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06章

作者:云中岳

七煞书生和飞天蜈蚣在湖岸各处,发疯似的搜寻晁凌风,找了不少地方,找得七窍冒烟。

到达湖北岸一处湖湾,湖堤上一株大柳树后,突然闪出一个穿青饱,戴了鬼面具掩去本来面目的人。

“屠七公,留步。”鬼面人用刺耳的怪嗓音说,举起左手,左掌心金芒一闪即没。

七煞书生看不到鬼面人掌心的物品,但似乎看到了一闪即没的金芒。

飞天蜈蚣当然看到了,躁怒的神情瞬即消失,竟然一敛心神,欠身颌首为礼。

“朱兄,到前面等我。”飞天蜈蚣向七煞书生低声说,而且挥手赶人。

七煞书生吃了一惊.凛然瞥了鬼面人一眼,打一冷战,被鬼面人可怕的眼神所慑,不由自主急急退走。

飞天蜈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魔中之魔,竟然对这鬼面人如此恭顺,岂不反常?这人必定可怕极了,再不见机回避,很可能遭上横祸飞灾呢!

飞天蜈蚣等七煞书生去远,方向鬼面人走去。

“使者有何吩咐?”飞天蜈蚣抱拳行礼低声问。

“长上认为你办事不力,迄今尚无结果。”鬼面人冷冷地说。

“老朽正在加紧进行。”

“进行得怎样了。”

“双方都无意挑起纷争,委实……”

“往口!这是你办事不力。”

“这……”

“你为何不另行设法?”

“目下尚未绝望……如何另行设法,长上可有指示?”

“聪明人造时势,愚蠢的人才被时势所左右。屠七公,机会不能坐等的,要你制造机会。”

“这……”

“上次你擅自行动,为贪两件珍宝,丢下正事不管,你丢入现眼不算,还打草惊蛇误了长上另一件大事。今后再擅自行动,就用不着你了。”

“老朽知道。”

“那就好,赶快进行你的工作。哦!西雨这个人,今后你不必过问他的事。”

“好的。”

“七煞书生你可以切实掌握,他会成为你最有力的帮手,必要时可以动以利害,但不得泄露长上的任何消息。”

“老朽记住了。”

“你走吧!”

飞天蜈蚣行礼告退,急急走了,在前面会合了七煞书生,默默地信步而行。

“屠七公,那人是谁?”七煞书生忍不住发问。

“不要多问,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会送命的。”飞天蜈蚣横了对方一眼:“你是个成了精的老江湖了,连这点都不懂?太不上道了。”

“就算在下不上道好了。”七煞书生冷冷一笑:“多知道一些,也可以多一分自保的本钱,这道理我懂。你也得小心,记住我的话:走错一步,遗憾终身。”

“去你娘的,不要说了。”飞天蜈蚣烦躁地说:“走,赶快找到那小王八蛋出口气,再办正事。”

“什么正事。”

“向太极堂捞一笔的事呀!”

“金狮已经拒绝了……”

“哼!他拒绝没有用,咱们利用太极堂的名义,向青龙帮点火加柴,还怕太极堂不来求我们?我会好好策划的,不能再枯等观望了。”

“说得也是,青龙帮正在群情激愤中,咱们再弄掉他们几个人,那就不可收拾了,不打上小洪山镇才是怪事……咦!认识这些人吗?”

小径对面二三十步外,假书生一行七人,正急步迎面而来,由于小径弯曲,有花树挡住视线,等双方看清面貌.回避已经来不及了。

“鬼才认识这些小辈。”飞天蜈蚣大踏步往前闯:“你认识吗?你本来就只会与那些小辈们打交道,在小辈面前神气。”

“你这老混蛋也只会交些掩去面目,见不得人的朋友。”七煞书生反chún相讥:“前面的人不算是小辈,是荆门山庄的白道英雄。”

“什么?荆门山庄?”

“后面第三名大汉,正是那天景夫人的四轿夫之一,烧成了灰,我也认得他。”

“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飞天蜈蚣欣然怪叫:“可给老夫碰上了。荆门山庄的混蛋,老夫见一个宰一个,再去找西南弄些珍宝来花用,杀!”

人的名,树的影。飞天蜈蚣是黑道群邪中,可以跻身前十名高手的风云人物,连景夫人也对这老凶魔深怀戒心,江湖朋友可说闻名丧胆。

保护小姐的五壮汉心中一寒,但狭路相逢,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

假书生也没有回避的意思,远在十步外便接过小书童递来的长剑,剑出鞘龙吟隐隐,她独自向前迎去。

七煞书生不甘人后,哪将假书生一个小娃娃放在眼下?飞天蜈蚣刚撤出沉重的娱蚣钩,七煞书生已拔剑抢出,神气万分地向假书生冲去。

“我要先将你弄到手!”七煞朽生傲笑着递剑。

如果一剑中的,人岂不死了?

死了又怎能算弄到手?

这一剑攻势极为凶猛,长驱直入,不可能有活的人弄到手,一看便知是致命的一剑。

假使假书生的注意放在剑上,一定会上当。

七煞书生这一剑是诱招,诱对方封架,左手找机会用七煞掌擒人当然剑上的劲道也有相当份量,只是目的在手而不在剑。

剑攻得凶猛,不由对方不封架,一封就会暴露空门。

可是假书生却不在意六煞书生的诡计,一声冷叱,剑发云封雾锁,铮一声封住一剑,第二剑有如电光一闪,恰好迎着七煞书生的乘势伸来的左手。

“哎呀……”

七煞书生惊叫掌心鲜血淋漓.被刺破一个寸宽的创孔,发狂般向侧斜退丈外,一照面便挂了彩,几乎断送了左掌。

冲近至一丈左右的飞天蜈蚣吃了一惊,骇然止步。

大名鼎鼎的七煞书生,怎么一招便灰头土脸可能吗?这小后生有这么可怕?

“朱坤你怎么啦?”飞大蜈蚣惊问。

“我的左手……”七煞书生厉叫:“小心那小子的剑有鬼,用飞天蜈蚣收拾他们……”

假书生一声冷叱,身剑合一疾冲而上。

飞天蜈蚣可不是什么英雄人物,一声狂笑,斜飞两丈外,半空中左手连扬,二道体积比镖大的黑芒破空而飞,向假书生与七名同伴分别射去。

假书生刚一剑落空,刚稳下身形,黑芒到了,不假思索一剑封出自保。

来不及躲闪也不易躲闪,黑芒走弧形袭到,奇快绝伦一闪即至,唯的办法是用到击落。

“铮!”怪响人耳,黑芒卷住了剑,同时发散出八枚细小的芒影.速度比大黑芒快了一倍,而且是向前散飞的,控制的面积足有三尺以上。

假书生虽已运功护体,但小黑芒速度加快一倍,劲道可知必定更为惊人,凭劲道就可以专破内家气功。内家顶尖儿高手所发的暗器,只有内功火候高出一倍以上的人,才能抗拒或反震。

假书生的内功火候,不可能高出飞天蜈蚣一倍。

“哎呀!”假书生疾退八尺,左手掩住了右肩。

黑芒是飞大蜈蚣的威震武林暗器蜈蚣毒镖,镖分十二节,每节有一对可活动的钩爪,淬了奇毒。

击中人体时,镖像蜈蚣一样抓牢人体的肌肉,其中四对钩爪自行脱落飞出,钩入人体极为霸道。

十二节卷住握在手中,体积并不大。

刀剑击中蜈蚣毒镖,镖将抓牢刀剑,蜷曲收紧。而四双活动的钩爪则脱体向前散射,任何反应快捷的人,也无法躲闪。

两丈外的七个人,看到黑芒本能地散开闪避。

两名壮汉刚闪在树后,一枚蜈蚣毒镖办到达,擦在树侧,突然钩抓住树干,尾端一搭一卷,活动的爪钩恰好析向射中树后的两名壮汉。

“哈哈哈哈……”飘落地面的飞天蜈蚣支钩仰天狂笑,十分得意。

噗一声响,假书生的长剑失手坠地,立即开始颤抖,脸色泛青。

“倒也!倒也……”飞天蜈蚣狂笑着怪叫。

两位壮汉倒了,在地上滚动、挣扎、呻吟。

假书生蹒跚地走了两步,并没倒下,晃了两晃,勉强站稳了。

但她浑身猛烈地抽搐,青灰色的脸部肌肉扭曲变形,忍受无边痛苦的折磨,强忍一口气不发声呻吟。

“小姐……”两书童尖叫.从藏身的地方窜出,向假书生奔去。

“哈哈!原来是景老狗的女儿。”七煞书生忘了手掌的痛楚,提着剑向假书生奔去:“妙极了,屠七公,咱们中了头彩……”

“哈哈哈……”身后飞天蜈蚣得意的狂笑震耳慾聋。

蓦地,七煞书生吃惊地站住了。

他看到奔近假书生的两位书童,陡然止步张口结舌,惊骇地向笑声传来处注视,像是见了鬼。

人的言行出现奇异的变化,应该有合理的解释。七煞书生远在丈外,也本能地倏然止步,也好奇地转身回头,反应完全出乎本能。

狂笑声,也在同一瞬间嘎然而止。

七煞书生如中电殛,感到一阵冷流起自尾闾,瞬即上升遍布全身,不由自主打一冷战。

飞天蜈蚣浑身发僵,但并没有死,张开血盆大口,似乎刚才的大笑耗气过多,一时回不过气来。

晁凌风一手抓住飞天蜈蚣的飞蓬发,一手拖了蜈蚣钩,把飞天蜈蚣向前拖来,像是拖着一条死狗,脸上笑容可掬,神态悠闲。

“是……是谁偷……偷袭老夫……”飞天蜈蚣终于叫出声音了,声如狼嚎。

“七煞书生,这次,我一定要废掉你一双手,割掉你的舌头。”晁凌风大声叫,拖着人大踏步接近:“上次你和我赌命,你输了,我饶了你,你现在又在兴风作浪,这次一定不饶你。”

七煞书生胆都快吓破了,发着抖向侧退。

“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七煞书生一面颤抖着后退,一面用剑指向接近的晁凌风:“不……不是我兴……兴风作……作浪,是……是屠……屠七公的……的意思……是他……”

“你还敢狡辩?留下你的手!”晁凌风沉叱,拖着一个沉重的人脚下一紧:“还有你的舌头……”

七煞书生猛烈一抖,似乎感到舌头已经不在了,扭头拔腿狂奔。

“你走得了?哈哈哈……”

“请不要追……来……”七煞书生狂叫,突然飞跃而起,远出三丈外,噗通通水声震耳,水花飞溅,情急跳湖逃命。

晁凌风摇摇头,拖着人往回走。

三名壮汉已扶了两位抖得十分猛烈,不住痛苦呻吟的同伴,到达假公子身侧戒备。两位书童扶住了软弱慾倒,站立不牢的假书生。

所有的人,皆用惊惧而又困惑的目光,向拖着人走来的晁凌风注视。

他们看到他拖着半死的飞天蜈蚣,拖死狗一样毫不费劲,这位江湖朋友闻名丧胆的凶魔,嘎声喊叫手脚不能动弹,真像一条死狗。

而名头同样响亮的七煞书生,表现得真像个丧了胆的可怜虫,难怪假书生这些人看得莫名其妙。

当然,他们已经看出晁凌风,就是东园茶居与小姐交手的人,小姐认为晁凌风是飞天蜈蚣的同伴,在咸宁途中截击夫人的凶手。

晁凌风走近,将飞天蜈蚣丢在地上仰面躺下.先在双肩踢了两脚,然后用夺来的蜈蚣钩,钩住老魔的颈脖,用脚踏住钩柄。

只消向下一踏,钩内缘的锋刃,便会割破老魔的咽喉,决难幸免。

“现在,你两只手可以动,赶快把蜈蚣毒镖的解葯掏出来。”晁凌风笑吟吟地说:“除非你不想活,不然就乖乖听话。”

“你……你是谁?”飞天蜈蚣狂叫。

“少废话!”

“你……你就是那天亭子里的人……哎……”

晁凌风俯身伸手,抓住一把肮脏的头发,手一带,硬生生将一把头发拔掉了,头皮立即冒出鲜血。

“我要好好修理你一身零碎。”晁凌风笑笑,伸手抓住了老魔的右耳,作势慾撕。

“不……不要……”老魔狂叫:“解葯在……在百宝囊中,我………”

“给我取出来,你一双手可以活动了。”

老魔凶不起来了,一双手颤抖着摸索百宝囊,身躯不能动,动又怕脖子受创。

“取错了葯,我要不把你这老狗一块块肉分尸来喂狗,算我栽了。”晁凌风加上一句。

“我……我只有—……一种解葯。”飞天蜈蚣完全屈服了,抖索的手掏出一只朱红色小葫芦;“算我有……有眼不识泰山,放……放我—……一马。”

晁凌风一把夺过小葫芦,再将百宝囊夺过,将内中的物品倾出。

果然没有盛葯的盛具,囊中还有十二枚卷成团的蜈蚣毒镖,一些金银,几件珍饰,和一些江湖入使用的小工具,像百灵钥、火折子等等。

“怎么服用?”晁凌风举起小葫芦:“解葯有效,你的老狗命就可以保住,不然,哼!”

“服……服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