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21章

作者:云中岳

姜是老的辣,年轻气盛的人就怕来软的。

他的气消了,扭头便走。

“晁小友,你不把那七位仁兄带走吗?”冷剑在他后面叫道:“葛天龙把这烂摊子丢下来,老朽实在收拾不了,你就饶了他们吧!”

“不能饶。”他转身说道:“他们死不了,痛苦九日之后,经脉自会复原,但气机变异,内功的根基毁定了。”

“这……”

“叫他们去找葛天龙父子,前辈根本不需要铁肩担这份道义,除非北校场袭击是前辈所授意的。”

“可是……”

“有件事请教,请前辈据实相告。”

“老朽知无不言。”

“前辈与妙手空空交情如何?”

“同道而已。同仇敌忾,奔走的事由他负责。”

“前辈抵达武昌,可曾与妙手空空见过面吗?在下是指尊夫人咸宁道发生事故之前。”

“愚夫妇到达的当天,还是他至码头接船的,订下的宾阳客店,也是他经手。之后他的事忙……”

“该死的!”晃凌风突然咒骂。

“老弟怎么啦?”冷剑一怔。

“哼!尊夫人遇险,假使妙手空空恰在一旁,他会坐视吗?”

“当然不会。”

“那就怪了。”

“有何可怪?”

晁凌风哼了一声,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故一一说了,直说到干预九天玄女掳劫白鲤公冶胜宇一段经过。

“西雨获得尊夫人南行的消息,据说是从一个自称马斌的人获得的。”晁凌风最后说道:“妙手空空知道是我戏弄飞天蜈蚣,可知他早已潜伏在凉亭附近了,而他自始至终,不现身与尊夫人相见,未免太违常情。前辈,在下知道在下屡遇风险的原因了,以为内情复杂,原来如此简单。诸位的处境相当险恶,得好好打算了。在下不想与你们这些人勾心斗角,你们好自为之。”

声落人动。三两闪便消失在屋顶。

“老弟请留步……”冷剑急叫。

夜空寂寂。晁凌风早已去远。

     ※    ※    ※    ※

厅中气氛沉重,十二个人你看我我看着你,惊怒的表情,挂在每个人的脸上

“我十分相信晁小哥的话。”冷剑的妻子女飞卫咬着银牙说:“飞天蜈蚣在要发射蜈蚣毒镖的刹那间,突然摔倒跌了个手脚朝天是事实。当时我只感到奇怪而没留意是何缘故,现在想起来的确不合情理。柏大空躲在亭后,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还有,我们在街上碰上刺客的事,也是在见过柏大空之后才发生的。当时葛天龙在场,他说他老爹没来,现在却来了。”夜游神眼中有了杀气,说道:“景老哥,我们真的要小心了。”

“咱们被人摆了一道。”定一刀徐二庄主气得拍桌子跳起来道:“这口蜜腹剑的混帐东西!”

“咱们离开吧!恐怕真的要被人埋葬在此地呢!”紫霄散仙苦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有勇气面对最凶残的敌人,可不愿被朋友在背后捅一刀。”

“咱们这时如果走了,何以向同道交代?”冷剑冷冷一笑道:“有人就希望咱们悄悄溜之大吉。”

“景施主的意思……”

“等待。”冷剑斩钉截铁地说。

“等死?”紫霄散仙说话毫无忌讳。

“不见得。”

“哪……”

“咱们不走,希望咱们走的人是不会甘心的。”

“不错。”

“就会有人不择手段,用尽干方百计送咱们上西天。以便任所慾为。”

“那是一定的。”

“咱们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就让他们来吧!对付这些玩弄阴谋诡计的无耻之徒,咱们实在没有和他们堂堂正正周旋的必要。”

“哦!贫道明白了。”

“明白就好,咱们已经知道他们的阴谋,凶险便已减掉三成。我担心的是,郝谷主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风声,或许会趁火打劫,咱们内外交煎,情势殆危。”

“我愿意冒这趟风险,与景老哥共进退。”夜游神坚决地表明态度道:“除死无大难,没有什么好怕的。”

“谋而后动,咱们先冷静下来,明日再好好商量。”冷剑毫不激动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想不到敌人会帮助我们揭发姦谋,而图谋的人却是最好的朋友,真是令人寒心!”

次日,店伙们发觉这几位武林领袖人物,神情似乎比往昔轻松得多,紧张的气氛似已一扫而空。

     ※    ※    ※    ※

晁凌风确是厌倦于和这些风云人物勾心斗角,决定不再理会这些无谓的仇怨。

他发觉自己无端地卷入这场纠纷,成了那些人利用的对象,简直是岂有此理,再不及早抽身,后患无穷。

报复的念头,一念之间,他便不放在心上了。

一早,他出现在文昌门码头,手中提着行囊包裹,剑他已经丢掉了。

他自己知道,像他这种人,手中有没有刀剑都是一样,带了刀剑反而是累赞。

文昌门码头,可以雇得到上行的小型长程船只,栗大船必须到平湖门设法找船行。

两个码头中人领着他,登上一只小客船。

“这位是罗船主,船籍在岳州府。”一位中人替他引见道:“昨天刚将旅客送抵府城,正好赚几文外快。罗船主,这位晁公于要雇船上航。”

“请诸位进舱里奉茶。”罗船主布满风霜的补实面孔堆满笑意,肃客入舱。

“你们谈。”中人含笑拒绝说道:“我和李兄弟要到郑三爷处听候差遣,听说事情相当急迫。”

两个中人已匆匆走了,晁凌风上了舱面。

“郑三爷,是不是这段码头的管事?”他信口问。

“是的,晁爷。”罗船主信口答道:“不怕官,只伯管;吃这门饭,就得听这些人管。晁爷要到岳州?多少人?何时……”

晁凌风有点后悔,他不该向那两个中人通了姓。

所谓管事,正是青龙帮在码头的混混,只要两个中人与郑三爷一照面,他的行踪就会暴露了。

“我一个人,马上走。”他说:“船资多少?”

“哎呀!晁爷,可不能说走就走呢!得到市泊司去办手续,得缴纳规费……”

“我要马上走,给你一百两银子……”

“老天爷!你给我一千两银子我也不敢,被衙门查出来,不但要吊销船籍,还得罚款打屁股。”罗船主叫起苦道:“我尽量赶办手续,约摸午后就可启碇。急不得的,晁爷。船资嘛!我也不敢多要,四十两银子就够了,六天才到岳州。”

“哼!正正当当的走,十两银子就够了。”他的心中焦躁,显然走不了啦!他怎能逼这些奉公守法的人犯法?

“晁爷,不瞒你说……”

“你到底接不接受?”

“抱歉,小的有家有小……”

他将一两碎银放在舱板上,向跳板走。

“打扰了,我另外找敢接受的船。”他一面说,一面登上码头。

每个人生活的圈子,有一定的范围和规律、门槛,进了这圈子,你就得遵守这些规律和范围的约束。

如果不懂门槛,很可能处处碰钉子,寸步难行。

晁凌风不懂门槛,没摸到门路,又硬不起心肠冒充江湖好汉,门都没有。

一咬牙,他舍舟就陆,乖乖走咸宁道,从何处来,仍向何处去。

他却不知,有不少船只,正沿江上航,搜寻上航的小型孤舟,查询他的下落。

青龙帮的人以为他另雇船只走了,所以随后追寻。

     ※    ※    ※    ※

乘船到岳州是上航,脚程快的人其实走陆路要快些,晁凌风真不该去找船打草惊蛇。

青龙帮已经受到妙手空空那些人控制了,白道黑道相结合,他们的力量也因此增强了三倍。

结合江湖所有力量而成为一,这是古往今来所有野心家追求的目标。

冷剑不想与黑道人士走得太近,可知他是个胸无大志的,自以为超然的武林侠义人士,这是他的致命伤。

妙手空空走的是相反路线,广结天下朋友,黑、白、侠义、邪魔、甚至绿林,都是他的朋友。

青龙帮和太极堂都是黑道,在大江南北颇有实力,能控制一帮一堂,等于是掌握了精华地区的活动势力范围。

妙手空空花了三年时间在这里准备,冷剑这个一板一眼的人怎知其中秘辛?

假使不是夜游神陆光消息灵通,这位只知在荆门山庄安居纳福的宇内五大高手第一人,还不知道天绝谷的人在武昌秘密活动呢!

晁凌风的消息更不灵通,有飞燕杨姑娘在身边时,随时可以供给他最新的消息,目下杨姑娘不在,他只找些自己所需要的消息,不及其他。

因此,他对青龙帮为何突然成了妙手空空的人,大惑不解。

太极堂为何突然销声匿迹,他也是毫无所悉,也懒得打听,这又不关显凌风的事。

事不关已不劳心,他毕竟经验还不够,缺乏江湖人的机警与才干,做什么事只以牵涉到与自己有关的事才着手.不知道多方探索求证。

巳牌末,他已经远离府城二十里以上。这里是江夏地境,上次他护送白鲤公冶胜宇返城,走的就是这条路。

远出二十余里,目光无意中落在路右的一座小树林,远在三里外,他看到刀剑的闪光,心中一动,闪入路旁的桑园。

他藏妥了包裹,悄然急走。

远远地,便听到几声叱喝,以及清越的金铁震鸣。

但等他进入树林,便知道来晚了些,打打杀杀的事已经结束了,附近看不见人,仅留下打斗的遗痕,草木摧折的情景一目了然。

没什么好看的了,但晁凌风却心中怀疑,背着双手,信步往里走,沿途察看地面的足迹。

前面出现一座位于林空的茅屋,四周沉寂鬼影俱无,茅屋柴门紧闭,大白天怎么门关得紧紧地。

好静,他突然感到体内升起一股凉气。

茅屋本身似乎有一股阴森的气氛流露,附近的树木也同样阴森。

他感觉出看不见的凶险,凶险就潜隐在四周。

身形一晃,他前掠三丈,好快,有如鬼魅幻形。

“且慢……”娇喝声同时到达。

飒飒剑气徐消,四周阴森寂静的气氛陡然消失。

他已转身回望,身形乍现便已转过身来了。

一个面貌威猛的中年人,站在他先前所站的地方,收回的剑仍发出隐隐的震吟。

显然,这位仁兄悄悄地向他的背部,以奇快的身法扑上,出剑攻击他的背部,一剑落空。

看光景,这一剑偷袭,决不可能因那一声娇喝而收招,招落空之时,娇喝才传到了而已!

假使他慢了一刹那,保证这一剑贯体透胸。

“咦!”

惊讶的叫声乍起,是两个人的惊叫声。

电射而来的人,是穿劲装的公冶纤纤。

那一声且慢的娇喝,毫无疑问是出于这位骄傲的姑娘口中。

他身形转过,中年人与公冶纤纤当然是已看清了他的面貌,所以他们同时发出了惊呼声。

“好霸道的一招穿针引线。”他极感不悦,刚才的一剑确是太阴毒了:“你老爹教你的偷袭手段十分到家。”

中年人怪眼一翻,剑重新举起了。

公冶纤纤身形塾止,伸手阻止中年人欺进。

“怎么你也在这里?”公冶纤纤讶然问道:“晁爷,难道说,你是真的在帮助太极堂吗?”

左面不远处两株大树后,出现了姑娘的奶母孙大娘,剑随肘后徐徐接近,眼神极不友善。

“据在下所知,太极堂有不少人归顺了贵帮。”晁凌风冷冷地说:“太极堂已经名存实亡,就算在下想帮助他们,也找不到人拉线了。”

“这里就是太极堂的秘站,阁下,你不要假撇清了。”中年人沉声说道:“阁下不像个有担当的人,事实俱在,能掩饰得了吗?”

他哼了一声,扭头瞥了寂静的茅屋一眼。

“晃爷。”公冶纤纤不安的神情中,夹杂着不满的神色:“是真的吗?”

“我说不是真的,你相信吗?”他不想多加解释。

“这……”

“你当然不会相信,你们三个人的神色已经够明显了,贵帮吞并了太极堂……”

“敝帮并没有吞并太极堂,而是柏大侠的人,查出三江船行下毒杀人案,确是太极堂的人所为,是副堂主金狮的一位手下所做的好事。真相大白之后,太极堂的一些人,不齿该堂的所为,为表白自己不曾参与这天人共愤的阴谋,所以转投敝帮以明清白。”

“哦!真的?”他颇感意外说道:“凶手呢?”

“叫黑煞星金坤,已被擒获交由柏大侠囚禁,招出冉堂主的儿子冉世纶是主谋。上次九天玄女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