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25章

作者:云中岳

鲶鱼套龙王公冶长虹的大宅院,目下成了招待特殊人物的招待所。

由于情势险恶,公冶长虹一家老小,已经迁至陈公套总舵,住宅由几位心腹弟兄坐镇,接待一些特殊贵宾。

这些所谓特殊贵宾,都是柏大空派人带来安顿的,因为陈公套总舵所安顿的天下高手名宿,身份形形色色,黑、白、邪、魔份子复杂。

而这些特殊的贵宾身份特殊,不屑与陈公套那些人相处,所以被邀请来公冶帮主的大宅安顿。

其实,公冶帮主已经大权旁落,全家迁至陈公套总舵,名义上是亲自坐镇,其实是已被柏大空手下的朋友们所控制,有如猛虎入柙,蛟龙失水。

天刚黑,大宅堂开盛宴,六名贵宾已有了六七分酒意,神色冷漠地听取传旗使者一珠火星君张元以及荆州分舵主大爷五爪蛟陈昌,详述武昌目下的情势。

一珠使者火星君与荆州分舵主大爷五爪蛟,都不是龙王帮主的心腹,而是帮中、扩张派中,野心最大的中心人物。

他们是总舵主八极灵官的得力臂膀,也是力主与柏大空合作,吞并太极堂正式问鼎江湖第一大帮宝座的急先锋。

他们伴同贵宾前来安顿,向贵宾述说近来的倩势变局。

六位贵宾皆是年登花甲,相貌狰狞的高年男女,对局势发展没有多大兴趣,人老成精,显然已看出火星君的意图。

“张使者,你说这个姓晁的小辈是天绝谷的人,这就不对了。”上首那位灰须如戟的老人说:“如果他是,决不可能与冷剑的女儿联手,大杀贵帮的雷霆小组人员。两方死仇大敌如果真的联手了,柏老弟那些人,还能不大张旗鼓,堂堂正正鸣鼓而攻?”

“朱老前辈也许不知道,冷剑景青云已公然宣称退出侠义道,他的女儿甚至已自取绰号为魔莺了。”火星君接着说:“既然认为已沦为魔道,与天绝谷联手就不足为奇了。姓晁的小狗艺臻化境,此人不除,将是江湖一大祸害,天下间能制他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他不可能比天绝谷主更厉害,小小年纪不成气候。”虬须老人不受激,冷冷一笑道:“咱们乾坤四灵与天地双煞在两年前,便已和柏老弟取得协议,由他策划将冷剑和天绝谷主引出来。他要取代冷剑领袖群伦的地位,咱们不计名利,只负责除去他们报往昔受辱之仇,其他概不过问。呵呵!张使者言中之意,是希望咱们替贵帮除去姓晁的小辈,对不对?”

“这……”

“柏老弟肯吗?”

“柏大侠还没有……”

“还没有授意,是不是?他应该知道,咱们乾坤四灵与天地双煞一现身,冷剑与天绝谷主必定提高警觉,出其不意一举突袭的大计落空,得不偿失。”

“咦!”下首那位全身黑衣裙的老妇,突然发出惊讶的叫声。

堂口,不知何时出现了景春莺姑娘的身影,一身墨绿劲装,把浑身玲珑透凸的曲线衬得极为夸张,让男人一看就血脉贲张,心动神摇。

四名伺候贵宾的大汉,迅速地在堂下列阵戒备。

“不会有出其不意突袭的事发生了。”景春莺的语气冷森自负:“傍晚时分,本姑娘就知道你们魔中之魔,乾坤四灵.与天地双煞,鬼鬼祟祟地到达了。”

“大胆!什么人?”虬须老人愤怒地拍筷而起。

“魔莺景春莺。”景姑娘傲然一笑,举步入堂:“胆不大就不会来,来了就不在乎你们乾坤四灵天地双煞。你这老鬼定然是夔龙朱乾了,一个快老掉牙的独脚老残废,你神气些什么?”

邪魔外道的名宿中,那些真正的可怕高手像是孤魂野鬼,很少计较浮名虚誉,大多数很少在外公然走动。

因此,名头反而没有那些经常在江湖上出没鬼混的二流高手响亮,像四大邪魔东风西雨北雷南云,以及飞天蜈蚣七煞书生等等货色,武功平常却声威慑人。

像武功修为稍高一极的逍遥仙客——宇内三妖仙之一;毒郎君的师父香山毒叟童光;天绝谷主的好友鬼影山威;无双秀士的师父夺魄天罗柯南;这些人都是真才实学超人一等的邪道名宿,名头反而没有四大邪魔响亮。

以紫虚观主(夜枭程景)的师父逍遥仙客来说,出身白莲会,妖术通玄,连冷剑这位侠义道第一高手,也怀有强烈戒心。

而飞天蜈蚣和西雨这两个二流货色,却毫无忌惮地向冷剑的妻子女飞卫公然挑战。

菩萨好惹,小鬼难缠;江湖上那些半桶水货色,声威比那些绝顶高手更具威力。

乾坤四灵,就是魔中的高手。

夔龙朱乾、冲霄凤陈六娘、玉夫子尤贤、威麟许坤;以及天煞吕彪、地煞施高,都是早年与天绝谷主、冷剑等人齐名的魔头。

这些老一辈的名宿高手,彼此之间多少有些仇怨过节,一旦有机会报复,自然而然地凑在一起候机结算,有心人再从中撮合,难怪会掀起狂风巨浪。

“该死的!你竟然打上门来了。”天生龟背的玉夫子尤贤气得跳起来:“就算你老爹在这里,也不敢在此撤野,你……”

“你这老乌龟还不配在家父面前夸口。”景姑娘已到了堂下,四名大汉惊恐地不断后退不敢阻挡:“你下来,本姑娘打发你滚蛋。”

四灵,指龙凤龟麟。尤贤其形如龟,绰号当然不好称龟,所以称玉夫子,玉夫子是龟的文雅封号。

景姑娘一个小晚辈,把老家伙直接叫成老乌龟,简直狂妄已极,可把玉夫子激怒得快要发疯了。

一声怒啸,玉夫子从座位上平空拔起。

整个人缩成一团,像一枚巨弹,凶猛地向堂下两丈左右的景姑娘迎头砸落,力道极为猛烈沉重。

龟甲功全身坚似硬甲,重重地砸落,真可以将人砸得骨碎肉裂,像是一块巨石从高空砸落。

声势十分惊人,速度太快,令人无法闪避。

知己不知彼,玉夫子犯了严重的致命错误,认为冷剑以剑术名震天下,女儿的剑术即使青出于蓝,但不可能以内功御剑,再神奥的剑术也毫无用处,击中刀剑不入的高手百十剑也毫无作用。

龟甲功不但刀枪不入,也禁得起千斤锤斧的砸劈,可说是混合金钟罩与铁菩萨两种奇功,溶铸而成的神奇学。

除非对方的内功更为深厚,休想攻破这种浑如精钢的龟甲功。

只有一个人知道景姑娘身怀禅门绝学,具有归州白衣庵三圣尼的盖世禅功,那就是晁凌风。

景姑娘的身形倏然而动,飞腾而起,剑已出鞘,从玉夫子猛砸而下的身躯旁相错而过,快得几乎令人肉眼难辨。

相错的刹那间,剑化电虹扫过玉夫子的左胁。

灯火摇摇,景姑娘的身影似乎突然幻化出现在食案上空,剑气进发,招发绝学云龙三现。

似乎剑幻变成三道天矫的匹练,狂野地各现三次,风雷乍起,食具如被狂风所刮,向八方激射。

只有两个人能及时从剑练下退出,是威麟与地煞,双掌连续发出无情的劈空掌力,以进为退借反冲力挫身退走,掠下堂仍感到剑气袭人。

堂下,多了一个人:冷剑。

一声冷叱,冷剑毫不迟疑出剑攻击,剑光流泻见光而不见影。

“呃……”

毫无防备,仍然魂飞胆落的威麟和地煞,糊糊涂涂中剑倒地。

墨绿色的淡淡身影倒飞而去,剑光一敛。

冷剑瞥了四周一眼,大踏步转身出堂。

景姑娘收剑入鞘,冷然随后走了。

四大汉瑟缩在两面的壁根下发抖,像是失了魂。

血腥刺鼻,四灵双煞声息毫无。

桌底下有两个活人,抱着头爬伏在桌底下战抖。

就是火星君和五爪蛟,这两位仁兄在玉夫子暴怒地向堂下猛砸时,便知道大事不妙,早一刹那往桌底下一钻。

他俩趋吉避凶,不妨扮懦夫,钻在桌底藏身。

面对大名鼎鼎的乾坤四灵与天地双煞,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胆敢单人独剑侵入闯筵,如无惊世绝学,岂敢前来玩命?

如不见机钻入桌底自保,定是一等一的大笨蛋。见机的人有福了,果然刚伏下,景姑娘便登堂上桌。

内堂有人闻警抢出,冷剑父女已经不见了。

     ※    ※    ※    ※

反击极为猛烈,有如雷电交加风行草偃,十余位高手中的高手分为四组,每组先后袭击两处地方。

一夜之间,青龙帮城内城外八处秘舵,遭受到致命的打击,报复之惨,轰动江湖,冷剑这群人的声威重新抬头。

一连三夜,青龙帮除了陈公套总舵之外,其他各地的秘舵与江湖行业中枢,大半受到毁灭性的袭击。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帮众们人人自危。

柏大空那群人曾经多次出动追搜,皆劳而无功,人多行动不便,人少又怕受到截击,真感到束手无策。

白天,眼线们大肆活跃,可是,查不出冷剑那些人藏匿的线索,像是平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公套是唯一没受到袭击的地方,一方面是人手众多,另一方面是地势佳易于防守,因此成为唯一的安全庇护所,青龙帮稍有地位的人,纷纷进入总舵避难。

白天,是柏大空那些人的天下。

晚上,是冷剑一群人的猎食场。

白天的优势仅限于城外,在城内谁也不敢公然打打杀杀,因此城内微风细雨,城外雷电交加暴雨如注。

蓼洲湖旁的官桥村,是南行的一处歇脚站。

官道东面有七八间店铺,贩卖一些行旅必需用品,当然有供应茶水的小食店。

由于距城只有十四五里,通常不会有旅客在这里打尖或投宿,真要赶不上宿头,村北的灵官庙可以借宿。

只要奉上一些香火钱,在殿廊下放两把稻草就可度一宿。

巳牌初,晁凌风青衫飘飘,出现在一家小食店的店堂。

官道上旅客络绎于途,有车有轿,居然还有骑马的旅客,显得这座官桥村颇不寂寞。

店堂却是寂寞的,没有食客光顾,不是午膳中伙时光,他是唯一的食客,但却不是旅客。

先要店伙沏了一壶好茶。大热天喝热茶,连店伙都感到诧异。

茶送来了,店伙巴结地笑问:“客官从府城来,是不是来访友?”

他喝了一口热茶,和气地笑笑:“在下没有朋友,也许有人来找我。”

店伙一楞:“原来客官在等人。”

他摇摇头:“是人在等我。”

店伙听不懂这种难摸清边际的话,笑笑走开了。

喝了半壶茶,陆续有旅客光临,先是四个脚夫打扮的人进入,喝了一碗冷茶便叫些酒菜。

接着来了几批食客,表示午膳时光快要到了。

晁凌风没留意其他不起眼的食客,反正十余副座头,有一半已经有人占了,人不少,哪能留心每个食客是何来路?何况,晁凌风也不需要知道。

四个先到的脚夫三高一矮,都是壮汉。

矮的一个脸色苍黄,坐在侧首脸半向着他。

假使他留心。一定可以发现矮脚夫那双眼睛,所流露的光彩,与略带病容布满风霜的脸孔不相衬配。

一壶茶终于喝光,他招来店伙,给他来两壶酒,四味下酒菜,独自小斟慢酌地,自得其乐了。

店伙颇感诧异,这位客官所等的人,或者是等他的人,怎么还没来?

店门口,出现一位粗壮的庄稼汉,身后跟着一位明眸皓齿的小村姑。

壮汉挟了一个长布卷,小村姑挽了一只小竹篮,两人驻步向店堂内张望,脚下有点迟疑,似乎在捉摸该不该进去。

他们看到了晁凌风,看到晁凌风泰然自若小斟慢酌。

最后小村姑一打眼色,毅然领先举步入店。

壮汉本来已举步跟入,但警觉地向官道前后扫了一眼,眼中有警戒的神色。

略一迟疑,随即移至店门侧方,目光不时从门内移至门外,并且很留意着店里外的动静。

晁凌风盯着走近桌旁的小村姑,脸上有怪怪的笑意,是属于猫儿盯着爪前小老鼠的笑脸2

“你最好赶快走。”他说:“要不了多久,陈公套那些人就会赶来了。”

“你……你约了他们?”小村姑似乎打了一冷战:“你……你真的要……要和他们合……合作?”

“正确的说,是我故意现身,引他们来找我的。”他拖出右首的凳子示意小村姑坐下:“我不会与任何人合作,我只管我自己的事。任何人的纷争皆与我无关,那些都不关我的事。”

“你相信家兄是沉船一案的主谋吗?”

“在我查出确证之前,我不信任何人空口白话的指证!冉姑娘,既然你来了,这样很好!”

“你是说……”

“请转告令尊令兄,当我需要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