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07章

作者:云中岳

人躲在店中,仍然有是非。

砰一声大震,房门被踢开了。

房门本来就没上闩,响声特别惊人。

两个踢门的暴客大踏步闯入,气势汹汹。

四大魔君的两个:东风、西雨。

“果然是你这小辈。”西雨行云丹士厉声说:“那天在咸宁道上,你小辈真人不露相,破了贫道的买卖,七煞书生的话是真是假?小辈你说。”

东风眼中有疑云,不住打量他的外表与神态,似乎不信他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他太年轻了。

他放下茶杯,淡淡一笑推凳而起,—信手抓住搁在身旁的竹钩杖。

“老道,七煞书生说了些什么?”他向两人接近,神色泰然自若:“在下的长相是天生的,怎能说不露相?你总不能说我不是真人吧?要不要摸摸看?”

“七煞书生说,昨天你在东湖,从背后偷袭屠七公,帮助荆门山庄的人。”

“确有此事,七煞书生还说了些什么?他没说昨天他挨揍的事?”

“他挨揍?谁揍他?”

“正是区区在下。”

“凭你?你是怎样偷袭屠七公的?”

“他用蜈蚣毒镖行凶,我看不顺眼,从后面悄悄摸上去,在他的身柱穴上狠狠的给了他几下,就这样,打得他服服贴贴。呵呵!我敢保证,他今天一定起不了床。”

“那么,那天在咸宁道上,也是你从后面偷偷地用暗器打他的了。”

“是的!”

“混蛋!你这卑鄙的偷袭混混。你说,你真是荆门山庄的人?”

“不是,路见不平,看不顺眼,手痒便管闲事,如此而已。”

“混帐东西……”

“你娘才混帐!”他怒火上冲:“你这狗养的杂种,一大把年纪位高辈尊,怎么口这么脏?你白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不知道你这天下四大魔君之一的名头,是怎么混骗来的?你给我滚!”

他这一冒火,神情真有点唬人。像一头发威的猛虎,虎目的冷电慑人心魄。

七煞书生的名头,与西雨相当;不同的是,七煞书生名列黑道之雄,西雨名列魔道之霸。

七煞书生挨了揍,当然感到脸上无光,怎敢将挨揍的经过说出?脸往哪儿放?因此他只向西雨说晁凌风偷袭屠七公,隐下自己两次挨揍,被赶得跳水逃命的事;所以东风和西雨,都不知道昨天事故发生的经过,在心理上,并没将晁凌风看成劲敌。以他们的名头声威来说,他们也不怕劲敌。

西雨被骂得狗血淋头,气得几乎要吐血,无名火冲昏了。灵智,不假思索地一掌掴出。

晁凌风哼了一声,左手上抬,上盘手噗一声架住了来掌,右手的竹钩杖伸出,有如电光一闪,钩住了西雨的后颈,真力倏发,猛地向下一拉。

西南气昏了头,反击也来得太快,来不及有何反应,被钩得向前一栽,巨大无比的力道太凶猛,想抗拒也力不从心。

估错了对方的实力,一照面便栽得好惨。

噗一声响,下颚挨了一膝盖,口中立即血出,牙齿几乎要崩落,上身一挺,眼冒金星,不知人间何世。

又一声闷响。左颈根被竹钩杖狠狠地敲了一记。

“嗯……”西雨发狂般向斜后方跌出,沉重的打击禁受不起,吃足了苦头。

“咦!”一旁的东风脱口惊叫。

双方接触太快,结束似乎更快,旁立的东风根本来不及出手相助,更来不及抢救,做梦也没料到大名鼎鼎的西雨,竟会如此不济。

“牛鼻子妖道,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晁凌风用竹钩杖向仰面摔倒的西雨一指,怒火已消:“我年轻气盛,还没修至打不回手,骂不回口的泥菩萨境界,小心我拆散你一身老骨头。”

“你这小辈手脚好快。”东风的右手按上了剑把:“出其不意猝然袭击,打击有如迅雷疾风,难怪连屠七公也栽在你手上,老夫要……”

“东风老前辈,你最好什么都别要。”晁凌风抢着说:“你如果想在客店中公然拔剑行凶,你要的必定是一副棺材。对付存心杀我的人,我是不会客气的,对付你们这种字内凶魔,唯一的手段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把西雨拖走,不要赖在我的房间内。”

西雨晕头转向,踉跄爬起摇摇晃晃。

“贫道要……要将你化骨扬灰!”西雨狂叫,拔出插在背领上的拂尘向前冲。

拂尘尚未攻出,晁凌风已一闪即至,竹钩杖奇准地钩住老道握拂的右手脉门,封死了拂尘的活动,左掌重重地劈在老道的右胁下,有如巨灵之斧,这一记吴刚伐桂已用了五成真劲。

“呃……”西雨再也支持不住了,向下挫倒。

“你,拔剑吧!”晁凌风用竹钩杖向东风一指,冷笑着说:“我替你从江湖除名。”

东风的剑拔不出来了,手仍握住剑把,勇气快速地消失。

这一次西雨被击例,并非由于晁凌风的突袭,而是公平的交手,一照面西雨便倒了,可知晁凌风的真才实学,比西雨高出太多。

“带我……走……”西雨在地上挣扎厉叫,似乎腰干无法挺直,无法自己站起来。

“小辈,咱们后会有期。”东风恨恨地说,拉起西雨的手搭上肩,连架带拖将人挽住向外走。

晁凌风拾起西雨遗落的拂尘,跟出房外。

“下次见面,你们最好避开我远一点。”晁凌风将拂尘插回西雨的背领:“谁要是不自爱,我保证他灰头土脸,决不宽贷。”

房外的院子里,有不少人探头探脑看热闹,看到满嘴是血软弱无力的西雨,看到羞愤交加的东风。

“东风西雨走了好运!”有认识两老魔的人怪叫。

“这种运,还是不走的好。”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悦耳已极:“西雨简直像垂死的老牛,大名鼎鼎的一代魔君,怎会被人打得这么惨?啧啧啧!好可怜哦!”

是一位俏丽出尘,貌美如花的绿衣佩剑女郎,身后分列着四位明眸皓齿,极为出色的俏侍女,都佩了剑,主美婢俏,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出言讥笑的绿裳女郎,显然是见多识广的江湖女英雌。

晁凌风一怔,立即被绿裳女郎的大胆,与明艳照人的绝代风华吸引,对方年华仅双十出头,竟然敢讽刺声威震江湖的东风西雨,确也令他大感诧异。

他看清女郎腰间的百宝囊上,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飞燕子。

四位侍女年岁也差不多、皆在二十上下,高耸的胸襟上,分别绣了一枝花:兰、荷、菊、梅。

“飞燕杨娟,你这泼妇最好不要在老夫面前逞口舌之能。”东风冒火地怒目相向:“等哪一天老夫有空,再陪你玩玩。”

飞燕杨娟居然不生气,院角站在走廊旁一位英俊的佩剑儒生却剑眉一挑,移步迎面挡住去路。

“东风蒙前辈,你也算是活了一大把年纪,老得快进棺材的人了,怎么说的话如此没有风度?”佩剑儒生语利如刀:“你得道歉。”

东风实在受不了啦!

今天所碰上的人,都是年轻出众的男女,一个个态度强项,全不将老一辈的人放在眼下啦!以他的声威与辈份来说,确是无法容忍的事。

他将衰弱呻吟的西雨放在廊下,鹰目狠盯着佩剑儒生,凶狠地一步步向儒生走去。

“老夫认识你这小狗。”东风狞恶的神色十分具有震撼力:“你就是那个在江湖逐臭的什么无双秀士李世豪。你自诩剑术无双,碎玉掌无双;你他娘的除了追逐在女人裙下的能耐之外,你什么都没有,狗屁空架子一个……”

无双秀士愤极拔剑,剑出鞘一半,左掌突然闪电似的拍出,在作势拔剑时,暗中已神功默运。

这一掌功力已凝聚十成,含忿一击石破天惊。

可是,姜是老的辣,默运神功的举动,已被东风看出,掌出暗劲出涌,可遥碎碑石的掌力远及八尺外,但却被东风先一刹那闪开了。

同时反击一记可摧山裂石的劈空掌。劲道似乎更为猛烈,掌风呼啸有如风涛,比无双秀士的阴柔掌力性质不同,刚猛劲烈声势十分惊人。

无双秀士的剑及时出鞘,一剑拂出,发出虎啸龙吟,猛袭而来的劈空掌劲应剑而散。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绝学,剑上已可发出无俦的剑气。

东风的剑出鞘了,眼看要发生一次空前猛烈的龙争虎斗一代凶魔与武林年轻俊彦,即将决定谁死谁活。

院口传来一声怪笑,妙手空空柏大空进入院子。

“好家伙,你们要惊世骇俗,在客店公然动刀剑拼命,不怕引起官府查办吗?”妙手空空的话震耳慾聋:“你们这一闹,武昌的江湖朋友谁也别想混了,这件事老夫非管不可。飞燕杨姑娘,是你惹起的灾祸吗?”

东风对这位白道声誉甚隆的妙手空空,确是怀有戒心,哼了一声收剑入鞘,向靠坐在廊下的西雨走去。

‘哟!柏前辈,你看像是我飞燕引起的灾祸吗?”飞燕杨娟娇滴滴地说,语气中并没含有多少尊敬:“你柏大侠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怎么也信口开河?””

“有这位小伙子在。”妙手空空指指刚收剑的无双秀士:“那就八九不离十是因你而起的,错不了。”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无双秀士剑眉一挠:“不要在这里倚老卖老,我不吃你那一套,你最好少管季某的闲事。季某眼中认得你是前辈,剑却不认得你是谁。”

“好!壮哉!”飞燕杨娟喝起彩来;“无双秀士,我对你的,反感是愈来愈少了。”

“谢谢姑娘青睐。”无双秀士欠身说,脸上有得意的笑容。

“不要再扇风拨火了,杨姑娘。”妙手空空摇头:“真要打打杀杀出了人命,谁也休想安逸。为了三江船行的五十二条人命,官府正感到不耐,很可能大捕江湖人出气,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时,东风已将西雨扶走了。看热闹的旅客,也议论纷纷散去。

妙手空空说完,向站在房外的晃凌风走去。

“是我惹起的风波。”晁凌风笑笑:“与那位姑娘无关。老前辈侠名满天下,侠踪现处,天大的纠纷也会平息,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小老弟,不要语中带刺。”妙手空空不在意他的讽刺:“老夫是专程来找你的。”

“不要来找我,我忙得很。”晁凌风摆出拒人于千里外的态度:“青龙帮与太极堂的过节,有你这位大菩萨出面调解,足矣够矣!”

“老弟……”

晁凌风退入房中,重重地关上房门。

“柏前辈,这人是谁呀?”飞燕杨娟笑问:“他打伤了西雨,赶跑了东风,江湖道上的高手中,怎么从没听过有这么一位年轻高人?”

“刚出道的武林新秀。”妙手空空感到有点脸上无光:“似乎骄做得很,叫晁凌风。”

“晁凌风?哎呀!那不是及时阻止一堂一帮火并的晁凌风吗?”

“正是他。”

“老前辈找他……”

“青龙帮的帮主,想找他面致谢意,找他攀交,托老夫代,为致意。”

“柏前辈,你根本就不该拖这位晁爷下水。”飞燕冷冷地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堂一帮之间,早有问题存在。一水一陆其实很难分清势力范围,也就难免有利害冲突,再加上有人从中挑拨是非,火并是必然会发生的事。老前辈出面调解,仅压抑双方自我约束是不够的,根本问题不解决,舍本逐末从枝叶上做文章,济得甚事?老前辈见多识广,当然知道事情棘手,何必把晃爷一个初出道的人拖入游涡里?你好心,离开他远一点好不好?”

“哼!丫头,你责备老夫吗?”妙手空空怒声问。

“我怎敢?只不过骨鲠在喉.不吐不快。”飞燕杨娟冷冷地说:“我来武昌已经有好些日子,所发生的事多少知道一些底细。有关那些推波助澜,躲在暗处施展阴谋诡计的货色。多少也知道一些风声。本来这不关我飞燕杨娟的事.我只希望这些风风雨雨,不要波及我和我的朋友。假使有人影响我的安全,我会毫不留情地加以反击。我飞燕杨娟出道五载,亦正亦邪敢作敢为,多少有些声望,江湖上有我的地位,不识相的人胆敢向我挑战,我一定会纠正他的错误。”

说完,举手一挥,率领四侍女匆匆走了。

无双秀士冷冷地盯了妙手空空一眼,也拂袖而去。

房内的晁凌风,把双方的话,听了个字字入耳,对飞燕杨娟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至于妙手空空这位白道英雄中的风云人物,他一直就感到这人不可信任,这也是他对杨娟产生好感的原因之一。

显然飞燕杨娟对妙手空空的作法不以为然。

妙手空空石再拍门找他,大概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