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蒙面人哼了一声,一不作势二不运劲,突然闪电似的身剑合一攻到,一眨眼就锋尖破空近身。

速度骇人听闻,猝然抢攻气势如迅雷疾风!

如果换了旁人,必定手忙脚乱心惊胆跳。姑娘家学渊源,而且出身归州白衣庵三圣尼门下。

家学以冷静享誉武林,师门以定静傲世,任何狂急的声势,也撼动不了她。

她掏出了所学的精髓,面对狂猛袭来的可怕剑涛,身形略闪,飘逸地信手挥剑,神乎其神地锲入对方袭来的剑涛空隙中。

恍若电光一闪,随即连人带剑斜逸出八尺之外,俏巧的身影乍隐乍现,身形倏现时,剑向上植立,神定气闲点尘不惊。

“呃……”传出半窒息的叫声。

狂猛的剑涛骤然消失,剑吟也碎然消散。

人影重现,蒙面人急冲的身影一顿,然后重新向前冲出三四步,想稳下马步,却力不从心,晃了两晃向前仆倒。

咽喉中剑,锋尖贯入颈右,食道与喉管开了孔,鲜血像喷泉般喷出,难怪只传出半窒息的叫声。

一招送命,姑娘仅反击了一剑。

这一剑真冷酷无情,一击便中要害。

“这人真可怜!”夜游神感慨地大声说:“竟然狂妄得离谱,要向天下第一剑挑战,要取代天下第一剑的地位,却是连景姑娘轻描谈写的一剑也没接下,枉送了性命,哀哉!”

另三个蒙面人似乎惊呆了,这怎么可能?身剑合一雷霆万钧的狂攻,对方除了闪躲以避锋锐之外,别无他途。决不敢冒险封架,更不敢反击,怎么同伴竞然死了?

黑夜中虽有星光,但双方出招太快,旁观的人决难看出剑势,所以当然不可能知道死因。

“大哥……”

终于,另一位黑衫蒙面人发出了可怕的凄厉呼叫声,向躺在地上血泊中抽搐的蒙面人冲去。

在经过景姑娘立身处的刹那间,左手无声无息地发出一枚暗器。

相距仅一丈左右,根本不可能看得见暗器的形影。

姑娘命不该绝,恰在这刹那间迈步向乃父所立处靠,迈出半步,暗器到了,她感到右胁有物以高速擦过去。

暗器从右臂与胁的空隙中飞列她的身后去了。

“鼠辈该死!”她怒叱,向那位蒙面人冲去。

蒙面人抖手又发射了一枚三棱透风镖,扭身拔剑、出剑,飞星逐月攻向姑娘的上盘。

姑娘不再上当,这次她看到暗器了,扭纤腰让镖贴右肋飞过。

剑也在身形扭动的瞬间,改接招为反击,不封对方的飞星逐月,剑光疾沉、斜掠,似电火,似流光,斜逸出丈外。

“哎……”

她惊叫了一声,立脚不牢,感到一阵头昏目眩,气血一窒,双脚突然一软,向前面一栽。

蒙面人也狂叫一声,向前冲,左臂齐肘而断,左肋也开了缝,内脏外流,重重地冲倒在两丈外。

两败俱伤,都倒了。

“哎呀……”

暗影中抢出女飞卫,尖叫着向倒地的爱女奔去。

“我中了毒……毒镖……”姑娘全力大叫。

叫声惊动了躲在馆角下的人,人影飘降。

两个蒙面人,发出震耳的怪啸。

四面八方人影纷现,屋顶、外院墙、院角……足有二三十个蒙面人,疯狂似的向院子集中涌来。

厅内和屋角,冷剑的四位朋友也奋勇冲出支援。

蒙面人多了三倍以上,广阔的院子正好施展。

此时,一场可怕的混战疯狂地展开!

女飞卫刚到达爱女身侧,一刀一剑已经夹攻而至,两个蒙面人的刀剑极见功力,立即缠住了她。

她心急如焚,展开所学拼命,一连七八剑,把两个蒙面人逼得连连后退,但她想将人摆平也力不从心。

很不妙,两个蒙面人奔向她的爱女。

不,有三个,另一个不是蒙面人。

女飞卫想抽身向爱女的那一面退.但已抽不开身了,只感到心中一凉,急得她要吐血。

两个蒙面人似乎早就注意景春莺,所以丝毫不爽地冲向倒地的姑娘,不撤兵刃,显然意在生擒活捉。

对面从檐下飘落的人,没戴蒙面巾。

两个蒙面人似在争功,四只手不约而同向下伸,都想先一刹那将人抓起。

“去你娘的!”

没蒙面人破口大骂,双脚疾飞,这一记蝴蝶双飞真够狠,双足先后刹那之差,分别踢中两个蒙面人的下颚。

“砰嘭……”两个蒙面人飞翻、摔落。

“何处中毒镖?”那人一把扶起景结娘的上身急问。

“右……肋……”姑娘虚脱地叫,声音微弱,眼前朦朦胧胧,已逐渐陷入昏沉的境界。

如果是见血封喉的毒镖,这时她早就死了。

“身全放松……”那人叫,运指如飞,将她的空太阴、少阴、劂阴;足太阴、少阴、劂阴、阳明、少阳;心包、络经的两穴,迅速制止血液加速的流势。

口中塞入一颗护心的丹九,她总算还能吞咽。

“你把人杀死了,但愿我能替你搜出解葯。”那人一面说。一面将她抱起往墙根走去。

一名蒙面人侧冲而至,接近便分清敌我,一声怪叫,刀光猝下。

抱着她的人身影疾转,一闪便反而到了蒙面人的身左,闪势末止,腿已扫中了蒙面人的背腰。

传来了脊背的折断声,清晰入耳。

她知觉仍在,知道那人将她塞在院墙下的黑暗角落,拍了她两下表示要她不可妄动,便转身走了。

院子里剑气飞腾,刀光旋舞。

冷剑夫妇的一双剑有如电掣雷轰,配合着夜游神几位同伴交叉搏击,所经处波开浪裂。

这位宇内五大高手的第一人,不再逞英雄与对方公平拼博,旋走如飞,避实击虚,威力似乎平空增加三倍。

不攻则已,剑一出必定有人非死即伤。

看了看院中的情势,三十余名蒙面人已经死掉一半了,人多的优势正迅速地消失。

一名蒙面人接了游僧一记横扫千军.手中剑被方便铲震得向外荡,连人带剑斜震出了丈外。

那蒙面人凶猛地向救了景姑娘的人冲了过来,不假思索地挥剑便拂。

剑过人影无踪,一无阻滞,惊骇中收剑已来不及了,身形也一冲而过。背心,却被一只大手贴上了。

“去你的!”

喝声入耳,背部如受雷殛,直挺挺加快前冲,冲过女飞卫的身侧。

女飞卫反手就是一剑,贯人蒙面人的右肋,这才发现自己所刺的人,完全没有闪避的能力。

她已听出了喝声熟悉而又陌生,也发现发出喝声的人赤手空拳,身影也有点熟悉。

她拔剑退走,退至乃夫冷剑身侧,出其不意剑奔刚闪避

冷剑一剑急袭的蒙面人,一击便中。

她便把先前所发生的事忘了,又重新投入血醒刺鼻的斗场。

二十余名蒙面人.都是内外兼修武功十分高明,而且狂野骠捍的脚色,其中又有暗器霸道的高手。

本来抱有必胜之念而来,料定这些侠义道拔尖的名宿,必定泥古不化堂堂正正拼搏,岂知料错了,一步错全盘皆输。

十二位顶尖名宿舍弃了堂堂正正的拼搏方法,采用了联手合击,正反交叉的诡奇搏斗术。

几乎一个人发挥了三个人的力量,而且出手凶狠辛辣,混战中威力发挥至极致.把这群蜂拥而来的蒙面杀手,杀得七军八落。

而且,有一个更可怕的人恰好加入。

杀人一万,自损三干,这十二位拔尖的高手名宿,也损失不轻。

当死得剩下了三个蒙面人见机逃掉之后,冷剑几个人站在尸堆中,他们全都有力尽的感觉。

二十九具尸体,有三分之一仍在血泊中作垂死的挣扎。

站立的只有七个人,其中游僧和电剑受伤不轻,但总算还能支撑。

紫霄散仙和一位朋友,重伤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另外两位朋友,再也起不来了,背部被暗器击中要害,死了。

所有的人皆浑身浴血,快到了油尽灯枯境地。

两名侍女奔出,掌起灯协助众人救死扶伤。

“女儿……”女飞卫这才发觉女儿不在场。

“夫人,小姐在……在这里……”在墙脚找到景春莺的侍女兴奋地叫道:“小姐受了伤……”

女飞卫惊喜万分奔到,心中赂宽。

景春莺的疲倦双目,似乎被灯光所吸引,不住眨动,神智逐渐恢复。

“女儿,怎样了?”女飞卫扶起女儿的上身,同时检查女儿的伤势。

“毒镖……”景春莺吃力地说:“擦……擦伤……”

“我曾经听到你的叫声,随即失去你的形影……”

“女儿被人所救……”

“谁?”

“晁凌风。”

“什么?晁凌风?那人是晁凌风?哦!是他!”女飞卫恍然道:“难怪口音厮熟,他……”

“他拿来解葯,女儿是……是再世为人……”

“咦!他呢?”

晃凌风躲在对面的屋顶上,正悄悄退走。

     ※    ※    ※    ※

五个人在小洪山镇东面的山脚,仔细搜查一栋农舍。

三进大农舍空闻无人,附近鬼影俱无。

五个人,代表了四种身份。

葛天龙,侠义道英雄西极神熊的儿子。

分水犀廖勇,青龙帮武昌分舵大爷,黑道的好汉。

九天玄女于天香,太极堂义坛的坛主,但因绑架白鲤公冶胜宙事件失败,被黜另调总坛赋闲。

现在,她又成了风云人物,成了妙手空空的得力臂膀,算是黑道的女英雌,仍然代表着太极堂的人,虽则太极堂已经瓦解了。

一指高升麻天华,邪道的高手,目下投效妙手空空。代表了邪道人物与白道人士携手合作。

九幽吊客洪旭,无所不为的江湖浪人。

“这里真是贵堂的秘密连络秘坛的。”葛天龙向九天玄女问道:“你是不是弄错了?似乎,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了呢?”

“我是从金狮宋斌宋副堂主,无意中透露的口风知道这处秘坛的。”九天玄女肯定地说:“平时本来就很少有人走动,连五坛的人都不知道这里是秘坛,只有总坛的主要执事人员,才了解秘坛的情形。”

“人撤走了,错不了。”一指高升向厅外走:“看来,旱天雷已经真的吓破了胆,连秘坛都放弃啦!于姑娘,你大可放心重建太极堂香坛,只要你登高一呼,星散了的弟子都会回来支持你的,犯不着花工夫去找他们。”

“查不出旱天雷的下落,我总有点不放心。”九天玄女有些不安说道:“他如果站出来,我的处境危如垒卵,怎能奢言重建太极堂?”

“你放心,于姑娘。”葛天龙傲然地说:“有柏大侠支持,旱天雷敢站出来找死?旱天雷躲不了多久的!咱们将出动所有的人手搜出旱天雷的下落来。走吧!我们到别一处的秘坛去找找看吧!”

五个人出厅,踏入前院的晒谷场。

前面的院门本来是虚掩着的,突然被人推开了。

首先进来的是两位侍女,接着出现穿一身黛绿劲装的景春莺姑娘。

“咦!”

为首的葛天龙吃了一惊说:“景姑娘,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来找一些人。”景春莺明艳的面庞隐现杀气说道:“前天晚上,夜袭宾阳客店的一群蒙面人,有三个受伤的人被救活了,招出主使人的底细,所以我要找这些人!”

“可能吗?”葛天龙笑笑说道:“那些人既然蒙面掩去本来的面目,不会招供的,招也是假供,姑娘能信?”

“我信。”

“这……谁?”

“一个叫马斌的人。”

“马斌?是何来路?”

“要问他才知道。”景春莺向一指高升一指说:“这个老邪居然和你们侠义道的人走在一起……”

“景姑娘,人是会有所改变的。”葛天龙抢着说:“麻前辈已经改邪归正,你应该欢迎才对。呵呵!别忘了你也是侠义门人……”

“你说得不错,人是会有改变的。”景春莺也抢着发话:“我对做侠义门人烦透了,所以也有所改变,前晚挨了一记毒镖幸而不死,所以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

“改变什么?”

“改变为邪魔外道,这样就不会活得那么辛苦。飞燕杨娟是江湖女英雄,非常了不起、我要学她。今后,江湖道上将出现一个魔莺景春莺。我正在设法找杨大姐,飞燕魔莺连袂飞翔,把江湖搞个天翻地覆。”

“你……”

“葛天龙,你最好离开我远一点。”景春莺风目中杀气怒涌说;“麻老邪,我要擒你问口供。”

“混蛋!小女人,你是什么东西?”一指高升凶性大发,跳起来咒骂道:“不要认为你是冷剑的女儿,就敢狂妄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