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魔莺景春莺带了两名侍女,匆匆赶向东湖,一出城就快步急走。

三个美丽的小姑娘,都穿了裙,赶起路来其实不能太快,快了则罗裙飘起来,还像话吗?

而地鼠们的消息传递,却速度更惊人!

她们一现身,消息便已传出,人还没到达城门口,得讯赶来追逐的人,已经在途中飞赶了。

她们是得到朋友传来的消息,说晁凌风曾经在东湖出现,因此眼巴巴地冒险赶来东湖,希望与晁凌风见面。

可是。一出城,后续的消息传到:晁凌风已经随一位老道走了。

小姑娘停下来,作了一些必要的准备,然后泰然自若重行动身前往东湖,似乎她并不知道晁凌风已经走了。

不久使出现在晁凌风出现的荼棚,煞有介事地向伙计查问晁凌风在此地出现的经过。

店伙是聪明人,替晁凌风沏了茶便躲得远远地,因此除了曾经看到一个老道出现之外。可说毫无所知。

有些人就因为听到了不该听的话,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才落得丢掉老命的;这位店伙聪明得很明哲保身,什么话都没听到,一问三不知。

错过了的事,她不得不放弃,因此她并没继续追寻晁凌风的去向,反而向湖东的荒野走去。

她像是游山玩水的探幽客,沿小径信步前行。

远出三五里,一位侍女失了踪。

再走了三四里,最后一位侍女也不见了。

沿途全是荒僻的乡野,池塘河沟纵横,野林处处,不时可以看到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落。

这种僻乡间的小径,左盘右折少见有人走动,不知到底通向何处,似乎愈走愈荒僻,前不见村后不沾店,不知身在何处了。

已经远出十里外,她突然在一座树林前止步。

视界仅可及里内,前面的路径皆被茂林修竹挡住了。

她在一株倒木上坐下,细心地拔剑出鞘,用鞘上所附的小革囊中的油布,轻轻地拂拭剑上的轻尘。

其实,剑亮晶晶如一泓秋水,光可鉴人,不可能沾有尘埃。

开了锋的剑,通常每天都得擦拭,表面留有一层油,以免生锈,有时甚至需要打磨,所以擦拭刀剑,是武林朋友经常的工作。

说她在把玩剑,似乎来得恰当些。

她是那么细心,那么悠闲,纤纤五指不时轻弹剑身,举至耳畔倾听剑上传出的隐隐虎啸龙吟。

她清丽的瓜子脸庞,涌现恬然自得的快乐神情,微笑极为动人。

终于,来路上出现十余名快速奔驰的人影。

她似乎不曾留意这些人的动向,即使看到了,也毫无戒心。

终于,她陷入重围。

十三个人,迅速地两面一抄,围住了她。

气氛一紧,炎阳下,四周却寒流荡漾,炎阳似已失去了热力。

她似乎不知道四周有人,微笑着看了亮晶晶的剑身一眼,泰然自若收剑入鞘,这才缓缓挺身站起来。

她脸上的笑容,也在站起的瞬间消失无踪无影,代之而起的,是凤目带煞,脸上有一层浓浓的霜。

冷然徐徐转目,瞥了四周的人一眼,目光最后重新回到站在她面前三丈左右的人身上了。

那是她老爹的好友,潜山万松谷万松堡堡主、天地一笔冯略,武林十大高手之中,排名第六的宇内高手名宿,过去曾经称她为侄女的长辈,也是她剑下的败将。

左面是冯堡主的儿子冯翔。

右面,是青龙帮二珠传旗使者,生死判骆一中,也是使用判官笔的高手。

这位仁兄土次奉命至紫虚观东北里余的小雅居,与太极堂的人打交道,没料到太极堂的人已先一步被人杀光。

他所带去的八名同伴也无一幸免,他机警聪明,摔落时装死逃得性命,至今还没弄清,那晚发出鬼啸声,屠杀双方人士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人?

反正一帮一堂正式火拼,起因确是始于小雅居大屠杀事件!

—双方皆将责任推给了对方,也都认为对方失去理性下毒手在先,都认为自已有权起而报复。

显然,青龙帮的消息传递十分准确迅速;果然有人赶来对付她了。

四周的其他九个人,有一半曾经是侠义道的名人,与景春莺的老爹冷剑是多少有些交情的。

另一半人她不认识,其实那些侠义道名人她也感到陌生。

现在,她认为最好不认识这些人。

就算认识,她也不在乎了。

“柏老哥要见你。”天地一笔终于发话了,语气奇冷;“请你跑一趟陈公套。”

“你是跑腿的?”她冷冷地问。

“你……”

“你是什么东西?走狗一个。”她语利如刀,毫不客气,任何人都受不了。

冯翔第一个受不了,做儿子的,哪能让一个晚辈小姑娘.骂他的老爹是走狗?当然受不了就冲近丈余,忘了他老爹上次几乎送命的事。

“小贱人,你简直目无尊长。”冯翔火暴地大驾:“死到临头,仍然敢出言无状……”

“你这小子在吠些什么呀?”她脸上的浓霜消失了,换上了明媚的笑容:“叫吠声特大的狗,据说是不会咬人的.你的吠声的确特大了些。”

“你……”

“儿子,不要冲动。”天地一笔及时喝阻冯翔冲进:“胜利永远属于沉着稳定的人;她在激怒你,你千万不要上当。”

“唷!你能沉着稳定吗?”她嘲弄地说:“那你一定有乌龟的肚量,不是人,你之能名列武林十大高手中的第六名,一定是凭乌龟肚量而赚来的,是不是?”

“景姑娘,你激不了我的。”天地一笔阴笑:“这几天,你们把青龙帮的人杀得七零八落,你老爹丢弃声望、地位、人格,像……”

“像魔道人物。见仇便杀,决不留情,不再坐等你们派人来杀、所以才能活到现在。”她娇笑着接口:“我魔唷的剑,磨得比任何时候更锋利,用来砍瓜切莱,妙用无穷!这几天溅血在本姑娘剑下的冤魂很多,可惜一直没碰上贵方主要的人物。很好,很好。”

“什么很好?”

“因为今天总算碰上了一些重要的人物了。”

“老夫也是第一次掌握了你们的正确行踪。”天地一笔仍在阴笑:“令尊几个人。行踪飘忽一时三变,跑得比任何人都快,委实令人佩服。哦!你那两位侍女呢?”

“她们到附近村落找食物去了。”

“你只有一个人了?”

“是呀:你们有十二个人,机会来了是不是?”

“就算是吧:老夫奉柏老哥的指示,务必将你请到陈公套谈谈,相信令尊得到消息之后,也会赶去和柏老哥坦诚把盏言欢的。”

“你真像柏大空的忠实走狗。我实在不明白,武林十大高手中,你已名列第六,而柏大空连排名都排不上,你为何甘心做他的走狗?就算你今后能挤上第一名位,仍然是柏大空的走狗,好可怜!你到底想要什么?要做武林霸主吗?你配?你只配在柏大空面前,摇着尾巴听他吩咐:去把魔一捉来!上次你捉不列我,这次带更多的人来。”

天地一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就这样,你挟着尾巴带了你的儿子,还有这群比走狗更卑贱一等的人,发疯似的赶来了,赶来送死!”她愈说愈刻毒:“我这附近埋伏有屠狗的人,就等你们这群狗东西追来送死。你好可怜!居然连这点见识都没有,我一个人慢吞吞往这条偏僻的路上走,你居然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凭这点,你就不配做武林霸主,只配在柏大空脚前摇尾乞怜,因为你本来就是一头卑贱的老狗。”

天地一笔快到达爆炸边缘,快要疯了!

他忘了自己阻止儿子激动的警告,忘了自己所说胜利永远属于沉着稳定的人的话,忘了自己上次怕死逃走的事。

“你将永远后悔你说了这些混帐的话。”天地一笔怒极叫吼。

他冲上一声怪叫,一记云龙现爪劈面向她的脸部抓出,向下搭必定抓落景春莺的隆起酥胸。

她向下伏挫,双脚闪电似的扫出。

太快了,天地一笔怎么也没料到她伏下用脚反击。

“噗!”

天地一笔的右胫被扫中,几乎被扫倒,提起腿单足后跳,要拉开距离。服骨幸好有皮制的护胫裹住,不至于受伤断胫。

身形未定,判官笔出鞘。

可是,景姑娘已如影附形追蹑而至!

剑光已先一刹那出鞘、攻出,电虹排空射到!

“铮!”

笔封住了第一剑,火星直冒。

剑虹一歪、一旋、一闪。

笔网怒张,形成水泼不入的钢网。

可是,剑光流转,长驱直入,击破护体内功的厉啸声惊心动魄。

一旁的冯翔看出危机,知道乃父要糟,不假思索地一声沉叱,挥笔猛攻景姑娘的左肋,围魏救赵,替乃父解危,已来不及正面抢救了。

剑光疾沉、折向、反旋,像逸电,如流光,反而向冯翔的左胁进射而入,随即电射而退。

任何人也无法抢救,太快了,一接触生死立判,全将致命的狠着用上了。

“呃……”天地一笔闷声叫,跟舱止步。

“哎……”冯翔接着叫,上体前屈。

景姑娘远在两丈外,剑上血迹斑斑。

“我要在这里埋葬你们。”她向震惊失措的十个人凶狠地说:“你们在一起上吧!只留一个活口回去传信,看谁是幸运的活口。”

“替我裹……裹伤……”天地一笔狂叫,判官笔失手坠地,身形一晃,向前一裁。右肋下,鲜血的渍痕正迅速地扩张,蜷伏在地上挣命。

冯翔是左肋中剑,似乎伤势略轻些,握笔的手无力地下垂,左手掩住左肋的创口,吃力地,痛苦地举步退走,痛得脸上变了形。

景姑娘一闪即至,拦住去路,剑尖升起了。

“不要杀他!”弹丈外的一株大树后.传来了飞燕杨娟的叫声,但看不见人:“他是那个化名为马斌的神秘人物!他专门引诱一些糊涂虫,间接替他们卖命的混帐东西,若是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吧!”

叫声惊醒了失措的十个人.果然附近布有屠狗的人呢!为首的天地一笔已经完蛋了,再不逃岂不是天下间最愚笨的傻瓜?

生死判第一个飞旋而走,亡命飞逃。

其他九个人也不笨,一哄而散。

“啊……”

远出二十步外的生死判,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侍女春兰,一剑砍掉了右臂,他狂叫着摔倒了。

春兰踏前两步,毫无怜悯地补上一剑,剑贯入生死判的脊心偏左处,锋尖贯透了他的心房。

小小的绝魂银梭,从树后草丛中射出。

看不到人影,梭到人倒,四面八方逃命的人,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是反击了。

没有一个活的,好惨!

冯翔站住了,摇摇慾倒。

他不能走,飞燕杨娟出现在他面前不足一丈挡在前面。

“你……你们要……要赶尽杀……杀绝吗?”他艰难地转过身来,向景姑娘嘎声问。

“大概要的。”景姑娘冷冷地说。

“你……”

“我,魔莺,魔中之魔。”

“你……你不能……”

“我能,我有一千个理由能。”

“我……求你……”

“哼!你好不要脸。”

“景姑……娘,念……念在……”

景姑娘不屑地到了天地一笔身旁,天地一笔正吃力地屈膝要爬起。

“活口不是你。”景姑娘冷酷地说。

“你……”天地一笔语不成声:“我和令……令尊也……也曾称……称兄道……弟……”

“所以你要和柏大空同谋,要杀绝我景家的人才甘心,要……”

“不……不能怪……怪我,令……令尊太……太不识时务……”

“你死吧!””

“你……呃……”

剑无情地贯入他的胸口,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谋……杀……”冯翔疯狂地大叫,向景姑娘踉跄冲来,目击景姑娘毫无感情地出剑宰他的老爹,他快要疯了。

“你父子在柏大空的指示下,不断地谋杀一些好朋友,策划挑唆高手名宿们自相残杀!你更卑鄙地化装易容改名变姓名为马斌,一手策定咸宁道谋杀我母亲的毒计,你居然胆敢指责我谋杀!这世间好像除了你父子之外,别人都不用活了,你真该死一万次。”景姑娘一面骂,一面向前逼近,剑尖徐徐上升。

“你……”冯翔的勇气突然消失了,举笔的手抖得可怕,按住创口的左手也显得无力了。

景姑娘的两个侍女,各拖了一具尸体走近。

飞燕杨娟也带了四位侍女,出现在一旁,看了景春莺冷酷无情的杀戮,只感到心生寒意。

“铮!”景姑娘一剑拍落了冯翔的判官笔。

“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