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来的八个人,都是身份声誉高人一等的武林名人,却是在两个小姑娘的面前一而再的失手了。

两女笑谈伤人的神情,也实在令人受不了。

天地一笔更是受不了,因为景春莺是他的晚辈,居然没把他放在眼下,难怪他怒火焚心。

哼了一声,天地一笔拦住愤怒抢出的两位同伴,独自上前向尚未退出的飞燕杨娟逐渐的接近。

“你走开,我要问问她姓景的小泼妇。”他阴森冷做地向挡路的飞燕挥手赶人:“真是年头大变……”

“连你这种自命不凡的所谓名宿高人也在变,年头大变又何怪哉?”飞燕不让开,出言讽刺:“你与景姑娘的老爹颇有交情,你背叛了她老爹。再用小泼妇三个字来咒骂她,是你变呢?抑或是她……”

“没你的事!滚开!”天地一笔暴怒地叱喝,右手大袖一抖,是风乍起,像狂飚般的向飞燕涌去。

飞燕粉脸一沉,动人的笑容消失了,双手一拂一抖,身形突然急进,袖风刮得她裙袂飘举。

她凌风上扑,纤掌闪电似的光临天地一笔的面门,食指与无名指微屈,目标是他的双目。

奇异的劲气及体,天地一笔吃了一惊,强劲的袖风无功,他已经感到惊讶,幸而早怀戒心。不然飞燕这一手很可能得手。

一声沉喝,他挫身双手上绞,金绞剪要硬接到了眼前的纤手,双手成了坚如金铁铸造的铁手。

可是,飞燕攻出的右掌突然停顿,左掌已趁隙从下方吐出。

神奇的掌力骤然像山洪般暴发,好快好猛烈,掌劲及体方发出令人心惊的怪响,令人防不胜防。

砰一声怪响,天地一笔腰腹挨了沉重一击,马步一乱,倒退八尺几乎摔倒,脸色突然变苍白泛青。

“凭你这点点修为,居然排名武林十大高手第六。”飞燕冷冷地说:“果真是浪得虚名可耻可悲。”

天地一笔大吃一惊,这一掌挨得真冤枉,料错了对方的主攻方向,真不该用双手接对方的一手的。

“杨姐,你怎么抢我的生意呀!”景春莺走近提出了抗议:“这一场应该是让我来吧!”

“小妹妹,他是冲我而来的。”飞燕提出反驳说:“我就是看他这张嘴脸不顺眼,不要和我争,瞧!他威震武林的天地一笔掏出来了。”

天地一笔果然羞怒难当,拔出了锋尖光芒耀目的判官笔,鹰目中杀气怒涌。

一直就走在最后的一位灰袍中年人,怪眼中涌现奇异的光芒,突然举步上前,拉住了天地一笔的手臂,顿首示意不可冲动,然后向飞燕接近。

“你就是飞燕杨姑娘?名不虚传。”灰袍人微笑,伸手撩起袍袂,慢慢掖在腰带上说:“姑娘刚才那一掌,已到了阳极阴生的化境,掌上的红光已隐,修为已经突破不可能境界,可喜可贺。”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飞燕眼神一动:“是不是认识我的碎玉掌?”

“哈哈!老夫说过碎玉掌吗?那是……”

“那是无双秀士的绝学,本姑娘在他那儿学过……”

“哈哈!姑娘是慾盖弥彰,碎玉掌即使火候已修至十成,也不可能在冯堡主已功行全身时,把他一掌震退八尺外。姑娘,你不姓杨……”

一旁的景春莺,突然身形一晃,向下一栽,倒下便寂然不动,像是死了。

飞燕大吃一惊,突然感到眼前发黑,头重脚轻,摇摇慾倒。

“搜魂天君……”她全力惊呼,向下一仆。

一名青衫人,身形急闪,到了景春莺倒下处,毫无戒心地伸手要将人抓起。

“钓到了大鱼……”这人兴奋地大叫,俯身便抓。

昏迷不醒的景春莺星目乍睁,左手疾抬,半分不差地扣住了青衫人的右肘,右掌连连挥出。

“噼啪噼啪!”四记正反阴阳耳光暴响。

变化太快太突然,连一旁的搜魂天君也没看清变化,更无法抢救。

“砰!”青衫人飞抛出丈外,滚了两滚鬼叫连天。

景春莺已不知何时,出现在搜魂天君身左,剑已在手,锋尖抵在对方的左胁上。

“你……”搜魂天君骇然变色,僵住了。

天地一笔几个人,目定口呆心惊胆跳。

“你栽在你自己手上的。”景春莺风目中涌起浓浓的杀机:“当你抄起袍袂时,我便发现你藏在袂缝中的搜魂喷毒管了。妖道,你该知道所喷出的毒粉功效如何,本姑娘倒下的时间,是不是快了些?你这搜魂奇毒并不可能入鼻即昏,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贫……贫道的身……身份?”

“因为家父已经问出口供,知道柏大空身边,隐伏着一群可怕的魔枭。你虽然化装易容,但搜魂喷管暴露了你的身份。柏大空自以为聪明,却勿略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明训。他是一个侠义道风云人物,暗中结合了一大群为世人所不齿的凶枭。阴谋是—瞒不了人的,所以本姑娘有最堂皇的藉口,来诛戮你们这些魔枭与狼狈为姦的假侠义高手名宿。”

“你……贫道要求公平一决……”

“你已经不配要求了。”景春莺语音冷酷无比:“你已经无耻地用搜魂毒粉来暗算人。”

“贫道……呃……”

剑无情地从肋骨缝中贯入,入体四寸以上。剑一拂,按魂天君狂叫一声,摔跌出丈外,挣扎难起。

“这是冷血的谋杀!”天地一笔厉叫:“景姑娘,你是侠义道……”

“闭上你的狗嘴!”景春莺口不择言暴叱;“你呢?你这无耻的老狗,居然与搜魂天君这种宇内人神共弃的恶魔走在一起,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地一笔愤怒如狂,挺笔恶狠狠地向前逼进。

“我一定截断你一手一脚,再拷问口供。”景春莺声色俱厉,剑起处龙吟隐隐:“你是柏大空的心腹,所知道的秘密一定比别人多。冲上来,老狗!”

“救……救……”挺起上半身的搜魂天君狂叫。

一名青衣人飞跃而至,伸手相扶。

“把飞……燕带……走……”搜魂天君吃力地叫:“十分重……重要,她……她是……”

昏倒在地的飞燕,突然贴地飞射而至,有如电光一闪,双手齐出,打击似雷霆,手下绝情。

“喂……”青衣人骤不防地,天灵盖挨了致命一掌,向下仆倒。

飞燕的右手,劈在搜魂天君的耳门上,一击即昏倒在地上,夹领拖着人向后急退出三丈外。

本来想扑上攻击的天地一笔大惊,糟了,八个人来,已经有一半人死伤,再拖下去,不全军覆没才怪。

同时,他发觉自己的心虚极为不利,已经没有信心,景春莺剑上的气势已经压倒了自己。

“我会去找令尊理论。”他打退堂鼓,心虚地后退:“要令尊还找公道。哼!我要把受伤的人带走。”

“家父会用剑还你公道。”景春莺停止不进:“对付你们这种无义无耻的贱狗,家父决不手下留情,你去吧!这次饶你。”

“谁也休想活着离开。”一脚踏住按魂天君的飞燕厉声说:“景小妹,你可不要送人情。对付这种贱狗,唯一的办法是杀光他们,永绝后患。”

不远处的院门口,四侍女正飞奔而出。

后面,跟出四名骠捍的大汉。

天地一笔大骇,举手一挥,转身飞掠而走,不再理会同伴的死活了。

还算不错,两个受伤的同伴跟来了。

景春莺瞥了院门一眼,发觉四名大汉中没有晁凌风,叹了口气,收剑就走了。

飞燕拖了搜魂天君便走,凤目中冷电四射。

“可弄到一个重要活口了。”她喃喃地说:“这恶道鬼迷心窍,居然在我面前玩起毒来了。一次上当一次乖,我再也不会上当了。”

     ※    ※    ※    ※

晁凌风坐在长堤的大柳树下,眺望江上往来的船只,神情显得特别悠闲。

一旁出现公冶纤纤明艳照人的倩影,小蛮腰上居然没佩剑。

她想上前招呼,却又脚下迟疑,羞怯怯的神情十分可爱,一点也不像往日一样娇横自负了。

“你有什么话想说吗?”久久,晁凌风终于打破沉寂向她注目招呼:“你就说吧!不要伯,我不会吃人的,是好是歹我都不会怪你。”

“我……我我……”公冶纤纤怯怯地走近,期期艾艾地说:“我想请……请你到舍下……”

“呵呵呵……”晁凌风突然大笑。

“晁爷,我……我好笑吗?”她怯怯的神情消失了,换上了惊讶。

“硬的不行来软的,好转变。”晁凌风玩世的神情显而易见:“是不是想知道我重返府城的用意?你达到目的了,因为我从你口中,证实了三江船行的血案,我已经插不上手追究,只好转回来冷眼旁观另一场把戏。”

“另一场把戏?”她惑然。

“是呀!令人觉得值得一看的把戏。”

“你是说……”

“江湖领导权争夺的老把戏。呵呵!公冶姑娘,柏大空一定拒绝将黑煞星金坤,交给我追查,对不对?”

“这……是的,柏大侠要追查其中内情。”她点头承认:“家父也觉得需要深入追凶,所以希望和你谈谈……”

“谈什么呢?希望我替你们找出冉少堂主冉世纶?”

“我不大清楚……”

“呵呵!你应该清楚,你们已失去太极堂重要人物藏匿的线索,想利用我出面。请回去告诉柏大空,他太聪明,也笨。我不会放弃我的侦查方向,不会冒失找冉少堂主,指着冉世纶的鼻子说他是主谋,我要向黑煞星亲自讯问才放心。柏大空利用你这位美人,想引我进他的天罗地网,真是妙想天开,他打错主意了,哈哈……”

“你怎么……”她要冒火了。

晁凌风跃起,露出登徒子态度,邪邪地一笑,出其不意快速地在对方白嫩的粉颊上拧了一把,一声轻笑,一掠三丈,向府城如飞而去。

     ※    ※    ※    ※

冷剑景青云几个人,离开了宾阳老店。

他们匆匆出了武胜门,消失在城北的郊野。

两个跟踪的眼线,也消失在城外。

受伤最重的紫霄散仙,离城时竟然健步如飞,可知伤势已经无妨,武当的丹葯果然非常了不起。

他们在新河洲的一座农舍住下了。

这附近,也就是晁凌风受到高手埋伏攻击,凶手被人灭口的地方。

他们并不打算躲起来,景春莺就是从这里独自前往东湖,她找到飞燕希望能见到了晁凌风。

她却失望地绕城郊小径,匆匆返回农舍。

她返回后不足半个时辰,十余名气势汹汹的男女,便出现在农舍前,可知这些人是接到天地一笔的信息,才追踪而至。

十二个男女中,没有天地一笔,领队的人,却是西极神熊葛雄;武林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八的风云人物,葛天龙的老爹。

腰胁裹了伤巾的葛天龙,跟在乃父身后,气色甚差,但行动依然灵活,可知景春莺给他的一剑,并没造成严重的伤害。

一位青衫中年佩剑人上前,正将手伸出叩门,门却悄然而启,佩了剑的冷剑景青云当门而立。

“诸位消息果然灵通,请进。”冷剑泰然迎客;

西极神熊哼了一声,站在院子里像是吃了一桶火葯。

“景老兄,最好到外面来说。”西极神熊的话,更是充满火葯味。

“呵呵!葛兄来势汹汹,看样子,交情已付流水,的确没有在屋子里坐下的必要了。”冷剑毫不激动地说.迈步而出。

他后面,妻女、电剑,一家亲友跟出来了。

看清了西极神熊身后的十名男女,冷剑仅皱了皱眉头,但女飞卫与电剑的脸上,却变了颜色,又惊又怒。

“今早所发生的事,景兄大概不需兄弟浪费chún舌了。”西极神熊镇静下来了,语气中的火葯味淡了些,怪眼狠盯着微微冷笑的景春眼。

“哦!你是说小洪山镇太极堂废坛,以及东湖路家的事?”冷剑景青云也开始冷笑。

“令嫒的行事……”

“景某当然负责。”冷剑脸色一沉,不怒而威。

“那是说,是景兄所授意的了。”

“也未尝不可。”冷剑虎目怒睁:“俗语说,人在人情在,人死两丢开;可是,世风日下,人还没死呢!诸位便一切都丢开了,而你们居然一点也不感到可耻。令郎与一指高升、九幽吊客那种世所不齿的凶魔歹徒,五个人无耻地向小女递剑。在东湖路家,天地一笔位高辈尊,也带着搜魂天君那种狗都不吃的货色,向小女无情地出手攻击。哼!你还有脸在这里向我称兄道弟?你已经够不要脸了。你投靠柏大空没几天,什么无耻的事都可以做出来了!你身后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