怕和恐惧。在江湖横行了二十余年,追魂夺命刀的绰号声威远播,名列武林十大暗器高手名家。

出道迄今,威望如日中天,从来没有人能避开他明里发射的致命飞刀,更没有人能从暗中发射的飞刀下留得命在。

而今天。明六暗六,十二把飞刀全部落空。

拼武功,也落了个灰头土脸。

对手太强,太可怕,假使逃的轻功也不如人,岂不完了?

天老爷保佑!他扔脱了晁凌风,得救了,真得庆幸自己在轻功上,下了超人的苦功,肯下苦功的人有福了。

他不敢慢下来,全力飞逃,全身大汗如雨,呼吸已出现重浊现象,但速度仍然能保持。当然,比开始逃命的时候慢了很多,人毕竟不是铁打的,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支持一些时候,会崩溃的。

再次谢谢天老爷,终于安全到达庇护所啦:后面没有人追来,他已获得双倍的安全。

农舍旁的竹丛内,闪出一名青衣大汉。

“楼炉主,怎么啦?”青衣大汉拦住讶然急问:“你的人呢?”

“可……可能完了。”迫魂夺命刀脚下一慢,踉跄接近:“于……于坛主在……在不在?”

“坛主正在问口供。”大汉显得吃惊:“楼炉主,你说可能完了,是什么意思?”

“碰上了可怕的扎手人物。”追魂夺命刀越过大汉向紧闭着大门的农舍走:“就是这意思。”

“咦!那你……”

“你没看到我落荒而逃?小心警戒,那家伙可能跟来了,留些神。”

大汉惶然隐入竹丛,小心地用目光搜寻小径尽头的可疑处所,希望能尽早发现警兆。

视野可及两里外,一无所见。

但身后,却有可疑声息。

农舍的堂屋里,六名大汉与四名刚健的女郎左右分立,监视着神色委顿的三个人,其中之一就是那位白衣青年,气色甚差,显然吃过苦头,盘坐在堂下怒目而视。

堂上高坐着一位黑衣裙,美丽而冷艳的年轻女郎,所佩的剑也是黑鞘、黑穗、黑佩带、黑包头,全身黑,只有脸是白的,chún是红的。

“二少帮主,本坛主再说一遍。”黑衣女郎语气冷森森,颇有令人寒栗的威力:“我一定要知道年初贵帮九江的主舵人是谁,是谁掳走了本堂大副堂主的魏家表亲一门老少四个人。你如果依然顽强拒绝合作……”

“于天香,你不要在我公冶胜宙面前摆威风。”白衣少年人沉声说:“你们太极堂大副堂主的魏家表亲,在九江无故失踪的事,贵堂主旱天雷冉大刚,曾经派人向本帮下书要求调查。家父已经出动九江分舵全舵弟兄,甚至派了传旗使者二珠使者生死判骆一中,亲往九江坐镇指挥。本帮对贵堂一向相当敬重,彼此相处井水不犯河水。贵堂经营陆上的行业,本帮作水上的买卖,各安生理,彼此没有成见。宋大堂主的表亲失踪,本帮可说已经尽了全力追查,贵堂也有人参与协调,查不出线索并不是本帮的错。这件事早经双方认定是外人所为,目下仍由双方明暗之间寻找蛛丝马迹。于坛主今天竟然安排陷阱将在下掳来,一口咬定这件事是本帮所为,未免欺人太甚。在下既然被你们毫无理性地掳来,该怎么办,你瞧着办好了。于坛主,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本帮会向贵堂讨公道,要杀要剐,悉从尊便。”

“你不要称好汉,那对你毫无好处。”黑衣女郎于坛主阴阴一笑:“本姑娘已经从贵帮的弟兄口中,查出许多不利于贵帮的线索,在在皆指向贵帮的有地位人物,涉嫌劫持魏家一门老少,以作为日后向本堂胁迫的人质,所以才设下埋伏将你弄到手,必须从你的口中,找出……”

“于坛主,我不知道你这些话,说出来有何根据。”公冶胜宙忍不住打断对方的话;“但在下认为,你的话十分可笑而令人愤慨。在下不明白,太极堂与敝帮一陆已水,没有利害冲突,敝帮没有任何理由向贵堂胁迫。退已万步来说,魏家一门四老小、只是贵堂大副堂主金狮宋斌的远表亲,本帮居然将他们掳劫作为日后胁迫贵堂的人质,任何一位小有知识的江湖朋方.也会嗤之以鼻,荒唐得离了谱。请问,本帮究竟要向贵堂胁迫什么?”

“胁迫本堂退出沿江各埠呀!这件事,早些年不是曾经由贵帮的人提出过吗?”于坛主冷笑:“好像是由贵帮武昌分舵舵主分水犀廖勇提出的,是不是?”

“那是你们的说法。廖分舵主为人四海,豪迈慷慨深明大义,你们栽诬他,是不会成功的。”

“不久,就知道是否成功了。”

“你是说……”

“本姑娘已布置停当,不久之后,他就会和你一样,成为阶下囚,哪怕他不承认?哼!”

“看来,于坛主,是你在处心积虑,向本帮大动干戈了。你不会获得好处的,你知道在做些什么愚蠢的事吗?”公冶胜宙凛然问:“一帮一会之间火并,不知会掀起多大的江湖风暴,你从其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公道不伸,事情不能解决;本姑娘认为,一帮一会之间,早晚会大规模结算的,能早日解决,纠纷便不至于扩大。这不是个人恩怨与谁能获利的问题,而是令尊公冶帮主有意并吞本会的基业,贵帮应该负责,他必须还本会的公道。假使真发生火并。令尊该是罪魁祸首。”

“于坛主……你……”

“住口!现在,你打算合作吗?”

“在下无所谓合作,因为在下根本不知道你在玩弄什么阴谋诡计。”

“好,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见了棺材,我公冶胜宙也不会掉泪。江湖人生死等闲,你吓不倒我的。于姑娘,在下要见贵堂主。”

“你还不配。来人哪!把他架起来。”于坛主怒不可遏下令。

两名大汉大踏步上前,一左一右扭臂挟住了公冶胜宙,将他拖近墙壁。

“先给他一点教训。”于坛主冷笑:“不要弄断他的肋骨,傻傻来。”

跟来已名大汉,狞笑着伸出大拳头,放在嘴前吹口气,猛地一拳捣向他的小腹。

公冶胜宙穴道已经被制,被擒时也吃了不少苦头,想运气抗拒也力不从心,这一拳似乎打得他的胃部要往外翻,五脏六腑痛得陡然收缩,痛得眼冒金星。

“于天……香……”他咬牙切齿叫:“我公冶胜宙记……记住你今……今天的嘴脸……呃……”

一连又是两记重拳,打得他浑身一软。

“你招不招?”于坛主沉声问。

“你这恶毒的贱……贱母……呃……呃……”

又是两拳,他口中血出,几乎闭气。

门外脚步声急促,追魂夺命刀急奔而入,恰好看到大汉痛打公冶胜宙的情景,大吃一惊。

“于……于坛主。”追魂夺命刀忘了自己的疲劳,大声向堂上叫:“二少帮主是青龙帮,有身份地位的人,坛主应该将他押回总坛。交由大副堂主处理,怎可现在就用刑逼取口供?坛主这样做……”

“楼炉主,你说什么?”于坛主厉声喝问:“这里的事,是你作主呢,抑或是我?”

“不是属下强出头干涉坛主……”

“那你就给我闭嘴。”

“属下……遵命。”追魂夺命刀只好行礼应诺。

“这里的事,既然由本坛主作主,本坛主必须尽早找出线索来,一切责任,本坛主一力承当。本堂与青龙帮之间,早晚会因利害冲突而了断,这时正是发动的大好时机,这位二少帮主,正是本堂所掌握的最佳人证。所以……这些事,你们不必多问.你们只需听命行事,一切有上面的人担当。楼炉主.你不是负责擒捉相关的可疑保镖吗?”

“是的,属下……”

“人呢?”

“属下无……无能。”追魂夺命刀余悸犹在:“那人的武功惊世骇俗.咱们留在谭家桥镇的人,没有人能禁得起那位叫晁凌风的人一击……”

“什么?楼炉主,你名列天下十大暗器高手之一,也无法将人擒住?你的飞刀呢?”

“属下共发了十二把飞刀,六明六暗。”

“结果……”

堂口突然出现晁凌风修长英俊的身影。

“结果,在下跟来了。”晁凌风将包裹往门角下一丢,举步入厅:“你们这些什么堂的狗东西,对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劫持还不算,还要用刑煎逼,最后下毒手要杀在下灭口。该死的东西!在下今天要把你们一个个弄个半死,再来看看你们这些什么堂的混蛋,到底是些什么为非作歹,随意杀人的狗屁神圣。我要把你们的根刨出来,以牙还牙。你们这些人如果死光了,江湖道上也许不会从此太平,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

两名女郎站的位置接近堂口,暗中默运真力戒备,并不上前阻拦。

晁凌风向前走,从两女之间一面说话一面通过,对两女毫不介意,视若未见。

他刚通过两女所立处,蓦地身后沉重的粉拳及体,一掌击中他的后脑,一中脊心,力道足以震腐他的脑髓,震碎他的内腑。

“你们好狠。”他转身向两女说,将竹钩杖插在腰带上,虎目中冷电倏现。

两女不知厉害,同声娇叱,上攻五官,下攻腹肋.凶猛地近身抢攻。

堂上,于坛主已离座而起。

谁也没看清交手的经过,更不知是如何结束的,反正眼见三人一合,两女便翻倒在晃凌风的脚下,如此而已。

“我会慢慢整治你们,现在并不急。”晁凌风眼中的杀气消失了,将人向两侧的壁根下一丢。

“哎唷……”两女躺在壁根下尖叫,但动弹不得。墙整治公冶胜宙的三名大汉,猛地将公冶胜宙抵在上。

“阁下,不打算救你们的二少帮主吗?”于坛主在堂上阴森森地叫:“你再撒野,本坛主就下令毁你们的二少帮主。”

先前负责上刑的大汉,拔出单刀抵在公冶胜宙的胸口上,不住狞笑。

“你们?你们指谁呀?”晁凌风问:“哈哈哈哈……在下只有一个人,谁又是什么二少帮主呀?”

“少给我装蒜!”

“哈哈!你这个女人非常奇怪,我给你装什么蒜?你是什么东西?休以为你是老几?玉皇大帝的女儿吗?你少臭美。你哪像个女人?你过来,在下要教教你做一个女人的规矩,女人不做女红下厨房,而拿刀仗剑杀人,该道天罚的,夫不罚你,我罚,你给我滚过来。”他点手叫:“我已经来了好片刻,亲眼看到你高高在上发施号令装人样,你已经摆足了威风。够了吧?”

于坛主被骂得粉脸泛青,气得快要昏倒啦:发出一声不属于女性的兽性尖叫,猛地掠近飞脚便踢。

靴尖是裹铁的所谓铁尖鞋,踢在人体上比刀斧所造成的伤害不相上下,挨一下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晁凌风本来已是满腹怒火,再一看这鬼女人下毒脚,更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年轻人修养有限,报复的本能尤其不易控制。

一声怒吼,他向侧一闪,手伸如惊电,一把扣住了于坛主的膝盖,左手也奇准地扣住了右肩尖,向下一摔。

“砰”一声将人摔落,立即一脚踏住了小腹。

“哎……”于坛主狂叫,想挺身力不从心,想滚转也无能为力。

“你也未免太毒太大胆了。”他拔出竹钩杖:“我以为你是什么诸天神佛母夜叉,其实只是一个内功小有成就,拳脚勉可派用场,只不过傲慢自负,自以为了不起的泼妇而已。”

他的竹钩杖向前一伸,指向作势扑上抢救的三男两女,虎目中杀气再现。

三男两女的刀剑,已随时可以攻出。

“你们可以冲上来。”他沉声说:“废不了你们这些混蛋,算我晃凌风栽了。”

“放了咱们的坛主,在下与你生死一搏。”一名大汉咬牙说。

他的竹钩杖向下点了三记,封住了于坛主的双肩井与七坎大穴,一脚将于坛主踢得滚至一旁,毫无怜香惜玉的风度。

“阁下,你上。”他向大汉伸一指轻蔑地一勾:“我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