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飞燕》

第08章

作者:云中岳

返城途中,飞燕杨娟一直就半倚在晁凌风身侧,似乎她余悸犹存、心力交疲,必须由晁凌风扶持而行。

“晁兄。”她语气不稳定:“逍遥仙客真有驱神役鬼的神通?老天爷!未免太不可思议了,我看到天兵天将,看到……”

“杨姑娘,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些什么,听到了些什么。”晁凌风温和地说:“那都是你自己想看到的幻景。而我所看到和听到的,与你完全不同,我不会看到天兵天将,我看到听到的是他们巧妙布置的所谓法器,利用声和光运用高度技巧想置我于死地,虚幻中有真实的杀人利器,如此而已。我告诉你,刀剑杀人只是基本的功夫,利用声音与光线杀人,才是最厉害、最高明的技巧。所以你们武林人,宁可和绝顶高手拼搏,不愿和术士巫蛊玩命,一点声音,一道光线,都可以杀人。如果我不对你先施以禁制,你在听到第一种怪声,看到第一个光影所形成的幻象,便已自己崩溃疯狂了,你可能用自己的剑杀害自己,而不需他们杀你。再说明白些,当你踏入雾影的第一步,你便嗅入可令你疯狂、足以致命的的物了,而你自己却不知道。”

“我的天!你说得令我毛骨悚然。”飞燕抽搐了几下;“用*葯毒物,我懂;用器物,比方说暗器杀人,我也懂。用声音,江湖上就有几个以魔音杀人的高手,我也懂;但利用光线,这未免太离谱了吧?”

“当你踏入冥宫殿口,那绿色的幽光,是不是让你感到毛骨依然与肌肉强直的感觉?”

“是呀!这……”

“这表示你心中已经发虚,手脚失去应有的敏捷反应了,仅此一端,你已经发挥不了五成武功,一个三流人物,就可以把你击倒。再加上特殊光影在雾中映出的异象,你还能不崩溃疯狂吗?而且那些怪声,也可以令你发疯。”

“哦!我懂了。而……而你,你不怕?”

“我当然也怕,但我懂,而且他们的技巧还不算顶高明,我还应付得了。道宏其实非常了得,他的雾中飞腾扑击术真可以媲美夜枭,他笔中藏针的暗器也霸道绝伦。以后你如果碰上他,千万要小心。我不知道你的武功造诣,轻功或许极佳,或许可以与他势均力敌。至少,在我的感觉上,除了幻术不计,东风西雨与飞天蜈蚣这些人,真才实学绝对不比道宏这头夜枭高明。”

“我不敢把自己估计过高,晁兄。”飞燕紧紧地将他的手臂,挽在自己的胸怀里:“乐观的估计,我胜得了东风西雨,与飞天蜈蚣则半斤八两,他的蜈蚣毒镖我深怀戒心,他也怕我的绝魂银梭。”

“那么,小心些,你就不怕夜枭了。”

“逍遥仙客,听说还没碰上敌手,你却……”

“他怕我毁了他的得意门人,投鼠忌器。”

“你问出口供了。”

“不错。”

“谁是凶手?”

“在证实之前,我不能平空指证某人是凶手,所以我要循线索追查。”

“请记住,我帮定你了,我有丰富的江湖经验,我知道该如何获得消息。”

“谢谢,杨姑娘,只是……”

“叫我小娟,好吗?不要只是,凌风,你我两人并肩合作,凶手除非上天入地,不然绝对逃不了的。”

“先谢谢你,小娟。”他叫得很自然,因为他对飞燕的确产生了十分好感,好感当然滋生感情:“我一个人,的确势孤力单,怕夜长梦多,追查凶手是不宜迁延时日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已经获得了,凌风。现在,可以告诉我凶手是谁了吧?”

“我们只能说向凶手接近了一大步,谁是真凶,还待查证。现在要找的人,是那位化名为李世鸿的人。这人把毒葯交给化名为江永隆的人,江永隆则转交给商柏年施放。我们已经有两条线索,另一条是荆州宝泉局的局票,到底是谁兑入请发的?宝泉局是官营的,一定留有详尽的底案,道宏已招出发票日期和编号。”

“如何去找化名为李世鸿的人?”

“道宏是很小心精明的,他在武昌暗中结交各式各样的蛇神牛鬼,消息比青龙帮和太极堂更灵通,更广博。他怀疑那位化名为李世鸿的人,是六合瘟神詹无极。事发前半月,道宏的一位朋友,曾经在对岸的汉口镇;看到扮为行商的六合瘟神,之后便失去踪迹。”

“六合瘟神詹老魔?老天爷!谁敢去找他?”飞燕大吃一惊:“连少林武当武林两大山门,也不敢阻挡这老魔的进出。”

“少林武当的人不敢,我敢。”晁凌风咬牙说;“道宏接受五千两银子,不敢不接,就是心疑那伉蒙面人是六合瘟神。”

“如果是六合瘟神,根本就不需假手他人呀:他自己就可,以随时下手。”飞燕显然不同意是六合瘟神所为。

“傻姑娘,这不是武林人或江湖朋友的仇恨火并。船上人全是无辜的百姓,谋杀这些人,不但要惊动官府,而且万一消息传出江湖,他六合瘟神还有脸站出来充人样?甚至会引起天下江湖人的愤慨,群起而攻,即使走在大街上,都可能被人从后面搠一刀呢!他六合瘟神不是神仙金刚,决难逃过高明杀手的暗杀。他必须设法证明自己不在现场,却百密一疏,被道宏的朋友无意中发现他曾在汉口镇露了魔踪。”

“那么,你断定就是他了?”

“等找到他就知道了。如果你不便出面……”

“笑话,我为何不便出面?”飞燕大声抗议:“如果真是他所为,我也会毫不迟疑等候机会,用绝魂银梭暗杀他这个江湖凶残公敌。”

“好,先谢谢你。现在。第一步是打听六合瘟神的下落。”

“给我三天工夫,我有办法打听出来的。”

两人谈谈说说向府城走,后面四侍女默默地亦步亦趋。

天一亮,四侍女已经化装出店走了。四侍女是飞燕杨娟的得力臂膀,每个人都可独当一面。

昨晚奔波相当辛苦,飞燕杨娟直至巴牌左右方出房早膳,顺便约晁凌风前往南湖泛舟。人总不能整天活在刀光剑影与阴谋诡计中,有机会便该偷得浮生半日闲,到郊外看看风景散散心,暂时忘却血甭腥风。

南湖就在望山门外,也叫赤澜湖,外面是长堤,最有名的龙蛇混杂地区,长街横贯其中。

湖周二十里,可租小艇游湖,到长街的老字号食店,吃一些当地特产河鲜等等。

游湖船十分简陋,光秃秃的瓜皮艇,中间可以乘坐四五个人,操舟的壮汉在后船划两根长桨,戴一顶这阳笠徐徐控舟,乘客只好自备阳伞挡大太阳。

飞燕杨娟今天换了黛绿春衫,那一身玲珑曲线充满青春魅力,撑起一把彩花遮阳伞,与晁凌风并坐在舟中,真像一双出色的爱侣。

她佩了剑,挂有囊,登徒子们最好避开她远一点。

晁凌风穿青衫,有点像公子爷,臂上挂了他那根土里土气的两尺多长如意竹钩杖。

飞燕今天似乎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不再是叱咤风云的江湖女英雌,而是温婉可人的姑娘,倚在晁凌风肩下,媚笑如花,亲呢中带有三分矜持。

这时的她,才是一个十足的女人。

三个文人谈书,三个屠夫佬谈猪。

三个武林人,也少不了谈武。

现在他们虽然只有两个人,不久便谈上了与武有关的事,他们都是武林中的高手。

“那个侠义道名宿,妙手空空柏大空。”飞燕首先改变话题:“在侠义道排名上,论声望他比冷剑景青云差一点。论潜势力,却比冷剑雄厚,原因是冷剑很少在外走动,他却遨游天下游戏风尘.结交武林豪杰。不过,这个人表面嘻嘻哈哈,但城府甚深,表里不一的人,相当可怕,你可要当心这个人。”

“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他不敢领教。”晁凌风几乎要将咸宁道中发生的事说出,但却忍住了:“听说他处理一帮一堂的纠纷,倒还不失公正呢!”

“是你管了这档闲事,凌风。”飞燕冷笑:“你把九天玄女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罪证确凿,你又逗留武昌不走,柏大空岂敢不公正?”

“哦!你知道我的事?”

“我的消息是十分灵通的,江湖人消息不灵通一定有麻烦。柏大空高兴死了,平白捡来的便宜。他获得一帮一堂的尊敬和声望,而你却得罪了太极堂的人,尤其是九天玄女,把你恨入骨髓。柏大空忙了好些日子,一帮一堂纠纷暂告结束,他一定去找冷剑那些人。”

“冷剑那些人?”

“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景夫人曾经前往九宫山。”

“去找表亲电剑,都来了。”

“我对这些人略为闻名而已,对他们毫无兴趣。”

“你不想做一个侠义英雄?”

“哈哈哈哈……”他大笑:“你看我像个侠义英雄吗?我问你,侠义英雄是干什么的?”

“这……”飞燕被他问得一楞:“行侠仗义呀!”

“做保镖护院?做捕快?”

“不,那叫白道行业,也可以称白道英雄。”飞燕加以解释:“白道与侠义是不一样的,甚至是对头。做捕快就是执法人,执法人与侠义格格不入,大多数的侠义英雄本身就是犯法的人。不过,执法人有时也玩法,侠义英雄有时也以法制人,因此这两种人有时互相勾结利用,有时几不相容,怪有趣的。”

“真是见了鬼啦!难怪天下大乱。小娟,你呢?”

“我?一个遨游天下,兴之所至任性而为,亦正亦邪的武林女光棍。不是侠义,不是白道,不是黑道,更不是江湖人。”

“不是江湖人?”晁凌风又糊涂了:“他们不是称你为江湖女英雌吗?”

“你又弄错了。”飞燕嫣然一笑:“所谓江湖人,是指从事江湖行业的人。你看我,我既不从事江湖行业赚钱;也不靠武功谋生,又不向人敲诈勒索,不组帮筹会,怎能算是江湖人?天下间练武功的人多如牛毛,有些人八辈子也没有机会使用武功,你能说,练武功的人都是江湖人吗?凌风,你靠武功混口食吗?”

“这……”

“所以,你也不是江湖人,不是江湖混混。凌风,你的家境富裕吗?”

“还过得去,至少不至于靠武功混口食,也绝不会干江湖行业度日糊口。我家有田有山,日子过得平安愉快。”

“所以,你只能算是武林人,因为你练了超尘拔俗的武功。你击败了魔道中的东风西雨;整治了黑道的飞天蜈蚣;震慑了邪道中的逍遥仙客;藐视了白道中的妙手空空。这些人,都是该道中的高手名宿,你已经成为武林名人,也成了各道人士争取的目标。凌风,好自为之,有望跻身武林风云榜中的风云人物,各方尊崇、也会成为受到各方攻击的对象。你必须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方面保持自己的武林名位,一方面保护自己的安全。现在,你已经有我做你的忠实朋友,你不会嫌弃我吧?”

“你该打。”他拍拍飞燕的肩膀:“你看我们不像朋友吗?哦!也许……”

“也许什么?”

“像爱侣。”他突然紧榄住飞燕的肩膀,眼中涌起异样的光彩,声调有点异样:“在我的家乡,女人很可伶。她们终其一生,很少与自己所爱的人,公然在人前相依相偎,更不用说并肩携手遨游于名山胜境间。她们相夫教子,足不出户。我想,世间所有的妻子们,都应该有段美好的时光来回忆,这才是值得留恋的人生。”

“凌风!”飞燕感情地低唤,粉颊紧倚在他坚强的胸怀里:“我喜欢你的想法。但是,你想过坏的结果吗?”

“什么坏的结果?”他正色问。

“你了解我吗?比方说,我的过去、现在、未来。”

“这重要吗?我喜爱的是现在的你。”

“十分重要,凌风。”飞燕幽幽地说:“我是当真的,我不希望你有一厢情愿的想法。”

“哦!也许我冒昧了些。”他平静下来了:“我娘说:男人都是糊涂虫。看来,半点不假。对事物全凭直觉的反应,也就是你说的一厢情愿。很抱歉,小娟。据说,在天下闯荡的人,从不暴露自己的身世来历,但不知是真是假?”

“也不尽然。”飞燕说:“假如你有辉煌的家世,或者出身名门,那你成名的机会就比别人多几倍。比方说,冷剑景青云景家的子弟,只要一亮名号,至少可以让那些不三不四的蛇神牛鬼却步,侠义道的人也会另眼相看。凌风,你呢?”

“我?家世平平常常,师门名不见经传。唔!我认识街口那两位仁兄。”

船已划至长街的中段,湖岸泊了几只小舟。游湖的人可从此地登岸,到街上走走或者买些食物。

街上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凌风飞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