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30章

作者:云中岳

荆门山庄在山的南面,江流这一段向东流,由于南岸江流湍急而有涡流,所以航道在北岸,平时很少有船靠南航。至荆门山庄的船,必须在上游六七里的多宝场小村靠岸登岸还得走上十五六里,才能抵达山麓上的荆门山庄。前往拜会景庄主的人,可在多宝场景家的招待所获得礼遇,不识路的人,照例由招待所派人领路前往。自从冷剑少在江湖走动之后,荆门山庄的访客愈少,也表示冷剑的武林声望地位不复当年,冷剑不以为意,反而乐得清闲。

山庄警备工作,并不因此而松懈,反而日渐加强,为了防止天绝谷的人前来报复,景家的子弟亲朋,二十年来兢兢业业不敢掉以轻心,戒备森严日夜提防意外。

当神秘的客船驶入隐蔽江湾时,荆门山绝顶的仙人桥附近,升起了袅袅的狼烟。

神秘客船的人,谁也没留意山绝顶的青烟。

妙手空空一马当先,对荆门山庄熟悉得很。共来了十二位男女,他成了领路人。

没有路,全靠高耸的山峰指引方向,十二人埋头疾走。远出十里地,天已黑了,新月已沉下西山,繁星满天,月初的月亮下沉得早,不能靠月光赶路。

他们尽量向西南绕,再转向山麓接近,脚程逐渐放慢,沿途留意可疑的征候。

不久,进入小山冈下的一座树林,黑黝黝的荆门山庄就在眼前,不会迷失方向了。

“山庄就在上面的冈顶。”妙手空空向同伴指指点点:“庄内自有山泉,童老哥无法从庄外水中施毒,咱们快速强袭,打他个措手不及,诸位意下如何?”

“强袭好是好,只是有点冒险。”飞天夜叉长孙三旗说:“景小辈这二十年来,为了怕天绝谷主报复,加设了许多机关削器。咱们是血肉之躯,和这种死物玩命,犯得着吗?”

“柏老弟,老朽也反对强攻。”九阴神荼申公化支持飞天夜叉的意见:“小心潜行接近,进入庄内才开始强攻,一面放火一面施毒,八方裁杀鸡犬不留。对机关削器老朽欠学,据说即使一个八寸径的小陷足坑,可以毁掉一条一等一的好汉,不是好玩的。”

商量片刻,妙手空空不得不同意潜行接近。

十二个人,分为三组,藉草木掩身,小心地向上爬升。距庄墙足有两里地,对这些名宿高手来说,片刻便可升抵墙根,毫不费力。但为了伯沿途有机关削器陷坑,他们进展并不快。沿途的确发现了三座设有巧妙翻板的陷坑,和套胫的固定短套索十余具之多。

走在最前头的妙手空空,突然怔住了,不由自主长身而起,口中发出一声轻噫。

原来从庄内飘来一阵轻雾,遮住了已可看清的三丈高墙。雾续向冈下飘,似乎愈来愈浓,片刻间,他们已嗅到潮湿的雾气毒味,眼前一片朦胧。

“奇怪这季节怎么有雾?”妙手空空讶然轻呼:“春天才有雾,岂不邪门?”

“那是江上飘来的雾,少见识。”那位儒衫的老文士语气有讽刺味:“咱们的船靠岸时,江上就已经起雾了,有什么好怪的?”

“有雾岂不更妙?”香山毒叟欣然说:“天助我们,可以平安越墙不会被发现。”

“快走!机会不可错过。”一位獐头鼠目白发满头的人说,立即超越妙手空空,这时用不着隐起身形了。

仅走了十余步,突然前面不足八尺草丛中,窜出十余个黑影,贴地扑来声势汹汹。“呔!”这人不假思索地大喝一声,一掌拍出,攻向近面扑来的第一个黑影。

“汪汪……”一阵犬嚎,黑影倒地。

一阵大乱,十二个人被十余头巨型黑犬闹了个手忙脚乱,阵阵凶猛的狂吠声大作,人与犬缠成一团。

偷袭失败,情势有进无退。

浓雾中,突然传出罡风的呼啸,,夹杂着一阵阵鬼哭神嚎,接着电光两闪,幻成阵阵阴火磷光满天飘浮。

“快退!”老儒生急叫:“妖术,可能有毒雾。糟!死鬼五通妖神若没死,该多好!”

退下两里地,才脱出雾影的笼罩。

“见了鬼了,冷剑景小辈这种方方正正的人,庄里怎会养有会妖术的人?”九阴神荼愤愤地说:“简直混蛋!所养的犬不叫就咬人,可恶!”

“去他娘的方方正正,他在武昌公然宣布不再是侠义门人。”妙手空空恨声说;“白天妖术无用,天亮后再说。”

“唔!会不会是逍遥仙客赶来了?”飞天夜叉突然嗓门变了:“那晁小辈也来了。”

“鬼话!”香山毒叟说:“那小辈在府城,等候太极堂处治八极灵官那些叛徒和凶手,他不可能赶来这里帮助景小辈,况且就算他愿意来,也没有我们快。”

“你可别忘了,主谋是柏老弟。”飞天夜叉似乎心怀恐惧:“晁小辈与逍遥仙客结伙,逍遥仙客号称地行仙,会五行遁术,用遁法遁行千里易如反掌……”

“老太婆,你居然相信这种夸大的鬼话?”

“哼!五通妖神就有这种妖术,你如果不信,刚才为何首先后撤?哼!”

“好了吧!你们有什么好吵?”九阴神荼出面制止:“好好养息,天亮后再说!”

草堆就可以睡,十二个人各找宿处。

     ※    ※    ※    ※

晓色朦胧,第一个被鸟鸣声惊醒的人,是一直心神不宁的飞天夜叉长孙三娘。

刚挺身坐起,便看到上面二十余步的草丛中,站着两个黑影,全穿了青衫,像是两个游山客,悠闲地背着手,向下面含笑注视,目光恰好向她集中。

“你看。我猜对了吧?”晁凌风的熟悉语音入耳:“你瞧,果然是女人先醒来!”

“真是你这小狗!”飞天夜叉惊恐地叫。

谈话间,十二个人都惊醒了。

“老虔婆,多谢你还记得我。”晁凌风大笑:“哈哈!你们真可怜,像兔子一样睡草窝。我们比你们早到半天,算定你们必定前来行凶。柏大空,我本来要亲手宰你的,但景前辈一再求我,让他父女送你这不仁不义,鲜廉寡耻的混蛋去见阎王!”

晁凌风和逍遥仙客突然转身飞掠,眨眼间便远出百步外了。

三声钟鸣,冷剑父女首先飞跃而下,飞越三丈宽的护庄河,轻灵飘逸点尘不惊。

接着飞越的是女飞卫、紫霄散仙、游僧昙本、电剑严涛……

冷剑父女与其他十六名朋友和庄中子弟,在草坪严阵相候,墙头上,飞燕杨姑娘偕同四侍女观战,她的气色仍差,反而更显得清丽可人,女人韵味十足,往昔女英雌的气概荡然无踪,这才是女人的本来面目。

晁凌风与逍遥仙客站在一边作壁上观,像是见证人。

十八比十二,荆门山庄的气势,比在武昌时壮多了。双方相距五丈列阵,事已至此,必须破釜沉舟作一了断,反正早晚要解决的。

“狼子野心,果然够狠够毒。”冷剑咬牙说:“柏大空!你……”

“景青云,不必浪费口舌!”妙手空空横定了心:“只有名利才让人不惜一切去争取。我柏大空混了大半辈子,依然不能成为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你不死,我这辈子出头无日,也永远没有机会东山再起,所以你我之间,今天只许有一个人活着。”

“你永远不配与家父拼搏,我魔莺就可以送你下地狱。”景姑娘缓步而出,语气锋芒毕露;“你说得不错。因为你的武功与心术都恶劣万分,你只配在混,而成功是需要努力的,混永远成不了事。”

妙手空空冷厉地向前迈步,香山毒叟不假思索地跟出。

“这里只许公平生死一博。”晁凌风大叫:“可以指名单挑,不许趁乱鬼混。香山毒叟,你给我乖乖退回去,休想起乱使用你的毒物。”

“老夫就挑你。”香山毒叟厉声说。

“等柏大空这场结束了你再挑,挑我你一定死。”

香山毒叟硬不起来,怨毒地瞪了晁凌风一眼,根恨地退回原处。

相距还有三丈空间,景姑娘已一声娇啸,挥剑冲来,剑啸声如午夜松涛,迎面射来的剑芒有如电虹乍张,感到彻骨裂肌的压力及体,慾闪乏力,似乎光芒有强烈的束缚力.想闪避也力不从心。

生死关头,面对无比狂猛的压力,柏大空一声沉叱,功贯全杖,猛地招身斜推,啪一声将射来的电虹架偏近尺,扭身时手出如奔雷,斜旋而出,剑虹也侧转,斜掠。

乍合的人影斜分,各向左前方闪出丈外,传出急促的裂帛声,与利器击破护体内功的异响。瞬间的接触,双方各向鬼门关跨入了一步。

景姑娘的左胁,被妙手空空威震武林的如意神手,抓脱了两层胁衣,露出掌大的一片洁白肌肤,十分抢眼而且诱人想入非非。

妙手空空的左背肋,被剑划破了一条半尺长裂缝,血染衣袍,伤并不深,已表示半甲子苦练的内功,挡不住姑娘的创气一击。

“你的如意神手,比本姑娘的十二擒龙手诡奇多多。”她平静地说:“在运杖全力一博中,依然能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使用如意神手,冒了万千风险,果然名不虚传。”

“好说好说。”妙手空空神色冷肃地说:“你的剑术,比你老爹更神更冷,老夫承认碰上最强劲的对手,你足以取代武林至尊地位,老夫该算栽了,仍可与你周旋,不知谁死谁活呢!”

景姑娘重新逼近,剑势已控制对方的活动空间,神功默运。

妙手空空的紫竹杖。传出风雷声,紫影摈纷化为漫天幻影,抓住机会抢攻,杖山凌厉地压到。

剑也突化幻影,如万星激射,楔入重重杖山,风吼雷鸣人影如虚似幻中,万千点寒星突在杖山中骤然汇集,传出奇异的气流激喷声,虹剑激旋而出,杖山突然崩坍。

妙手空空疾冲出三丈外,身形陡然折回,斜飞而起出了草坪,去势如电射星飞。

草地下,洒落下串血珠,表示又中了一剑,看逸走的速度,这一剑也不严重。

景姑娘闪退的方向相反,一动一止,便已拉远至五丈左右,很难追上了,但她发出一声冷笑,身形乍起,有若飞鸟投林,向山下飞赶,有如流星陨落。

飞天夜叉恰在她的迫向侧方丈余,不假思索地踏进一步,一爪虚空抓出,咻咻劲气破空厉啸,这一记天魔爪可怕极了,丈外便可把人抓裂。

斜刺里人影出现,刀光似奔雷掣电。双方都太快了,招一发便已决定了结束。

刀光一沉,如击败革。

老太婆的右手齐腕而折,抓出的劲道也被刀气震散了,刀光一转,遥指着老太婆胸口。

“你已犯规。”晁凌风笑道:“断一手叨示薄惩。你只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帮凶!”

“哎……”飞天夜叉的左手扼住了右手断腕,脸如厉鬼:“你……你怎……能用……普通的刀,砍……砍断我宝刀难……难伤、功力贯注的手?”

“要不要试试我用树枝,也可以打断你的另一条手臂!”

“晁老弟请退。”冷剑高叫:“他们是冲景某来的,让老朽和他们了断。”

“咱们只是助拳的人。”老儒生沉声说:“柏老弟会承当一切责任,咱们……”

“姓柯的,你不要抬出助拳来做挡灾牌。”冷剑沉声说:“我景青云已经不再自命侠义英雄,不再重视武林的道义,再也不会上你们的当。你夺魄狂生柯茂,也是一代之豪魔中之魔,你必须为自己行为负责,不能以助拳人的藉口来自保,你的指功号称天下无匹,准备施展吧!”

“哈哈!他的指功比不上令嫒的天心指。”晁凌风大笑:“这几个老魔,其实也很伯死,也缺乏信心,才会安排四人突袭暗算,也无奈我何,要推卸责任是怕死的最佳表现呢!”

“别在这里浪费口舌。”逍遥仙客拍了晁凌风一把:“追主凶要紧。你这小于也会遁形术,我妖仙就是不服气,比一比。”

“好,比。”晁凌风说:“走!”

但见人影一闪即没,再定神远眺,两个淡淡的虚影已到了百步外,再一晃,形影俱消。

“我们办我们的事。”紫霄散仙撤剑而出:“贫道超度这些孽障,功德无量。”

徐二庄主定一刀出来了;女飞卫出来了;电剑严涛也拔剑上……

     ※    ※    ※    ※

妙手空空闯了大半辈江湖,精明机警经验皆超人一等;初出茅庐的景姑娘想在这山林僻地里追上他,机会决不会超过两成。

他逃命的经验很丰富,专往荆棘茂草丛中钻,往腐木烂枝中穿,这些地方本来就步步荆棘,更有蛇虫出没,小姑娘怎敢深入穷追?因此逃至山下不足三里地,后面已没任何声息。

天色已大明,送他们来的船,已经离开了,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